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四章:何必换人间
作者:卧娆  |  字数:2723  |  更新时间:2022-03-17 06:10:41 全文阅读

结果,沈望还是带着柳白,和好巧不巧的七个和他有恩怨的人,组成了这一次的探险队伍。

   掺和进他们中间,沈望不由得反省自己是不是糊涂了。

   一众虎视眈眈的视线,落在了沈望身旁,而被众人集火的对象柳白,依旧显得毫不介意。

   好像今天中午所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毫无关系一样,他的目光满在眼前,像从不顾忌身后事一般。

   “这老爷子,在地宫内画满日月星辰,尽做些假山流水,可真是有情调。”

   “我只听说天上别有人间,恐怕天下人不曾料想过,有人在土下也想做人间?”

   “真有意思,咳哈哈呃咳咳。”

沈望带着一行人去了一趟典狱长平时办公的府衙取些完成任务必要的道具,出来后柳白便大开眼界般发出了感慨,他似乎还蛮喜欢这个爱好倒弄机器,研究艺术的典狱长。

   想要笑起来,但是却咳的更厉害了,病的这般厉害却还是乐在其中,这一点令沈望着实佩服。

   “真亏你笑得出来,人间极乐在离你这样近的地方。”

   “而你却在离这里不到两里地的地方饱受苦役,不论过一年还是两年,这里的欢喜,也不会有一丝和你的苦楚有所相通的。”

   “你觉得哪里都有人间,那么反过来想想也是同样的,哪里都有人间地狱。”

   “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吧!这里再有趣,等到你心如死灰的那天,这里的有趣也只会变成你痛苦的一部分而已。”

   沈望毫不客气的向他泼冷水,他试图让柳白屈从,更想进一步的揭示出他和这里的所有人,格格不入的地方。

   看看后面那些个家伙就可以明白,只要变得松懈起来,他们眼神中的疲惫就会一览无余。

   这座监狱里的其他人也是一样,不论他们有怎么样的过往和神通,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处于乏力而枯燥的日常中永无天日的时候。

   所有人都会出奇一致的流露出同样的神情。

   可柳白已经来到了这里一个星期,他却仍是面不改色,那犹如少年般对一切都抱有兴致的目光,总是搭配着一张不知疲惫的想要对一切发表意见的嘴。

   哪怕是换一个普通一点的场合与他做朋友,沈望也会觉得他是一个难应付的家伙。

   更别说在这样不见天日的地牢中,这样无法和大家同病相怜的人,会遭到针对实在不怪。

   “说的也是,不论是极乐还是地狱,在哪里的人间都会有。”

   “总有人执着于换一副人间,为此修行,为此戒欲,为此祈祷,为此装作功德圆满的样子。”

   “倒不如学学这位典狱长,自己给自己做人间,哪里不是极乐呢?”

   果然,就算沈望这么说,他也还是把明嘲暗讽抛之脑后。

   如果要问柳白有什么厌烦的事情,或许是一时的意气,无聊的恩怨,和对他的成见之类的。

   这个没什么气势的家伙,能用仅有的气势把这些不可免俗的现状无视。

   只看这一点,沈望挺佩服他,但他惹人注目的地方还不止于此,沈望会想带上他,也别有一番打算。

   柳白的身上有着太多见不得人的秘密,甄吾仇和其他人,他们至今都没有说,但都不谋而同的有所意识,而沈望对柳白在这方面的猜想则更近一步。

   那会是什么?今天之内应该就能够见分晓了。

   “莫说这么多闲话,往下走吧?”

   引路的那位看来甚是面生的士官,对于自己被当做成空气的处境,可算忍不住插了句嘴。

   毕竟放任他们这么聊自己的顶头上司,确实不太合适。

   他本该狠狠的揍柳白一顿让他闭嘴,但这位士官却能无所谓般的充耳不闻。

   也不奇怪,毕竟是个士官爷,和外面那些个看守不一样,背后奏一折就是了,那有必要自己做这种不入流的小事。

   这后面闷声走着的七人也是碍着官老爷在场不好发作,倒不如不说话,省的惹多余的是非。

   这典狱长不知吹的哪门子的风给这么好的差事,沈望又这样的懂人情世故借这个机会帮他们解围。

   他们要是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甄吾仇也难给他们什么好脸色看了。

   宽敞的楼梯下,还有着漆黑一片的空间。

   要称这是这座地宫的地下室的话,也不知合不合适。

   这儿与充满电子垃圾的和苔藓的矿点不同,与典狱长老爷那充满假山流水的写意别府也大有不同

   在地牢的顶层往下看去,沈望现在所在的地方也是被掩盖的部分,原本这座地宫可没有什么外部空间,是完完全全被掩盖的。

   为了能够得到地宫外的真元矿产,才被人为的挖掘出了一片广阔的空间。

   人们围着地宫在地下硬生生的挖了一圈,制造了一个像是甜甜圈一般的空间。

   随着囚犯们的积年累月的劳作,向东南的一面已经被开凿出了一个相当广阔的空间,并且愈发向下发展。

   而西北方向并没有开发的需求,所以导致西北向东南变成了一个由上至下的坡形。

   沈望他们进入这座地宫,需要向上走,来到西北的一侧,再沿着地宫内的楼层结构往下进发。

   目前光是地宫暴露在外的部分,就已经堪比一座大楼了,还未暴露出来的空间却还要更深。

   从前为了完成这一带的探索,是用了相当大的牺牲才换来的,这座上古末期所搭建的充满雄心与遗憾的陵墓,是一座宏大到夸张的半成品。

   所以这也是一座没有主人的墓。至少直到尽头,都没有找到这座墓所侍奉的对象。

   其缘由,我们稍后再说。不过这并不代表沈望他们还需要走很长的路。

   前面的人举着火把,而后面的人也不是空手而来,两个人抬着一麻袋,里面装的都是真元结成的矿石。

   长官把一众人带到了一口八卦炉面前,大家便仗着火光,往八卦炉内将矿石扔了进去。

   沈望站在炉前,那长官模样的人也默契的沈望的对立面。

   两个人一起催动炉火中的真气,一股青烟往上开始窜,并逐渐汇聚成了一堆能量体。

   青色的光和绿色的光互相交融,可以从炉壁上圆形的缺口中观察到其中的过程。

   当两束光开始交织时,爆裂的声音也开始在炉中作响,那声音就犹如鞭炮一般,尽管威力不大,但声势惊人。

   尤其是爆裂声还在炉中不断反射而愈演愈烈,不得不说是对正在运气的二人所进行的考验。

   如果运气的一方,不能好好的把握住自己的节奏并配合彼此,在这一步出什么岔子的话,那爆炸的威力可就不是鞭炮可以比拟的了。

   八卦炉不知道会不会有事,但失手的那一瞬间造成的冲击波却可以比拟塑胶炸药的威力,足以让在场的十个人灰飞烟灭。

   如今炉内的两股气,并不能很好的融合,一直在噼啪作响,实际上这是进行的并不顺利的证明。

   其他八个人光看着,却也难以说些什么,配合沈望的长官是什么来路大家并不知道,但沈望却是太极气法的高手。

   这在地牢内是大部分人公认的,典狱长会钦点他来到这里,并且只让一个长官随从,正是对此二人实力的信任最好的证明。

   如果他们两个人都搞不定,那么在场就没有谁能搞得定了。

   况且这个融合火种的工作,对于太极高手来确实不是难事。

   如今进行的好像不是那么顺利,众人所质疑和动摇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被投向了那位面生的长官。

   不过就算看这位长官,也只能看见他冷峻的面孔始终面不改色。

   这是好事,如果他慌了那众人就该考虑撒腿跑了。

   另一头的沈望,表情也是游刃有余,实际上现在的工作进行的不顺利的原因,反而是因为他。

   沈望并没有配合那位长官的步奏,反而在不断的对他施压,尽管目前的一切都还在可控的状态。

   要知道如果对方气息一旦开始紊乱,后果不堪设想。

   隔着一个炉子,沈望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光是气和气之间的碰撞,这场博弈就足够让两人知根知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