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二十九章 此去一别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526  |  更新时间:2022-05-23 09:00:01 全文阅读

后面的事情,王棂知道的已经不是很清楚了。

在灵魂恢复之前,他因为过度疲倦而陷入了沉睡。

隐约中听到一个女人的呼喊,随后就是丝丝暖意涌上心头。

然而这些暖意反而让他更加困倦,王棂睡得无比香甜,甚至还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在家里的那张电脑桌前醒来,他的生活在原本的时空中,依旧照常持续着。

究竟哪个才是梦?

梦里的王棂问自己,随后他就发现,两个世界的边缘正在渐渐过渡,熟悉的楼房和街道,正在被寺庙和道观所代替,街上的行人,变成了野兽和白骨,一幕幕景象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他眼前更迭,最终画面停留了下来。

停留在一棵树之上。

一棵巍峨高耸,枝叶犹如伸入天穹的银色巨树。

“不!”

王棂大喊一声,睁开双眼,额头上冒出淋淋冷汗。

眼前依旧是昏暗的地底深处,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姚婧正睁大眼睛注视着他。

“做噩梦了么?”

她眨了眨眼睛,关切的问道。

适才在她取回阎浮树晶打算给王棂使用的时候,她就惊讶的发现,王棂的灵魂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已经开始自动修复。

虽然那一缕灵魂波动极其微弱,但是以姚婧的感知力,自然不会判断错误。

明明她离开的时候,王棂已经陷入死寂了才对。

不过此时的她并没有深究其中缘由,而是感到欣慰,既然王棂已经恢复了灵魂波动,那接下来只要以阎浮树晶辅助,恢复意识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她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能够放下来。

姚婧先是自己吸收阎浮树晶,然后再将灵魂之力缓缓度给王棂,耗费了好几个时辰,才将情况稳定下来。

王棂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姚婧的大腿上。

虽是傀儡之身,姚婧的大腿却柔软细腻,如同和真人一般。

王棂不禁感叹,遗世匠人的手艺实在是神乎其神,这般手艺,屈居在破茅庐中未免太浪费了,应该多做一些傀儡,造福人民才是。

“算不上是噩梦,只能说是梦到了以前吧。”

王棂暗暗的想,真要说噩梦的话,他现在所处的世界才是噩梦。

“看来你以前的日子过的实在不好。”

一想到王棂曾说自己遭受业火折磨,姚婧理所当然的以为王棂梦到了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心里竟然涌起一丝心疼。

她随即一愣:“姚婧啊姚婧,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这小子了吧。就算他为你拼过命,你也应该知道,和魔教传人是不会有结果的。”

姚婧压下心头那一丝悸动,看向王棂的目光微微有些复杂。

“你打算一直这样躺着么?”

良久,她低低的说了一句。

“抱歉……”

王棂这才意识到二人姿势的不雅,立即起身,姚婧为掩饰心中的慌乱,下意识的理了理衣裙和斗篷。

“那个……昨晚多谢你了。我等下就要走了。”

姚婧侧过脸去,不让王棂看到她的目光。

“走?你要去哪?”

王棂顿时有些慌了,才刚刚相遇,怎么就要走?

哪怕在游戏中,也没有这么仓促才对。

姚婧道:“我和你的事,需要禀告师尊,而且我出门太久,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这倒也是……”王棂点头。

如果不禀告师尊的话,万一被人扣上一个勾结魔教的罪名,那可就不好了,虽然王棂并不介意和姚婧做一对亡命鸳鸯,但是姚婧介意啊。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这个。”姚婧语锋一转,从袖中取出了一截树根,“我在树灵的遗骸上发现了这个东西,灵根。”

“居然是灵根?”王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般来说,在击败阎浮树灵之后,玩家能得到的道具是死根,死根与灵根,虽是一字之差,作用却是天差地别。

死根形如枯木,其中的生命力已经流失殆尽,甚至还充斥着死亡的力量,将死根献给洪荒神庙的野兽祭司,就能获得萨满教的技能和装备。

但灵根却不同,灵根依旧蕴含着阎浮神树的生命力,只要埋入土中,就能再度茁壮成长,长成另一棵阎浮树。

而且最重要的是,新生的阎浮树,是同样可以执行神树职能的,也就说是,同样可以司命与轮回。

这意味着一旦拥有了自己的阎浮树,就可以脱离原有的生死体系,重铸一套轮回系统。

姚婧只需将灵根交给宗门,好生培养,将来宗门之人就能摆脱禅教的控制,安心轮回了。

要知道,现在的道宗弟子,可是连死都不敢死的,一旦死亡之后被洗去记忆,下一世可就不知道拜在谁的门下了。

因此这个灵根对于道宗的意义,甚至还要超过三指,毕竟能够安稳的繁衍生息,才是宗门发展壮大的前提条件。

“好吧,既然你要走,我也不好多留,不过你办完这些事之后,还会回来吗?”

王棂有些忐忑,他很担心到手的媳妇就这么飞了。

“你在想什么呢?我不回来,谁带你去永恒仙域?”姚婧皱眉。

“这倒也是……”

“放心吧,少则四五日,多则半个月,我一定会回来的。”

有了这句承诺,王棂就放心了。

“那你如何找我?”他心里又有疑问。

“你忘了我在你身上施加的同命咒了吗?只要你没死,我就能找到你的。”姚婧无奈道。

“那就好……那就好……”

王棂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像极了一个情窦初开的直男。

姚婧白了他一眼,从手上取下一枚戒指,交到他手中。

“这是御灵戒,可以召唤戒灵生物,你平时赶路的时候,可以用这个代步。”

王棂一阵激动:“终于到这一步了吗?她总算送我戒指了。”

这是一枚黝黑的铁戒,上面隐约传来一股灵魂波动,王棂知道这里面是一头角狼,并不是姚婧骑乘的那头风牙狼,体型也更小一些。

风牙狼十分忠烈,一生只认一个主人,但是角狼就显得没什么节操了,只要是实力比它强大的人,基本都能驾驭。

角狼的奔跑速度和一般的马匹差不多,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能够踏空跳跃,也就是俗称的二段跳。

不过这二段跳也就在游戏初期管用,到了后面,玩家掌握凌虚踏空之术后,就可以短暂的滞空飞行了,通过一些中等距离的障碍物,丝毫不成问题。

“我不在的时候,你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别再像昨晚那样,啥也不管就往上冲了。”

姚婧的语气似是告诫,又像是埋怨。

王棂将头点成小鸡啄米状:“老婆说的是。”

“你叫我什么?老婆是什么意思?”姚婧不禁纳闷。

王棂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好在这个世界并没有老婆这一称呼,于是狡辩:“就是……就是朋友的意思。”

王棂没有说的是,这个朋友之前还得加一个女字。

“真的吗?总觉得你在骗我。”

“哪有哪有,不敢不敢。”王棂连忙摆手,脸上一阵尴尬。

好在姚婧并没有深究,而是淡淡说了句:“如此,那我去了。”

姚婧动身出墓,王棂将她送到门口,见她召唤出那头狼灵,翻身跃上狼背,这才留恋的挥了挥手。

姚婧却是头也不回的骑狼而去,只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萍水相逢的少年。

王棂不知道的是,在离去路上,姚婧却用神识将他一直凝视。

命运的萍水相逢往往就是如此神奇,仅仅是相处一夜的两个人,却已经将对方深深的印刻在心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