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同知蔡思淳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2-04-10 09:00:01 全文阅读

蔡思淳走进桂香室,看到屋中坐着一个高大的胖子,这家伙穿了一身不合身的棉布袍子,头上戴着一顶瓜皮小帽,怎么看怎么像刚从农村出来的土地主。

蔡思淳虽然心中感到好笑,但他涵养极高,走进屋中还是微笑着抱拳说道:“这位可是赵福祥赵兄?”

赵福祥赶紧起身也抱拳说道:“草民拜见府左老爷!”

蔡思淳微微一笑,在居中的椅子上坐下,挥手示意赵福祥也坐下,然后才说道:“府左是衙门里的书吏称呼,赵兄不是衙门中人,不用这么称呼!本官表字伦山,赵兄随便称呼即可!”

刚一见面就提到了自己表字,这完全是看在张文明的面子上,赵福祥也不傻,肯定不能站锅台上炕,直接称呼人家伦山贤弟,所以赵福祥笑道:“草民没有功名,那敢称呼大人表字!”

蔡思淳听说赵福祥没有功名明显一愣,他没想到自己那个高傲的师兄竟然能结交普通人,要不是那封信是张文明的亲笔信,蔡思淳真要怀疑赵福祥是不是打着张文明的旗号出来行骗的骗子。

“赵兄,本官看你与我师兄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你是与我师兄如何相识的?”

赵福祥哈哈一笑,说道:“蔡大人,草民是南洋回来的一个商人,昨晚在粤海楼与张大哥认识,张大哥被草民为国为民的情怀所感动,还与草民结拜成为异姓兄弟!”

就算蔡思淳养气功夫在好,听赵福祥说完下巴好悬被惊了下来,他实在想不通自己那个师兄怎么能跟这个俗人结拜?

赵福祥看蔡思淳的神色就知道这家伙不相信自己,所以站起来来到屋中间,先酝酿了一下感情,然后装出一副沉重的语气说道:“蔡大人,我家先祖在国朝初就去了吕宋,二百多年里积攒了家产,原本想回到中原故国居住,可是回到国内才发现中原一片糜烂!草民虽然远离中原身处化外之地,但家中长者向来以中华正统自居,现在看到国家破败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心痛啊!”

赵福祥说完还挤出两滴眼泪,然后接着说道:“草民打定主意想为国家朝廷做些什么,可是苦于报国无门,常常暗自垂泪!正好昨晚碰到了大哥,草民与大哥接触之下,发现大哥也是心有报国之志,却苦无报国之路的人,所以我们二人机缘巧合之下结拜成了兄弟,同时大哥还将他的好朋友陈名夏也加了进来,大哥居长,陈名夏居次,草民最小,排在了最后!”

蔡思淳当官十年,中央地方都干过,早已经不是刚参加工作时的小年轻,但听完赵福祥声情并茂的演讲,心中确实也有些激荡,不过蔡思淳可不会头脑发热干出与赵福祥结拜的傻事。

蔡思淳苦笑一下, 心想这倒与自己师兄的性子相合,不过却苦了陈名夏了。

陈名夏是崇祯十六年的探花,也算在士林中小有名气,现在被张文明连累与一个商人结拜,真是不知是福是祸。

蔡思淳叹了口气问道:“既然这样,赵兄你想让本官如何帮你呢?”

赵福祥赶紧又坐了下来,然后说道:“蔡大人,现在城外有数万流民,营中每天都有人死亡,而官府却每五天才开一次粥场,草民看到这些流民可怜,想请大人帮忙,为这些流民指一条活路!”

提到城外流民蔡思淳也是头疼的很,他是同知主管全府的钱粮民政,这种救济灾民的事情正归他管。可是府里的藩库实在没钱,要不是蔡思淳去年找城内富户让他们捐了一次粮食,每五日一次的粥场也办不起来。

现在听说傻大头赵福祥要管这些流民,蔡思淳兴奋的站起来说道:“赵兄,你如果能舍些银子粮食救济这些流民,本官一定上书朝廷,给你盖一座乐善好施坊!”

蔡思淳说的就是牌坊,这东西有些像后世政府发的荣誉证书,证明你在某个时间段为国家做过什么事情。赵福祥根本不需要这东西,同时也不想拿出太多的钱,所以听蔡思淳说完后,赶紧说道:“大人,草民并不是这个意思,草民虽然薄有家产,但也不可能养数万流民!草民想得是能不能给这些流民一条活路,这些流民每日里都靠官府救济实在不行,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他们做工养活自己不好吗?请大人给草民拨几百亩官地,草民自有办法安置他们!”

蔡思淳听赵福祥说完心凉了半截,赵福祥说的他不是没考虑过,但城外流民足有三四万,整个府城内外才不到十万人,能给他们做工的名额有限,还有这些工作都被当地牙行帮会垄断,也不会让外人参合一脚。

至于给这些流民发地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海南岛已经开发了上百年,基本上所有的地都是有主田地,官府手中到还有几百亩官地,但每年要养活府学中上百个秀才就已经很吃力了,那有闲地发给流民耕种。

“赵兄,这一点本官与知府大人不是没考虑过,只是流民人数太多,城内商户安排不下啊!”

蔡思淳说完突然想起这家伙难道想驱使流民进山与黎人争地?这更加不可能,二十多年前海南卫刚镇压过儋州的黎峒叛乱,黎汉关系原本就很紧张,这个节骨眼怎能在火上添油?

“赵兄,万万不可打黎峒的主意,天启二年儋州黎乱刚镇压下去,在让流民与黎人争地,非要激起第二次民变不可!”

赵福祥听蔡思淳说的直犯糊涂,这家伙说的哪跟哪啊,赵福祥赶紧解释道:“大人,草民是这样想的,草民想要南渡江口的那个荒岛安置流民,同时草民有几个厂子,可以安置一千多流民,未来草民还可以建更多的厂子,自然可以安置更多的流民!”

蔡思淳听赵福祥一不要良田只要荒岛,二不会进入黎区争地,心中放下心来,笑道:“这是好事啊,不过你建的什么厂子,怎么需要这么多的工人?”

赵福祥一笑说道:“实不相瞒,草民家中有提纯霜糖的方法,所以可以建几个糖厂,除了这些草民已经建起了砖厂,未来还要建一座铁厂!”

琼州府与雷州府隔海相望,雷州府的面积还没有琼州府的四分之一大,但每年上缴的税收却是数倍,这其中自然是白糖占了首功。

蔡思淳听赵福祥会制造白糖,这可是会下金蛋的金母鸡,赶紧握住赵福祥的手说道:“赵兄,如果你真能制成霜糖,知府周大人也会感谢你的!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跟本官提!”

蔡思淳说的确实是真心话,毕竟税收多了也就有了政绩,知府已经是四品官了,再往上升就是布政使了,如果让知府大人知道赵福祥有这种能耐,直接跟他拜把子都有可能。

赵福祥呵呵一笑:“大人,确实有几个难题,一就是土地,糖厂需要很大的土地,但海口周围都是军田,所以草民想请大人将南渡江口那个荒岛租借给我!二就是人手,当然大人肯帮助将城外流民迁过去,这也不算什么问题!第三条就是资金,草民手中资金有限,希望能不能请大人出面,让城内一些大家富户捐输一些!”

蔡思淳听赵福祥说完苦笑道:“赵兄,荒岛给你没什么问题,派人手帮你将流民迁走也没问题,但这让富户捐输可就难办了!”

蔡思淳对城内这些富户什么德行知道的门清,上次自己费了半天劲,嘴唇都磨薄了,才说动那些铁公鸡共捐出一千多两银子,想让他们掏钱真是难比登天。

蔡思淳说完,赵福祥拍着胸脯大义凛然的说道:“这点请大人放心,草民愿捐出所有工坊股份,只要谁出钱出力帮助这些流民,就可以在草民这认领一部分股份,到时候工坊盈利可以获得一定的分红!”

如果刚才蔡思淳对面前这个死胖子还有些反感,现在全变成钦佩了。

蔡思淳站起身来,郑重的给赵福祥深施一礼,感动的说道:“赵兄,本官终于知道峻峰兄为何与你结拜了!与你的这份深明大义相比,本官羞愧的真是无地自容!”

后世总*理有句话,触动人的灵魂简单,触动人的利益是千难万难!蔡思淳知道说好听的谁都会说,但让他们真正拿出真金白银就难了,面前这个赵福祥却能拿出自己全部家产来帮助城外流民,完全可以称为义绅了!

赵福祥的真正意图远远没有蔡思淳说的高尚,甚至还有些阴暗,所以看到蔡思淳这么对自己,赵福祥还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站起来回礼道:“大人,我也是中国人,看到自己同胞受苦心中很难受,虽然我的家产不多,但能做一分就是一分,能救一人就是一人!”

蔡思淳握着赵福祥的手说道:“赵兄,你想怎么办跟本官说,只要在本官的职权范围内,一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