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真相四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2-04-26 10:02:44 全文阅读

“小子!我劝你最好还是把东西乖乖的交出来。”

王啸龙最先反应过来,举起手枪瞄准邢子庸,厉声威胁道。

终于找到了!

叶小曼这个贱人,竟然把藏宝图藏在了自己画像的后面。

可随即脑海里又蹦出来一个疑问。

叶小曼是什么时候,怎么藏到哪里去的呢?

一旁的顾清将王啸龙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似乎是猜到了他的想法。

“王老板还记得叶小曼是怎么从洗衣间跑出去的吗?”

被顾清这么一提醒,王啸龙只是稍加思索就想明白了。

叶小曼打碎了洗衣间的窗户玻璃逃到后院,那她是用什么打破的玻璃。

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洗衣间里好像的确有两个椅子。

但是因为王啸龙本人从不进厨房和洗衣间,所以对椅子出现洗衣间里是否正常,并没有什么概念,所以当时也就没多想。

“小贱人!”

想到这里,王啸龙不由得恨恨的骂了一句。

这是顾清感觉肩膀被人撞了一下,扭头去看,沈亦白正一脸坏笑的朝自己竖大拇指。

顾清没搞懂沈亦白是什么意思,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高啊!庸子是你安排的吧。”

沈亦白压低了声音问道。

明白过来的顾清翻了一下白眼,知道这家伙是误会了,他竟然还没搞清楚状况。

刚才的一通分析很犀利啊,顾清都差一点信了,这阵怎么又开始犯浑了呢,难道是回光返照?

乔芸看看邢子庸,再看看顾清,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可随后看着顾清的眼神越发的迷离。

这就是我欣赏的男人啊!

在王啸龙枪口的威胁下,邢子庸却没有半分惧怕,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爬下来,因为右腿受伤,落地时还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把藏宝图给我,我可以保证不杀你。”

王啸龙眯着眼睛说道。

邢子庸却好像没听到似得,左手拿着从画框背面取出来的纸袋,右手伸进裤兜里,掏出来一个打火机。

沈亦白看着打火机有点眼熟,连忙去摸自己的裤子口袋,香烟还在,打火机却是没了。

“这臭小子,连我的东西都敢偷。”

将摞在上面的椅子拿下来,邢子庸一屁股坐下去,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

“这两天的确是累坏了,头,赏根烟抽呗。”

邢子庸朝着沈亦白咧嘴一笑后喊道。

“抽个屁!”

沈亦白嘴里骂骂咧咧,可还是取出烟盒,朝邢子庸走了过去。

“沈探长是真不把我王某人放在眼里啊,你就那么有把握,我不会开枪杀了你!”

王啸龙突然把枪口转向沈亦白,同时拇指搬开了击发器。

“艹!你试试!来你试试!”

沈亦白是什么人,吃软不吃硬得主,怎么会被王啸龙给唬住。

“那就再见吧!”

王啸龙也不是虚张声势,见沈亦白伸着脖子把脑袋凑到枪口上,狞笑着就要扣动扳机。

也好,拿他杀鸡儆猴。

顾清见状不好连忙拦在二人中间,一只手抵住沈亦白胸口,一只手将枪口轻轻推开。

“二位先消消气,事情还没说清楚,没必要大动干戈。”

可王啸龙却是顺势将枪口瞄准了顾清的脑门,冷笑道。

“顾老弟,藏宝图已经找到了,你觉得在我王某人的眼里,你现在又算个什么东西呢!”

“王老板不愧是做大买卖的,过河拆桥的本事当属一流。”

顾清也没怕,笑着退后一步说道。

一直站在顾清身后的乔芸,左臂环抱胸前,右手则是一直在抚摸着别在胸口上的圆形胸针。

乔芸的确没带手枪,可这枚胸针里却是暗含机关,表面的圆形宝石其实是中空的,只需要手指用力按下,就会弹射出见血封喉的毒针。

只要发觉王啸龙有开枪的迹象,乔芸就会毫不犹豫按下机关。

啪嗒!啪嗒!

富有节奏的声音响起,让剑拔弩张的气愤有所缓解。

众人训着声音看去,就见邢子庸一下一下的拨弄着打火机滚轮,桔黄色的火苗忽隐忽现。

装着藏宝图的纸袋,此时就悬在火苗上方。

只需火苗再高一点点,或者纸袋再降下一点点,立刻就会盛开出一朵短暂却绚丽的花火。

王啸龙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小兄弟没冲动,有话慢慢说,有什么条件和要求都是可以谈的。你先把东西放下。”

“他 妈 的贱种!”

沈亦白骂了一句,拿着烟盒就朝邢子庸走去。

“姓沈的你给我站住!”

王啸龙怎么可能让两人汇合在一起,立刻又抬起枪口指向沈亦白。

“老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本事你开枪打老子啊。”

沈亦白吼道。

“你 他 妈的以为我不敢。”

王啸龙也怒了,自己已经多少年没被人当面如此挑衅了。

啪嗒!啪嗒!

邢子庸冷冷的看着他,继续拨弄着打火机。

“操 他 妈 的!都他 妈 逼 老子,那就谁也别想好过,都 他 妈死吧!有福,干死他们。”

王啸龙毕竟是一代枭雄,养尊处优多年渐渐收敛起来的戾气,在这一刻终于是爆发了出来。

“好啊,上都市堂堂一代大亨,跟我们几个无名小卒一起同归于尽,怎么算这笔买卖都是赚啊。”

邢子庸突然说话,声音沙哑的就像生锈的铁片在摩擦。

捏着纸袋一角的手落了下去。

火苗接触到纸袋,巨大的热量传递过去,纸袋的一角顿时熏黑,一抹幽兰色的火光燃起。

“说出你的条件,只要不是要我的命,我都可以满足。”

前一瞬还满面狰狞,叫嚣着大不了一起死的王啸龙,下一瞬却立刻恢复了老谋深选的冷静模样。

两种极端情绪之间的转换如此的迅速、自然,看的顾清都忍不住要鼓掌叫好了。

“放他们走,剩下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咱俩好好谈。”

邢子庸将纸袋上燃起的火苗吹灭后说道。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必须让我亲自查验里面是否真的有藏宝图才行。否则谁都不准离开。”

王啸龙毫不犹豫的否决道。

“那就没办法了。”

邢子庸叹了口气,再一次将纸袋凑向火苗。

王啸龙突然前冲两步大喊。

“不要!”

“庸子小心。”

沈亦白的喊声几乎是同时响起,接着合身朝管家有福扑了过去。

砰!

枪声响起,邢子庸身形晃了晃,肩膀上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瞬间涌出,浸透了胸口衣襟。

“老子弄死你!”

沈亦白将躲在王潇龙身后打黑枪的有福扑倒,趁势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面门上。

砰!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是王啸龙开的枪,邢子庸身形再次一晃,肚子上也多出了一个血洞。

“枪法太差了,要是沈头的话,第一枪的时候我就死了。”

邢子庸嘴里已经开始涌出血沫,身体也虚弱的靠在椅背上,可拿着打火机和纸袋的手却依旧稳定。

纸袋上再次燃起幽兰色的火苗。

王啸龙举枪就要再射,这一次他有信心打中这个该死的家伙的脑袋。

可随即感到脖子一麻,似乎被蜜蜂蛰了一下。

“老板!老板!”

大门外传来枪手的询问声。

刚刚的两声枪响惊动了他们,但是没有王啸龙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贸然冲进来。

王啸龙伸手去摸脖子,可手臂抬到一半时就没了力气,软踏踏的垂了下去。

然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板上。

乔芸不知何时已经将胸针拿在手里,站在顾清身边,脸上带着冷笑。

“汉 奸 卖国贼都没有好下场!”

“我…我要是死了,你们都…都活不了…”

躺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王啸龙,断断续续的说道。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邢子庸嘴里发出嘶哑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也不知是哭还是笑。

“小曼…我给你报仇了…原…原谅我…好不好…”

邢子庸痴痴地看着门口方向呢喃道,似乎那里站着一个其他人都看不到的身影。

乔芸脸色有些发白,双手抓住顾清的胳膊,躲在他的身后。

沈亦白这边已经处理完毕,管家有福满脸是血的躺在地板上,身体一抽一抽的,半死不活的样子。

“臭小子,这次你要是死不了,就等着挨揍吧。”

沈亦白攥紧手里的烟盒,朝邢子庸走去。

“头!你…别过来。我没脸见你。”

“说什么你娘的屁话。”

“外面的枪手马上就要进来了,再不走今天就都要死在这了。”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顾哥怎么办?乔芸怎么办?”

沈亦白一愣,是啊,自己是死是活都是自己的选择,可不能连累顾清和那个叫什么…乔芸的娘们的啊。

沈亦白就是再迟钝,此刻也都已经搞明白乔芸的身份了。

对她的观感立刻降低了许多。

可毕竟帮了忙,也不好再甩脸子给人家看。

“你俩先走,我带着庸子随后跟上。”

沈亦白朝顾清说道。

“姓沈的!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所有人就一起死。”

谁知邢子庸突然变了脸色,从裤裆里掏出两个手雷握在手里,恶狠狠的破口骂道。

“你他娘的…”

“滚!知不知道老子这些年跟在你身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眼睁睁看着其他组吃香的喝辣的,可是你呢。除了查案就是查案,每个月那么点薪水连顿肉都不舍得吃,跟了你姓沈的,老子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滚!赶紧在老子面前滚出去,老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滚啊!”

邢子庸声嘶力竭、破口大骂。

沈亦白面红耳赤的呆立当场,手足无措。

一包香烟翻转着飞了过来,邢子庸伸手去接却抓了个空。

费力的弯腰,捡起掉落在脚边的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后抽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真他妈难抽!不过还是谢了。”

邢子庸朝顾清投去感激的眼神。

既是谢这根烟,也是谢顾清帮助自己完成了最后的复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