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四章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2-04-14 07:55:50 全文阅读

以王啸龙宅邸为圆心,三人分散进入附近的山林中寻找。

两个小时后,在处山坳里找到了一个新挖出来的土坑。

“应该就是这里了。”

顾清跳下土坑,蹲下在坑底扒拉了几下,找到了几根粘着泥土的头发递给邢子庸。

“带回去与叶小曼的头发对比一下。”

接着又仔细检查了坑底和周围的地面。

“所有的脚印都被清理破坏了,这个布局人真的很谨慎呢。到底会是谁呢,如此担心暴露身份。”

“直觉告诉我,可能就是那两个娘们。”

沈亦白始终未曾放弃自己的观点。

“走吧走吧,去叶小曼家看看。”

虽然顾清估计这一趟很可能会扑个空,可却无法明说。

走出山林,邢子庸骑着自行车先行回警署,顾清和沈亦白开车直奔叶小曼家。

叶小曼家距离市区不远,是一栋临江三层小洋楼,二人站在大门外按了好一会的门铃,都没有人应答。

透过铁门栅栏的空隙,能够看到小楼门窗紧闭,窗户都拉上了窗帘,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沈亦白朝前后左右看了看,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是吧老沈,你到底是探长啊还是飞贼啊。”

“查案子嘛,总要动用些非常规手段,你来不来?”

“我就算了。”

顾清大摇其头,虽然还没搞清楚保镖红姐的真实身份,但肯定是不简单的,甚至有可能来头很大。

以这种人的行事作风,是不太可能在房子里留下什么证据或是线索的。

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顾清才懒得浪费力气和精力。

“也好,你就留在门口帮我把风,要是那两个娘们回来了,就给我发暗号。”

看着沈亦白熟练的翻过铁艺大门,顾清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寻了个阴凉的地方等待。

一根烟抽完,沈亦白还没出来,顾清觉到有些无聊,站起身来四处走动打量。

走出几步后蹲下身子假装系鞋带,右手却是悄悄探入怀中,打开枪套的扣子,握住了手枪的枪柄。

突然,顾清的身体猛地朝前窜了出去,右手持枪举在身前,枪口直指不远处一栋房屋的拐角。

就在刚刚抽烟的时候,顾清眼角的余光瞟到这边有人影晃动。刚开始还没在意,可后来就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本着宁吓错、不放过的原则,顾清还是选择冲了过去。

转角那边响起急促的跑步声。

果然有问题。

顾清心中越发肯定。

听脚步声对方是要跑,连忙也加快了脚步。

转过转角,就见几十米外有一人正发足狂奔。

顾清将枪口瞄向那人后背,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没有开枪。

“怎么了?”

沈亦白跑过来急声问道,见顾清手里拿着枪,脸色顿时一变,也连忙就要掏枪。

“刚刚发现有人盯梢,不过已经跑了。”

顾清指着已经跑出去两三百米元的人影说道。

沈亦白心里估算了一下,自己现在开始追怕是来不及了,也只能无奈作罢。

“盯你的?”

“应该不是,我猜应该是盯着叶小曼家的,想看看有谁会来。对了,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屋子里面好像遭了贼似得,被翻得乱七八糟。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进到屋子里面发现情况不对后,沈亦白担心自己粗心大意,破坏了现场。所以只是保持警戒状态巡视了一遍。

然后就出来想叫顾清进去看看是否有什么线索,正好看到他往这边跑。

“不用了!”

顾清却是摇头。

“走吧,回警署把今天收集到的线索整理一下。”

二人回到警署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沈亦白站在门口,打量着整洁干净,焕然一新的办公室,竟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邢子庸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脚步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跟二人打了声招呼。

“从食堂给你俩打了饭菜,应该还热乎呢,快些吃吧。”

邢子庸指着桌上倒扣着的搪瓷盆说道。

“嘿嘿,还是你小子有良心。”

掀开搪瓷盆,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沈亦白咽了下口水,满意的夸赞道。

忙乎了一个上午,也确实是饿坏了。

二人风卷残云般打扫干净饭菜,打着饱嗝又来根饭后烟,脸上都露出惬意的表情。

休息了一会后,顾清在黑板上将今天搜集到的线索整理出来。

“目前掌握的线索和证据可以断定,富川太郎的死亡与叶小曼一案有密切的联系,因此可以正式并案处理。”

“周文凯说王啸龙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富川太郎和那伙洋人应该就是为此而来。那伙洋人是什么来头还不知道,但我们已经知道富川太郎来自若河市。两地相距如此遥远,富川太郎是如何知道王啸龙的手里有宝贝呢?我觉得只有一个解释,是王啸龙主动找得富川太郎。包括那伙洋人也是一样。王啸龙是想让双方竞价,卖出更高的价钱。”

“但这里有一个疑问,富川太郎来自若河市,那伙洋人估计也是从外地来的。按理说上都的有钱人也不少,王啸龙为什么偏偏要舍近求远呢?”

“所以我猜有两种可能。第一种,那件宝贝见不得光。第二种,王啸龙不是要卖,而是要换。用那件宝贝交换一些东西或是条件。而上都本地富豪们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甚至这两种可能根本就是同时存在。可是由此又引出一个问题。王啸龙到底是想要什么呢?”

“虽然现在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和线索表明,叶小曼的死与那件宝贝有关,但老沈说叶小曼的家被翻得乱七八糟,有没有可能是叶小曼偷走了那件宝贝?如果先暂时这么假设的话,那么动机、手法、时间这三要素就基本都已经满足,可以大致推断出案件的整个脉络了。”

“可是还有几个疑点没有搞清楚,现在就强行梳理的话,恐怕与事实真相会有极大的出入,甚至导致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

顾清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在黑板上,将目前还没有搞清楚的几个线索整理出来。

1、叶小曼大腿内侧的古怪图形。

2、布局人的身份。

3、夭折的胎儿。

4、保镖红姐和佣人小翠的去向。

其实本来是没有第四条的,因为再过一个小时,顾清就要去与红姐见面。

但是因为沈亦白始终惦记这保镖红姐和佣人小翠这两个女人,所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加了上去。

至于跟红姐见面的事,顾清觉得还是等见过面,了解过情况后,再决定是否告诉沈亦白和刑子庸。

在脑海里重新又梳理了一遍后,顾清又加上了第五条。

富川太郎被杀原因?

尸体被摆成磕头认罪的姿势,红姐装扮成叶小曼的样子出现在和平饭店。

这一切应该都是布局人的手笔,如此做的目的就是让王啸龙感到恐慌。

但富川太郎单单只是一个工具吗?

有没有可能,叶小曼被杀死的时候,富川太郎就在现场,甚至就是凶手之一?

布局人除了要给王啸龙制造恐慌以外,或许他的复仇行动已经完成了第一步。

就是杀死富川太郎。

按照这种可能分析的话,下一个被杀害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伙洋人!

想到这里,顾清猛然转过身去。

“你们两个…唉!”

沈亦白和刑子庸竟然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刚刚顾清自言自语分析案情太过投入,竟是没有听到身后已经响成一片的,此起彼伏的鼾声。

从昨天傍晚自己出现在火车上与沈亦白相遇一直到现在,沈亦白只是在早上睡了一小会。

而刑子庸更是从昨天凌晨忙乎到现在。

即便是铁打的人这么熬也扛不住啊。

顾清没忍心叫醒他们,看了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

找到纸笔将需要二人去查的事情写下来,塞到沈亦白胳膊下面,走出办公室将房门关好。

走出警署大院,伸手叫来一辆黄包车。

“民北路咖啡厅。”

黄包车这种交通工具顾清是第一次乘坐,感觉坐着还是蛮舒服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颠簸。

大约半个多小时,车夫将车子停下,指着不远处被郁葱树荫笼罩着的街道说。

“先生,那里就是民北路了,属于外租区,黄包车不让进,您看…”

“行,就在这下吧。”

顾清自然不会计较这短短的路程,走下车子付了车钱。

“外租区!虽然这个时空只是按照那段时期的历史仿制出来的,可心里还是很不爽啊!”

小声嘀咕了一句,迈步朝那边走去。

进入民北街后,看看距离三点还有十几分钟,顾清也就不着急了,像个游人似的,不紧不慢的溜达起来。

民北街不长,从街头走到街尾用了不到五分钟。

“短短的一条街上有三家咖啡厅,哪个女人又没说具体是在那家碰面。是忘记说了呢?还是在考验我呢?”

顾清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忽然咧嘴一笑。

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那就不猜呗。

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目光一扫看见不远处的树荫下有一排长椅。

“唉!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坐在长椅上,顾清张嘴喷出一道青烟,舒坦的感慨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