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在见蔡思淳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2-04-13 09:00:01 全文阅读

孔守贞提出的这个办法确实很容易解决目前的难题,反正这些流民人命不如草,死了一个孟德财,还有千万个孟德财站出来。

赵福祥犹豫了一下,摇头表示不能随便弄死这个孟德财,当然并不是孟德财多么有用,赵福祥多么需要他,而是赵福祥不想丢了流民的心。

昨天赵福祥刚提出要管这些流民,现在出了事你就不管了,还要流民提供替死鬼背黑锅,这样搞下去人心就散了,以后也别想真正获得这些流民的帮助。

赵福祥在后世混机关,深知想要结交一个人很难,但得罪一个人可就是分分钟的事。这个孟德财还有个弟弟,同时在流民营中肯定还有些亲信,如果无缘无故让他出头替死,以后的事可就难办了。

“孟德财,你讲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一遍,为什么最后控制不住?”

赵福祥想要先了解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能最后搞出了数千人的暴*乱,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赵福祥才能决定怎样处理面前这个孟德财。

孟德财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赶紧跪在地上将昨晚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孟德财回到流民营中,马上召集了十几个自己的亲信手下,准备按照赵福祥的安排,第二天去码头上找些事情与船帮发生冲突,然后再让赵福祥出面联系官府压服这些船帮。

孟德财预计的挺好,但他忘了自己手下都是些什么人,这帮家伙从山东不远千里跑到了琼州,一个个绝不是什么善类。同时他们受琼州本地势力的欺压,受得苦海了去了,现在有机会报仇其能放过?

这十几个亲信得了这个机会怎能放过?出去后开始召集各个相好,散布准备动手报仇的消息。

这种消息在流民中散布的很快,没到晚上多半个流民营都知道了,有人还去找孟德财与陈四宝确认,这可吓坏了孟德财三人。

孟德财原本还想劝说这些流民,可是情绪已经被煽动起来的流民怎能听他的?孟德财看到几个亲人被杀的流民眼睛都红了,知道今天是不可为了,赶紧带着弟弟躲了起来。

没了控制的流民马上冲出营去,跑到码头见人就杀,一些倒霉的客商也死在流民的屠刀下。

至于死对头船帮与牙行,他们平日里欺压流民最狠,也成了主要报复对象。居住在城外的船帮帮众,不仅全家被杀,连周围的邻居也不能避免,反正在这些流民眼中这些琼州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杀了最省事。

反倒是船帮的几个头目,因为住在城里,把守东门的士兵看到外面起了乱子,赶紧关闭城门,让那些头目逃过一劫。

城外的大乱很快惊动了驻防部队,琼州府可是海南卫的所在地,指挥使毛焦马上派出了自己的标营出城镇压。

与内地的卫所不同,海南卫因为常年与黎峒少数民族作战,战斗力十分强悍,虽然比不上边军精锐,但还是要强过内地军队的。

在标营的打击下,流民很快四散奔逃,一些没死在标营刀下的也跑回了营中躲藏。至于始作俑者孟德财,他在流民大杀特杀的时候就悄悄溜出了流民营,想要进城给赵福祥报信,可是没想到城门关了,没办法只好躲在城外,等到事情平息了才绕路从南门进了城。

听过详细经过后,赵福祥气的大骂孟德财狗屁不是,这点小事都办不成。孟德财确实犯了错,没办法只好连连磕头表示自己错了。

骂够了以后,赵福祥想了想说道:“老孟,既然你入了我天地会,就是我会中兄弟,兄弟出了事情我这总舵主一定要管!你先出城安抚好手下兄弟,万万不可在与官军冲突,还有管好你的手下,那些不听话的趁早清除干净!”

孟德财听赵福祥肯救自己,大喜过望连连磕头,同时保证自己一定约束手下兄弟,做好总舵主的狗!

赵福祥挥手让范建取来二百两银子,交给孟德财说道:“这些钱你去安葬死去的兄弟,还有买些粮食安抚大家,让他们好生待在营里!”

孟德财没想到赵福祥能给他这么多钱,赶紧接了过来,赵福祥看着孟德财沉声说道:“老孟,你犯了错我可以管你,但你敢贪污兄弟们的烧埋钱,我知道后一定不会饶你!”

还真让赵福祥说中了,孟德财刚才打的算盘就是贪污一半,现在心思被赵福祥说中,赶紧保证一定将这些钱都用在兄弟身上。

看着孟德财离开,孔守贞才问道:“东家,为何替孟德财揽下这事,将他弄死不正好一了百了?”

在孔守贞看来,杀人灭口确实是最省成本的办法,但赵福祥可不这么看。孟德财怎么说也干了好几年头目,通过他可以很快的控制流民,要知道赵福祥现在急缺劳动力,他可没时间慢慢在培养另一个头目出来。

这些话当然不能跟孔守贞说,赵福祥叹了口气说道:“既入天地会,都是兄弟!如果不帮孟德财,以后谁还会跟着咱们?”

孔守贞听赵福祥这么说也是个道理,不过他想不出赵福祥使用什么手段能救出孟德财。

“东家,流民作乱可是大事,您想怎么办呢?”

孔守贞也很好奇赵福祥准备使用什么手段,难道还去找蔡思淳?蔡思淳只是个同知,虽然在琼州本地是个人物,但在广东就是一个中级官员,这件事可是死了好几百号人,孔守贞不信蔡思淳敢将这件大案子就这么遮掩下去?

赵福祥听孔守贞问完神秘一笑,说道:“孔老弟你还是不了解官场啊,看我如何把这件事办成!”

赵福祥说完进屋拿出一串黑珍珠项链,这是他老婆孙晶从后世带来的三串项链中仅剩的一串,其他两串一串让李正道卖钱当了启动资金,一串给了张文明当了聘礼,剩下这串原本想送给吴老板博美人一笑,看来是不可能了。

托李正道带去广东卖的那串项链,可是卖出了三千五百两的高价,想到自己要损失三千五百两白银,赵福祥心中大骂:王八蛋孟德财,希望你的狗命值三千五百两白银,如果将来你不能为老子创造三千五百两的价值,老子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赵福祥带着项链又来到了知府衙门,今天的衙门与昨天可大不一样,门口站满了身穿皂色制服的衙役,一封封命令与信件从衙门中送出,那些衙役接过命令后分头去执行。

赵福祥来到门口,拉住一个刚从衙门里出来的书办,笑道:“这位大人,小人想求见同知蔡大人!”

那书办正好有紧要差事要办,看到一个高大的胖子拉住自己,气的骂道:“混蛋,耽误了爷的事情你付得起责任吗?还有你算什么东西,还想求见府左大人?”

那书办刚要招呼门口衙役将这个不晓事的家伙打跑,可赵福祥一翻手,一锭一两重的官银出现在手中。

书办每月的月食钱才七钱,看到一两银子眼睛都瞪大了,咽了口吐沫后才说道:“这位大哥,你实在不会挑时候,现在衙门里忙成一片,府左大人也没空见你,何不等几日衙门没事了你在过来?”

赵福祥并没有说什么,一翻手又是一锭银子出现在手中,那书办眼睛都直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位大爷,您这么弄实在不好,小人实在脱不开身子。。”

赵福祥没等他说完,一翻手又是一锭银子,赵福祥笑着将三锭银子塞入书办的衣袖,然后低声说道:“请这位小哥帮忙传个话,就说赵福祥有重要事情求见同知大人!”

眼珠是黑的银子是白的,那书办看到三锭银子眼睛都直了,等银子进手,书办咬牙说道:“这位大爷,既然看得起小人,小人就给大爷传话,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府左大人不见你,这银子可不退!”

赵福祥笑着点点头:“放心,送出去的银子哪有退回的道理,如果同知大人不见我,我马上转头就走!”

那书办银子到手,自己原来的事情也不干了,直接回衙门帮助赵福祥传话去了。

这次让赵福祥等了很久,那书办才满头大汗的跑了出来,看到赵福祥还在门口,笑道:“赵爷,府左大人肯见你了!”

赵福祥这次没有去二堂的松香室,而是直接来到了二堂边上的户房,蔡思淳正在这里发号施令。

昨晚上的事情搞的很大,蔡思淳半夜就被吵醒,得知消息后蔡思淳好悬没被吓死,赶紧去找了知府周大人商量怎么办。二人商量半天,决定还是请海南卫指挥使毛大人先派兵镇压,一定要将损失减到最小,这样他们才好对布政使衙门交代。

指挥使毛焦还算给面子,第一时间派出了最精锐的一千标营出城镇压,有了标营的支持,这才在天亮后控制住东城外的局面。可局面是控制住了,但事情远没结束。

蔡思淳赶紧组织人手出城打扫战场,为死难的百姓收尸,同时还要拨出粮食稳定流民,毕竟流民还有三万多人,现在都聚集在营里,万一有人煽动让他们冲进城里烧杀,那蔡思淳与知府周大人可就真要上吊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