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嘱咐朱荣,百密一疏
作者:冰封一四  |  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2-06-04 22:42:15 全文阅读

安琪并没有理会张凯的吐槽,而是解释道:“我多少能理解你说的那种心情,但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要不解释不通啊,难道这里还有能给人洗脑的精灵?或是类似的牛逼人物,否则他为何这么…视死如归?”张凯疑惑道。

  安琪眼含深意的看了张凯一眼,并没有搭话。

  “喂,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你怀疑跟我有关?”

  “除了某位张老板,别人的精神系精灵大都留有记录,他们的性格也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

  看俩人的态度,若不是这里是一片建筑工地,再加上还有一具新鲜温热的尸体,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咖啡馆呢。

  这并不是两人心大。

  而是这里有小朱然存在,对于朱然,两人的心态都有点像长辈。

  为了不让小朱然心里有什么阴影,两人默契地用这种态度交换着情报。

  也许安琪看待事物的角度并没有张凯那么透彻,但她也不像她所说,只是一个打手。

  毕竟…

  打手,怎么能执行那么多高难度任务。

  面上不显,可两人心里都有点凝重。

  本来已经有所明朗的情况,被康明远的行为和其脸上诡异的笑容破坏的一干二净,向着一条疑窦丛生的道路驶去。

  张凯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可又不知该如何去寻找答案,这情况让他憋闷的很。

  不过,两人的这副样子,让朱然下意识的觉得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

  人总会给自己找借口。

  朱然脑海中给自己找的借口是,她们是正当防卫,只是有点儿防卫过当而已。

  当然,这么说也并没有错,甚至都构不成防卫过当。

  毕竟以康明远当时的行为来看,张凯可是真的受到生命上的威胁了。

  本来张凯还想着在将康明远送到警局之前,送到祁振凯那里之前,从他口中得知一些线索和情报,也就并没有告知警方。

  带着朱然,也只是让她代表官方那边做个见证。

  可现在,不通知祁振凯他们是不行了,好在的是,有朱然的存在,张凯也不必多费口舌。

  没过多一会儿,祁振凯便带着自己小组到来,对于朱然的行为,他并没有多说。

  从张凯这里了解了情况之后,对着安琪点头示意了一下,他便拉着张凯到了旁边无人之地,询问起张凯的意见。

  “张老板,具体是个什么情况?”祁振凯说着,掏出烟来递给张凯,见张凯摆手拒绝,便叼到自己嘴里,点燃之后,深吸了一口,补充道:“咱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知道张老板隐藏在官方话语下的一些其他情况,当然,不会白让张老板说明,作为交换,我会在力所能及的时候,给朱然一些超额的帮助。”

  祁振凯话说的很漂亮,但张凯心里却瞥了瞥嘴。

  假大空。

  以朱然的天赋,作为祁振凯的手下,他能亏待了朱然?

  要真是一视同仁的话,今天的事情就足够朱然背上一个处分。

  更别提往日朱然嘴里没少说他们队长的好话。

  以朱然那单纯的性格来看,祁振凯对她那是当做接班人一样倾囊相授。

  而且别忘了,朱然可是她们警局的团宠。

  不过虽然想是这么想,但张凯倒是乐意和祁振凯分享点什么。

  毕竟有舍才有得。

  当然,也不能白白让祁振凯得了好处,什么都不付出。

  “祁队客气了,相信你不会亏待朱然的,这样吧,就算祁队欠我个人情如何。”张凯笑道。

  那边的安琪瞅到了张凯脸上那笑容撇了撇嘴,对着身边的朱然吐槽道。

  “喏,你看,张老板又要捞好处了。”

  朱然:???

  …

  祁振凯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让烟草的味道徘徊在自己的口鼻间,“张老板还真是…行吧,这样也好,算我祁振凯欠你个人情。”

  人情可不好还,正是个难缠的人物。

  祁振凯心里吐槽道。

  可没办法,谁让他对这件事情上心的很,而张凯那里,又存在着这起事件的突破口。

  受制于人,难免要让出点好处,出点血。

  “祁队真是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祁队想知道什么?尽管问,知无不言。”张凯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些许,让祁振凯看得好生无语。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张老板看着说说呗,你是怎么想的,又发现了什么?”

  “那这样,我就以我的角度给祁队说一下,有不理解的情况,祁队随时打断。”张凯说道,见祁振凯点头应了一下之后,开始描述了起来。

  “那位,朱然的老师,我这次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将她拉入了这次事件中…”

  “咳咳…咳…”好家伙,上来就夸大其词,祁振凯被震惊了,吸着的烟直接呛着,忍不住咳嗽了两下。

  “额,祁队?”

  “没事没事,你接着说。”

  “当时我布了一个局…”

  在张凯的描述下,祁振凯了解了张凯的想法,以及从张凯那里得到了他的推断。

  “说到这里,祁队能否给解答一下,对于康明远脸上那诡异的笑容,这个名叫‘山火’的组织,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他有些隐藏在深处,志向远大的目标不成?”

  “不可能!”听着张凯的询问,祁振凯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是为何?”

  “具体的情况,因为纪律的问题,我无法对张老板言说,但如果让我用四个字来形容他们作为的话,我会对张老板说这四个字…

  罄竹难书!

  若再详细一点,那这么说,这个组织,让人族的底蕴,最少损失了三成有余,甚至更多。

  这么说是因为根本无法详细计算,他们针对的,都是还未成长起来的天才天骄们,谁也说不准这里面会不会有对人族未来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天才。”

  祁振凯说到这里,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愤怒的表情,愤怒之余,还有着些许哀伤,些许怀念。

  祁振凯的这个情况,让张凯心里有所猜测。

  不出意外的话,祁振凯不是朋友,就是亲人,在山火组织手里折损过。

  且这个人跟他…

  关系非浅。

  “那对于康明远诡异的笑容,祁队有什么看法?”张凯反问道。

  “以张老板所说的那几个情况,我更倾向于…

  他在临死之际,想到了自己亲近之人,有所释然,有所怀念。

  而并不像张老板所说洗脑什么的,更别提什么‘山火’隐藏的目的了。”

  “嗯,也许祁队说的是对的,毕竟我这儿情报有限,只能展开脑洞瞎联想,徒惹人笑柄。”张凯并没有反驳,而是沉吟道。

  但他心里是如何想的,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毕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谁也没有发言权,生而为人,就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这边处理好之后,众人来到了祁振凯所在的警局,做完笔录之后,告别了要留下整理资料的朱然,张凯和安琪两人出了警局大门。

  “接下来去哪?”出了警局后,看着一路上都在沉思的张凯,安琪忍不住道。

  “去趟医院吧,去看看朱荣,最起码朱荣有权利知道这些秘密,要是能激发朱荣的进取心,那就更好了,省得以后因为力量不足,受到朱然的牵连,哪怕不说这个,能让朱荣上点心,多点警惕性也好。”张凯提议道。

  安琪并无异议,两人一边讨论猜想推断这件事情的因果以及目的,一边来到了朱荣的病房。

  推门进来之后,朱荣正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做着各种术后恢复动作。

  朱荣的情况说严重也严重,可要说不严重,也能说得过去,毕竟没有后遗症,也不会对以后的人生产生什么影响。

  而较为严重的就是,若请不起专业精灵养护方面的医护人员,那朱荣最少三个月下不来床。

  这笔钱不多,可也不算少,以朱荣和朱然的情况来看,相当于两个人两月的收入。

  这笔钱是张凯垫付的,照例记在了朱然的贷款上。

  不记的话,兄妹二人都无法接受。

  看到安琪张凯二人,朱荣脸上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让一个习惯了在野外冒险的人,天天活动在方寸之间,难免会憋闷的很,再加上张凯和安琪都对兄妹俩人帮助不少,于情于理,朱荣也没法儿不高兴。

  稍微寒暄了一下之后,张凯严肃了下来,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删减了一些之后,较为详细的告知了朱荣。

  “为什么啊?我知道我妹妹学习好了一点,但跟天骄也搭不上什么关系吧,为什么这个...这个‘山火’的组织会盯上我妹妹?”朱荣满脸不解道。

  “额,朱然没和你说过?”张凯和安琪对视了一眼,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

  “说什么?”

  “安琪教给朱然一门功法,有关于精神力方面的,而结果就是…

  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朱然了,简直就是个妖孽。”

  “啊?有这么离谱?”

  “简单给你解释一下就是,正常人是一,天才是三,天骄是五,绝世天骄像安琪这样的,是十左右…”

  “那朱然呢?”见张凯一脸复杂的神色,朱荣忍不住问道。

  “两三百吧…”

  “我...多少?”朱荣震惊道。

  “这还是保守估计,是理论上朱然绝对能到达的数值,取的还是最低值,具体情况…真不好说。”

  “可这又有什么用?这套功法对精灵战斗有多大影响?”

  “很大,只是暂时看不出来,”安琪插话了,“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目前科研方面正在集中攻克研究某一个领域,若是有所突破的话,这套功法对精灵战斗方面的提升,将是呈几何态势的增长。

  哪怕不提这个,这套功法对召唤师的帮助也不会小,且不止战斗方面,对其他任何方面,都是有增幅的。”

  “额,”听着安琪言辞凿凿的语气,朱荣筹措了一下,“那这套功法具体提升的…到底是啥?”

  张凯:…

  席安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