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真相一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22-04-21 07:24:28 全文阅读

“顾老弟真是好胆色!你就不担心王某是小肚鸡肠之辈找你算账?”

王啸龙坐在沙发上,嘴角带着冷笑,目光阴狠的盯着最先走进来的顾清说道,丝毫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已经答应了与王老板的合作,自然是要有所交代的。”

顾清报以微笑,在王啸龙对面坐下。

沈亦白见王啸龙身后站着两个持枪枪手,二楼的走廊上也有四个。想着己方这边虽然没了枪,可也不能弱了气势,就没坐下,而是像个保镖似得站到了顾清身后。

可是王啸龙身后站着两个人呢,这边只有自己一个总还是差了点意思。便扭头去叫邢子庸过来跟自己一起。

邢子庸是第一次进入这栋房子,也不知是被奢华的陈设装修给震住了,还是怎么滴,傻呆呆的站在门口。

一双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四处乱转。

“没出息的东西!”

一把将邢子庸拽到身边,沈亦白没好气的低声训斥。

乔芸则是紧挨着顾清坐下,同时对王啸龙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王啸龙先是目露困惑之色,随后似是想明白了什么,盯着乔芸上下打量。

“你他娘的老东西,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自己弟妹虽然长得漂亮,可也不是让人随便看的啊。

沈亦白粗声喝骂着,就想冲过去揍王啸龙一顿。

“乔姑娘好手段啊,竟是瞒过王某这么多年,佩服佩服!”

可听王啸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认识弟妹,沈亦白连忙止住了脚步,准备看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动手给弟妹出头。

乔芸没有理会王啸龙的意思,依偎在顾清身边,低头摆弄指甲。

诺大的会客厅里,一时间谁都不说话,只是用或阴沉或玩味的目光彼此打量。

气氛变得越发古怪起来。

“顾老弟,既然你是想来完成合作的,带上这些人又是什么意思?”

几分钟后,王啸龙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王老板不要误会,请听我解释。”

乔芸摆弄了一会自己的指甲后,感到有些无趣,就开始揪扯顾清的衣袖玩。

顾清连忙趁机站起来,指着沈亦白说道。

“我来到上都后,最先认识了沈探长。并被沈探长赏识,邀请参与调查叶小曼一案。所以,若说合作与约定,沈探长当排在第一位。”

然后又指着一脸幽怨的乔芸道。

“在跟王老板你达成合作意向前,我也与乔小姐谈好了约定。既然我与三位都有约定,而且正巧约定的又是同一件事,不如就趁着今晚一起完成。”

“哼!货卖三家,顾老弟好算计啊。”

顾清抬头看了一眼二楼走廊墙壁上挂着的钟表,时间晚上10:25分。

“时间不早了,大家也算熟人,就不客套了,直接进入正题可好。”

顾清看着王啸龙问道。

“请便。”

“跟我一同来的几位都是与此事有关并且完全信得过的。就是不知道王老板这边的几位,是否方便知道此事啊。”

顾清目光扫过几名枪手后说道。

“这个…”

王啸龙一听也有点犯难了。

事关藏宝图的秘密,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此时顾清那边人更多,自己这边若是把不相干的枪手都赶出去,很容易吃亏啊。

鼻孔里塞着布条,面门上印着手枪形状红印的管家有福进来有一会了。善于察言观色的他,猜到了主子的顾虑,从兜里掏出沈亦白和顾清的手枪,放到王啸龙面前的茶几上。

自己这边两个人两把枪,王啸龙的胆气顿时壮了起来。大手一挥将六名枪手赶了出去。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胆敢走出房门一步,格杀勿论!”

王啸龙对六名枪手冷冷的吩咐道。

“知道了老板。”

枪手们退出房间,房门紧紧关闭。

此时的会客厅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封闭空间,六个人各怀心事,各有目的。

“顾老弟,请吧!”

身为主人的王啸龙示意顾清可以开始了。

顾清有点惧怕乔芸,站起来后就没再坐回去。

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踱步思考。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

几分钟后,顾清停下脚步朗声说道。

“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叫做叶小曼,她在一家名为极乐宫的夜总会里唱歌,还参演过一部电影,有了不小的名气。按理说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名有钱衣食无忧,过上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日子,应该很幸福才对。可事实却是,她一点幸福的感觉都没有,甚至活得很痛苦。”

“虽然夜总会老板王啸龙表面上对叶小曼很好,可实际却是把她当作笼中雀圈养起来,其目的除了是满足自己因为丧女而无处依着的情感以外,也是打算将其作为一件商品和筹码,待价而沽。”

“顾老弟,即便是故事也不能胡编乱造。你可以质疑王某的为人,但不该怀疑我对小曼的感情,我是真心把她当成亲女儿看待的。”

听到顾清的讲述,王啸龙有些坐不住了,出声打断道。

“王老板别急,作为上都警署的特别顾问,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了警署,所以一定都是有根据有证据的。不过为了保证故事的流畅性,会在后面合适的时候进行解释。”

“叶小曼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其实早在一开始就看透了老板王啸龙的嘴脸,但同时也清楚自己的处境。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想要在上都这样的地方,稍微有些尊严的活下去,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好在她还有一个朋友在身边,那是王啸龙派来保护兼监视的保镖红姐。随着相处日久,两个女孩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让始终处于无助之中的叶小曼,得到了一丝慰籍。”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来到了大概三四个月前。叶小曼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出现了,那是她的真命天子。两个年轻人爱的如痴如狂,然后就顺理成章的突破了最后一道屏障。”

“叶小曼怀孕了!得知这一消息后,两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他们必须为六个月后就要出生的孩子做打算。而且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两人的秘密恋情终会被王啸龙发现。叶小曼了解王啸龙,知道在他看似和蔼可亲的面孔下,其实藏着一颗自私且残忍的心。等事情暴露,自己和未出生的孩子都会死。于是,两个人开始计划逃离。”

“但是王啸龙在上都的势力太庞大了,只凭两个毫无根基的年轻人是根本逃不出王啸龙的魔爪的。两个人只能焦急且耐心的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北方在打仗,中原在打仗,南方也在打仗。随着外边战事越发的激烈,上都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安全了。对危机有着敏锐嗅觉的王啸龙意识到,上都可能要变天了,自己必须要早做打算了。”

“王啸龙无意中得到了一件绝世宝贝,他意识到这件宝贝将成为保证自己荣华富贵的护身符,甚至有可能让他更上一层楼。于是,他联系了两个卖家,富川商会和东度公司。”

“其实王啸龙早就已经内定了富川商会是最终的买主,东度公司不过是他找来提高价码的幌子罢了。具体原因,我想只要稍微了解外界局势的人,都能想明白是为什么,我就不做过多解释了。”

“三方的谈判一开始进行的并不顺利,王啸龙属意的富川商会始终没有给出令他满意的条件。于是乎,一直被他当作亲生女儿来养的叶小曼派上了用场,成为这场交易中的一个筹码。

请各位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是你,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当作交易的筹码吗?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像个交际花一样,周旋在两伙人之间,我想只要是有一点点羞耻心的父亲,都不会这样做吧。所以,什么当作亲生女儿的话,都是他娘的扯淡。”

“或许有人会觉得,不过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罢了,与绝世宝贝相比不值一提,有什么资格成为决定交易的筹码。哼!正常人当然不会,不正常的人可就说不准了。那些人就是一群色之恶鬼,不能以常理揣度。”

“押上了最后一个筹码,富川商会最终给出了令王啸龙满意的条件。东度公司虽然沦为看客,但我猜测王啸龙和富川商会应该会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最终的结果就是三方皆大欢喜。毕竟是场生意嘛,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作为筹码的叶小曼是否满意,是否欢喜。”

“我说过,叶小曼是一个极聪明的女孩子,聪明人当然不会任人摆布。于是她决定开始反击,因为她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

“叶小曼和她的爱人制定了一份计划,然后分头行动。叶小曼先是找到好朋友保镖红姐,告知其实自己早就猜到了她的真实身份是青衣社的特工。但自己不会向王啸龙告状,拆穿红姐的身份。相反,她还要跟红姐合作,偷出那件绝世宝贝,破坏王啸龙的计划。而作为合作的条件,红姐必须帮助叶小曼和他的爱人离开上都。额…我没说错吧,乔小姐。”

顾清在乔芸面前停下,微笑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