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慷慨天山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不得了的证婚人【下】大结局
作者:奕辰辰  |  字数:4923  |  更新时间:2022-09-12 17:16:09 全文阅读

话音刚落,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却是都笑了起来。

司令员说道:

“你们团的徐参谋来你这还有鸡吃呢,你刘振华不能这么藏着掖着啊,因为我们不是你们团里的,就连口饭都舍不得?”

刘振华苦笑着解释道:

“司令员,这咋能呢!这次是……是您来的太突然了,我们都来不及做准备!”

司令员指着远处的卡车说道:

“放心,今天我们不占你的便宜,自己带了东西!不过下次,你可得杀鸡请我吃!”

随即走到耕地旁的一块开阔处,接着说道:

“垦区也不能只单一发展,要多元化。你看这里,圈起来,不就可以养点东西?等庄稼一长起来,肯定有不少虫子。鸡吃虫,鸡粪还能当肥料,还能下蛋再孵出小鸡来,你说是不是?”

“司令员,前面在临时营地我就准备这样干的。从芦苇荡里抓了几只野鸭子,已经养起来了。结果……发大水,围挡给冲垮了,鸭子全跑了!”

司令员安慰道:

“没事,这个养殖要慢慢来。现在粮食紧缺,戈壁滩上要是庄稼没长起来,鸡也没东西吃。反正时机你们自己把握,方法也得慢慢摸索。等你们觉得可以了,我能帮你们解决一些小鸡娃的问题,算是给你们开个路口,后面的路还得自己去修!”

有了司令员的承诺,大家都振奋无比,刘振华更是保证以后沙梁子垦区定然会建立起一个大型的养鸡场,做到农业和养殖业齐头并进,让垦区的效率和收益再上一个大台阶!

“可以,你们继续干,别耽误了!另外安排点人去吧卡车上的东西卸到营地去!”

刘振华领命后,带着一班长和几名士兵去往卡车那卸货,教导员也跟了上来。

司令员则在原地和其他军区首长以及团长张雄伟、徐参谋等人开起了关于垦区发展工作的“现场会”。

“刚才你冲我点头是啥意思?”

教导员回答道:

“啥意思你还不知道?跟我在这装糊涂呢?没停刚才司令员咋跟你说话的!”

刘振华知道自己感觉没错。

但毕竟还没有正式的文件通知,他不想“高兴得太早”,不然要是最终的结果有出入的话,那对自己的打击更大!

“好家伙,老刘,快来看!司令员给咱们带了这么多好东西!”

卡车的篷布一掀开。

木头箱子里装的都是整箱的罐头,还有许多经就耐放的新鲜蔬菜、肉!

“白菜!大葱!这都不怕放,挖个菜窖,一个夏天都不会坏!”

刘振华激动的说道。

不过最里面放着的一些红彤彤的东西,因为车厢内部光线昏暗,他却是没有看清。

司令员的警卫员看到刘振华的眼神,脸上立马有些紧张:

“好了,就这么东西,我和大家一起搬到营地去吧!”

说着还用身体挡在前面。

身为指战员当然学习过保密条例,刘振华立马收回视线,不再看也不多问一句。

营地里,炊事班老班长看着司令员带来的物资,激动的说道:

“营长,你说!今晚做几个菜?!”

刘振华笑骂道:

“你也是个老同志了,别有啥都写在脸上!”

“我看啊,还和上次一样。你弄几个像样子的菜,咱们招待司令员和其他首长们。然后再弄个解馋顶饱的,给战士们好好吃一顿!

老班长说道:

“那我还是搞个大烩菜!用肉汤炖,鲜肉、罐头、白菜,农上一大锅,保准大家伙儿都能吃美了!”

刘振华很同意这个方案。

大锅饭,就要大锅炖、烩,这才香、过瘾!

但他也提醒道:

“咱可不能当那乍富的穷人,不管多充裕,还是得学那做做买卖的小掌柜!别一顿都霍霍了,那以后日子更不好过!”

因为人多,刘振华和一班的战士们在营地中间的空地上摆了桌子。害怕不够,还把教导员地窝子里的桌子都搬了出来。

这章桌子质量最好,高度适中,便让司令员坐。

司令员一坐下,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墨水痕迹:

“这还是张有文化的桌子啊,哈哈,一看就是教导员的!”

教导员被这变向的夸奖弄的有些害羞:

“司令员,垦区条件不好,桌子凑不齐,只能搬出来凑个数!”

司令员摆摆手说道:

“主要是大家一起吃饭热闹,有没有桌子无所谓。当初打仗的时候,咱们站着不也热热闹闹一顿饭?现在还更讲究了!”

开饭前徐参谋特别让刘振华安排几个突出代表和首长们坐一起,刘振华和教导员一商量,除了三个连长外,点了一班长、朱有福、赵明霞和李秀英四个人。

这里面有基层的指战员,还有新到的女兵和卫生员,还有起义部队的,算是涵盖了整个垦区的方方面面。

挨个自我介绍的时候,朱有福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待他说完,刘振华急忙补充道:

“司令员,各位首长。朱有福可是沙梁子垦区中最优秀的战士!”

将他来到沙梁子垦区的贡献说了一遍后,还拿出来了朱有福今天写的入党申请书。

司令员特意要了去,让警卫员把灯靠近些,认认真真看了一遍

“写的好!写的真好!朱有福同志,我觉得你已经具备一个党员所要具备的优秀品质和奉献精神了!”

说着,顺手将入党申请书递给了团长张雄伟。

“司令员都这么认可!看来沙梁子垦区又要多一名党员了!”

所有人都在为朱有福高兴,唯有他自己还云里雾里的。

一时间又是敬礼,又是鞠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在团长张雄伟的抬头下,大家以水代酒,欢迎司令员和其他各位首长们来沙梁子垦区检查工作。

水缸子放下后,团长张雄伟看向司令员,低声说道:

“司令员,我现在读?”

司令员点头后,团长张雄伟站起身,看了一眼刘振华,朗声说道:

“现在我宣布一个新疆军区政治部的文件!”

刘振华身子一抽。

该来的终归回来,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当着司令员和其他好几位军区首长的面。

“鉴于刘振华同志不经请示,在击退叛军之后,意气用事,擅自调动部队进行追击作战,擅离职守。对机耕队所属的贵重国有资产——拖拉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坏,还对其所在的实习农场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安全风险,影响较为恶劣。”

团长张雄伟读到这里,顿了顿,才继续下去:

“但经综合考虑,认为刘振华同志在后续的追击战斗中,将叛军彻底歼灭,保卫了战斗地附近的百姓村镇和团部,对维护地区稳定起到了极为积极的作用。综上所述,对刘振华同志警告处分一次,结束停职调查,恢复其营长职务!”

刘振华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随即眼前几乎空白。

身边的教导员无论怎么提醒他,却都无动于衷。

好在没有持续太久,他便自行恢复过来。

觉得脸上有些湿润,伸手一抹,已是涕泗纵横。

用力挤出来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端起缸子,照首长们示意了一圈,哑着嗓子说道:

“我绝对不会辜负……不会辜负首长们对我的信任!一定和教导员,和同志们一起,把沙梁子垦区建设好!”

说完这才发现自己的缸子里早就空了。

还是司令员替他解围,说道:

“哈哈哈,水少喝点!留着肚子吃喜糖吧!”

“喜糖?”

“谁的喜糖?”

刘振华摸不着头脑。

但不知怎的,他却不自觉的看向了赵明霞。

赵明霞听到刚才团长宣读的文件,眼里也噙着泪,默默的看这他。

两个人就这么朦胧的对视着,彼此间的新意不言而喻。

警卫员提过来一个大口袋。

里面漏出来的东西红彤彤的,正是先前刘振华在卡车车厢最里面看到的东西。

心想着这么“机密”的东西怎么拿出来了?同时擦干净眼泪,敏锐的目光朝四周扫视了一圈。

“赵明霞!”

正在走神之际,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赵明霞条件反射一般站起身:

“到!”

司令员双手扶着桌子,也缓缓站起身:

“赵明霞同志,择日不如撞日,刚好今天人多热闹,你们张团长主持,我当个证婚人,你好刘振虎把事儿办了吧?”

一边说一边把提包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

两个大红的“喜”字,还有一匹花布,两双新鞋。

瓜子和糖则是一股脑倒了出来,直接占据了半个桌子。

“教导员同志,咱垦区还有多的地窝子吧?”

教导员一听就知道这是要给刘振华布置洞房,点头点的像小鸡叨米一样。

“有!司令员,有哇!我那个地窝子两分钟就能腾好!”

“那快去,把这俩‘喜’字儿贴起来,布置出点样子来!”

教导员领了命正要起身,却一把被刘振华拽住:

“这是咋会是,咋司令员给我结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教导员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由不得他。

原来司令员在团部接见前来探亲的军属时,王润芬就提到了很多沙梁子垦区的事情。再机上徐参谋、张团长每人说一段儿,早就掌握了刘振华和赵明霞之间的事情。

得知团长张雄伟本来就准备最近来沙梁子垦区给刘振华操持这件事之后,高兴地说这样的好事自己可不能挫骨偶,既然早晚都要办,不如提前办了,还能让同来的人一起吃块喜糖,沾沾喜气!

现在更是主动担任了证婚人。

刘振华这喜事办的,可谓是全新疆军区独一份!

“司令员,司令员……”

“哟,新郎官有话要说!”

司令员带头鼓掌。

“不是……司令员,团长,各位首长,这个……我和赵明霞同志……”

团战张雄伟反问道:

“怎么,这么高标准,司令员给你征婚,你还不满意?”

刘振华红着脸,指着赵明霞说道:

“我哪不满意啊,就是……就是不知道赵明霞同志她……她那个……”

“我愿意!”

不等刘振华嘴里那絮叨话说完全了,赵明霞奋勇的站起来,大声说道!

众人的目光立马直勾勾的看向他,却是让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捂着脸转过了身去。

“好了,赵明霞同志都表了态!刘振华,你怎么回事?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还有点英雄连长的样子?教导员都给我说了,早就让你拿出端炮楼拔据点的劲儿来,你就这么黏黏糊糊的?”

团长激将法在刘振华身上永远有效!

当即也大声说道:

“我也愿意!谁说我不愿意了!”

趁着刘振华这个气势,司令员当场说道:

“我宣布,刘振虎同志和赵明霞同志从革命战友,变成合法夫妻!大家鼓掌!”

徐参谋一手一把,抓起桌上的喜糖,纷纷扬扬的撒向刘振华和赵明霞的头上:

“快,吃刘营长的喜糖了!”

战士们一个个争着喊着来抢喜糖,生怕晚了就没自己的份儿了。

教导员也刚好布置好了洞房,看到刘振华帽子上落了个喜糖,拿下来就吃进了嘴里,笑着汇报到:

“报告司令员,洞房已经布置完毕,请司令员检查!”

司令员笑着摇头说道:

“这个我就不检查了,只要这对新人满意,我就没意见。不过我提议啊,刘振华和赵明霞是你们沙岭子垦区的第一对新人。现在条件有限,这个洞房嘛,就可以把它当做一个公共的洞房。

看众人都没听懂,司令员解释道:

“意思就是,不管以后谁结婚,它用这同一个场地,这样不增加垦区负担,还能让这个地窝子里的喜气越积攒越多!后来结婚的同志不是就有更多祝福!”

司令员这个方案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在团长的带领下,全部鼓掌通过。

“好了,我吃饱了,同志们慢慢吃,多吃点!今晚是你们营长的喜宴!”

刘振华激动的说道:

“等以后有条件了,我请大家吃顿好的!到时候请司令员,各位首长都来!”

司令员笑了笑对刘振华说道:

“怎么样,你这个新郎官吃饱了没?吃饱了我们走走?别着急着入洞房嘛!”

刘振华脑袋摇庚哥拨浪鼓似的,一口气说了三四个“不着急”!

他每多说一次,赵明霞却是就多害羞三分……

最后实在忍不住,朝她胳膊上重重锤了一拳头!

司令员提前离桌是为了让战士们彻底放开。

他坐在那,大家难免紧张,谁都吃不好。

徐参谋留在饭桌上支应,团长张雄伟还有刘振华、教导员跟在司令员身后,向营地的边缘走去。

“刘振华,还有一个情况一并告诉你。”

团长特意放慢脚步,对刘振华说道。

“关于沙梁子垦区牺牲的那三命同志,三班长孙得宝,机枪手郑明,还有你们叫他小家伙儿的董健,上面已经在研究关于他们追授烈士的问题了。等批下来之后,他们的家属就能按时领取补助,起码生活上就了依靠。”

刘振华看着面前深邃的戈壁滩。

自己在这里成了家,但缺失去了三个战友。

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

恨无从恨起,爱也不知道该怎么爱!

司令员站定了脚步,开口道:

“你们说,想要建设好一个地方,除了垦区的农业、畜牧业以外,还需要什么?”

教导员读书多,马上回答道:

“还需要工业!”

司令员肯定到:

“说得对!未来,这些戈壁滩可不光只有农田,还要有工厂,这是建立一个城市的基础!”

刘振华问道:

“司令员,咱们是要建城市了吗?”

司令员转过身来说道:

“就在这里,沙梁子垦区,军区决定先建立指挥部,开展建市的各项相关筹备工作。刘振华,我问你,这个大梁你敢不敢挑?!”

事关重大,但刘振华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

“好!刘副指挥长,今天我越俎代庖了,跨过你们团长,直接给你任命!”

夜深人静,刘振华和赵明霞坐在“洞房”门口,互相依偎着,久久都没说一句话,两人只想静静的享受这种宁静的美好。

“振华,司令员……后面说啥了,能给我说吗?”

刘振华咧开嘴,很是疼惜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能啊,咋不能呢!”

“司令员说,咱们沙梁子垦区要建城市!以后啊,就是你们刚来的时候,我老说的那句话……”

“戈壁起高楼,沙海变绿洲!”

赵明霞抢过刘振华的话说道。

月光映出两人的剪影,连同这句话一起照遍这个戈壁滩,照遍整个天山。月光下吹过的风中,乍一扑面似是饱含悲壮,但细细体味之余,实则全是慷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