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十章 夺命三震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794  |  更新时间:2022-05-13 18:24:07 全文阅读

樊雷用了化血术之后,整体属性便上升了一个层次,不论是力量还是防御,都已经提高到和老僧不相上下的程度。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因为老僧的出招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三十六路罗汉拳和七十二路弹腿,被老僧连环使用出来,可谓是压迫感十足。

樊雷一边艰难的左支右绌,一边暗暗心慌,他知道败局已定,再撑下去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他除了继续苦撑,也别无他法。

因为他的那位行走大人,实在是太拉胯了。

自从刚才那句“把握不住机会”说完之后,王棂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简直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樊雷心中猛惊:“他该不会是扔下我一个人跑了吧?”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出声问道:“行走大人,你还在吗?”

“放心,我不会走的。”

“呼……”

樊雷暗暗松了一口气,身后传来王棂的声音,让他心头一宽。

但突然间,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

樊雷眉头紧皱,罗汉突然的一拳令他的思绪有些错乱。

樊雷逼不得已,只好先抗下攻击。

刹那间,他心头仿佛掠过一道闪电。

他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王棂刚才说话的声音虽然是从他身后传来的,但未免也太近了,近的就好像……紧贴在他的背后!

樊雷想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些慌起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刚才一直在这么近的地方观战?”

老谋深算的他强行按下恐慌,决定试探一下王棂的意图。

正巧对面一招穿云脚狠狠踢来,樊雷此时不再硬抗,而是以极其狼狈的姿势向右侧扑了出去。

假如王棂真的在他背后的话,这一脚即便杀不了他,也能要了他半条命。

谁知这一招穿云脚却落在了空处,昏暗的空气中,隐约能看到一股气浪向远处传递过去,樊雷身后的一棵矮树瞬间被气浪劈成两半。

“是我听错了吗?他没有在我背后。”

趴在地上的樊雷自嘲一笑。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从那棵矮树纷扬坠落的叶子当中,一道暗影悄悄的向他游移过来。

原来刚才王棂正打算从背后偷袭,被樊雷问了一句之后,不得已只能出声回应。

话一说完,王棂就察觉到,这句话很有可能暴露了他的位置。

于是他果断的放弃偷袭,而是躲到那棵矮树之后。

不过他虽然清楚自己可能暴露了位置,却没想到樊雷竟然这么狠,要借老僧的攻击逼自己现身。

好在这一脚的余劲在劈断树干之后,就已经消散。

王棂躲在后头倒也没有受伤。

只是这样一来,他对樊雷的那颗杀心却已经按耐不住了。

之前王棂也玩过这种借刀杀人的把戏,但那是迫不得已,不杀陈坤,那他就要死。

但是樊雷不同,他是时时刻刻都想害人身处险境,其心险恶,可见一斑。

对付这样的人,王棂可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于是老僧进攻停顿之后,王棂第一时间就向樊雷接近。

樊雷刚刚从地上撑起身躯,还没来得及爬起,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低头一看,一把带血的刀锋从胸前穿了出来,不由面色大骇。

“你……你……”

嘴里连说了几个你字,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圆整的话来。

因为他实在是太吃惊了,刚刚试探出王棂不在他身后,谁知道马上就挨了刀子,这种巨大的心理反差,换做任何人都很难适应。

“你什么你。不该把后背暴露给陌生人的道理,你主子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王棂从黑暗中现身,沉声喝道。

樊雷咽下一口鲜血,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大概是想问,王棂为什么知道他有主子,但因为思绪太过混乱,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王棂却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冷笑道:“你不是说过吗?我的来历你一清二楚,现在我也原话奉还。”

“你知道我是谁派来,你还敢对我动手?你就不怕那位存在震怒吗?”

樊雷虚弱而又疯狂的嘶喊着。

“你说的是鲜血君王,卞城王吗?”王棂毫不在意的说出了这个令樊雷战栗的名字,“你放心,在解决掉你之后,我迟早也会找上他的。”

樊雷使劲吞了吞血水:“你竟敢和主上作对,你是不会有胜算的。”

王棂哈哈大笑:“区区一个躲在血池地狱中千年的缩头老怪,能奈我何?”

他忽然笑嘻嘻的将脸凑近:“难道你以为他会为了你这么一个不值钱的货色,就从血池中跳出来向我索命?”

事到如今,樊雷知道自己已经难逃一死,嘴里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王棂皱了皱眉,啧声道:“不要气急败坏嘛。”

说罢,手腕用力一拧,刀锋在樊雷体内搅动,鲜血浸湿前襟。

“安心的去吧。”

王棂拔出短刀,樊雷的身躯缓缓向后栽倒,伤口处喷出一道血泉。

樊雷两眼望天,竟是死不瞑目。

【罪行任务已经完成。】

【罪行完成度:2】

【获得20000罪业,血玉X1】

这次因为是王棂亲自动的手,系统没有判为作弊,王棂也拿到了完整的奖励。

“杀个NPC,竟然比玩家的奖励还少,真不知道系统是怎么想的。”

王棂摇了摇头,甩干刀上的血迹,站起身来。

不过,虽然他已经解决了这个心腹大患,但是接下来却依旧有一场硬仗要打。

二阶段的罗汉可不管眼前的人是NPC还是玩家,凡是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就统统判定为敌人。

王棂注意到罗汉眼中迷乱的光芒,不禁感叹:“果然有够癫狂的。”

他从背后取出兽纹黄金盾,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心中冷笑:“盾牌配小刀,感觉有点骚啊。”

老僧面如金刚,却双手合十,似乎这是动手之前的礼节。人虽已疯狂,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丝毫不少。

王棂并没有还礼,他的脸上已经变得凝重起来,看到老僧双手合十的动作,王棂眉头不禁一跳。

他知道这个动作的含义,那就是“金刚怒目,只杀不度”!

这种起手式代表老僧要开大招了!

只见老僧一脚高高抬起,再猛然落地,地面瞬间被他跺得寸寸开裂。

巨大的冲击波从他落脚的位置扫荡而来,席卷四面八方!

“一震山河破!”

老僧苍老的声音喊的并不是佛号,而是令人心惊的招式名。

王棂知道面对这种范围攻击,躲是躲不过去的,只能用盾牌硬抗。

好在老僧的攻势虽然猛烈,但依旧属于物理攻击的范畴,靠着兽纹黄金盾的百分百物理减免,王棂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然而余震未消,老僧的腿却再度抬了上去。

又是一记猛踏!

“再震金玉碎!”

老僧脚下的地面向下塌陷了几分。

这次的冲击波比刚才还要强大,席卷之处,树木无不断裂开来。

王棂即便藏在盾牌背后,也抗的十分吃力。

他不敢露头,因为他知道老僧的底牌还没有全部亮出来。

果不其然,二震之后,老僧突然临空一跃,跃出树林,紧接着调转方向,提着脚狠狠坠落下来!

“三震鬼神惊!”

这就是老僧完整的夺命三震。

面对这种霸道而又不讲理的范围攻击,假如不能在第一时间脱离攻击范围的话,那么等待玩家的就是死亡。

当然,有盾牌的除外。

三震过后,老僧脚下已经没有半寸完整的土地,以他为圆心,十步之内的地面化为深坑,所有树木全都碎成粉末。

烟尘弥漫了整片区域,即便是月光也无法透入。

忽然,在纷扬的尘烟中,一个人影迅速的朝深坑中心飞掠而来。

老僧神情庄重,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因为他,已经陷入了短暂的僵直状态。

夺命三震威力虽然巨大,但是后遗症也不小。在完整的使出三震之后,使用者会陷入僵直状态,动弹不得。

王棂一直在旁边死撑,苦等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一刻的破绽!

为了保证这一击得手,他已经花光了刚拿到的两万罪业,并且将点数全部加在敏捷上。

脚下一点,整个人便纵掠而出,所过之处,有如风行草偃,快若无影。

暗夜中,刀光一闪而现,下一秒,老僧的脖子突然断裂,头颅在半空中抛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