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偷米不成丢只鸡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2026  |  更新时间:2022-07-30 15:45:36 全文阅读

“这就有意思了,按照道士你的说法两个人都没扯谎,那钱袋是偷得还是捡的?宝钞是丢了还是没丢?”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嗤笑道。

顾清却好似没有听懂这人话中的讽刺一般,站起身来朝他拱了拱手道。

“这位仁兄问得好。这钱袋既是捡的也是偷得,宝钞既丢了却也没丢。”

一番囫囵话说出口,人群顿时炸了窝。

“这说的是什么狗屁话。”

“狗屁道士说狗屁话,倒也合理。”

“这他娘的,还以为侠道是个多厉害的人物,竟是比老吴家的二傻子好不了多少。”

……

耿忠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本想着借机会试试这道士的本事,若是真有江湖传言那般断案如神的本事,便邀请其协助侦破高知县满门被害的案子。

可谁成想费了半天劲竟是弄出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论来。

眼看着此事已被顾清搞成一处闹剧,耿忠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给坐在另一桌的三名捕快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带走程三尺和张阿达。

谁知顾清却是朝三人摆了摆手说道。

“稍安勿躁,贫道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是不是以为贫道满嘴胡话,呵呵呵,只是你们没有领会贫道话中的深意罢了。既是无人领会,那贫道索性就挑明了说吧。

先说程东家,毕竟经营着一家酒楼财大气粗。若说为了区区二十两宝钞就冤枉张阿达,贫道觉得不至于。

然后再说张阿达,他和其母的证词一致,观其言察其色是个老实本分的汉子,也没有说谎的可能。

程东家和张阿达因一个钱袋起了争执,各执一词吵闹不休,贫道认为这里面是有天大的误会。其实这本就不是一件事,而是两件事。”

什么一件事两件事的,围观众人一听更蒙了。

顾清这次却也不再吊众人的胃口,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喉咙后便解释道。

“程东家丢了一个钱袋,钱袋里有一百两宝钞是真。张阿达捡了一个钱袋,钱袋里只有八十两宝钞也是真。既然两个人都没有扯谎,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张阿达捡的钱袋不是程东家丢的那个。”

“道士你莫要胡说,这钱袋分明就是我丢的,这花纹、这布料还有熏香的味道,岂能有假。”

程三尺立刻跳着脚反驳道。

“程东家莫慌,老朽就是开布庄的,对布料、熏香最是了解,且容老朽一观。”

人群中走出一位年约五旬的老者来到桌边,俯下身子仔细打量桌上放着的钱袋。

“布料普通,蒸熏的香料也是寻常的艾草,缝制的手法也是寻常,嗯…这种款式材质的钱袋,老朽的布庄里二十文一个,现货充足,要多少有多少。”

观察片刻后,老者直起身来给出结论。

“多谢老丈。”

顾清朝老者拱手道谢,随后扬声道。

“即是如此,事情也就清楚了。程东家的确是丢了装着一百两宝钞的钱袋,只是因为款式、材质、香味与这个钱袋相同,所以才导致误会发生。耿捕头,程东家丢失的钱袋便要麻烦你帮忙寻回了。”

“份内之事,义不容辞。”

此时耿忠已是猜到了顾清的用意,点头微笑应承下来。

“至于张阿达捡到的这个装有八十两宝钞的钱袋,敢问在座的各位,可是你们丢失的?”

顾清朝围观的众人问道。

众人自是齐齐摇头。

“那就是没有失主喽。钱袋已经丢失了这么久,也不见失主回来寻找,想来应是财大气粗的豪奢之人,根本没将这点小钱放在眼里。耿捕头,按衙门规矩,这钱袋应当如何处理?”

顾清朝耿忠问道。

“按理说应是将钱袋上缴到衙门,待确认失主后原物归还,而后由失主拿出一些钱财感谢张阿达。可既然没有失主,本捕认为,感念张阿达拾金不昧的品行,应当将捡到的财物尽数奖赏与他。”

耿忠假意思考了一下后答道。

“此乃正理,耿捕头英明。”

顾清竖起大拇指赞道,围观的人群也纷纷附和,称赞耿忠处理得当。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程三尺还想狡辩,却见三名捕快团团将自己围住。

“程东家既是丢了东西,便与我等回一趟衙门录下口供,将所丢财物详细说来,我等也好帮你寻找。”

黑脸捕快冷笑着说道。

见黑脸捕快这幅神情,程三尺就算再如何利欲熏心却也不敢真的随着去衙门,强忍着心痛,畏畏缩缩的道。

“不…不用了,小人应是记错了,今早出门没…没带钱袋。”

“哦!可是实情,还是有人强逼你这般说的?”

“无人强逼,的确是小人记错了。”

“那就好,程东家无事的话就赶紧回去照看生意吧。”

程三尺在围观人群的哄笑声中掩面逃离。

耿忠拿起桌上的钱袋扔给满脸不敢置信表情的张阿达。

“心中有贪欲亦属正常,得亏你家中有一个好老娘,而你也知错能改,不失淳朴本性。拿着这些钱买些好吃好喝,回去好好孝敬你娘,不得亏待,否则本捕定不饶你。”

“谢…多谢耿捕头,多谢顾道长,多谢大家…”

感谢过后,感觉犹是在梦中一般的张阿达也离开了茶楼。

此间事了,顾清正想借机跟耿忠套套近乎,耿忠却是率先抱拳说道。

“还请顾道长稍坐片刻,耿某去去就回。”

说完,让三名捕快留下招呼顾清,自己则是匆匆离去。

这是闹哪样啊?

顾清一脸懵逼的看着耿忠离去,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长乐县很小,耿忠从茶楼出来后,一路小跑很快就来到县衙后面的一处小院外。

门房通禀过后,领着耿忠进入小院,来到西侧书房。

书房里县丞戚承言双手拢在袖中,双眼微眯,静静听耿忠讲述完刚刚发生的事情经过。

“禀大人,属下鲁钝无能,三日之内怕是找不出杀害高知县的真凶。能否请顾道长协助属下侦破此案?”

将茶楼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完后,耿忠小心的请示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