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桃园三结义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237  |  更新时间:2022-04-07 09:00:01 全文阅读

同这个时代所有人一样,张文明从来没想过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那个满清能最后夺取江山。北方被流寇祸害的不成样子,基本上是王朝末期的乱世模样,张文明内心中甚至都有过改朝换代的想法,但完全不相信辽东的满清能入主中原。

满清兴起于万历四十六年,这一年的正月努尔哈赤趁明朝朝廷党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决意起兵反抗朝廷。在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誓师反明,历数明朝对后金国的七大罪状,率步骑2万向明朝发起进攻。同年攻占抚顺城以东诸堡。

虽然努尔哈赤闹腾的挺凶,但在明朝眼中不过是辽东一处兵痞作乱。对!在明朝眼中努尔哈赤并不是与蒙古等同的少数民族,而是自己手下养的一条狗,现在狗不老实要咬自己的主人,自然要去修理一下。

经过一年的准备,朝廷在万历四十七年二月,集结全国20万精锐,加上叶赫部、朝*鲜军队,号称47万向辽东发起进攻。由于明朝朝廷财政紧张,无力长期供养辽东集结的明军作战部队,万历皇帝一再催促主帅杨镐发起进攻,于是杨镐坐镇沈阳,命兵分四路围剿后金。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书呆子杨镐根本不是老油条努尔哈赤的对手,努尔哈赤手下大半都是跟随李如松援朝抗日的精锐,同时在辽东生活多年,熟悉当地的环境,在加上努尔哈赤正确的指挥,明军20万精锐只有数万跑回了抚顺。

接来的二十多年里,满清与明朝之间的作战互有胜负,虽然朝廷胜的少一些,但奴酋努尔哈赤可是死在了朝廷手中。所以在张文明这些读书人眼中,辽东的满清不过是边关的一股叛乱政权,趁着中央政府平定中原叛乱的时机出来作乱,虽然朝廷有些损失,但只要中原流寇叛乱解决掉,反过头来就可以解决辽东问题。

这也是明末知识分子的普遍认识,按照常情分析,满清的作战部队实打实不过二十万人,就算他们如同传说中那样满万不可敌,但人数居于劣势却是真得,所以就算满清内部最乐观的人也绝对不相信他们在明年就能入主中原。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镇守山海关的吴三桂放满清入关,给李自成时间修整军队稳定政权,以后怎么样还真不好说。毕竟满清入关第一战中,李自成的军队一开始打的可是有声有色,要不是天气突然出现变化,满清与李自成谁输谁赢还在五五开。

张文明和其他知识分子一样,认为就算改朝换代也绝对不可能轮到满清,所以现在听赵福祥说满清能入主中原,这可让老愤青张文明完全无法接受。

赵福祥稍微透漏些天机,却看到张文明反应如此大,心中也有些后悔,赶紧解释道:“张兄,小弟只是假设,只是假设!”

赵福祥说完心中暗骂这帮狗屁不通的臭老九,你们的大明就要亡了,还在这做着天朝上国的美梦。

看到赵福祥承认错误,张文明说道:“贤弟,这番话跟愚兄说说就算了,在外面绝对不要说,你没有功名护身,妄议国政可是要掉脑袋的!”

赵福祥听到张文明的警告也被吓了一身冷汗,他忘了这里可不是言论自由的后世,刚才那些话被有心人传了出去,自己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赵福祥赶紧感谢张文明的提醒之恩:“小弟刚才也是喝酒喝多了,多谢张兄的提醒!”

张文明苦笑一下说道:“你虽然没有功名,但认识之清晰比那些两榜进士强多了,至于琼州府这些碌碌之辈更不要提了!”

张文明今天能与赵福祥喝这么多酒,一个是赵福祥的某些观点确实与他不谋而合,第二就是张文明对这个世道太失望了。北方一行让他对这个朝廷彻底失望,同时自己的老师满腹的治国大才,却因为敢于直谏被皇帝打了八十板子充军到了广西。

张文明想到崇祯十三年黄道周被充军经过广东的时候,张文明专门去广州拜见了恩师,看到恩师一腔热血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张文明算是彻底对这个朝廷死了心。

二人心中都有心事,一个对朝廷失望透顶,一个想着如何快速扩大自己的势力,在加上温热的黄酒入口很是绵软,二人慢慢的都喝多了。

赵福祥大着舌头说道:“大哥,你看你过得多郁闷,不如跟着弟弟一起干了,弟弟保证给你三成股份!”

张文明也喝得差不多了,他笑道:“你小子是个商人,老子我大小是个举人,岂能自甘堕落跟你去经商?不过你小子今天说的话老子很爱听,要不这样吧,咱俩效仿桃园三结义如何?”

赵福祥听张文明说完搂着他的脖子笑道:“大哥,桃园三结义是三个人,咱们只是两人,何来三结义?”

张文明点头表示明白,想了一会儿说道:“要不这样可好?我在江南溧阳有一好友,姓陈名名夏,字百史,咱们结拜带上他怎么样?”

赵福祥哈哈大笑道:“对,咱们就效仿天龙八部中乔峰三兄弟结拜!”

赵福祥说完叫来伙计,让他出去买了黄纸香烛,同时将粤海路的掌柜找过来当证人,吩咐将屋中酒菜都撤了,直接摆上香案准备结拜。

张文明也喝多了,看赵福祥弄这么一出也不阻止,反而笑嘻嘻的跟他一起胡闹,二人将生辰八字写在黄纸上,张文明是万历二十八年出生最大,陈名夏出生于万历二十九年第二,赵福祥那知道自己按照这个时代出生在什么时候,只好报了一个四十二岁。

张文明给他算了一下,是万历三十四年,其实按照明代惯例虚两岁,赵福祥应该是四十四岁,但他不知道明代的惯例,就这样不清不楚的小了两岁。

张文明写完拜帖放在香案前,张文明年纪最大跪在中间,左边是陈名夏的位置,老三赵福祥最小,跪在了右边,二人冲着香案磕头,算是正式成为异姓兄弟。

边上的粤海楼掌柜很是纳闷,这个大名鼎鼎的张举人怎么和一个商人结拜了,不过这些与他没啥相关,既然你张举人想结拜那就结拜吧!掌柜等二人磕头起来后笑道:“小人恭喜二位了,小人又重新准备了一桌酒菜,请二位慢用!”

张文明重新坐下后,笑道:“三弟,你这个二哥可比大哥强多了,你二哥是崇祯十六年癸未科探花!”

张文明想到自己一帮好友都已经中进士当了官,只有自己灰溜溜的回到了琼州,不免有些黯然神伤。

看到大哥伤心,赵福祥劝道:“大哥,以后机会有的是,等你高中状元,咱们去京师找二哥喝酒可好?”

张文明已经四十八了,早已经当了爷爷,他儿子都已经三十岁了,所以崇祯十六年那场科举应该是他人生最后一搏了。

张文明不想提自己的事情,笑着问道:“三弟,你家中情况如何啊!”

提到自己家庭,赵福祥叹了口气说道:“小弟家中父母都在,不过都已经年近七十,家中有一个老婆,还有一个独子赵恒,今年二十岁!”

听到赵福祥的儿子才二十,张文明有些惊讶,明代普遍早婚,张文明虽然比赵福祥大不了几岁,但儿子却比赵恒大上十岁。

“大哥,您家中情况如何?”

“我父母早逝,家中除了正室夫人外还有一妾,长子张*宏陆已经三十了,不在身边,中秀才后去了南京国子监读书,家中还有一子一女留在身边!”

听到张文明还有个女儿,赵福祥打起了鬼主意,刚才张文明说他的女儿还留在身边,大概还没有结婚,自己的儿子赵恒也没结婚,何不与张文明结成亲家?这样张文明算是彻底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了。

正如赵福祥所料,赵文明的女儿确实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但是因为是庶出,所以本地的大户根本看不上张家,但小门小户张文明又不舍得女儿过去受苦,所以女儿已经十七了,还待在家里当老姑娘。

赵福祥试探的问道:“大哥,你女儿可婚配否?如果和我儿子相似,你我二人何不结成亲家?”

今天张文明喝了很多酒,酒精做祟在加上刚结拜新鲜劲还在,听赵福祥说完满口答应道:“正好,我女儿已经十七了,咱们亲上加亲,就与二弟结个亲家!”

赵福祥一听大喜,从怀里掏出一串黑珍珠项链,这是他老婆孙晶买来给院长送礼的礼品,赵福祥原本拿着这串项链想要结交琼州府的大官,现在一高兴掏出来当了聘礼。

“既然如此小弟就不见外了,这是我家的传家之宝,先交给大哥当个聘礼!”

张文明虽然不懂古玩,但这串黑珍珠项链一看就不是凡品,关键这些珍珠颜色大小都一样,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张文明赶紧推辞道:“二弟,这串珍珠太过贵重,还是等定亲后在说吧!”

这串珍珠在后世也不是大路货,孙晶当年可是花了三千多买的,为的就是送给院长夫人,现在被赵福祥当成了聘礼。

赵福祥当然不好说这串珍珠的来路,而是笑道:“大哥,我的儿子高大帅气,你一定会满意的,还说什么定亲以后,快快收起来吧!”

张文明看赵福祥这么坚持,也不好说什么,也就将项链收了起来。

二人亲上加亲更加高兴,在粤海楼喝到了后半夜,最后都喝得不省人事,掌柜没办法只好派了两个伙计将二人送回了赵福祥的家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