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嫌疑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2-05-30 07:42:27 全文阅读

云桥不见了!

顾清和文森特都是一愣。

杀手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冒险再多杀一人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清冲过去抓住田芃的肩膀喝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到了楼下,云桥突然说肚子痛要去卫生间,让我去厨房帮她找酒。找到一瓶酒后,我就在楼梯口等她。等了好几分钟也一直没等到,我就去敲卫生间的门,结果里面根本没人。”

“去看看。”

田芃哆哆嗦嗦的刚说完,文森特已经招呼一声朝楼下跑去。

“跑来跑去的发生什么事了。”

张川从门缝里露出半个头问道。

“云桥不见了。”

田芃带着哭腔说道。

刚说完,就被顾清拽着朝楼下跑去。

来到楼下卫生间,文森特正在检查马桶、洗手池和地面。

“马桶有使用过的痕迹,洗手池侧壁、镜子和墙壁上有新溅上的水渍,地面没有脚印,应该是被清理过。”

听了文森特对卫生间里的描述,顾清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

云桥正在洗手池前洗手,被人从背后用一只手抱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从卫生间里拖了出去,然后清理了地面留下的脚印。

“拖着一个人,应该还没跑远。”

文森特显然跟顾清想到一块去了,说了一声后,便朝外边跑去。

“你左边,我右边。”

这时二楼朝向这边的一扇窗户打开,玫瑰倚着窗框慵懒的说道。

“呵呵,这是要夜跑,二位蛮精神的嘛。跑完以后可以来我房间聊聊哦。”

“云桥不见了。”

说完,顾清便朝右边跑去,转瞬消失在黑暗中。

光线太暗,顾清也不敢跑得太快。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出一段距离后,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看清距离较近的物体。

前方不远处便是海边,已经能够看到涌动的黑色海浪。右边是一片树林,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左边则是平坦的沙滩。

对了…脚印。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心急之下顾清也是失去了冷静。直到这时才想起来,房子四周都是柔软的沙滩,若有人离开一定会留下脚印。

想到这点朝地面看去,环顾一周,沙滩上却是只有身后自己留下的一排脚印。

不是这个方向。

顾清又连忙往回跑,跑到房子外边时正看到其余人从房子里出来。

“别乱走,留意脚印。”

得到提醒的众人止住了脚步,顾清正欲上前查看,去另一边搜寻的文森特却是也回来了。”

“我沿着脚印一直追踪到海边,可惜海浪把脚印都冲刷掉了。”

文森特无奈的说道。

顾清走过去,果然看到沙滩上有三排脚印,其中两排是文森特,还有一排应该就是掳走云桥那人留下的。

“大概是41或42码的鞋子,因为沙子流动的缘故,鞋底花纹看不清楚,体重也不好判断。”

与文森特在沙滩上留下的脚印对比过后,顾清说出自己的判断。

“我穿45码的鞋子。”

听完顾清的话,文森特立刻报出自己的鞋码。

“我是42码。”

顾清说道。

然后两人目光看向其他人。

“41。”

田芃举手说道。

众人一一报出自己的鞋码。

符合条件的有顾清、田芃、张川、张教授和富川乱吾。

“我记得亨利的鞋子好像跟我差不多大。”

这时张川突然说道。

“我提议开个会,大家各自说一下云桥失踪时自己都在干什么,尤其是鞋码相符的五个人。”

顾清提议道。

“那云桥怎么办,不用再找找吗?”

田芃问道。

“天色太黑,视线不好,而且大家对这里的地形也不熟悉。反倒是给杀手创造杀人的机会。”

文森特沉声说道。

“可…可是杀手今天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按道理没必要再杀人了吧。”

“那云桥的失踪你怎么解释?”

见田芃提出异议,文森特反问道。

“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这时张川突然站出来说道。

“其实杀手想要获胜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提前杀死所有侦探。”

众人闻言都是耸然一惊。

按照之前大家对游戏规则的理解,虽然规则对杀手有利。但无论是投票环节,还是杀手之间在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自相残杀,杀手也同样有死亡的可能。

如果想要增加活下去的几率,杀手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减少投票的次数。

所以,如果能够杀死所有侦探,游戏就会提前结束。

杀手们也就安全了。

若是如此,即便今天已经死了一个人,大家也还是处于危险之中。

“我同意开会,现在已经有两人遇害,大家也找到了一些证据,彼此交流探讨一下,说不定能提前找出杀手。”

张教授附和顾清的提议,并说出自己的理由。

“开吧开吧,反正经过这一番折腾也睡不着了。”

玫瑰不耐烦的嚷了一声,率先向房子里走去。云桥失踪,让她的情绪变得有些烦躁,慵懒的气质也荡然无存。

众人回到房子里,在长条桌旁找座位坐下。

看着两个空着的座位,所有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一死一失踪,三天之后又能有几个人活着。

亨利死的时候,有些人还抱有侥幸心理,寻思反正今天已经死过一个了,只要投票时自己不是最高票,至少二十多个小时内自己就还是安全的。

可云桥紧接着失踪生死未知,又经张川提醒杀手有可能提前杀人,顿时开始变得惶恐不安起来。

而最不安的一个,当属导演谢忠。

谢忠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挪动着身体,额头一直不停的冒着冷汗。惊恐的眼神看看左边冷冰冰的富川乱吾,再看看右边似笑非笑的荣非,只觉得这两人都像是杀手。

还有玫瑰,这女人是个真正的杀手,还去过亨利的房间,嫌疑最大。

见众人都沉默不说话,顾清和文森特对视一眼后,掏出根烟叼上,率先开口。

“我先说吧。之前在二楼你们回到各自的房间后,云桥说要去楼下拿酒,让我们在走廊里等她一会再离开,我就让田芃陪她下楼,而我和文森特则是又去检查了亨利的尸体。

大概五分钟后,田芃跑上楼说云桥不见了。我们三个立刻跑到楼下,下楼前张川还开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楼下,我们先是检查了卫生间,发现镜子和墙壁上有水渍,怀疑是云桥正在洗手时被人从后面控制住,挣扎的时候甩上去的。出了房子后,我和文森特分头去寻找云桥的踪迹,结果一无所获。”

文森特和田芃点头,表示认可顾清的讲述。

“我已经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听到田芃的喊叫声后穿衣服出来,正好看到富川、谢忠和荣非从房间出来,我们到楼下后,看到玫瑰和张川正在与田芃交谈。”

待顾清说完后,张教授也讲明了自己的情况。

剩下几人跟张教授一样,要么是在洗澡,要么是已经脱衣服躺下,所以没能第一时间从房间里出来。

“我刚刚在外面看过,二楼房间的窗户距离地面不高,跳下去和爬上去都不难。”

等所有人都说完后,文森特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什么意思?”

玫瑰闻言挑眉问道。

“意思就是,没有其他人作证的情况下,当时二楼的所有人都有嫌疑。”

文森特冷冷的说道。

“要说嫌疑最大的应该是田芃才对吧,一个大活人跟在身边无缘无故就不见了?这种鬼话亏他也能说得出口。”

“玫瑰阿姨你不能诬陷我啊,我说的都是实话。”

“阿姨…你叫我阿姨!小东西再叫一声试试!”

眼见玫瑰有要暴走的架势,张教授连忙朝两人摆手。

“好啦好啦不要吵啦。我也表个态,田同学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的嫌疑的确最大。”

“我…我冤枉啊我!我本来是挺害怕的,是顾哥让我陪云桥下楼拿酒,接过下楼云桥又说肚子痛要去卫生间,让我帮她拿酒。我找了好一会,才在柜子最里面找到。柜子太深,想拿到酒只能把钻进去,钻进去以后外面的声音就听不到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田芃极力分辨着,声音里带着哭腔。

“不只是你,包括顾清和文森特也一样有嫌疑。因为你们三个是最后接触到云桥的人。还有,文森特自己也说过,从窗户跳出去然后再爬回来费不了多大的事情。”

玫瑰不再理会要哭了的田芃,转而将矛头对准了顾清和文森特。

“我和顾清都可以为对方作证,没有下过楼。”

面对玫瑰的指控,文森特却是冷静的回答道。

“互相作证?呵呵呵,真好笑呢。谁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同谋。别忘了,可是有三个杀手哦!而且我也不是胡乱说的。刚刚是顾清亲口说,云桥在卫生间被人掳走,而且还擦掉了地面的脚印是吧。

那我就想请问一下了,掳走云桥的若是只有一个人,他是如何在控制住云桥的同时,还能把地面擦干净的呢?如果有两个人合伙作案,是不是就解释的通了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