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自杀?他杀?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2031  |  更新时间:2022-06-21 15:00:43 全文阅读

自杀?

刚刚挤出人群,正探头朝厕所里张望的顾清听到这位高探长做出的结论,顿时虎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了他。

高探长这时也注意到竟然有人跑到厕所门前看热闹,面容一板训斥道。

“谁让你过来的,快滚出去。”

“不是自杀,是谋杀!”

顾清冷声说道。

当听到这位高探长认定这是一起自杀案的时候,顾清再看他时就觉得面目可憎,于是也懒得跟他废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对折的硬纸甩到他的怀里,然后侧身进入了厕所。

高探长脸上浮现愠怒之色,正要吩咐一旁的警员把这个私闯案件现场的家伙给铐起来,目光却是被怀里的小纸片给吸引住了。

“委任状…上都市警署特别顾问——顾清。”

看清楚纸片上的字迹后,高探长的手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进入厕所后,顾清在尸体前蹲下,仔细检查起来。

“死者为男性,年纪大约三十到三十二岁之间,死因是颈部左侧动脉被利刃割断,失血过多导致的休克性死亡。距离尸体右侧二十公分处地面有匕首一柄,匕首双面开刃,刃部单侧染血,手柄位置干净无血,没有明显持握痕迹。

死者上衣外侧口袋的纽扣被解开,衣襟内翻,裤袋内衬外露。口袋里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和物品,只有一个打火机,半包香烟,一叠纸币和几枚铜板。

从地面的痕迹分析,尸体最开始呈侧卧蜷缩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之后又被人拖到角落,摆成现在的坐姿。

厕所门内侧距离地面一米五左右的高度有喷溅状的血迹,距离地面一米左右高度有汗液形成的张稳。与厕所门相对的墙面上有两个鞋后跟印,地面上有鞋尖印,鞋尖向外。”

检查过尸体后,顾清站起身来面向高探长冷声说道。

“让物证科过来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将尸体送回警署让法医做尸检。”

刚刚检查身上的物品时,顾清发现自己还穿着上一次离开前乔芸给买的那套西装。所以虽然出现的地点不是刑事二组办公室,也没能见到沈亦白这个老熟人,顾清还是非常肯定,时空还是那个时空。

然后也在身上找到了熟悉的物品,手枪、装着子弹和枪证的盒子,还有车票和委任状。

车票上显现这列火车是从上都开往津南,发车时间是晚上的七点四十分。而现在是九点零三分,按照现在的火车车速计算,此时停车的这个车站应该还在上都市的管辖范围。

那么这里的警署自然也要接受上都警署的管辖,而沈亦白给自己搞来的委任状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高探长脸上威严的表情消失,想要挤出点笑容来,可周围自己的手下和列车长还都看着呢,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迟疑了片刻先是双手将委任状送还给顾清,然后才说道。

“嗯…顾…顾顾问。”

“叫我顾清就行。”

“哦哦哦,顾先生您好。在下高彬,是南菱县警署探长。”

高探长自我介绍道,同时朝着顾清伸出右手。

可顾清却只是冷冰冰的看着他,丝毫没有与其握手的意思。

高彬有些尴尬的收回右手,想了一下后才说道。

“顾先生应该是还不了解全部的案情,请容高某为您详述,到时顾先生就知道为何高某会将案子定性为自杀了。”

“我听到了,乘务员说尸体被发现时厕所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对吧,你就是因此认定这是自杀?”

顾清没工夫听他废话,直接打断道。

“嗯…难道不对吗?如果是被人谋杀,凶手离开后怎样从里面将门反锁?”

高探长挺起了腰杆,颇为自信的说道。

之前听到高探长极为武断的就将案件定性为自杀,对于这种极度不负责任态度,顾清是极其看不惯的。

可此时一看高探长自信的模样和周围的几个警员都跟着的点头,立刻又有些理解他们了。

也许不是他们有意违背职责,单纯的就是因为职业素养不过关。

仅凭厕所门是从里面反锁这一点,潜意识里就理所当然的将其认定为自杀。至于现场和尸体所呈现出来的不合理之处,估计也都已经被他们自行脑补的合理了。

顾清有些挠头,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悲哀。

不过既然是能力出了问题,而不是态度的问题,顾清对高探长的感官倒是稍有改善。

思考了一下后,顾清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帮助他们提高一下职业技能。

虽然对这个时空来说,顾清只是一名过客,但好歹也挂着上都警署特殊顾问的名头。而且经历过海岛游戏那个时空后,顾清发现自己对于选择,对于生命,已经有了不太一样的感悟。

也许今天帮助高探长提高一点点业务水平,以后在他的辖区内就能少发生几起命案。

顾清天真的如是想到。

“我只说一遍,有听不懂的可以随时提问,至于能理解参悟多少东西,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做出决断的顾清忽然对高探长和几名警官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高探长和几名警员自然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位顾顾问是打的什么官腔。

顾清抽出一根烟叼上,高探长见状连忙掏出打火机凑过来给为其点燃。

“先从尸体说起。尸体颈部左侧动脉被利刃割断,在尸体右手边二十公分的地面上,有一把染血的匕首。”

顾清蹲在尸体前,将刚刚描述过的尸体状况又重复了一遍。

“对呀对呀,我之前接手过几起自杀案,现场差不多都是这样子的。死者先是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的脖子,然后身体没有了力气,匕首就掉在了身旁。”

高探长接过话茬,将先前的判断讲出来,以证明自己也不是随便做出的定论。

“那好,我问你。如果是死者自己拿着匕首隔断颈部动脉的话,刀口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

顾清问道。

“嗯…刀口…不都是一个样子的吗?”

高探长一脸懵逼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