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郑上柱国 > 第一卷 当年刻碑郎
第一章 刻碑的少年
作者:朝堂在左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2-05-18 20:23:39 全文阅读

大郑天水郡,少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接着雕刻着眼前的石碑。

在将这座石碑雕刻完毕之后,少年站起身,换了另一个地方接着雕刻石碑。

少年刚刚用刻刀在石碑上刻下第一个字,就被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你歇一会吧,下手都开始抖了。这样虽然能快些完成任务,却是让那些将士体面不了的。”

“那我就坐这里歇息一会。老师傅,你说咱们这样刻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老者沉默了一会,平静地说道:“虽然我已经在军中刻碑好些年了,但是我不知道你的问题该怎么回答。

我只能够用我师傅当年和我说的话,来回答你的话。

你不应该问什么时候能够不再刻碑,你应该问我什么时候,大郑不会打仗。”

“那大郑什么时候开始不会打仗?”

“这个问题我师傅没有回答过我,但是皇甫老将军说过,如果他国对大郑的侵袭和干扰一天不停止,大郑就不会停止战争。”

少年不解地问道:“可是和平不应该才是解决争端的有效办法吗?”

“我们也希望和平,可是我们不能因为想要和平而让自己和平。”

“可是我们不放弃争端,不和平,怎么可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老者停下自己手里正在做的事情,放下手里的钎子,拿出一直放在怀里,随身保存的地图。

“你过来,你过来看一眼这张地图。”少年走到他身边之后,老人指着地图里的一处接着说:“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我记得我父亲说过,那里叫做楼兰,是西域的一座古城。”

老者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可是你知道吗?这里曾经是大郑的国土。

哪怕这里几百年前还不是汉人的疆土,可是大郑建国以来,那里就是大郑的国土了。

可是五十年前那里被胡人侵占了,像这样的,还有三十年前的雁门关,和十五年前的祁连山。

这些地方都有着大郑的血泪,更不要说草原和漠北了。

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打仗?”

“我明白了,打仗不会让我们更加文明,不会让我们更加安逸。

可是它会让我们更加强大,会让我们能够守护住自己的国土。

哪怕我们最后面对到的是失败,可是我们是站在大郑的国土上死去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打。

打赢才会让他们臣服,打赢才会让大郑是大郑。”

老者点头,“你懂了,可是还没那么懂。你所说的和平是什么?”

“没有战事,百姓安居乐业。”

“可是那是对于咱们中原百姓来说,不是草原那些匈奴人和胡人所想的。

他们的天性就是掠夺,你所谓的和平本质上就是扼杀他们的天性。”

“那我就让他们臣服于我们,让他们接受我们的生活,把他们的土地也变成我们的土地。”

“可是你要做的事情,不就是你刚才在问我的事情吗?”

少年沉默一会之后说道:“我明白了,咱们两个继续吧。”

“你继续干,我歇息一会,上年纪了。我怎么感觉你不像是一个学徒的样子?

虽然你有些事情上很幼稚,但是你这个人有学识。”

“老师傅也不是一样吗?我和别的师傅谈起来,他们可不像老师傅这样健谈。”

老者笑了笑,“我确实不是属于这里的人,但是我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有的话适可而止,说到这里就可以了。”

少年接着说道:“确实,有的话适可而止就算得了。

说了万一是什么不能够说的事情,不就麻烦了吗?”

他本来就有些担心老人是一个不得了的家伙,现在就更加担心了。

他以前也想遇见那种隐士高人,可是他现在不想遇见这种人了。

要不是因为遇见这种人,他这个穿越过来本是大家子弟的存在,也不会在这里刻石碑。

虽然在这里待得这些时日,他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抗拒。

少年叫做司徒殿,大郑长安城人士。

老人站起身,重新说道:“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我觉得你可以出师了。

这一片以后就由着你自己负责吧,老夫在这里的话,反倒是会限制你的发挥。”

“啊?老头,你可不能就这么走啊,这里和我说话的人本来就不是很多。

你这一走,这里不就剩下我一个话多的了吗?”

老者表情一僵,果然这个小子说话也就只有那几句正经。

“我只是说不在你这里待着了,你说话打扰我做工,我想自己清静一些。”

司徒殿的脸上露出来错愕的神色,他本来是想要矫情一下,结果分分钟钟就被人打了脸。

哪怕他不怎么害怕尴尬,可是这次他还是忍不住了,他尴尬地笑了笑,“那我有时间再去找您,我还想让您再指导我一下呢。”

老者看着他那张有着奇怪笑容的脸,有些想笑,却还是忍着,“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先走了。”

司徒殿目送着老人离去,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不容易遇见这种,明明和自己见到的事情不一样,却还能够让自己有所增进的人。

司徒殿觉得这种人明明局限于这个时代,可是又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

司徒殿正在那里刻着石碑,从远处走过来,更应该说是溜过来一个少年。

少年看着和司徒殿的年纪差不大,“阿殿,你最近进步蛮大的啊。”

司徒殿看着这个小家伙,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怎么过来了?那边的战事结束了吗?”

“战事一时半会结束不了,可能要等到秋天吧。只是我们这些探马没什么事情了,双方正面交锋的情况下,我们没什么用处。”

“可是你们不也是士卒吗?为什么会休息?”

少年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小子要这么问,这若是几十年前,我们自然也是会和他们站在一起的。

可是现在的大郑,能做探马的马匹本就已经不多,敢去做探马的人?都不如那些马匹的数量。”

司徒殿不再言语,只是叹了一口气。

“没什么事情,正好我也能够趁着这些日子,和你多待一会。

你也知道,我娘死得早,我爹前两年又死在了边境上。和你在这里多待上一会,我也省得到处乱跑。”

司徒殿理解他这种情感,“不说这个,你好不容易从战场上回来一次,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做什么?

我今天的活计也不干了,就陪你多待一会。”

“不用了,你还要在这里刻碑呢。不要小看刻碑人这个活计,这可是咱们西北军才有的待遇,别的地方可没有。”

“你说刻着碑有什么用啊?有很多连尸身都找不到了。”

“自然是有用的,这是每一个西北军中士卒的骄傲。每一个西北军中的人,都想过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这上面。

我也想过,我还想过,如果我死了的那天,这里还在的话,是你给我刻的名字,你小子写字好看,我喜欢你的字。”

司徒殿不知道说些什么,他记得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这孩子还只是个和他一样,甚至顽劣不堪的孩子。

可是没过几个月,他就到了十五岁,在那之后,两个人就没见过面,又是几个月。

“不要说这种晦气的话语,你才多大?就想那种事情。”

少年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没说晦气的话,我是在和你说正经的事情。”

司徒殿不想说这么伤感的话题,“我可不给你刻,就冲着你说了这么多晦气的话。”

“诶?为什么呀?我也没说现在就让你给我刻啊。”

“反正我说晦气就是晦气,你说什么都没用。”

少年哭丧着脸,说:“完了,这下子我连出去吹嘘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贫嘴了,你来这里就想和我说这个吗?”

“那不然说什么啊?我在那边什么事情也没干,就是杀了人顺道还打探了些情报。

一开始觉得刺激,可是随着杀人杀多了,就开始麻木了。所以要是我那时候回来,我可能会说。

可是现在回来,我就不会说了。”

司徒殿点了点头,“有的事情多了就没意思了。那你想听什么啊?”

少年思索了片刻后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从长安城过来的,我想知道长安城到底是怎样一番的景色。

虽然听军中那些长辈说,长安城是大郑最繁华的地方,可是我还没去过呢。”

“还算不错。”接下来,司徒殿和他讲述了很多长安城的事情,最后,司徒殿说道:“等到以后我会长安城的话,我一定会带着你去看看的。”

少年也是点头应下,只是司徒殿没想到,他这句话终究是水中花井中月,是会在大潮中消失不见的泡影。

少年说道:“那长安城有那次你请我吃的桂花糕吗?”

“有的,很多。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到了长安城给你论斤买着吃。”

“真的吗?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司徒殿觉得这家伙既成熟又幼稚,既悲观又乐观,这样的人很不错,可是又很可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