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叫门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22-08-04 22:00:54 全文阅读

长街上人群一阵躁动,过不多时便有一男一女被衙役请进茶楼。

顾清打量男女二人,男子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身着藏青色长袍,身姿挺拔,气度不凡。女子戴着面纱,看不清楚具体模样和年龄,但从轮廓上可看出应是个美人。

二人进入茶楼后,男子在前,女子在后,相距四尺左右距离站定朝顾清和耿忠见礼。

案宗上记载这二人都是苦主,因此顾清和耿忠也不好托大,起身回礼后邀请二人入座。

“可是修齐泰与黄月茹?”

见礼入座后,顾清对二人问道。

“正是在下。”

“正是奴家。”

“六月初三也便是十日前,你二人联袂至府衙报案称商人董继海失踪,时至今日仍未找寻到下落,可否将具体情况详述一遍。”

听到顾清提起董继海的名字,面纱妇人黄月茹眉目间显现出悲苦之色。

修齐泰见状叹息一声,朝着顾清拱手道。

“道长明鉴,在下与继海兄相约六月初三清晨与城外渡口处汇合,相伴前往南方采购药材。辰时过半,在下到达渡口后未见继海兄踪影,便坐在岸边等候。

一直等到巳时初还是未见继海兄到来。因携带的行礼太多,在下便委托船家前往继海兄家中催促。大约两刻钟后,见船家与嫂嫂及一名丫鬟步履匆匆而来,称继海兄早在卯时便已离家。

我等遂在县城周边和继海兄经常去的场所寻找,找寻了半日仍未找到人后,便前往府衙报案。”

听完修齐泰的讲述后,顾清沉思了一下问道。

“你到达渡口时,渡口处还有何人?”

“只有我与船公,再无他人。”

修齐泰答道。

“你与董继海经常携伴外出采购吗,身上所带银钱几何?”

“每年的六月、九月、十月都会外出采购药材,我与继海兄都会携伴而行。其他时间若是某些药材短缺的厉害,也会临时增加行程,至于能否携伴就要看各自的时间了。

外出采购时通常只会携带一些铜钱用作花销,大额银钱则是兑换成钱票,待到达目的地时再去钱庄兑换成宝钞。”

顾清点了点头。

他原本还想问二人为何不雇佣保镖,听闻随身携带的银钱并不多后也就理解了。

在这个时代,无论是雇佣单枪匹马的保镖还是人数更多的镖局,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想来二人也是想要节约一些成本。

随后顾清看向戴着面纱,浑身都散发着凄苦之意的黄月茹柔声问道。

“董黄氏可否将你当日所经历之事详述一遍?”

黄月茹站起身来对着顾清微微一礼,随后说道。

“当日夫君卯时初便携带行礼离开了家,奴家与丫鬟小翠在家中清算账目。巳时一刻,奴家听闻有敲门声,便让小翠前去隔门相问来者何人。

而后便听到门外人问:董家娘子,你家夫君怎地还不出门?

奴家闻言后心中奇怪,便开门向船家详细打听,之后便是与船家一起前往渡口,找到了修叔叔。”

“船家可在?”

二人的讲述与案宗上的记载基本相符,只是更加详尽。在脑海中将案件经过捋顺了一遍后,朝耿忠问道。

“船家不住城外,因此并未传讯,我这便着人去寻他前来。”

耿忠连忙安排一名差役去城外渡口寻找船家。

等候船家的间隙,顾清也不闲着,拿起第三本案宗翻阅起来。

两刻钟后,差役带着船家一路小跑回到茶楼。

“船家,可否将六月初三当日你与修齐泰相遇后发生的事情详说一下。”

待船家落座后,顾清问道。

船家是一名四十出头,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壮汉。闻言想了一下后,便粗声粗气的将当然情景说了一遍。

待船家说道奉修齐泰的委托,前往董继海家中敲门时,顾清抬手打断问道。

“你确定当时喊得是——董家娘子,你家夫君怎地还不出门?”

“嗯…道长这样一问反倒是把我问住了,容我回想一下。”

船家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后重重点头。

“是这样叫门的。”

顾清又转向黄月茹道。

“你是否也能确定,船家当时便是这般叫门的?”

“奴家确定。”

黄月茹点头肯定的答复道。

“哦…那这件案子便好说了。来人啊,将人犯拿下!”

得到两人肯定的答复后,顾清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右手拿起醒木在桌上猛的一拍,左手抬起指向一脸懵逼的船家喝道。

侯立在一旁的红脸捕快和黑脸捕快虽然搞不懂为何顾清会说船家是人犯,但因为破获前一起谋害亲夫案时顾清表现出来犹如神算一般的能力,二人对其已经是心服口服、言听计从了。

因此连请示顶头上司耿忠的步骤都给省了,一人持铁索,一人执腰刀,冲上去将船家制服当场。

“这…这是做什么?耿捕头,这…这位道长,小的就是来做个人证,既未言语上有所顶撞,也未曾做过作奸犯科之事,却是为何要抓捕小的。”

船家虽是生的膀大腰圆、孔武有力,可脖颈被铁索套住,带鞘的长刀顶住后心,却也不敢反抗挣扎,只能委屈巴巴的朝顾清和耿忠喊冤。

“呵呵,贫道再问你一遍。当然去董家叫门时,你是如何喊叫的?”

顾清笑吟吟的问道。

“小的…小的…当时是喊:董…董家娘子,你家夫君怎地还不…出门?”

船家结结巴巴的答复道。

“嘿嘿,便是这句话,暴露了你就是谋害董继海的凶手。”

顾清指着船家斩钉截铁的喝道。

“啊?”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是啊,我觉得挺正常的啊。”

“别吵别吵,听道长细说分明。”

“就是就是,咱们要是能想明白,不久也能像道长一样断案如神了。”

“把嘴都闭上,道长要说话了。”

顾清话音刚落,茶楼和长街之上便响起嗡嗡的议论声,可随后就被心急知晓谜底答案的人给控制住。

“耿捕头,若我拜托你去董家去催促那董继海,你会如何叫门?”

顾清忽然转头朝耿忠问道。

“额…董继海,快快启程出发了。”

耿忠挠头想了一下后回答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