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少爷的剑 > 重生朱仙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作者:无恙公子  |  字数:3308  |  更新时间:2022-11-07 09:35:53 全文阅读

美髯公点点头,“老夫正是来自播州。”

陶剑芳惊讶道:“莫不是播州安抚使杨将军?”

美髯公微笑着点点头,“正是老夫。”

播州杨氏献地归附宋太祖,得世袭罔替播州宣抚使一职,至今已历十余代。

播州杨氏,大宋一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眼前的杨文将军,为四川兵马总管余玠将军提出“保蜀三策”,后又推荐冉氏兄弟修建闻名天下的钓鱼城,更是声名显赫,完全称得上是国之柱石。

陶剑芳恭敬拱手道:“久仰久仰,杨老将军可是和岳将军齐名的国家栋梁啊。”

杨文摆摆手,“岂敢岂敢,岳将军才是国家栋梁,民族英雄,我们杨家,只是为国守一州之地罢了。”

说话间,他们一行四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重生桥,走过重生桥,三座高大的坟墓就耸立在眼前。

杨文将军表情肃穆,带着杨邦宪少将军将三堆墓一一拜过,杨文在岳飞墓前,拿出一篇祭亡诗歌,朗声诵道:

遥想当年,

国破烽烟天下起,千里白骨无人收。

将军长枪身是胆,精忠报国志气高。

八千里路云和月,横扫千军如卷席。

马踏西山军旗展,冲破敌营血满袍。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只可惜,

金牌催命十二道,百姓拽马泪断肠。

直捣黄龙志未酬,忠魂尤绕风波亭。

世间再无朱仙镇,军中不见岳天王。

壮美山河君不在,秦淮歌船胜战船。

杨将军诵毕,已是老泪纵横,捶胸痛哭不已。

陶剑芳和诸葛南燕,听着杨将军的祭亡诗,看着杨将军的感人肺腑之言,真情流露之殇,也是感慨万千、心中戚戚、不免悲从中来。

诸葛南燕心中又有了更大的志向:有朝一日,也做一回梁红玉。

岳飞将军之死,于国家民族而言,实在是可悲!可恨!自毁长城呐!

只恨宋高宗赵构南渡之后,胸无大志、宠信奸臣秦桧,屈辱求和、撤兵罢将,还以莫须有的罪名,在风波亭杀害三位绝世良将,真真寒了天下人之心。

还好,开禧二年(公元一千二百零六年年),宋宁宗追夺奸臣秦桧王爵,改谥谬丑,才给了天下人一丝慰籍。

现如今,宋孝宗赵昚已为岳飞将军平反,追复原官,访求其后,特为录用,谥为“武穆”。

宋宁宗嘉泰四年还追封为鄂王,追赠太师。也算是给岳家军的一点慰藉、为岳飞大将军后人的一点慰藉。

杨文将军止住热泪,在岳飞墓前高声宣誓道。

“金国已灭,只可惜蒙古又如泰山压顶,咄咄逼人。”

“就请岳将军放心,我播州杨氏一族,必定与蒙古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陶剑芳听得热血沸腾,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冲了出来。

他知道,蒙古人灭大宋之心不死,常年寇边不断,边境战火纷飞。

有朝一日,他也想用手中的剑,去斩断蒙古人的大旗、去斩断蒙古人的头颅。

杨文将军感慨道:“国难思良将,若岳将军尚在,收复故土、强我大宋,非难事也。”

陶剑芳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不过杨老将军也要保重身体,你可是现如今大宋最坚实的脊梁啊。”

杨文将军摆摆手。

“老夫身体一向尚可,陶公子也要早做打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有聚合所有保家卫国的力量,才能保我大宋百姓和疆土。”

陶剑芳点点头,“这也是家父一直在考虑的事情,只可惜我年少无知,不识大体,还多次辜负了家父的期望。”

杨文将军又道:“每一名大宋百姓都需要为国出力,老夫在此一请,以后需要陶公子帮忙的地方还有很多。”

陶剑芳慷慨道:“晚辈一定万死不辞。”

杨文将军哈哈一笑。

“今天有幸认识陶公子,真可引为忘年之交。”

“可惜!战事频仍,我和犬子还要连夜赶回播州,我们这就下山,后会有期。”

陶剑芳也仰慕地道:“后会有期。”

“期”字刚说完,突然,一支长箭刺破空气,凄厉呼啸而来。

那声音怪异,近欲刺破耳膜,直射杨文将军眉心。

杨文将军猛然偏头,那长箭就擦着他的头皮疾驰而去,“叮...”的一声震响,深深钉入岳飞将军的墓碑里。

这一箭,可谓是险之又险。

这一箭,似乎很熟悉,让陶剑芳不自觉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大漠神箭东方龙。

可是这一箭的威力,比大漠神箭东方龙,可强太多了。

杨文、陶剑芳、杨邦宪、诸葛南燕四人猛然回头,只见重生桥那一头,站着三名如天神一般的奇形大汉。

中间一名大汉,身长八尺,脸色苍白,身穿一件狼皮袍子,手持一把射雕铁弓,身背一壶穿云神箭。

左右两边各站一名大汉,身长均是九尺有余,都是皮肤黝黑发红、满脸风霜、披发过肩,竟看不出有多大年纪。

他们都穿着一件有彩色花边、绣着神秘图案的长衫,一同裸着右肩,脖上都戴着一串鸡蛋大小的由玛瑙、绿松石、石蜡等宝物相串而成的巨大佛珠,甚是奇特。

远远看去,就像是两个孪生兄弟,可细细看来,确实面貌各有不同。

左手一人手持一把巨大弯刀,是为银刀,刀柄、刀鞘都镶嵌着黄金、白银和各色的珠宝,闪闪发亮,一看就是名贵之刀。

右手一人却是肩扛一把降魔杵,降魔杵上一样镶嵌着黄金、白银和各色珠宝,一样的闪闪发亮。

杨邦宪沉声喝道:“来者何人?”

脸色苍白的大汉声如洪钟,冷冷笑道。

“告诉你们也无妨,也让你们知晓,死于谁手。”

“我叫东方白,东方露白的白,今日前来,就是要取你父子二人性命。”

左边持刀大汉抖动着大刀,朗声道:“在下仓央巴金,不过是一只高原雄鹰而已,识相的,早早受死。”

右边肩扛降魔杵的大汉把降魔杵轻轻一举,轻轻挥舞握在手中,那巨大沉重的降魔杵就好像一根轻轻的木棍一般。

只听他冷冷笑道:“在下象雄嘉措,雪域金刚是也,汉人的小鬼,一个也逃不了我手中的降魔杵。”

原来这两名九尺多高的黝黑大汉,是雪域高原来的吐蕃人,怪不得,江湖上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三人此番前来,一定是得到了蒙古探子、或是大宋暗桩的密报,趁杨文将军和杨邦宪将军外出祭拜岳飞墓之时,半路劫杀。

欲灭敌国,先杀敌将!

伤敌柱石,毁敌长城!

使其群龙无首,不攻自溃!

他们,可真是想得一出好主意,打得一手好算盘!

陶剑芳却一直盯着东方白,疑惑地道:“东方白,东方龙,你和大漠神箭东方龙是何关系?”

东方白一愣,“东方龙是我的侄子,也是我的徒弟。你怎么知道他?莫非他就是死在你的手里?”

陶剑芳爽朗而又狡黠一笑,“恭喜!恭喜!你猜的真不错。”

企图射杀大宋柱石杨文将军的,都是他陶剑芳天然的敌人。对于敌人,实在是没什么可隐瞒和客气的了。

东方白突然拉满弓,不知何时,他手中已有一支箭,“纳命来!”

一声长喝,一箭射出,铁箭呼啸而来,直射陶剑芳的喉咙。

凄厉之声,几欲刺破耳膜,确实比东方龙的箭更快、更猛。

陶剑芳迅速拔剑,一剑旋起,一圈旋转剑光护在身前。

只听“当...”的一声震响,箭气四溢震荡,剑光顿时消散,一箭就射散了陶剑芳旋起的剑光。

逍遥城门口一场血战,陶剑芳险胜,也是经历了一番生死。

在剑道修为方面,陶剑芳精进了可不止一点、两点,提升了不止一里、两里。

先前东方龙一箭,可射散他一半的剑光。可是,在他剑道修为大幅精进之后,东方白一箭,就射散他全部的剑光。

可见,东方白这一箭,确实非常了得。

这一箭,比东方龙强的,可不止一倍。

东方白仿佛忘记了他此行的目的,忘记了他的初衷,是要杀杨文将军父子。

也难怪,才刚刚为自己的好侄子、好徒弟伤心痛惜过。要杀杨文将军父子,也得报了仇以后再说。

现如今,天涯路上得遇仇人,东方白是又喜,又狂。

陶剑芳都还没看清东方白背负着的箭,是怎么抽出来的,另一箭,又凄厉呼啸而来。

好像冥冥之中有一股真气,让他背负着的铁箭,能自箭壶之中自动飞出,自动落在弓弦之上。

东方白,只管拉弓,放箭。

陶剑芳又迅捷旋起一圈剑光,又是“当...”的一声震响,陶剑芳旋起的一圈剑光又被瞬间射得破散,震得他虎口发麻。

号称高原雄鹰的仓央巴金,和号称雪域金刚的象雄嘉措也没有闲着。

仓央巴金猛地抽刀,刀刃又宽又大,可在他九尺多高的身躯面前,也陡然显得轻巧灵活。

仓央巴金眼睛直盯盯看着杨文将军,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猎物,嘴角露出一丝鬼魅般的微笑。

突然,仓央巴金纵身一跃,一跃三丈多高,一跃便跃过了重生桥,宛若一只盘旋天际的雪域雄鹰。

杨文将军也实在想不明白,他那巨大的身躯,为何能如此轻便灵活。

仓央巴金一刀劈下,杨文将军猛然转身,仓央巴金一刀劈开了一道三丈长的沟壑,尘土顿时爆炸开去、飞扬而起。

杨文将军胸前的美髯,也被这一刀的霸气、罡气震得四散胀开,可见这一刀之威。

象雄嘉措手举降魔杵,板着一张暗红色的脸,却是贴着重生桥,踏铁索而来。

一杵击出,猛击杨邦宪。

他只能是,挑杨邦宪这个猎物了。

杨邦宪大喝一声,抽剑猛然上击。

只听得“铿锵....”一声巨响,剑气纵横,剑罡炸裂。

象雄嘉措被震退两丈,杨邦宪却足足被震退三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