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打眼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22-05-06 07:06:16 全文阅读

来到这个时空不过半日的工夫,顾清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提着走…应该是跑才对。

蒙面人抓着顾清腰间的衣衫,像是拎着半扇猪肉似的,步履如风,急着回家烧水炖肉。

顾清虽然不用动弹,可这种感觉并不好。

蒙面人步距极大,一步一跃间往往就是两三米的距离。

呼的飞了起来,又砰的落地。

顾清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颠出来了。

可即便身体难受的要命,头脑却还是保持着十二分的清醒。

每临大事有静气,慌乱和恐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倒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来到这个时空后,顾清直接或间接接触到的势力有三股。

分别是代表了何府的李奉孝及四名亲兵,代表官府的肖风池和一众衙役,还有刚刚欲干掉他的所谓妖道。

其中官府是苦主,因为库银被盗嘛。

妖道是杀人越货的凶手。

这两伙势力都跟顾清推测的考验任务府库被盗案有直接的关系。

进入时空前在黑暗中看到了昨晚何府发生火灾时的场景,这是否意味着何府也与府库被盗案有关?

何府家主何汝道受此案牵连,被夺职下狱,说白了就是顶缸背黑锅。

传闻盗窃府库的妖道会法术。

何府主母睡个觉就被活活烧死了。

何府小姐被鬼怪勾魂夺魄吓傻了。

难道那群妖道不仅图财,还要劫个色?

何府与府库被盗案只有这么一点关联吗。

而此时提着自己跑路的蒙面人,明显不属于这三方势力,可又是哪路牛鬼蛇神。

所有的势力应该都是因府库被盗案而牵涉其中,那么是否可以根据这条线索,推测出蒙面人的身份。

除了官府和妖道,还有谁会被这起案子感兴趣。

想要黑吃黑的绿林好汉?

亦或者是…另一股官方势力。

根据之前架空民国的案子,顾清推测大厦顶楼神秘人所谓的考验,极有可能就是收集藏宝图残片。

而据王啸龙所说,藏宝图可能关系到了传国玉玺的下落。

刚来到这个时空时看到的那张告示写的清楚,这群妖道不止盗窃了府库,还劫掠了许多豪绅大户。也许劫掠来的财宝里面,就有藏宝图残片呢。

这个蒙面人是孤身前来,这幅做派明显与绿林豪强不符。

反倒是与顾清印象中的一个神秘部门比较吻合。

集侦查、逮捕、审问、刺探、策反等职能于一身的特务机构——锦衣卫。

只不过民国的蓝衣社被改成了青衣社,这里的锦衣卫还能叫锦衣卫吗?

素衣卫、破衣卫、麻衣卫…

传闻中锦衣卫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若这蒙面人真是锦衣卫的话,自己只怕也落不得好啊。

得想想办法,决不能当案板上的鱼肉。

可自己不会武功,不可能是蒙面人的对手啊,看来只能智取。

提到智取,顾清自然就想到了那个装满了生石灰和辣椒粉的葫芦。

于是伸手入怀,将那柄桃木小剑握在手中。

手指沿着剑身摸索,想要找到机簧开关之类的部件。

桃木剑只有小臂长短,周身打磨的光洁平滑,摸过一遍后,不出意料的一无所获。

似乎这就是一把很普通的桃木剑。

可顾清却是不信这个邪。

一个不懂武艺的道士,能在治安状况差到极致的古代活到现在,还混出诺大的名堂。怎么可能只有石灰葫芦这一个防身武器。

顾清不甘心的继续暗中摸索桃木剑,可紧接着就感觉自己似乎在腾云驾雾。

原来蒙面人跃上了一堵高墙,左右查看确定身后没有跟着尾巴后,调下高墙,落在一个小院里。

砰!

顾清又一次被扔了出去,摔在院里的泥地上后,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像条死狗似的趴着捯气。

蒙面人自然就是邢掌柜。

他走到顾清身边,伸脚给他翻了个面,然后踏住顾清的胸口,脚掌使劲的拧碾。

“内讧了?分赃不均还是过河拆桥?”

“嗬…嗬…”

这家伙把我当成妖道同伙了?

仰面朝天的顾清翻着白眼,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声,心里却是琢磨起来。

“看样子是问不出什么了,不如直接宰了剁成肉馅,骨头用来熬汤。”

邢掌柜笑嘻嘻的恐吓道。

“嗬…嗬…”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我知道你不想死,更不想当包子馅。可你总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吧,给我一点,哪怕只是一丁点有用的消息,我便放你离去可好。”

“传…玺…”

顾清从嗓子眼里挤出两个含糊的音阶。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可邢掌柜却是听得清楚,脸色立刻大变,弯下腰一把薅住顾清的衣领子,恶狠狠的喝道。

“我说…布鲁布鲁…”

“大点声。”

邢掌柜恨不得给顾清两个大嘴巴子,可看他一副要咽气了的样子,又担心真给打死了,一时也有些后悔。

早知道刚刚就温柔一点了。

邢掌柜当然知道自己抓来这人不是妖道一伙,而是那个所谓的侠道顾清。

刚刚之所以那般说,就是想要吓唬吓唬他。

能问点什么来最好,问不出的话,就当给他个下马威,然后老老实实的为自己办事。

可谁知这个叫做顾清的家伙果然有些本事,竟然都已经查到了传国玉玺的消息。

看来宝图果真落在了那群妖道手中。

想及此处,邢掌柜心里又有惊喜,又有懊悔。

寻思着要不要搞根老参来,给这个家伙吊口气。

“玺…图…在…在”

“你说啥,说清楚些。”

听到了几个关键字眼,但都不连贯,邢掌柜顾不得许多,跪在地上侧头将耳朵贴近顾清嘴边,想要听得真切些。

一直假装半死的顾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虽然还没有搞清楚桃木小剑到底有何机关,可机会难得,稍纵即逝。

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什么鸡关鸭关的,老子一力降十会。

右手悄悄将桃木剑从怀里取了出来,然后铆足了力气,将尚算锐利的剑尖刺向邢掌柜的脖颈。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把顾清逼急了,他也一样会杀人。

虽然邢掌柜警惕性有所放松,可一来顾清此时并非完全状态,十分状态只剩下三分,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差了些意思。

二来邢掌柜毕竟武艺高强,反应速度也是极快。

听闻耳旁风声有异,下意识的就抬起手臂护住太阳穴、脖子这两处致命部位。

顾清一看脖子是扎不到了,那就退而求其次,我扎你心口。

桃木剑半途一个变向,准头差了一点,只是扎中了邢掌柜的前胸。

以臂挡脸的邢掌柜只觉得胸口先是一阵剧痛,而后就听砰的一声炸响,眼前有火光迸射,随即热浪翻腾,整个人都被炸的倒飞了出去。

“卧槽!这他妈的是火枪啊!”

顾清抬起被熏得黝黑的脸,看着手中仅剩下的木柄,心中惊呼道。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查看战果。

这个时期的火药威力也就是比二踢脚强点,声光效果看着吓人,杀伤力实在有限。

也顾不得浑身剧痛,挣扎着爬起来,冲到院门处拔掉门栓,一头冲进夜幕之中。

邢掌柜当然没死,不过连崩带吓的,也着实不是一时半会能缓过来的。

直到九棍跑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后背的,折腾了好一会才听到邢掌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吓死老子了!”

缓过劲来的邢掌柜心有余悸道。

“怎么搞的?我好像听到了神机炮的声音。”

九棍看着邢掌柜胸前破烂碳化的衣衫,还有袅袅升起的刺鼻青烟问道。

“要是神机炮老子就去见阎王了,不过这次的确是打了眼,那个姓顾的太鬼道了,竟是吃了这么大个亏。先别管我,你去看看能不能追上。”

“你没事?”

“死不了,快去快去。”

九棍离开好一会,邢掌柜这才晃悠着站起身来。

桃木剑剑身里装填了火药,剑身看似与剑柄是一个整体,其实只是有一个木制的小机关卡住了。将剑尖抵在敌人身上,用力刺下,小机关破碎,剑身缩进剑柄,撞击剑柄里面藏着的火石,引燃火药。

因为这时火药杂志太多,威力不显,外加剑身里空间有限,装填的火药也不多。

所以邢掌柜其实只是被吓到了,倒是没受太重的伤。

站稳了身体,调匀了气息,正准备回屋脱了衣衫查看胸口的伤势,就听到有马蹄声自远处传来,在巷子口停住。

邢掌柜耳廓抖了几下,听清楚了马蹄声中细微的差别。

腿上有陈年旧伤却还能跑的如此之快,蹄声如此清脆,整个文登府里,除了李奉孝的那条紫云骢,再没第二匹马能做到。

“这老马怕是有十七了吧,怎地四哥还不放它离去。”

邢掌柜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就听到有脚步声从巷口一直响到院门外。

不用猜,肯定是李老四大驾光临了。

邢掌柜有些激动,可又有些胆怯,总之心情相当的复杂且矛盾。

想了一想后,挺直了胸膛,双手负于身后,转过身去背对院门而站。

估摸着李奉孝那莽货差不多该走到院门口了,以他的脾性,肯定是一脚踹开大门,然后不由分说冲进来砍杀一番。

于是连忙喊道。

“别踹门,门没锁,自个走进来就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