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四十章 老乞丐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22-05-09 07:36:06 全文阅读

明白过来的李奉孝有点哭笑不得,可看着小乞丐不过十来岁的样子,也着实不忍心打骂恐吓。想了想后,从怀里取出十多枚铜钱扔到小乞丐身上。

“哼!算你识相,早些拿钱,小爷也不用演得这般辛苦。”

未等铜钱落在身上,小乞丐伸手一撩,手掌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竟是将十多枚铜钱尽数捞在手中。

然后站起身来,拍掉破衣上沾染的灰尘,哼了李奉孝一眼,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转身跑没影了。

望着小乞丐跑远消失的背影,李奉孝站在秋风中凌乱着。

过了好半晌,这才噗呲一笑,摇了摇头,牵着紫云骢回到何府。

大清早的,何府的下人也都不知道是没了主家的管教,都在赖床。还是偷偷聚在一起,商量以后日子如何着落。

李奉孝一路穿行直到何淑萱的小楼外,也只看到两个系着孝布的仆人,靠着姐姐李翠茹的棺木在打瞌睡。

其他仆人丫鬟包括老管家梁伯都是未曾得见。

李奉孝毕竟只是初来乍到的舅老爷,不是真老爷,不好出面管束,也没管束的心思。当做视而不见般路过。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人还矜矜业业的守在秀楼外面,见到李奉孝赶忙上前见礼。

见礼过后,未等李奉孝询问,王朝马汉就一脸愧色的禀报道。

“标下无能,未能寻到顾道长的踪影,愿领责罚。”

自己找了半夜都没找到,李奉孝又怎么会苛责二人,摆了摆手示意无事,又询问张龙赵虎,何淑萱这边可有异状。

“禀大人,小姐整夜试图跑出秀楼一次,悲呼喊叫三次,并无其余异样。”

李奉孝点点头,挥手让四人回房休息,自己守在这里。

待四人离开,李奉孝找了干爽的地面,背对秀楼盘膝坐下,双目微闭缓养精神。

过了一刻钟后,查看过左右无人,这才从袖口里取出一张纸条来。

这是之前在巷口时,小乞丐借着撒泼打滚的机会塞给他的。

不知怎地,李奉孝首先想到这是顾清的手笔。

声名远播的陇西侠道,虽说没甚武艺,但若说一点保命脱身的手段都没有,李奉孝是万万不信的。

连邢戾那个奸诈小人,都着了顾清的道。

打开纸条,上面用碳条歪歪扭扭的写着——聚仙桥下巳时虎至。

看罢文字,李奉孝将纸条揉成一团塞进嘴里囫囵吞下,而后继续闭目养神。

……

讹了李奉孝十几枚铜钱的小不点蹦蹦跳跳的钻进一所弃宅的狗洞,在弃宅七转八绕了好一会,又从另一边的狗洞钻了出去,穿过两条窄巷,从狗洞进到了另一个弃宅里。

“纸条已经送过去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傻大个能不能发现。”

进到屋子里后,小不点对顾清和丑姑说道。

“小兄弟辛苦了,等事情办完,我请你吃大肉包子。”

顾清对小不点画大饼道。

“瞧你这穷酸样还请我吃大肉包?你自己吃过吗?直到大肉包啥滋味吗?本事没多少,吹牛皮倒是不脸红,呸!又穷又挫的臭道士,小爷最烦你这种江湖骗子。”

把顾清鄙视了一番后,小不点心满意足的走出屋子,对着院子里依靠着围墙晒太阳的一个老乞丐喊道。

“老不死,我请你吃肉包如何?”

“说条件。”

老乞丐眼都懒得睁,有气无力的说道。

“收我做关门弟子,以后我天天买大肉包子给你吃。”

“早跟你说过了,你小子心性奸邪,日后恐非善类。我这门手艺虽是上不得台面,可若被你学去,怕是要祸害无算了。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切!这鬼世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小爷我若不机灵着点,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倒是你个老不死的,看你这几日没什么精神,怕是离归西不远了吧。等你死了,你这门宝贝手艺就失了传,你能甘心?”

小不点不忿的回呛道。

可任凭他再如何舌灿莲花,老乞丐就是不予理会。

“呸!老不死的,死了都没人给你送终。”

小不点啐了一口,骂骂咧咧的走了。

屋子里面顾清看的有趣,就跟丑姑打听小乞丐的身世来历。

“还能有什么来历,遭了疫病,全家六口死的就剩他一个人。房子也被叔婶夺走,田地早就归了地主。似他这等年纪要想活下去,不是讨饭就是行窃。”

“哎呦,这么一说小不点性情可以啊,宁可要饭也不行窃,怎地那位老人家还说他品行不端呢。”

顾清奇怪的问道。

“谁跟你说小不点不偷的?小不点是我给他起的外号,他还有一个诨号叫矮贼孙。行窃的手艺在附近的几条街巷都是小有名气的。”

“啧啧,人不可貌相啊。哎对了,院子里那位老人家的独门手艺又是什么,能让矮贼孙心心念的惦记。”

顾清有些好奇的问道,只从在何府见识过老泥瓦匠闻香识砖的绝技后,就开始对这个时空的古老记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与你何干,不该问的莫问。”

谁知丑姑却是横眉冷目的训斥了起来。

顾清讨了个没趣,却也不敢再多问,讪讪笑了一下,躺在榻上补觉去了。

躺了两炷香的工夫,顾清爬起身来,抻了几下懒腰,自感体能恢复了许多。

推开房门来到院子里,却是没见到丑姑的身影。

老乞丐换了个地方继续倚着墙壁晒太阳。

还是个追逐阳光的老人家。

顾清心里嘀咕了一句,凑到老乞丐跟前,掏出烟盒弹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老人家,借个火。”

老乞丐也不知是瞎了,还是懒到连眼睛都懒得睁,黝黑枯瘦好像鸡爪的手探进怀里,取出一把火镰递了过来。

顾清之前见过丑姑鼓捣这玩意,擦出火苗点着香烟,惬意的抽了一口喷出一道青烟后,将火镰还给老乞丐。

“谢了!”

“你…抽的这是什么玩意?有些像是旱烟,可却是没有那般辛辣,反而有股异香。”

闻到了烟味的老乞丐终于是舍得睁开眼睛,抽动鼻子嗅了嗅后,眼神炙热的盯着顾青叼在嘴里的香烟问道。

“嘿嘿,没见过吧。这可是好东西,看看这包装,看看这纸张,再看看里面卷着的烟丝。我看老先生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年轻时候也走过南,闯过北吧,应该也是见多识广了。可曾见过或是听过这种仙界香烟。”

顾清叼着烟,呲着牙,开启了忽悠模式。

不过顾清还真没猜错,这位老乞丐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

但江湖路便是如此,走得了一时,走不了一世。不是横死,就是在赶赴横死的路上。

老乞丐看透了所谓江湖的本质,即是心灰意冷,也有些贪生怕死,最终隐姓埋名成了一个沿街乞讨的叫花子。

凭借一条三寸不烂之色外加香烟的双重攻势,一炷香的时间后,老乞丐跟顾清已经成了忘年交,若不是条件不允许,恨不得立刻烧黄纸、斩鸡头,结为异姓兄弟。

“哎我说陈老哥,我之前在屋子里面听小不点说要做你的关门弟子,我瞧那小子挺机灵的,你咋还不同意呢。该说不说的,你这把年纪了,身边有个后生伺候,也能舒坦点不是。”

老乞丐告诉顾清自己姓陈,至于叫什么名字却是已经记不起来了。

听到顾清的话,老乞丐不屑的哧了一声,抽了一口烟,老脸上露出飘飘欲仙的表情。

搞得顾清怀疑烟里是不是掺杂了什么违禁品。

“虽然这几年你侠道的名头传遍了大江南北,可还是太年轻了,空有一身断案如神的本事,观人还是差了些火候。所谓三岁看老,一个人长大后能有什么成就作为我虽然看不出来,可瞧心性,却是一瞧一个准。矮贼孙那小子从不拿正眼瞧人,这就是贼眉鼠眼。向人相处,不管交情如何,办事必定先谈好处,这就是生性凉薄…”

许是太久没跟人正经聊过天,老乞丐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有滔滔不绝之势。

“要说我这门手艺啊,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既无法街头卖艺挣口吃喝,也不能开店做工养家糊口。可若是落到某些心术不正之辈的手里,那祸害可就大了。”

“我说老陈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到底是个啥手艺,赶紧说说,这整的我心里跟有老鼠似的。”

“再来根烟。”

“你个老东西一会的工夫已经抽三根了,我也没多少存货了,后面办案子还靠它提神醒脑呢,你悠着点啊。”

又混到嘴里一根烟,老乞丐这才心满意足,将脑袋凑过去低声说道。

“我虽然不记得爹娘给取的名字了,可却还记得当年道上的给取的外号,叫做没面皮。”

“额…让人骂了还这么高兴,你是挺没脸没皮的。”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今个就给你开开眼。”

老乞丐神秘一笑,背过了身去。

顾清还正奇怪,不是说让我看看眼吗,你转过去算怎么回事。

靠!你个老流氓,不是说那个…眼吧。

顾清心中一阵恶寒,正想给老不修后脑勺来一下子,就见老乞丐猛地转回了身体。

“卧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