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清晨的海鲜粥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247  |  更新时间:2022-06-08 10:50:27 全文阅读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得到顾清的提醒,谢忠顿时茅塞顿开。

对啊,有顾清在前面顶着呢,自己担心个什么劲啊。

想通了关窍,谢忠的表情立刻由悲转喜。

一抬头看到顾清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谢忠表情一僵,随后尴尬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有点得意忘形了。对了,再过十二个小时就要进行第二轮投票了,你有没有把握在投票前把两个杀手都找出来啊。”

“找出来又能怎样,现在就剩七个人了,去掉两个杀手的两票还剩五票。如果两个杀手都是0票的话,五票最多只能投死一个杀手。而我获得杀手的两票后也是五票,并列票数最高,还是要死。所以能不能找出两个杀手,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听顾清说完,谢忠倒吸一口凉气。

对啊,那岂不是说,顾清死定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刚刚所有人都认为是自己杀死了张川,只有顾清愿意相信自己,所以谢忠对顾清还是挺感激的,于是关心的问道。

“办法嘛,肯定是有的。比方说咱俩合伙将其他五个人都杀了。我的身份是侦探,我相信你也是侦探,这样一来我的安全有了保障,咱俩还能携手获得最后的胜利。一举两得,你觉得怎么样。”

顾清把之前富川乱吾提出的法子转述了一遍,吓得谢忠差点没一头栽倒。

“那个…太晚了,我先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啊。”

丢下一句话后,谢忠逃也似的跑回自己原本的房间,并从里面把门反锁。

“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

心有余悸的谢忠背靠房门,小声的嘀咕道。

谢忠落荒而逃,顾清自己一个人坐在地板上抽烟。

一根烟抽完,张教授房间未关的窗户外响起海鸟的叫声。

顾清起身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尘,走到玫瑰房间前敲响了房门。

“谁?”

隔着房门,顾清先是听到像猫一般轻盈的脚步声靠近,而后是玫瑰略带警惕的声音。

“是我,有事情要和你聊聊。”

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走廊的灯光照在玫瑰风韵犹存的脸上,更添了几分朦胧美感。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对视几秒钟后,玫瑰侧过脸去,避开了顾清的目光后冷声说道。

“我觉得你对我的误解太深,所以想要解释一下,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见玫瑰要关门,顾清伸出一只脚卡在门缝里,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顾清,虽然你是个男人,可若我想杀你的话,你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所以在我动杀心之前,你最好滚远点。”

玫瑰突然一把揪住顾清的衣领,双眼之中杀机毕露。

谁知顾清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甚至还朝玫瑰身后的房间里瞄了几眼。

“不会是房间里有其他人,所以不方便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就是聊聊,澄清一下误会而已。”

玫瑰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升起的怒火后道。

“说吧,说完麻烦赶紧滚蛋。”

“在这不方便,去外面吧,边吹海风边聊,多浪漫。”

砰,玫瑰踢开顾清卡门的脚,用力摔上了房门。

几分钟后,房门重新打开。

换了一身衣裳的玫瑰挤开顾清,气呼呼的朝楼下走去。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这游戏除了侦探或杀手必须有一方全部死亡以外,也许还有其他的方式可以结束。”

吹着微凉的海风,踩在软软的沙滩上,顾清开口说道。

领先半步的玫瑰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耐,可耳朵却是已经竖了起来,想要听听顾清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

“最初参加游戏的十一个人里,云桥和田芃年纪最小,接触到的新鲜事物也最多,可惜他们两个都遇害了。我一直觉得我们现在参加的这个游戏,和最近在年轻人的圈子里特别流行一种叫做剧本杀的游戏很像,不过估计玫瑰姐你是不知道的。”

“哼,不用话里话外的提醒我年纪大,有话就说,别绕弯子。”

“虽然我没玩过剧本杀,但也通过网络有过一些了解。通常一场剧本杀里,除了有侦探和杀手以外,还会有个人担任DM,也就是主持人的角色。DM的职责是导演、裁判、公证人之类的。可是录音里的Z先生介绍游戏规则时却没有提到DM这个身份。你猜是故意隐瞒,还是根本就没做这个身份的设置呢。”

“哼,难道你忘记手环了吗。在这个游戏里,手环已经替代了所谓DM的职责。”

玫瑰冷哼一声后说道。

“只是替代了执行部分而已,不可能完全替代的。打个比方,某位参赛选手假装被杀手杀害,实际却是躲在暗处悄悄投票,只要票数没有统计和公开,就很难被发现不是吗。”

顾清停下脚步,侧头盯着玫瑰笑道。

玫瑰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可随即就意识到顾清是在诈自己,柳眉一竖,抬手就要给他一记耳光。

顾清早就有所准备,后退一步避开。

“干嘛这么激动,我只是打个比方罢了。而且这种方法虽然能够避免被投死,但若是最后对立的一方胜利,也还是要死的。除非,还有其他的布置。”

“虽然不知道你云里雾里的在说什么,但我也看出来了,你是想要继续合作是吧。”

“姐姐就是姐姐,目光如炬啊。”

“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一个出卖盟友的小人合作呢。”

“我都说了那是误会,等时机到了我会解释的。”

“时机?你被杀手投死以后吗,我没兴趣跟一个死人合作。”

说完,玫瑰再也没有耐心跟顾清在这耗下去了,扭头走人。

顾清抬头朝二楼看了一眼后,没再继续阻拦。

肚子吹了一会海风,顾清回到三楼自己的房间,刚关上房门,角落里就冲出来一个黑影。

“我看到杀害张川和张教授的杀手了,你猜是谁?”

黑影自然就是田芃,冲过来后,便抓住顾清的胳膊兴奋的说道。

“谁?”

“是云桥!她竟然是假死。”

“你确定?据谢忠说当时张教授的房间里是关着灯的,黑灯瞎火的你怎么确定就是云桥。”

“千真万确,岛上一共就两个女的,云桥个子高一些,这里也更壮观,我的眼睛就是尺,差着一个罩杯呢,绝对不会看错。”

田芃双手在胸前做了一个上托的姿势,嘿嘿笑道。

“没道理啊。”

顾清闻言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那两件事呢,办得怎么样了。”

想了一会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顾清也懒得浪费脑细胞了,询问自己最关心的两件事。

“我办事你放心。”

……

第二天清晨,玫瑰是被生生饿醒的。

房间里充斥着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香味,搞得肚子一直咕咕的乱叫。

匆忙的洗漱化妆换了身衣裳,玫瑰便循着香味到楼下找吃的。

“咦,你醒啦。正好,起得早不如起的巧,先去坐吧,早饭马上就好了。”

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正在厨房里忙活的顾清探头看了一眼,见是玫瑰,便笑着说道。

早饭?

这家伙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有心情做早饭。

玫瑰还在心里暗自纳闷,却是又注意到长条桌旁此时已经是坐了好几个人。

富川乱吾、荣非、谢忠、张教授和文森特。

加上自己和在厨房忙活的顾清,岛上的活人此时竟然全都在这里了。

“教授你的伤怎么样了。”

玫瑰率先走到张教授身旁,关切的问道。

“呵呵,不用担心,小伤口不碍事的,我还挺得住。”

张教授拉开身旁空着的椅子,让玫瑰坐下后笑着说道。

“这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聚的这么齐。”

玫瑰环视一圈后奇怪的问道。

“还不是顾清,这两天大家因为游戏的缘故,都没怎么好好吃顿正经饭。结果这家伙大清早就弄得满屋子香味,大家伙都是被香味吸引下来的。”

张教授朝厨房瞥了一眼后,笑着解释道。

“这家伙都…怎么这么好心,我看一定有鬼。”

玫瑰本想说顾清死到临头了,可话到嘴边还是憋了回去。

虽然看不惯他出卖盟友的卑劣行径,但毕竟都是要死的人了,多少还是要照顾一下他的心情。

“开饭喽!”

厨房里的顾清吆喝了一声,一路小跑过来,将一个不断散发着浓浓香气的大汤锅放在长条桌的中央。

“早上实在是睡不着,去海边散心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抓到了几只大螃蟹,就想着给大家做点海鲜粥尝尝。先别着急,我去拿碗筷和煮鸡蛋。”

说完,顾清又颠颠的跑了一趟,取来一大盆水煮鸡蛋和碗筷,并亲自给每个人盛粥。

“不管怎样,相识一场总是缘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过程中总是要留下一些美好的东西。呵呵,都别客气,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给每个人都盛了一碗粥后,顾清才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招呼了一声后,便坐下大口吸溜起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有些犹豫。

谁知道顾清这个将死之人会不会在粥里做了手脚,想要拉着大家一起给他陪葬。

顾清也不嫌烫,一碗刚煮好的海鲜粥很快下肚。

站起身来又盛了一碗,然后取来两个鸡蛋在桌面上磕了几下后,慢条斯理的剥蛋皮。

对于众人的反应,顾清就好像没看到似得,只顾着填饱自己的肚皮。

等了三四分钟,顾清两碗海鲜粥外加两个煮鸡蛋吃完,再起身来去盛第三碗时,张教授这才笑呵呵的拿起粥碗里的磁勺道。

“那就多谢顾清你的热情款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