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争论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89  |  更新时间:2022-06-01 14:12:28 全文阅读

这种事情顾清自然是要参与的,便点头答应。

玫瑰是想要跟顾清一组,可顾清昨晚就已经跟文森特和田芃约定好了的。

顾清这边三人一组,张川、谢忠、张教授一组,剩下荣非和富川乱吾正好缺个人。

“为什么要三人一组,三个队伍只能搜索三个方向。分成四组同时搜寻效率不是更高吗。”

玫瑰不满的说道。

“你想啊,咱们中间藏着三个杀手,若是两人一组的话,即便有两个杀手被分到了一起,那也必须有一个人要跟杀手组队的,这岂不是送羊入虎口。若是运气差,三个人分别和三个杀手组队,好家伙,一下子死三个。所以还是三人一组更合理一些。”

听到谢忠的解释,玫瑰深知有道理,于是也只能无奈作罢。

正如众人刚醒过来时亨利所说,这座小岛并不大,三组人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搜遍了整座岛。

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云桥的踪影。

“你们说云桥会不会已经被害了?”

田芃突然问道。

众人并排坐在海边沙滩上,正望着海平面发呆,听田芃这么一说,再一想起一个多小时后将要进行的投票,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文森特你的手指怎么了,受伤了吗。”

张川注意到文森特左手食指包着纱布,便好奇地问道。

“哦,刚刚被贝壳割到了手指,小伤口没事的。”

文森特毫不在意的解释道。

“哎对了,我刚刚在那边的海滩上发现几只死了的海鸟,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咬痕,死得有些蹊跷啊。”

谢忠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海洋广阔而神秘,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很正常。我们人类对于海洋的认知还是太浅薄啊。”

张教授闻言感慨道。

“你们看那是什么?”

田芃这时突然站起身来,指着远处的海面惊叫道。

众人手搭眼帘朝田芃指着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个三角形的东西露出海面不停地在移动,而且速度很快。

“是鲨鱼,这里真的有鲨鱼!”

张川惊恐道。

“我知道那是鲨鱼,你们站起来看清楚啊,鲨鱼好像在围着什么东西打转。”

田芃焦急地招呼众人站起来仔细查看。

顾清率先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看得仔细些。

“好像…是个人,看衣服的颜色…好像是云桥的衣服,是云桥!”

“什么!”

众人闻言一惊,连忙纷纷起身看去。

“好像真的是云桥的衣服。”

“云桥真的死了!”

确定了云桥的死讯,众人的情绪顿时更加低落。

因为亨利给大家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所以他死的时候,众人感受更多的是恐惧。虽然有区别对待的嫌疑,但这就是现实。

而青春靓丽的云桥目前从众人的反应来看,显然人缘不错,也是因此,她的死讯带来的冲击更强烈。

“妈的!”

田芃抓起一把沙子,宣泄似得扔向海里。

“唉!”

张教授叹了一声随后说道。

“既然云桥的事已经有了结果,我提议大家回到房子里商量一下对策,距离投票只有一个多小时了,总是要有个章程吧。”

众人沉默的回到房子里,按照之前的座次坐好。

十多个小时前椅子上还都坐满了人,此时却是已经空出了两张。落座后没有人说话,甚至呼吸都在刻意的放缓,场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众人就这样沉默无言的干坐了半个多小时,十一点整时,戴在手腕上的手环却是突然自动点亮了屏幕,同时发出毫无感情的电子音。

“第一轮投票将在一小时后开始,请各位游戏参与者提前做好准备。”

电子语音落下,众人的心却是都提了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将会再有一人死去。

死的会是谁?

会不会是自己!

“既然场中我的年纪最大,就倚老卖老一次。我觉得在投票之前,大家还是相互交个底,说一说自己的想法或是有什么发现,等投票时也能做到有的放矢嘛。大家觉得如何啊。”

张教授微笑着说道。

“对对对,我赞同张教授的提议。大家都已经自报过家门,都是擅长解谜破案的高手,都说一下自己的发现和推论,没准直接就能确定谁是杀手呢。最好是直接找出杀害亨利和云桥的那个杀手,投死他给两个同伴报仇。”

满头大汗的谢忠,一边用衣袖擦汗一边附和道。

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太热,还是过于紧张而出这么多汗。

众人纷纷点头,都表示认可张教授的提议。

可随后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没人率先发言。

“嘿嘿,都这个时候了还都在玩心眼,人类真是可悲的生物啊。”

看到众人的表情,荣非嗤笑着说道。

“说得好像你不是人类似得。”

张川不满的嘀咕道。

“至少我敢作敢当,可若是没做过的事情有人硬要往我身上按,我也不会客气。既然你们都不敢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荣非身子用力将坐着的椅子往后挪了挪,然后将双腿架在桌面上。

“我还是昨晚的那个观点,嫌疑最大的是田芃,所以一会我会把票投给他。”

“荣大哥我没得罪你吧,你…你这么干不地道啊。我都已经说过我是冤枉的,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被点了名的田芃坐不住了,激动的站起来,挥舞着手臂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委屈。

“小子你先别激动,听听我的推理后,再解释也不迟。”

荣非似笑非笑的对田芃说道,接着朝顾清比划手势要了一根烟,点燃后惬意的抽了一口。

“昨晚亨利的尸体是在浴室门口被发现的,全身赤裸,花洒还在喷着水。所以应该是亨利在洗澡的时候,被人突然冲进浴室杀死的。

浴室面积只有3.5平米左右,浴室门内则的门板上有喷溅的水珠,说明花洒的喷溅范围足以覆盖到门口的位置。所以,当杀手开门杀死亨利时,身上一定也被花洒喷出的水珠打湿了衣服。

当时在场的人我都有仔细观察,身上的衣服包括鞋子都是干的,没有被水打湿的痕迹。只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田芃田同学,当时你的头发是湿的,身上的衣服也有浸水的痕迹。

而最重要的是,你现在穿的衣服不是昨晚那一套吧?为什么要换衣服,是不是因为沾上了血迹?”

听荣非说完,众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将目光转向田芃,看他要如何解释。

“我…我…天气太热,我身上出了很多汗,回房后洗个澡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总不能因为我当时碰巧洗了个澡,就说我杀了亨利吧,太胡扯了。还有换衣服的事情,我正在洗澡,听到外面有动静,没来得及擦干净身上的水就穿衣服往外跑,所以把衣服弄湿了,弄湿了穿在身上不舒服,顺手就洗了晾起来,这很合理吧。”

田芃面红耳赤的辩解道。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要我说,所谓的巧合其实都是谋划的一部分罢了。”

昨晚被田芃怀疑过的张川幸灾乐祸的说道。

“谁怀疑我都行,唯独你张川不行。昨晚云桥失踪时,你鞋底为什么带着沙子这事还没解释清楚呢,你凭什么怀疑我。我看你就是想转移注意力,诬陷我,让我替你去死。”

见张川说话,田芃立刻找到了目标,将火力尽数倾泻过去。

“田芃,你不要转移话题。”

张川毫不示弱的站起来拍桌子吼道。

“转移话题?哼,害死亨利的人是杀手,难道害死云桥的人就不是了吗。我看你才是做贼心虚。”

“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仅凭鞋底有沙子就认定张川是杀害云桥的凶手,的确是有过草率了。不如让他解释一下鞋底的沙子是什么时候粘上的。”

见二人僵持不下,谢忠举手提议道。

“解释?解释什么,我怎么知道沙子是哪来的。田芃就是赤裸裸的诬陷,这么明显的伎俩你们都看不出来吗。”

张川一屁股坐回到座位上,气呼呼的说道。

“哼,我看根本就是没法解释吧。”

田芃冷哼道。

“懒得跟你废话,一会我肯定投你。”

“巧了,我也一定投你。”

二人各自放过狠话后,都扭过头去不再看对方,也不再说话。

“好了,现在已经有三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其他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教授目光环视一圈问道。

“嗯…我觉得他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但是田芃的嫌疑更大,张川次之,我这次准备投田芃。”

谢忠率先举手表明立场。

“呵呵,不管小田同学的嫌疑是不是更大,至少他已经把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反而是张川一句不知道就想蒙混过关,我觉得有问题。这次我投张川。”

玫瑰横了张川一眼冷笑道。

已经有五人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还剩顾清、文森特、张教授和富川乱吾四人没说话。

目前田芃得到三票,张川两票。

如果再有两人投给田芃,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我投张教授。”

出乎所有人意料,剩下的四人中率先表明立场的竟然是一直沉默寡言,也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富川乱吾。

“哦,投给我,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富川小哥能不能说说你的理由。”

莫名其妙就收获一票的张教授倒是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情绪,依旧笑呵呵的问道。

“没有怀疑对象,就乱投了一票,反正你也不会有事。”

富川乱吾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也行!

众人哑口无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