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破绽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2-06-10 22:07:54 全文阅读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猜一个人从事什么职业或许很难,但判断一个人是否从事某个职业,还是有迹可循的。

我没与杀手接触过,所以真正的杀手是个什么样的气质,眼睛里是否有杀气这些统统不知道,但却可以通过一点进行验证。

杀手顾名思义是以杀人为业。可无论是用枪杀人,还是匕首、暗器,总是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那么就必然会在身体上留下一些特征,比如茧子、伤疤之类的。

我曾有幸与玫瑰近距离接触过,手心白净细嫩,显然平日里是有细心保养的,一点茧子都没有。所以,以此为依据,我认定玫瑰绝对不是杀手。至于她真正从事的职业是什么,我说不太准。不过应该是跟化学品相关的行业。”

“哼!”

听顾清说完后,玫瑰冷哼一声侧过头去,及不否认,也不承认。

“化学品,你是指…毒 品?你有什么证据。”

文森特闻言问道。

“气味!玫瑰身上的香水很好闻,浓烈的香型也很符合她现在的年龄。但是,因为常年接触一些化学品的原因,那种渗透到皮肤毛孔里的特殊气味,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

顾清解释完后瞄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才说了两个人,竟然用了五分钟。时间宝贵,其他人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只挑重点的说。先说我认为姓名和职业都说了真话的,除了我以外,还有谢导演、云桥、文森特三人。至于其他人通过身体特征、行为习惯等方面推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矛盾或存疑的地方。

张教授您不要叹气嘛,我可不是说漏了你的名字哦。您今年是62岁,教书也应该差不多有四十年了吧。我记得上小学和初中时,学校老师讲课时用的都是黑板和粉笔,一直到了高中、大学以后,才陆续换成白板或电子屏。

我上大学时接触过几个从事教育行业几十年的老教授,谈起职业生涯时都会感叹如今的教学设备有多么多么先进,当年又是怎样怎样的辛苦。每每还会给我展示他们的勋章,不是颁发的实物勋章,而是职业原因在他们身体上留下的痕迹。

因为常年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原因,这些老教授的拇指、食指和中指骨骼都发生了严重的变形,甚至指肚部分皮肤的颜色都与众不同。但是张教授您的双手我都暗中观察过,并没有这些特征。”

说完自己的推理后,顾清看向张教授。

张教授却只是咧嘴一笑,未做回答。

也不知他是无言以对,还是不屑解释。

顾清撇了撇嘴,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后继续说道。

“我曾听过一句话,不知出自于何处,但觉得很有道理。说的是当你说出第一个谎言后,就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掩饰,说谎这种事情,只有0次和无数次。

因此,当我判断出某些人在介绍身份时说了谎后,我就决定再不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一切推理都以真实的证据和客观规律为依据,说谎之人提供的证词证言统统不予采纳。

可是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了。我只有一双眼睛,不可能同时盯着十个人。你们说的话不可信,而我又盯不过来,那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我决定做一次小小的试探。”

“所以,你关于什么隐藏身份的说辞都是骗人的喽,岂不是你也在说谎。”

玫瑰抓住机会反击道。

“只是试探而已,怎么能是说谎呢。我只是把自己带入到Z先生的角色里进行了一番思考。虽然根据大家的分析,游戏规则是有利于杀手一方的。但如果杀手的身份一开始就被大家发现,那所谓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所以我认为,杀手的身份可能是提前被告知,或者是能让他醒来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于是我就做出那样的试探看看诸位的反应。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份的杀手,对我的说法肯定是不屑一顾的,虽然也许会意识到我是在试探,从而假装不知道来迷惑我。但当我说出推论时,诸位那一瞬间的眼神变化却是骗不了人的。

我记得当时亨利、玫瑰和云桥已经先一步上楼,不在试探范围之内。在我说出那番话后,先后离开的有富川、张川和谢忠。而田芃是在我和张教授出去之后离开的,一楼就只剩下文森特和荣非。

再根据我对当时各位眼神及表情的观察,基本可以确定富川、张川、谢忠,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身份都是侦探。

之后亨利身死,排除嫌疑。那么有可能是杀手的,就剩下张教授、文森特、荣非、玫瑰、田芃和云桥这六位。”

“等一下,排除包括你在内四个人的嫌疑我可以理解。但亨利虽然被害了,可就此认定他不是杀手还是有些草率了。之前大家就有过猜测,杀手或许也不知晓彼此的身份,杀错了人也是有可能的。”

玫瑰提出反对意见。

“不不不,在听录音时,杀手其实就已经确认了同伴的身份。”

顾清颇为自信的说道。

“当时大家围坐在这张桌子旁听录音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身边人的手势。”

“手势?”

玫瑰嘀咕了一句,凝眉努力回忆前晚的场景。

“不行,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当时的注意力都被录音内容吸引,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其他人。”

“呵呵,要不说年纪大的人玩这个游戏会比较吃亏呢。其实在大家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大概猜到了游戏内容,并且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我说的对吧,云桥!”

顾清突然提高了音量喊道。

“喂,顾清,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为什么突然叫云桥的名字。”

谢忠被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眼珠子左右乱瞟,生怕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而玫瑰等人却是已经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家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认定云桥已经被害的呢。”

“昨天在海边的时候,田芃在海里看到了云桥的尸体,旁边还有鲨鱼,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谢忠似乎明白了顾清的意思,不过却表示了怀疑。

“虽然离得很远,但鲨鱼肯定是真的,衣服也可以确定是云桥的。但是,谁又能确定穿着衣服的就一定是云桥呢。”

“不是云桥还能是谁?她总不能脱光了衣服藏起来了吧。”

“因为尸体浮出水面的时间。”

富川乱吾这时突然插话道。

“女性身体水份含量在60%到70%之间,又会从日常的饮食中摄取大量的盐分,因此在溺死停止呼吸后,肺部空气排出,其身体密度与海水大致相当,尸体会沉入水中。

现在海水的温度在17摄氏度到18摄氏度之间,在这样的温度下,尸体内的细菌繁殖缓慢,产生的二氧化碳和甲烷等腐败气体若要足以让尸体浮出海面,大概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

云桥是前天凌晨失踪,距离我们在海边看到所谓的尸体只有十个小时左右。所以,云桥没有死,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套着云桥衣服的浮木或者其他东西,但绝不是尸体。”

“原来是这样,那…云桥真的没有死?可是咱们把整个岛都搜遍了呀,她能躲在那里呢。”

谢忠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提出新的问题。

“呵呵,谢导演你好好想一想,真的都搜遍了吗。”

顾清笑着反问道。

“你们两队我不知道,但我和张教授、张川这一组搜的是很仔细的,没有发现可以藏身的地方。”

谢忠回忆了一下后说道。

“这栋房子。”

玫瑰似是想到了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

“啥?”

谢忠诧异的问道。

“这座岛上有一个地方是没搜索到的。就是我们现在待着的这栋房子。”

顾清提玫瑰解释道。

“因为当时大家下意识的认为云桥是被杀手绑走藏在了岛上的某个地方,甚至是直接杀害抛尸,但却忽略了这栋房子。如果云桥不是被人绑走的,而是自己在这栋房子里藏起来了呢。”

“自己藏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成为杀手杀害的目标,所以就假死躲了起来。”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楼梯口方向传来。

长条桌旁张教授、富川乱吾和文森特三人是背对楼梯口的,又因为身体瘫软无法动作,因此看不到身后的人。

但只听声音也听得出来就是云桥了,因此并不如何惊讶。

她果然是假死。

三人表情故作平静,可坐在对面的谢忠、玫瑰和荣非却一个个的都瞪大了眼睛,露出好像见了鬼似的表情。

张教授三人看不到身后,却是能看到对面三人的表情。

刚刚顾清不就已经说出云桥应该是假死骗大家的吗,现在就算是云桥现身,也不至于做出这么夸张的反应吧。

还是说…

张教授猛然想起之前谢忠说的一句话。

不是云桥还能是谁?她总不能脱光了衣服藏起来了吧。

难道云桥真的…没穿衣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