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真相三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22-04-23 07:09:21 全文阅读

“小曼知道我是顾清的书迷。所以,布局人应该也从小曼那里知道了这点并加以利用。真是好算计啊!”

解释过后,乔芸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可惜,他还是算漏了一点。乔小姐是只身前来,并没有带来青衣社的其他人手。”

“这件宝物…牵扯太大,我不敢轻信任何人。”

乔芸还不知道顾清已经从王啸龙这里知道了宝物的情况,顾清也没有点破,转头看向王啸龙。

“王老板对我的这个回答满意吗?”

“有些道理!”

王啸龙沉吟片刻后点头道。

“第二个问题,布局人到底是谁?”

“呵呵,王老板太过心急了,按照我写小说的习惯,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都是要在最后一刻才能揭晓的,现在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顾老弟!现在可不是在写小说。事关王某的身家性命,可不能儿戏啊!”

王啸龙身体前倾,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手枪在手中把玩。

“不急不急,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不知王老板可还有疑问?”

王啸龙带有威胁意味的言语和动作,却是没被顾清放在心上。

只要藏宝图还没找到,自己的安全就有绝对的保证。

“既然顾老弟坚持,王某也不好强人所难。不过第三个问题,希望顾老弟能够如实告知。”

“王老板请讲。”

“藏宝图到底藏在哪里?”

乔芸听到王啸龙直接说出藏宝图三个字,眉头皱起,目光也变得警惕起来,悄悄的打量起众人的表情。

顾清神色如常,似乎早就知道。

这个家伙不愧是让我心动的男人,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乔芸在心里暗自嘀咕,脸蛋上也浮起了一层红云。

沈亦白则是满脸不屑。

“什么狗屁藏宝图,老子见过的江湖骗子几乎人手一套,有什么稀罕。”

邢子庸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样子,就好像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乔芸心头疑云窦起,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王啸龙还在把玩着手枪,目光却始终定在顾清身上。

“借纸笔一用。”

顾清早就料到王啸龙会问出这个问题,毕竟宝物的下落才是他最关心、最在意的。

管家有福不知顾清为何会提出这个要求,连忙看向自家主子。

见王啸龙点头,才连忙去二楼书房取来纸笔。

结果却是一张宣纸和一支毛笔。

毛笔顾清用不惯,不过反正不是用来写字的,也就将就了。

执笔在手,歪歪斜斜的在宣纸上画出了一个怪异的图形。

“诸位请看,这是法医尸检时,在叶小曼身上发现的。经判断,是叶小曼临死前,用指甲在皮肤上划刻出来的。”

顾清所画图形,正是法医老张在叶小曼大腿根部内侧的位置发现的。出于某种原因,顾清并没有详细说明图形刻画的具体位置。

沈亦白是看过这个图形的,撇了撇嘴,仰起下巴。

显示出一副老子早就看过的孤傲模样。

王啸龙和乔芸却是第一次看到,都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近前仔细打量。

毕竟有可能关系到藏宝图的下落,容不得两人不慎重对待。

查看了半晌,两人的神情越发的古怪与疑惑。

“这画的到底是什么?”

乔芸率先忍不住出声问道。

王啸龙也看向顾清,双眼微眯,里面涌动着危险的光芒。

藏宝图事关重大,一旦找到,这些人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刚看到这个图形时,我们也有过猜测,以为是叶小曼在暗示凶手的身份。可今早前来拜会王老板时,终于被我发现了这个图形代表的真正含义。”

“其实我们之前都想多了,这个图形不是暗指,也不是谐音,它就是代表了本身最基本的意思——指向。”

“指向!什么意思?”

参与过猜测的沈亦白挪动着壮硕的身躯,挤开乔芸和王啸龙,凑了过来盯着图形问道。

“叶小曼画的就是箭头啊,箭头指着的方向,就是藏宝图的位置。”

顾清解释。

“啊!”

沈亦白连忙顺着箭头指着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了沙发。

“藏在了沙发底下!还是里面?”

沈亦白开始发散思维猜测。

顾清习以为常的拍了拍沈亦白的肩膀,示意他别费劲了,听自己说。

“想要看懂这个图形,首先要搞清楚两点。”

顾清抬高拿着宣纸的手臂,另一只手指着图形,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

同时微不可查的朝身侧瞟了一眼,看到有身影一闪而过。

算你小子机灵,不枉费我浪费许多的力气与口水。

“首先,要考虑到叶小曼画出这个图形时的姿势。”

顾清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拖延时间,所以即便不想提,却也是不能不提了。

他将宣纸贴在自己大腿根部,调整了几下后说道。

“图形就是以这个角度,刻画在这个位置。”

乔芸面色羞红,想看又有点不好意思,最后只能微微侧头,用眼角的余光偷瞧。

王啸龙和沈亦白却是不管那么多,都弯下腰来歪着头凑近仔细观察。

被两个老男人盯着自己的敏感部位,顾清也不太得劲,连忙又把宣纸抬了起来。

“大家看一下,若是自己在身体的这个部位画出箭头,正确的指向应该是这样。”

顾清将宣纸上下颠倒,由五根线条构成的双箭头图形,斜斜的指向了棚顶。

“哦!我知道,叶小曼是把东西 藏在了棚顶。”

沈亦白恍然大悟。

“不可能。”

王啸龙却是大摇其头,立刻予以否认。

“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间房子的棚顶距离地面有多高,不借助梯子根本就不可能在上面藏东西。而且梯子只有后院的仓库里有,屋子里是没有的。”

“也许是从楼上的窗户爬上去,藏到瓦片底下了呢。”

“除非小曼会飞。”

“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你会破案,还是我会破案。”

“至少我不会胡说八道。”

“你信不信我崩了你先。”

“你的枪现在在我手里。”

“好啦二位先不要吵了,我刚刚说过了,必须同时搞清楚两点,才能够明白这个图形的意思。请稍安勿躁,听我讲解第二点。”

顾清打断二人的争吵,将话题拉回到正轨。

众人的目光这才重新转回到顾清身上。

“暂且认定,叶小曼画出的图形是指明方向的箭头。那么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她要画两个串联的箭头呢?”

“额…我猜是代表楼层。一个箭头代表一楼,两个箭头就代表二楼。会客厅的棚顶虽然很高,但二楼就低很多了。人只需要站在高一些的椅子上或者桌子上,就能在棚顶藏东西了。”

沈亦白不知为何,今晚的状态尤其神勇,思路异常的清晰。

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竟是连王啸龙都忍不住连连点头。

顾清一时也呆住了。

要不是自己早就猜到了最终答案,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沈亦白给说服了。

怔了片刻,顾清晃了晃头,甩掉脑袋里面被强行灌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诸位想一下,这个双箭头图形,平时有没有见过呢?就是身边很熟悉的东西。”

听到顾清的话,几人都垂目露出思索之色。

顾清透过人缝朝外瞄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想到了!”

短暂的思考过后,沈亦白率先抬起头来,神情激动的大喊道。

“表!表!是表!”

“什么表?”

乔芸和王啸龙疑惑的看向他。

“表!表啊!”

沈亦白举起右臂,指着手腕上带着的手表吼道。

“这…也不像啊。”

乔芸翻了个白眼道。

“我这不像,但是…但是火车站的像…钟塔,钟塔啊!那上面的表针…”

见乔芸和王啸龙还是一脸不解的表情,给沈亦白急的是抓耳挠腮,正寻思该怎么给两个笨蛋解释。

目光却是看到了二楼走廊墙壁上挂着的钟表。

“看那!看到了吗?”

几人顺着沈亦白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钟表的表盘,还有时针和分针。

这种挂钟的指针前端带有一个三角形的箭头,即使在稍远的距离时,也可以清晰的看清楚时间。

会客厅里的空气顿时一滞,王啸龙和乔芸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几分。

现在时间是晚上10:38。

硕大的表盘上,时针和分针之间有很小的角度。

此时恰好秒针走完了完整的一圈,分针顶端的箭头,一丝不苟的履行着自己的工作,前进了一个小格。

最粗和最长的两根指针之间的夹角更小了。

再过几分钟,两根指针就将重合在一起。

跟顾清画出来的图形一模一样。

被串联起来的双箭头。

图形!

指向!

全都对上了。

几人在心中计算了一下,当两根指针重合时的时间,指向的方向。

然后顺着方向看去,悬挂在会客厅西墙上,一副巨大的王啸龙本人画像映入众人眼帘。

“庸子你在那干吗?”

沈亦白突然诧异的喊道。

几人这才注意到,硕大画像下方,正有一个人站在两个摞叠起来的椅子上,伸出手臂在画框下沿的背面取出来什么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