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八章 黑手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2-04-18 07:11:20 全文阅读

“藏宝图!王老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种骗人的玩意你也信?”

顾清翻了个白眼道。

“呵呵,我刚得到时,跟顾先生你的反应一样,嗤之以鼻!不过后来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鉴定,宝图距今五百余年,确定是真品无疑。”

“就算藏宝图是真的,且不说五百年间沧海桑田还能否找到埋藏的地点。只说古人所谓的财宝其实并非金银,而是字画、玉器、粮草、军械和铜这些当时的硬通货。几百年的时间,字画粮草估计早就烂没了,剩下些玉器之类的东西,虽然对普通人来说是笔横财,以王老板的身家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吧,犯得着闹得这么大吗!”

顾清不解的问道。

“若是宝藏里有传国玉玺呢?”

面对顾清略带调侃的问话,王啸龙突然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

明知此时诺大的房子里只有两人,可似乎还是担心声音太大,被旁人听到。

听到传国玉玺四个字时,顾清也怔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虽然心里清楚,这里只是神秘大厦仿制出来的时空,并不是原本真是的世界。

可那四个字还是具有一种魔力,让每一个与之相关的子孙血脉心向往之。

哪怕明知有可能是假的!

察觉到了顾清呼吸变得粗重,王啸龙得意的笑了起来。

自己刚得知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种表情吧。

不论真假,但凡涉及到有关传国玉玺,就没有人肯放弃。

“所以,你是要用这份可能关系到传国玉玺的藏宝图与富川商会做交易!你这是在卖国!”

事涉底线,顾清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不再虚与委蛇,眯起双眼,一字一顿的恨声道。

叼在嘴里始终没有点燃的香烟,也跟着嘴唇一颤一颤的。

“顾先生言重了,先不说有了藏宝图就能否找到传国玉玺。单是破解藏宝图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而且我也不是卖给富川商会,只是合作而已。由他们派出最顶级的专家进行破译,待确定准确的藏宝地点后,我再派人把他们…什么东西?你…你…”

兴许是说到了得意处,王啸龙显得有些忘形,正眉飞色舞的给顾清讲解自己的计划,却没注意到顾清的腮帮子鼓了一下。

一枚细若牛毫的针,自顾清叼在嘴里的烟卷里飞出,精准的刺入王啸龙的脖颈。

“放心吧!我找警署的法医检查过,针上只是涂抹了点迷药,最多让你睡一小会,不会致命的。王老板你先睡着,我还有事要忙,先失陪了。”

说完,顾清拔掉扎在王啸龙脖子上的细针,小心的别在衣襟上。

而王啸龙则是摇摇晃晃的栽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看了一下时间,晚上7:50分。

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后,顾清进到一楼的洗衣房里。

叶小曼逃跑时打碎的玻璃还没有修复,顾清先是探头出去查看一番。

昏暗的夜色中,转角处有阵阵青烟飘散出来,隐隐能听到低声交谈的声音。

值守的枪手在偷懒,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顾清蹑手蹑脚的从窗户里爬出来,伏低了身体用不发出响声且最快的速度朝栅栏奔去。

“什么人!站住!”

刚跑出几十米,枪手们抽完烟走出转角,就看到了顾清的身影。

妈的!

顾清心里暗骂一句,再没有顾及,全速狂奔起来。

砰…砰…砰…

看来王啸龙是下了死命令,枪手们见喊不住人,就然直接开枪了。

有子弹几乎是擦着顾清身旁飞过,最后打在铁栅栏上,迸射出火星。

欢迎来到不思议大厦!友情提示,在大厦内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甚至包括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顾清脑海里蹦出了刚进入大厦时,神秘人在黑暗中说的话。

冰冷的寒意自后腰升起,沿着脊柱直抵后脑,脖颈上的汗毛根根炸起,手臂上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嘎。

这才是第一层,我不能死在这。

顾清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凶险的场景,可除了内心充满了恐惧以外,身体里的潜能也被激发了出来。

他模仿着从电影来看来得蛇形走位躲避着子弹,奔跑的速度也再一次提升。

终于是赶在自己被子弹打中之前,成功翻越了栅栏。

因为翻越的姿势不对,顾清是整个人脸朝下平拍在了地上。

虽然是相对柔软的草地,可还是把他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追赶而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顾清强撑着爬了起来,踉跄着一头扎进了黑暗的山林里。

半小时后,顾清拄着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一瘸一拐的走出山林,来到了通往舍山的主路上。

辨认了一下方向,沿着道路朝市区方向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身后有光亮射来,耳中也隐约听到汽车引擎发出的声响。

顾清连忙躲进路边的草丛里,等汽车驶过,才敢出来继续赶路。

他可不敢随意拦车,万一车里是王啸龙派出来抓自己的人,那可就是自投罗网了。

一路躲躲藏藏、走走停停,终于是在9:25分时,走到了上都警署门前。

鞋底已经磨烂了,两个脚底板都是火辣辣的疼,估摸着已经是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裤子,也在山林里躲藏奔逃时被树枝挂烂,头发上、脸上还沾着树叶草屑泥土印。

说此时顾清是一个乞丐,估计没人会反对。

当看到警署大楼的那一刻,顾清感觉自己都要感动的哭了。

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啥时候遭过这份罪啊。

蹒跚着走进大楼,走廊里空荡荡、黑漆漆的,只有值班室的门玻璃透出些许光亮。

顾清抓紧了手中的木棍,支撑着疲累虚弱的身体正要去三楼,值班室的门却是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竖着油头的中年男人,见到顾清后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是…顾清顾问吧?怎么搞成这样子?遇到匪徒了吗?”

“你是?”

顾清打量着男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个人自己肯定没见过。

“哈哈,顾顾问没见过我,我是刑事一组的探长蔡德光。今早沈探长找署长要委任状的时候,我恰巧也在,从窗口里远远的看过你一眼。”

蔡德光笑着解释道。

“哦!原来是蔡探长,久仰大名。”

顾清恍然大悟,连忙礼貌的寒暄道。

“顾顾问…这么叫起来怪怪的,你年纪没我大,我就托大叫你一声顾老弟吧。看你的状态不太好,我开车带你去看医生吧。”

说着,蔡德光走过来就要搀扶。

谁知顾清却是后退了两步,摆手道。

“不麻烦蔡探长了,我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太久没运动,一时走的路有点多累着了。上楼歇一会就行了。你该忙忙你的去,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顾老弟如今可是我们警署唯一的特别顾问,若是怠慢了你,署长可饶不了我。”

蔡德光也是热情的过分,迈前两步不由分说就抓住了顾清的胳膊。

“真不用!真不用!”

顾清奋力挣扎,可此刻几乎精疲力尽的,怎么会是蔡德光的对手。

“别费劲了,现在整个大楼里除了你和我,就再没有第三个人了。乖乖跟我走,不要逼我动粗。”

意识到顾清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意图,蔡德光也不在伪装了。掏出手枪顶在顾清胸口,冷笑着威胁道。

“你是王啸龙的人?”

感受到胸口的坚硬和冰冷,顾清放弃了挣扎,盯着昏暗光线中,被阴影笼罩的面孔问道。

“蔡某不是任何人的人,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罢了。你也知道沈亦白那个混蛋的臭脾气,自从他来了以后,兄弟们都断了大部分的进项。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搭上王啸龙这根线。”

“所以,你是要带我去见王啸龙喽?可你要知道,我这一去很可能会死,作为探长的你,亲手把我往死路上推这合适吗?”

顾清朝蔡德光身后瞥了一眼后说道。

“嘿嘿,你在看什么?是不是想说我身后有人啊。当我是傻…”

砰!

蔡德光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眼睛里面金星乱窜。他想要转过头去看看到底是谁暗算了自己,可随即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还没下班啊?”

顾清朝法医老张问道。

“下午有点犯困就眯了一会,刚醒。”

老张表情从容的将手里断成两截的砖头扔到蔡德光身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答道。

“谢了!”

“举手之劳罢了。”

“这家伙毕竟是个探长,你不会惹上麻烦吧?”

“你不说他又怎么知道是谁干的。”

“有道理。”

顾清由衷的竖起大拇指夸赞老张胆大心细。

“对了,看到老沈了吗?”

“你还不知道?”

老张奇怪的问道。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该知道些什么吗?”

顾清指着身上的破衣烂衫道。

“半小时前接到报警,死了几个洋鬼子。”

洋鬼子?

顾清立刻就想到了东渡公司的亨利,这个名字还是从王啸龙那听来的。

亨利死了!

富川太郎死了!

算上叶小曼,23号晚上一共五个当事人,如今已经死了三个。

还剩王啸龙和管家有福。

愣了一下神后,顾清正要问案发现场在哪里,却隐约听到了电话铃声。

墨痕难消
作者的话

请收藏加入书架,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