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九章 歌女幽魂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63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39:07 全文阅读

空旷寂静的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因案情有了重大突破,而精神振奋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看去。

脚步声渐近,一名衣衫不整的值班警员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喊道。

“沈…沈头…又…又死人了!”

“谁死了?”

沈亦白跑过去抓住警员肩膀,急声问道。

“富川商会的富川太郎,刚刚被发现死在和平饭店。报案人在电话里说…说…”

“别婆婆妈妈的,到底说了什么?”

见值班警员满脸的惊恐,沈亦白心里没来由的感觉到不妙,抓着他肩膀的手掌忍不住加重了力气,怒声吼道。

“他说看到了…叶小曼!”

彻骨的寒意自沈亦白的脊梁涌出直达后脑,大脑甚至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你再说一遍!他看到了谁?”

沈亦白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警员的肩膀,声音一字一顿的自喉咙里挤出来。

“叶…叶小曼!”

警员都要哭出来了,一半是因为吓得,一半是肩膀的骨头快被捏碎了疼的。

“已经有人去通知老张了,宿舍里的兄弟们也都起来了,沈头您看…”

警员哭丧着脸说道。

话音刚落,沈亦白已经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窜了出去,随后是顾清和刑子庸。

三人飞也似的来到一楼,直奔法医室。

哐!

这次不用刑子庸开锁了,沈亦白飞身而至,半空之中一脚蹬出,直接就将法医室的门给踹开了。

冲进法医室,看到静静躺在解剖台上,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三人都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不是诈尸就好!

“你们两个谁亲眼见过叶小曼?”

顾清问道。

“我只看过她的电影。”

沈亦白答道。

“我在夜总会看过几次她的表演。”

刑子庸道。

“能不能确认尸体就是叶小曼本人?有没有可能只是长得很像?”

“这个…我不敢确定。不过夜总会的那些人整天跟叶小曼打交道,他们总不会认错吧。白天王金虎他们已经亲眼确认过尸体,就是叶小曼本人。”

“走!去和平饭店。”

顾清一挥手,带头离开,沈亦白和刑子庸连忙跟上。

几个住在警署宿舍的警员已经在打着火的卡车上集合,看到大楼门口人影晃动,知道是沈探长出来带队行动。

可当三个人影靠近,才发现走在中间领头的竟然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而沈探长和刑子庸则像跟班似的分列左右。

“那人是谁啊?沈阎王竟然给他当跟班,啧啧啧,署长都没这待遇吧!”

“你他娘的小点声,万一让沈阎王听了去,你挨收拾没关系,别再连累我。”

“瞅你那怂样,我就是好奇打听下,又没说啥坏话。”

“你俩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能让沈阎王这样老实的,肯定是津南来的大官。”

“出发!”

随着沈亦白的一声高喝,两辆汽车驶出警署大院,风驰而去。

“富川商会和富川太郎你有多少了解?”

汽车里,顾清向同坐在后排的沈亦白问道。

经过案情分析会后,顾清已经自然而然且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三人组的主导,而身为正牌探长的沈亦白也非常理所应当的默认了此时的这种况状。

开车的刑子庸瞄了一眼后视镜,嘴角微微翘起。

一起共事好几年,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沈头对一个人如此俯首帖耳。

“没听说过,不过以我多年的办案经验判断,叫这种名字的,多半不是什么好鸟!”

沈亦白摇了摇头,语带不屑的答道。

“有道理!”

顾清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顾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刑子庸突然问道。

顾清侧头望向窗外,夜空犹如黑幕,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在舞台上风情万种,引亢高歌的美丽女子,可下一瞬,又变成了被开膛破肚的恐怖女尸。

叶小曼…布局人…尚未成形的胎儿…

“布局开始了!”

顾清轻声呢喃,也不知二位同伴是否听到。

十几分钟后,汽车在一栋洋楼前停下。

凌晨的风有些凉意,顾清缩了缩头,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抬头看去,昏暗的光线下,镶嵌在楼体上和平饭店四个大字显得有些模糊。

也不知是不是眼花,顾清好像在饭店两个大字的中间,看到了一抹暗红,暗红之中还有一张苍白的脸,似乎还对自己笑了一下。

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时,却什么都没有了。

“有没有这么邪啊!”

顾清竖起衣领以图挡住些许寒意,心里则是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你们两个守住正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你去后门,你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入口,其他人跟我进去。”

沈亦白熟练的给警员们指派工作,然后带着剩下的警员进入饭店。

刚一进门,就看到三个穿着工作服的人,畏畏缩缩的挤在门口,惊恐的目光时不时的朝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瞟去。

“谁报的案?”

沈亦白朝着三人喝问道。

“警官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俺们就要给吓死了。有鬼啊警官,鬼…鬼…鬼…我瞧得真真的,穿着红色旗袍,走道不抬腿,直接飘上去了,我地妈呀…可吓死我啦!”

一个四十多岁的脸色煞白的妇女哭喊道。

“憋回去!”

沈亦白冷着脸吼了一嗓子,吓得妇女立即就雨停云收,再不敢发出半点动静。

“你报的案?”

见沈亦白盯着自己问话,妇女连忙摇头,伸手指向身边的小伙子。

“长…长官,是我报的案。”

小伙子举起手,可怜巴巴的答道。

“你报案说死了人,是你亲眼看到了?”

“是张姐最先发现的,我听到有人叫喊就上楼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就…就看到死人了。”

“在几楼?”

“三楼3306号房间。”

“庸子你带个人,给他们三个分别录口供。顾清你跟我来。”

到了现场分配任务环节,沈亦白终于是找回了正牌探长的感觉,指挥安排的井井有条。

顾清则是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感慨,自己之前多少有些小瞧了他。

因为是凌晨出警,带来的人手有限,分配完任务以后,就只剩下沈亦白和顾清两人,前往三楼的案发现场了。

来到三楼,按照侍应生小伙子说的门牌号,找到3306号房间。

房门虚掩,沈亦白走过去刚想推开房门却是又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还是你来吧,我粗手粗脚的万一再破坏了现场。”

沈亦白侧过身体,将门口的位置让给顾清后说道。

顾清也没推迟,点了点头走到房门前,先是将门框、门锁和把手都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发现后,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亮着灯,顾清站在门口朝里面看去。

一个穿着丝绸睡衣的男人,双手背在身后,脑袋低垂,呈跪姿跪在宽大的软床上,一动不动。

房间里灯光有限,离得又有些远看不太真切。

“留意脚下,贴着墙根走。”

顾清又仔细检查了地板后,对沈亦白说道。

二人侧身贴着墙根进入房间,在距离软床一米时停下了脚步。

“哪来这么多的水?还是这家伙失禁尿了?这尿的也太多了吧!”

沈亦白撇了撇嘴嘟囔道。

床周围的地板上,有一大滩水迹。不过多数都已经渗进地板缝隙里去了,只剩地板表面浅浅的一层。

“不是尿,是水。你看,是从床上淌下来的。”

顾清蹲下身子观察片刻后,伸出一根手指沾了点水,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然后指着从床边垂下来的一截被角说道。

沈亦白顺着方向看去,正好一滴水珠从被角尖端落下。

检查过地板上的水迹,没有发现什么痕迹和问题后,二人这才走到床边,近距离查看起尸体来。

“全身皮肤呈现苍白色,湿冷有黏稠感,有明显皱缩,口鼻处有白色细小泡沫溢出。脖颈、后脑无明显外伤,符合溺毙特征。全身有零星淡红色尸斑,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四个小时。”

说完,顾清又绕到床的另一边。

在老张来之前,顾清不打算触碰尸体,所以只能观察裸露在睡衣外的身体部位。

尸体双手手腕没有捆绑和挣扎的痕迹,但为何会背负双手?

尸体呈现以头抢地的跪姿,这是磕头认罪的意思?

还有这床…

伸手抚过被子、床单、枕头,包括尸体穿着的睡衣,入手冰凉,全都是湿漉漉的。

就好像有人端着一大盆水当头浇下来似的。

“一天天的,就不能让人睡个好觉!”

满含怨愤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

二人闻声看去,就见法医老张拎着工具箱,睡眼惺忪的走了进来。

“难道凶手杀人还挑时候?别墨迹了,赶紧过来干活。”

沈亦白招手催促道。

“我四处转转。”

打了声招呼,顾清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却是差点与匆匆进来的刑子庸撞了个满怀。

“我问过饭店的人,这个富川太郎昨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回到房间后,就再没出去过。凌晨一点零五分时,那个张姐在二楼洗衣间里打盹,恍惚间好象看到有人影从门口走过去。她还以为有客人入住,就出来查看。看到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上了三楼,跟上来后没看到走廊里有人,却发现3306房间的门被打开,然后就发现了富川太郎的尸体。”

“那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呢?”

“凭空消失了!他们都说,那是叶小曼的鬼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