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二章:万能的许愿机
作者:卧娆  |  字数:4454  |  更新时间:2022-03-17 00:33:45 全文阅读

那么话说回来,这座不明所以的地牢,到底具有怎么样的意义呢?

从浪漫的角度来说,是万能的许愿机,是两千年前的古人类智慧的结晶。

  也是一座不了了之的壮观的半成品,过剩的未曾使用的能量使这里成为了天然的矿场,也成为了诸位江湖大侠的人生坟场。

  打开这个世界的史册,可以看到一个跨度两千年的文明史,然而直到最近的一百年间,人类才隐约的发现,自己或许是某个更加辉煌的文明的遗留物

  一个个遗存世间的古遗迹被挖掘出来,沉睡在其中的文明和科技足以让见过那般盛况的人把下巴惊讶到地板上。

  那曾被视为奇巧淫技的墨家机关术,也随着兴起的古文明,变成了通往先贤的必经之路而受到推崇。

  于是我们便能够看到这样离奇的一幕,原始文明的现代人,用尽了自己贫乏的手段去考古处于生态文明的古人类。

  由此时隔两千多年,包含着人类所有终极愿望的万能机器,才再一次的进入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即便七龙珠摆在眼前,修仙人也会毫不犹豫的许愿想要一座通天陵,靠着自身努力的修成正果和躺在通天陵里成仙是完全不一样的。

俗话说得好,道成神,人修仙。

  修仙所得的正果,不过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名号好听些的孤魂野鬼罢了,更别说要面对九死一生的天劫。

  而躺在通天陵里成仙,哪怕是婴儿也能修成正果,从此位列星宿成为永恒的存在,可惜沈望他们所在的通天陵只是一座半成品,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半成品的通天陵总会伴随着大量的真元矿产出现在地下,毕竟启动万能的许愿机所需要的能量也是非比寻常的,通天陵尽管用作通天,本质上还是死人的陵室。

  直接建在矿层中就地取材是最有效率的办法,先人是不想到在两千年以后,千年后这里将成为江湖大侠们的穷途末路。

  不论你是作奸犯科,无恶不作的奸人歹徒,或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才挑战王法的大侠,甚至是被迫害的朝廷忠心的爪牙。

  只要你的名头够响,不论是恶名,美名,或是赫赫威名。

  你都可以参加一项测试,并在通过后受“特赦”得以免死,改成在这地牢下劳作,只要地牢的矿产都被挖空,犯人们就能重见天日。

沈望所摊上的罪名也不简单。

  结党营私在一个高度集权的政权中是忌讳中的忌讳,若是一般人被扣上这顶帽子,诛九族也不为过。

  哪怕沈老爷是当朝的首辅,且指向沈家的证据过于捕风捉影,可被人拿捏住了把柄,就足以让一向中立的沈老爷头疼不已。

这都是拜沈望的好大哥沈邦所致。

  洪水般袭来的猜忌,和小人在背地里的捅刀几乎要压垮这位首辅大人。

他也不忍心出卖自己的骨肉,就在这时,沈望站了出来。

沈望与他的大哥不同,他自幼习武,只不过沈家对这位次子的武艺几何知之甚少。

若是要保沈邦,沈老爷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但换成沈望却能致死地而后生。

怀着决心的沈望瞒着父亲,自己承担下了罪名,他不愿看见父亲晚节不保,但他也绝不是一心赴死,比起大哥他还有最后一条生路,那就是凭借自己的武力通过测试赢得特赦。

这样的请求,自然是引得一帮人哄堂大笑,皇帝也被逗乐了,便答应了下来。

在他们看来,就连不少江湖上远近闻名的悍匪和狂徒都栽在了那能够赢得特赦的测试中,沈望这样文官家族出身的公子爷又有何可能?

结果也当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沈望顺利的通过了测试,赢得了特赦。

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无法再追究沈家在这一事件中留下的马脚,因为帝王已特赦沈望。

取而代之的是,沈望必须来到这永不见天日的地牢中劳作到海枯石烂为止。

抛开这任重而道远的任务,现在的沈望还是更在乎眼前的。

这几天他一直忙活于帮着三位新来的打点好了在这地牢下生活的种种琐事。

直到现在,他总算能回到平时偷懒的地方。

一个废弃的无人知晓的眺望塔里,塔立于石壁之上,来往的道路已经坍塌,需要相当好的轻功才能来往。

这是他在这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特权之一,沈望虽然是犯人,在这儿却被默许为监工。

普通的犯人,需要服从监狱中士卒的管理,在矿场中累死累活的劳碌。

这儿的典狱长愿意给沈望特权,只需分担些许文职,沈望就可以在这儿偷会懒。

即便这样,滥用特权难免遭人恨,沈望只在这稍歇一两个时辰,便要继续回去分担下他那苦命相连的狱友们的工作量。

这几天却实在把他累坏了,带新人毕竟是要身体力行的,他还要去最艰苦的几个矿点中一边身体力行,一边向地牢中那几个犯人构成小帮派,在他们的老大面前,把新来的三个人推销出去。

惯了独来独往,他不想在这座地牢里拉帮结派,

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把他累的够呛,在这监狱中的每一个人,曾都是行走江湖的大侠,各个都身怀绝技。

在这些人组成的小团体里能当老大的家伙,心气自然是个顶个的高,却也不是铁铸的心肠。

可沈望都超负荷的卖力了,眼下也仅安排好一人着落,剩下两个新来的,让他头疼的不行。

他现在只想用苔藓和白色的叫不上名的蘑菇 在捡来的装着天线的奇怪的锅上。

沏一壶苔藓蘑菇茶,躺在钢筋和布条构成从自制躺椅上,舒舒服服的睡个午觉。

“哐当!”

双眼刚开始变得惺忪朦胧,睡意本该渐入佳境。

却听见头顶一阵巨响,是有人造访。

“沈兄,你在吗?”

一个扎着马尾,身材高大的男子闯了进来,是让沈望感到头疼的新人之一,名叫龙绶玉。

在还没有犯事之前, 龙绶玉是名动京师的蹴鞠艺人,沈望早就久仰大名。

若要和大家脑海中能够浮现的足球选手相比较的话,龙绶玉在蹴鞠界的地位不亚于罗纳尔多。

速度,技巧,力量均是独一档的存在,沦落至此实在可惜。

打了声招呼,龙绶玉并没有听到沈望的回应。

张眼望去,却发现躺在椅子上的沈望神情有些痛苦。

“喂,沈兄,你没事吧?”

龙绶玉凑上前去,拍了拍沈望的肩膀。

沈望才像是触电般的立刻醒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

“抱歉,让我缓口气。”

在龙绶玉看来,沈望像是做了场噩梦。

但难以启齿的是,实际上他这番突然造访把沈望吓得鬼压床了。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只有极少人知道沈望会在这儿偷懒,龙绶玉能够来到这儿,想来是受人所托。

“是那歪嘴的士官告诉我的,让我一定来寻你,说是今天典狱长点名要见你,”

那老狐狸居然点名要见自己?沈望听到后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这般他们会找上龙绶玉来通知自己,就不显得奇怪了,尽管沈望这几天已经算是尽心尽力的推销这三位新人了,但有两位融入的依旧不是很顺利。

龙绶玉就是其中一位,他与沈望一样独来独往,这样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在这所地牢中也不少,但与以往不同的是龙绶玉是沈望带进来的人,自然会被认为是他的跟班。

“这木人桩,真是令人怀念。”

“看这把式,沈兄是武当出身?”

龙绶玉所称呼为木桩人的器具,是沈望就地找钢管拼凑成的。但不得不赞许的是,不愧是京师出来的大人物,一眼就能从木桩人的制式中看出沈望的门路,

“龙兄好眼力。”

看着龙绶玉的手从那铁人桩上摸了一层灰,沈望忽然觉得有些惭愧,包括刚才的鬼压床也是,这些都是自己疏于锻炼的证明。

“这样说或许有些冒昧。”

“沈兄,能否与我切磋一番。”

看来,哪怕是龙绶玉这样的人,也会为精力无所释放而感到烦闷。

“求之不得,还望龙兄手下留情。”

此刻,沈望大概能与为髀肉复生而泣的刘皇叔共情。

这瞭望塔内的活动空间虽然不大,好在空旷。

恰好两人的武学胜机皆争分寸之间,地界小的只能说恰如其分。

正如龙绶玉所言,沈望所习的武学,乃是武当门下的八卦拂尘捶,与沈望交手,他的肘总像是撞在磐石一般,施展不能。

  想用拳,却又像是打进了清风里,无从下手。

被逼急了,龙绶玉不得不使出全力,后撤步同时鬼魅般猝不及防的一起脚。

几乎贴着沈望的身子,起膝翻档,一窝脚朝着沈望狠踹出去。

沈望只得随他起跳,用侧腰接下这一击,在空中卸力。

  这一脚的爆发力相当惊人,若是冲着沈望的心窝去的,沈望怕是要当场吐血三升。

沈望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蹴球,经过夸张的翻转狠狠摔在了地板上,所幸卸力的功夫没有白费,这样夸张的一脚落在沈望身上,他却并没有受伤,而胜负也一见分晓。

十二路腿第八路转金凳朝天路数凶险无比,龙绶玉功至八成,沈望就已难招架。

正所谓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谭腿四只手,鬼见也发愁。

招教不能的沈望只恨自己到了这儿后碌碌无为,荒废武功。

这一次的切磋,确实令他或多或少找回了一些初心。

“没事吧沈兄?看来我们都有些尽兴过头了,八卦捶是实在精妙,龙某只能弄拙。”

龙绶玉才回过味来似乎下手太重,搀扶起了沈望。

切磋虽然以龙绶玉技高一筹而结束,八卦拂尘捶却也让龙绶玉一度难以招架。

谭腿中所蕴含的拳道以门所自喻,在以守为主的拳法中理应算上乘,但毕竟着墨于腿,再坚固的防守也是为了立于外围找机会利用腿进行打击。

遇上太极这样惯于攻入内围,四两拨千斤的拳法,在这般狭隘的场地,显然无法自由的跑动到安全的距离,用谭腿惯用的高扫消耗对手,因此这一手也是逼得龙绶玉鱼死网破了。

他也深知,若非沈望疏于锻炼,出糗的会是他自己。

可以说是让双方都尽兴而心服口服的一次愉快的切磋。

“还是你厉害,不愧是曾经名动京城的鞠球艺人”

  “有这样的好身手,何不去见见甄吾仇呢?”

  “他和你应该很合得来。”

  沈望拍了拍龙绶玉的肩膀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他所说的甄吾仇,正是这座地牢中一等一的高手,两个势力其中一位龙头老大。

  “就算是这地牢之外,甄吾仇也是顶尖的好手,我这点功夫他面前也是弄拙。”

  “能和他相识一场,对许多入世男儿来说,都是不枉人间做豪杰的好事。”

  “只可惜其人刚而自矜,与之相处唯有迎奉他,否则与其争锋,别无它选。”

  “我皆不愿,也不需与人为伍。”

   龙绶玉嘴上这么说着,又不禁摇头,过来握住了沈望的手。

  “但见到你,实在是让我相逢恨晚,能和你像现在一样切磋。”

  “是唯一能让我在这地牢里,觉得自己像是个人的时刻。”

  “你若是不喜欢这样,也不必特意关照我,我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本就不是什么合群的人。”

   龙绶玉向前走了一步,用背影掩饰住了自己的苦笑。

  “我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我……”

  “罢了,在这样的地方,还是不要有独来独往的想法比较好。”

  “这里的每个人都精力充沛,你若是太不合群,他们就会把过剩的精力发泄在你身上。”

  沈望不得不给出这样的忠告,有他在的话,龙绶玉当然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但自己也已经危在旦夕,所以他才欲言又止。

  比起自己,这位才是真正不枉人间走一遭的大侠,沈望是真心想帮助他。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眼下这座监狱里有位冉冉升起的新星,大家的宠儿恐怕还轮不到我当。”

  龙绶玉想到了某个家伙,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沈望说的有道理。

  被这么一说,沈望想起了那另一个家伙,也是上个星期同行三个新犯人之一。

  那个吐了看守一身,总是在咳嗽的病秧子。

  沈望现在非得在这里照顾新人,可谓全是他的功劳。

  这个家伙的名字,叫做柳白。

沈望并非对他怀恨在心,可对那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也是真的,他甚至有些惧怕这来路不明的家伙。

地牢中那些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那些大侠们何尝不是这么想呢,这样不知所图,却又显得无所畏忌的家伙,不能挫其锐气的话,只会让大家越来越不安。

那可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病秧子啊,成天不是在叨写有的没的,就是剧烈的咳嗽个不停,单独放他一个人待一会都会担心他会不会就这样咳死过去,但昔日的江湖大侠们居然对这样放着不管都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没有办法,这让这帮人最后心存的傲气何处安置呢?

正好,集合的时间也快到了,既然典狱长让自己过去一趟,就顺道看看,今天的柳白,过得如何好了。

沈望这般想着,与龙绶玉离开了哨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