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六十八章 一块红布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2454  |  更新时间:2022-08-05 13:54:45 全文阅读

稀星暗沉,水声苍老,月城里的百家灯火业已苍老。

三更鼓响。

申小甲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在醉月楼后院里的秋千上荡啊荡,手里捏着一根绣花针,腿上是一块红布,上面半个囍字赫然醒目。

老曲也哼着小曲从醉月楼大堂走了过来,摇头晃脑地捏着一根竹签剔牙,面色潮红,双眼迷离。

申小甲见到老曲走了过来,急忙将手中的红布藏进怀里,歪着脑袋道,“哟呵,心情不错啊,看来黄四娘教会了你很多恩爱的姿势,来给小爷演示演示,你是如何那般有节奏地嗯啊哎呀的!”

“你的心情也不错啊,”老曲吐出一小绺从牙齿缝里剔下的肉丝,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嘿嘿笑道,“看来你今天和云桥姑娘的约会很顺利嘛,骑着小破车,载着心上人,很是得意呐!从烟雨楼到城门口,愣是花了两个多时辰,蚯蚓都比你爬的快!”

“你跟踪我?”

“想多了,纯属路过,后来实在看不下去,就跟四娘去我买的宅子喝酒聊天了……”

“啧啧,都带回家了啊……”申小甲清了清嗓子,忽然正色道,“老曲,我有大事要讲!”

却也在此时,老曲收起了脸上的醉意,站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地盯着申小甲道,“小甲,我有大事要说!”

“那你先说吧,长幼有序。”

“不不不,你先讲吧,先来后到,你最先说出口的。”

“你先说,我再酝酿一下情绪。”

“你先讲,我也整理一下措辞……”

“那要不一起讲吧!”

“好好好,我数三二一,咱们一起讲!”

“三……”

三字刚刚落下时,两人竟是不约而同急声说出一句,“我要成亲了!”

申小甲眼角抽搐一下,狐疑地吐出一个字,“你?”

“欸!”老曲闭上双眼,一脸得意地点了点头,挖挖鼻孔道,“而且新娘不是你!”

申小甲翻了一个白眼,冷笑道,“小爷我也即将名草有主了,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黄四娘?”

“楚云桥?”

“她就是想找个不介意她过去的老实人……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她想杀你,这一点你也该很清楚才对!”

二人沉默对视半晌之后,老曲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再度开口道,“我不介意。”

“我也不在乎……”申小甲顿了一下,补充道,“而且她以后也不会再狠狠杀我,只会狠狠爱我。”

老曲斜眼看向申小甲胸怀衣衫露出的那一点红,抿了抿嘴唇道,“看来你们的婚事很近了啊!什么日子?”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明天就去烟雨楼给她赎身……”申小甲注意到老曲的目光,索性将红布取出来,大大方方地摊开,捏着细针又开始刺绣起来,淡淡道,“不过日子还没定,很多东西要准备,我要给她一个不一样的婚礼!”

“我还是第一次看男人刺绣……”老曲一脸嫌弃道,“成亲都这么抠,一块破盖头还自己缝,丢人现眼!”

“你懂什么,我这是心意,一针一线都不能马虎……再者说了,现在省一点,将来的日子就好过一些,我可不像某些人,只管自己吃吃喝喝,几十年了愣是就攒了几两碎银子,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要结婚!结你个脑壳昏!一点物质基础都没有,你凭什么给人家幸福!”

“谁说我没有物质基础的?我有一份稳定的差事……”

“是是是,五十年的卖身契的确很稳定,敢问你这份差事每月工钱几何?”

“要你管!我还有一座宅子……”

“我打听过了,那是一座凶宅,上一个主人在里面被人砍死了,血乎拉渣的,根本就没人敢接手,是你舔着脸讨来的,一分钱没花,自然一分钱也不值!”

老曲一时语噎,忿忿地盯着申小甲看了一会,忽地阴笑道,“说起来,我还是有值钱的东西,我养了你十年,衣食住行哪样不花钱,就算一年只花三两银子,十年也是三十两……”伸出右手,在申小甲眼前晃了晃,“赶紧还给我,否则我就拿你的人头去换,想来远远不止三十两!”

“没钱!”申小甲用力地拍了一下老曲的手,板着脸道,“人头也不给!”

“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我一泡屎一泡尿把你拉扯大容易吗?现在要成亲了,找你要点酒席钱都不给,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是我不给,是我没有啊。另外……咱们认识的时候我已经八岁了,生活已经可以自理了,少拿屎尿说事!”

“过分了啊,你会没钱?那场诗会你挣了一万两……”

“都花了。”

“放屁,你今天给楚云桥买胭脂就花了十两银子……十两啊!够置办一桌上好酒席了!”

“那是我卖了点家当换来的……”

老曲嗤笑一声,脸上写满不相信三个字,“你能有什么家当,那点破铜烂铁能换十两银子?”忽地想起什么,瞟了一眼院子墙角的自行车,“等等,你那自行车后座的软垫是拿什么做的?”

申小甲摸了摸鼻子,心底有些发虚地答道,“一件大棉袄。”

“谁的?”

“我的……”

“你这就有点睁着眼说瞎话了,月城四季如春,冬天根本不需要棉袄,城中也就没有卖棉花的商铺……你有个毛的棉袄,你有毛吗,你毛都没有,还跟我扯什么大棉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动我柜子里的东西了?”

“不是……我以为凭咱们的关系,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老曲牙齿咬得嘎吱响,厉声道,“申小甲,在我和四娘成亲之前,你要是不给我搞来三十两银子,我就把你当炮仗点了,血花也是红色的,喜庆!太让人心寒了,枉费我为了你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若不是我,你能有那一夜风流?好啊,你现在为了自己成亲就把我的家当都给卖了,丝毫不管我的死活,当真是自私自利的白眼狼!”

申小甲梗着脖子道,“呵呵……不打自招了吧,我就说那只鸡有问题!说吧,你往那上面抹什么?”

“我不加点料,那只鸡能把你补死……”老曲眼神躲闪道,“现在那鸡一半的功效在你身上,一半在楚云桥体内,你添了几分内力,她消了暗疾,皆大欢喜!我是为了你好!”

申小甲眼中的怒火更盛了几分,“这么说……晏齐硬拉我去烟雨楼也是你的主意咯?”

正当老曲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庭院右侧墙角突地传来一声咚的闷响,面色惨白的桃娘踉踉跄跄地奔向申小甲,断断续续道,“申小甲……云桥被沈荣那王八蛋……抓走了……快去……救她!”

申小甲登时一惊,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脸上刹时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寒霜,盯着城主府的方向看了片刻之后,却又缓缓坐回秋千上,继续绣着还差一半的囍字,声音低沉地吐出几个字,“知道了。”

桃娘怔怔地看着继续绣字的申小甲,冷冷道,“你不去救她?我还以为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她是我媳妇儿,我当然会去救她,但不是现在,”申小甲打断桃娘的话,从容淡定道,“等我绣完这个囍字,会亲自去接她回家,把这块红布盖在她的头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