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重要信息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2-05-24 07:28:44 全文阅读

张岱率领刀兵在后面紧追不舍,各种暗器如同雨点一般射来。

穿着布衣的顾清和肖风池跑在最前面,穿着甲胄的李奉孝和四个亲兵跟在后面为二人挡住暗器。

一路狂奔,终是在追兵还差十多步的距离时,跑进了白桦林中。

“冲进去,杀光他们!”

所谓逢林莫入,追击的刀兵们有些犹豫,可张岱仗着艺高人胆大却是丝毫不惧,厉喝一声就带头冲了进去。

领头的都进去了,小兵们也不好畏畏缩缩啊,也呼啦啦跟着进入树林。

正值九月秋高气爽、天干物燥之时。

沈守正把桦树皮捆在粗树枝上,制成了一支简易火把,用破烂衣衫挡住火光,躲在一颗粗壮的大树后面。

树林中响起枯枝败叶被踩碎的声响,沈守正从树后探出头来,正瞧见顾清等人冲进来,连忙指了个方向,让他们往那里跑。

待顾清等人跑过去,沈守正又缩回到树后躲藏。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即便是火把上跳跃的光焰,在层层密林的遮挡下也很难被发现。

更何况张岱和刀兵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逃跑的李奉孝等人身上。

一群人跑过去,竟是没一个发现躲藏在不远处的沈守正。

“古有陆逊火烧连营,今有我沈守正火烧妖道。嘿嘿嘿,等以后有了钱,就雇些说书先生天天在茶馆里讲我的英雄事迹。”

沈守正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露出坏笑尾随追兵而去。

待深入树林二三十丈左右的距离,沈守正将手中燃烧的火把朝一颗白桦树凑过去。

因季节的关系,这个时节的白桦树皮一层层的翘起,刚挨上火焰,便立刻剧烈燃烧起来。

沈守正如法炮制,将相邻的白桦树一一点燃。

树林深处另一边,何淑萱看到有浓烟升起,也连忙拿出火镰点燃火把,开始放火。

沈守正和何淑萱早就计划妥当,二人都朝相反的方向放火,而且绕的圈子不能太大,否则没等火势起来,妖道们见势不妙很容易逃出去。

树林里一时间浓烟四起,火光霍霍。

玩命奔逃的顾清看到前面一颗树上绑着一截布条,立刻福至心灵,猜到这是沈守正划定的边界。连忙朝左右两边张望,果然都有浓烟升起。

“无胆鼠辈哪里跑!”

身后突然响起张岱的暴喝声,李奉孝挺枪回身就要阻挡,却是被顾清一把拉住,同时将最后一枚神火符朝张岱砸了过去。

张岱恨得牙直痒痒,可偏偏拿这古怪的东西没有办法,只能闪身躲避。

后面的刀兵们也立刻散开,生怕这玩意砸在自己身上。

“点火!点火!点火!”

顾清掏出从老乞丐那里要来的火镰就去点身边的树皮,李奉孝等人见状也连忙有样学样。

神火符砸在一颗树干上,火石对撞引燃符纸,嘭的燃起一团火焰。

火焰因撞击而四散开来,立即引燃了一大片的白桦树皮。

张岱和刀兵们此时也注意到两侧及后面都燃起了大火,心知是中了埋伏。不过前方李奉孝等人周边却还没有火势燃起,长刀一挥便要杀将过去。

“神火将军来也!师父闪开!”

树林中响起小孩子的喊叫声,众人寻声看去,只见沈守正推着一个用桦树皮和树枝编成的跟他个子差不多高的空心球朝这边赶来。

顾清会意,连忙招呼李奉孝等人让到一边。

沈守正将手中火把往空心球上一挨,立刻便有火苗窜了起来,将之变成了一个火球。一脚蹬在火球上,那火球便顺着力道朝前滚动,所过之处具被引燃。

另一边何淑萱也推出一个火球来,火球滚势极快,在张岱和刀兵没反应过来前,两个火球撞到了一起,火焰包围圈顺利合拢。

包围圈虽成,可只有两侧和后面因为燃烧的时间足够,火势剧烈让人不敢靠近。

面朝顾清、李奉孝这边的火焰刚刚燃起,才只有半人高。

张岱等人自然不肯束手待毙,嚎叫着朝这边冲杀过来。

李奉孝、肖风池及四名亲兵鼓起最后一丝力气拼命阻拦。

顾清、沈守正和何淑萱三人则是把石头、树枝当成暗器,不管不顾的砸过去进行骚扰。

随着火势愈盛,在高温灼烧和浓烟薰呛之下,刀兵们渐渐没了力气,在火场里面捂住口鼻剧烈的咳嗽。

二十多个吴王余孽眼见便要全部葬身火场了。

“火势在朝这边蔓延,咱们也快些退出去。”

李奉孝察觉到情况不对,招呼众人朝树林外退去。

顾清则是找了一根又长又粗的树枝,将倒在火场边缘奄奄一息的张岱从里面给勾了出来。

七手八脚的用土将张岱身上的火扑灭,这才拖着他往外跑去。

跑到树林外,李奉孝等人七扭八歪的仰躺在地上,胸口激烈的起伏着。

“哈哈…哈哈哈…咳咳…爽快!过瘾!啊哈哈哈。”

被熏成大黑脸的肖风池一边咳嗽一边大吼。

“老肖,说句老实话,之前哥几个真瞧不上你。不过现在看来,你是个爷们。”

“不错不错,刚才老肖那几下子抡的不赖。”

张龙赵虎等人有气无力的夸赞道。

几个糙汉子在那边惺惺相惜,而顾清也终于如愿在张岱身上翻出了一张藏宝图残片。

“原来…你费尽心思就是要寻地宫所在…顾清,原来你是那个叫花子的人…咳咳…可惜你白费心机了。三爷爷临死前画了六张地图交给他最亲信的六个心腹,只有六图合一,才能找到地宫入口。

我多番打听,用了整整两年时间才得知当年六人之一的沈筎晦隐居在文登城外,其余五人早已不知所踪。只得到这么一张残图…你…也找不到地宫入口…找不到传…国…”

没等说完,张岱头一歪死了。

顾清眨巴眨巴眼睛,自己还什么都没问呢,这家伙竟然就直接交代了这么重要的信息。

这算什么,通关福利?

藏宝图残片竟然一共只有六张。

神秘大厦具体多少层顾清没数过,但绝不会少于三十层。地图残片只有六片,是随机分布在不同楼层的空间里?还是说每一层其实都有机会获得一张残片?

如果是前者,那么就每一个楼层都不能放过。运气太差的话,也许必须逐层走完所有楼层才能集齐六份地图残片。

而如果是后者,那么顾清有信心在第六层就全部集齐,完成神秘人的考验,直达顶楼与其见面。

将地图残片收好,顾清看着张岱死不瞑目的样子,伸手将他圆睁的双眼合上。

多好的NPC啊,这就么死了。

完成了任务,顾清心情大好,耳中听到张龙赵虎等人和肖风池打趣斗嘴,正想也过去参与一下。

大战之后放松放松心情嘛,没走出几步,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差点忘了,还有邢戾和九棍!

这两人现在咋样了?

从张岱的包裹里搜到的那枚总旗腰牌,说明他手下人数是五个小旗共计五十人。

即便这些年东躲西 藏的有些折损,三四十人总该是有的吧。

送葬队伍里有二十三人,李奉孝之前弄死两个,也就是说,邢戾和九棍最少引走了十几个人。

这群吴王余孽的战力相当之强悍,己方这边有李奉孝和肖风池这两大高手主攻,四大亲兵辅助,都差一点团灭。

那边只有邢戾和九棍两人,岂不是要尸骨无存!

想到这里,顾清连忙就往城门方向跑去。

“贤弟你…”

李奉孝见状连忙发问。

“哎呀,邢掌柜那边要遭。”

知晓顾清全盘计划的沈守正,见师父往城门方向跑,立即就猜到他要去做什么,当下也是惊呼出声。

“你说谁,可是邢戾?”

李奉孝不知顾清安排,可一听沈守正提到邢掌柜,便感觉事情不妙。

沈守正连忙将顾清的计划全盘托出。

得知邢戾仅靠两人竟然要对付十几个吴王余孽,李奉孝再也坐不住了,挣扎着爬起身来,捞起长枪就追了上去。

之前混战之时,李奉孝担心伤到紫云骢,便早早将其驱赶到别处,此时没有马匹骑乘,也只能发足狂奔。

其余人等知晓后也顾不得休息,纷纷爬起身来拿上兵刃一同前往。

没跑多远,顾清就见官道上有人影蹒跚着迎面而来。

“八哥!”

看清来人竟是邢戾,喊了一声,顾清连忙迎了上去。

李奉孝等人也紧随而至。

“四哥!”

待众人奔至近前,邢戾看到李奉孝,被血染红好似恶鬼一般的脸上扯出难看的笑容,唤了声四哥后,摇晃着栽倒。

而一直被他背着的九棍,也滚落一旁。

“老八~”

李奉孝被呼一声,抢步上前将邢戾落在怀中。

可人一入怀却是一怔,老八怎滴…这般轻。

随即他就看到邢戾身上大大小小几十道伤口。

“四…哥…我给哥哥们…还有弟兄们…报…报…”

邢戾从怀中掏出一把血淋淋的鼻子送到李奉孝面前,笑着一字一顿的说着。

可没等最后的仇字说出口,他的手却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邢戾的血早已经流干,之所以能够撑到现在,只是为了亲手将仇人的鼻子送到李奉孝面前,为了把九棍活着带回来。

如今心愿达成,一直支撑着邢戾的那口气也便散了。

洪文十一年九月十八,飞鱼卫百户邢戾卒于文登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