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闹大了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257  |  更新时间:2022-04-12 09:00:01 全文阅读

得益于金庸先生的鹿鼎记,天地会的声名远比他真实的形象好得多,基本上后世中国人都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天地会的历史。

在金庸小说中,天地会是郑成功手下将领陈近南所创,为的就是驱除鞑虏反清复明。其实天地会创建于乾隆二十六年,创建人也不是陈近南,而是游方僧人郑洪二,不过天地会的宗旨倒是有反清复明的条款,这一点到与鹿鼎记中暗合。

当然,天地会虽然披上一层政治外衣,但他的本质还是黑社会,所以买卖人口打架斗殴暗杀抢劫才是天地会的本职工作。

赵福祥小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就喜欢看武侠小说,特别是主角老婆一大堆的鹿鼎记,其中的韦小宝更成了赵福祥小时候的偶像。当然年纪大了以后,他知道想要左搂右抱妻妾成群是不现实的,虽然赵福祥也曾努力过,但他一个小小乡镇文化站长,还达不到无视法律的地步,所以妻妾成群就成了赵福祥的执念。不过现在好了,估计是老天看他可怜,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那就是穿越。

穿越到这个时代后,虽然妻妾的问题不在是法律层面的问题,但没钱也不会有人上门给你当小妾。可是要钱要权就要发展自己的势力,明代那种慢悠悠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工业化,要想为工业化提供无限的人力,后世的政党是一种很好的手段。但明代的文盲率达到了九成九,所以有组织、有目标,能快速集结大量人手的黑社会就成了赵福祥的首选。

天地会中那些兄弟之间平等、团结友爱的条款很能吸引人,在加上赵福祥提供一定的饭食,可以预计这种有组织的黑社会一定能在明末大放异彩。

赵福祥将鹿鼎记中天地会复制了一遍,当然将反清复明的条款去掉,改成了无限忠于总舵主,赵福祥可不想为日落西山的明朝当了嫁衣。至于总舵主当然就是赵福祥自己,总舵主以下设立军师,这个职位归了孔守贞,下面是各堂香主,鉴于目前天地会规模有限,只设立了一个香堂,也就是后五堂之首的青木堂,香主当仁不让的就是孟德财。

新晋青木堂香主孟德财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呼风唤雨的人物,这时他还在为能不能吃饱饭而发愁。

“赵老爷,不!总舵主,那我们的饭食如何解决?”

赵福祥听孟德财这么说就是一皱眉,很不快的说道:“老孟,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你是有组织的人,不要用以前农民的思维来看问题!你要与时俱进,透过现象看本质知道吗?你们这么多人为啥每天还饿死人?不要怨天尤人等靠要!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己解决问题!”

赵福祥这么一番大道理说的孟德财一愣一愣的,但大道理好说,可不解决实际问题,孟德财刚要在问,边上孔守贞笑道:“孟香主,总舵主的意思他负责一部分粮食,但大半还需要你们自己解决!”

孟德财听完苦笑道:“总舵主,军师,我老孟愚钝,能不能请二位解释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看到这家伙这么不上道,赵福祥心中很恼火,不过他也没啥办法,毕竟你指望明代的农民会什么主观能动性本来就不现实,没办法赵福祥只好耐心的解释道:“老孟啊,你们三万多人,知不知道为啥以前总受欺负?”

孟德财想了想说道:“我们是外乡人,本地人欺负外乡人!”

“外乡人?你们可有好几万呢,船帮多少人,最多也就几百人吧?为啥能欺负你们?还没想明白吗?”

提到这件事孟德财就满心的委屈,他也知道船帮只有几百人,但人家和官府有关系啊,流民虽然人数多,但那里敢对抗官府?

“总舵主,船帮人是不多,可他们有码头上的大使撑腰,我们好几个兄弟被他们打死了最后都不了了之。”

赵福祥嘿嘿一笑,说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老子已经和知府衙门的同知蔡大人拉上了关系,你们尽管去干就是了,出了什么事情老子给你们撑腰!”

孟德财以前就是苦于没法与官府拉上关系,现在听赵福祥这么说,大喜道:“请总舵主放心,小人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福祥看孟德财开窍了,笑道:“好,你们去干吧,有什么事情来找我!”

孟德财兴致勃勃的带人走了,赵福祥与孔守贞要商量邀请城内富户的人选。

琼州府虽然不是什么大城,但本地的文人士族着实不少,海瑞的海家,丘濬的丘家,唐胄的唐家,这都是在当地很有影响力的大家族。

除了这些还有几个致仕官员、在乡举人,还有各行各业的会长、头目,林林总总足有二十多人。

名单敲定后,赵福祥让孔守贞打着张文明的名义开始写请柬。内容很简单,就是希望大家在五天后,也就是二月初十来粤海楼一趟,大家坐在一起商讨解决城外流民的问题。

孔守贞听说要打着张文明的旗号,犹豫的问道:“东家,张文明可与在下不睦,让在下写请柬合适吗?”

赵福祥哈哈一笑:“老孔你犹豫什么,这是我让你写的,在说张文明当时都已经同意,你害怕什么?”

听赵福祥这么说,孔守贞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下来。赵福祥想了一下又说道:“还有张文明本人,也给他写一封信,邀请他参加!”

“东家,邀请张举人不难,可是依着他的性格,来了非要搅黄不可!”

赵福祥也知道张文明的狗逼性格,但没办法,打着他的旗号他却不参加,实在不能服众啊!

“写吧,如果不写,让他知道非要闹出事不可,不过我估计这家伙不会来,如果来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得了赵福祥的指示,孔守贞留在家里开始写请柬,赵福祥则又去了翠云楼放松,毕竟这一天跑了许多地方,我们的赵大官人还是很累的。

第二天天刚亮,赵福祥正搂着翠云楼的婊*子呼呼大睡,就听到外面的房门被敲的震天响,赵福祥刚睡下不到一个时辰,听外面敲门气的骂道:“你奶奶的,这么早敲门干什么?”

外间屋子的范建赶紧穿衣服出去开门,一会儿就听范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叫道:“老爷,大事不好了!”

范建的话让赵福祥吓了一跳,赶紧起身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老爷,具体啥事不知道,只是孔先生刚才派人来说出大事了,让老爷赶紧回去!”

听范建说完赵福祥大骂道:“范建啊范建,跟老爷我这么多天了你就没学会稳重?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你着什么急!”

范建被赵福祥骂了一顿不敢回嘴,只好低头说道:“是传信那人说的,小人只是复述而已!”

赵福祥并不相信真能出什么天大的事情,很可能是孔守贞有什么事情做不下主,派人找自己回去商量,可能是手下人以讹传讹就成了天大的事情。

赵福祥叹了口气,看来一个势力的领导者并不好当啊,自己只带领这么一个小团队就这么多事情,以后打了天下坐了皇帝岂不要累死?

赵福祥起身让范建进来帮自己穿衣服,看了看床上的美人,叹了口气说道:“小美人,等今晚上爷在好生疼爱你!”

赵福祥穿好衣服带着范建回到家中,刚进门就看到孔守贞与孟德财火急火燎的来到大门口,看到赵福祥进来孟德财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叫道:“赵老爷,总舵主!救救小人吧!”

看到这个样子赵福祥也预感事情不妙,特别是他看到孟德财浑身鲜血,赵福祥让老于关上大门,然后才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孟德财被吓的浑身栗抖,说话词不达意,孔守贞赶紧在边上说道:“东家,出大事了!昨晚上孟德财带人将船帮的当家全都杀了!”

赵福祥听完一皱眉头,昨天他让孟德财去自行其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弄死船帮的几个人,反正自己这边有蔡思淳当靠山,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不就死几个人吗?算不了什么大问题!”

孔守贞说道:“可不是几个人的问题!”

赵福祥听孔守贞这么说感到问题有些严重,问道:“怎么?死的人多吗?”

孔守贞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几个人,是船帮上下数百人,全都杀了!”

听孔守贞这么说赵福祥也被吓了一跳,抓住孟德财的衣领问道:“真是几百人?”

边上孔守贞接着说道:“不止船帮,昨晚整个东城码头都被焚毁,码头上的商铺被流民抢劫一空,初步估计下死了足有上千人!昨晚事情闹的太大,指挥使衙门都惊动了,派出一千标营才镇压下去,流民也死了好几百!”

赵福祥听完后感觉眼前一黑,好悬没昏了过去,边上的范建赶紧搀扶赵福祥坐下,好顿按摩后背前心,赵福祥才转过气来。叨过气来的赵福祥看着孟德财骂道:“孟德财,王八蛋!你胆子太大了,我让你让你弄死几个人就行,你倒好,将船帮从上到下都灭门了,还有搞出这么多人命,你说怎么办?”

孟德财也被吓得浑身发抖,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道:“请总舵主救小人一命,现在官府放出话来,让我们交出主使之人,如果总舵主不救小人,小人就不能活了!”

孟德财这话暗带威胁之意,你赵福祥不肯帮我,等官府抓了我,我就说是你赵福祥指使的!

孔守贞是个狠人,听孟德财说完趴在赵福祥的耳边说道:“东家,既然这样何不杀人灭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