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6章 第五
作者:采诗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2-28 17:16:12 全文阅读

塞北,相山外。

两辆马车并驾齐驱,其中一辆车夫身材魁梧,车上少年扭头问另一辆车上另一个少年:“帝子,不去见见你的月婵姑娘?”

“好啊,要不要回去,再让她给你一剑?”子修嘴上打趣,还是回头瞧一眼,此时距离相山有四五里,连山也看不见,何况是人。

姜获麟一脸讪笑,摆手不迭,江月婵的厉害他可是见识过的。越是如此,姜获麟越是好奇子修是如何打动这位冰山美人的,总不能靠脸吧?

论模样,少师羡也不比子修差,两人都是华胥年轻一辈出了名的美少年;论家世,少师氏族也好过没落得只剩子修一根独苗的子氏族;论财富,华胥最富庶的阳城是少师氏族属地,天下最大的富商巨贾少师盈亏是他叔叔。

偏偏少师羡大摇大摆去自由之城,灰头土脸回来,险些沦为笑柄。

姜获麟好奇,几次问起子修是如何勾搭上江月婵,偏偏子修缄口不言。

舒礼有些拘谨,小心抬头瞧一眼子修,又垂头丧气问道:“子修,那位华胥采诗官……”

姜获麟打趣道:“哟,小厨娘有心思咯。”

舒礼更拘束,没开口。

子修瞪姜获麟一眼,鄙夷道:“你的小蛮不在身边,原形毕露了?”

姜获麟嘿嘿偷笑,想必在草木部落这些日子,和泰山蛮女进展不错,也不知道有没有再挨打。

为子修驾车的还是老车夫,老舟子在草木部落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也没带上他。

一行人中除了还在草木部落疗养的泰山蛮女,还少了鱼书。姜获麟称姜北臣带走了鱼书,子修就是想找姜北臣也找不到人,只好暂且作罢。

“姜获麟,你确定姜北臣不会伤害鱼书?”子修还是不太放心,照理说鱼书和姜北臣也是祖孙,不会害他,只是子修担忧姜北臣的目的。

他能有什么好心呢?全是谋算,且老谋深算。

姜北臣讪笑道:“我祖父这不是还就没见个鱼书,祖孙情深嘛。”

子修轻笑一声,诽谤道:“他姜北臣还知道亲情?”

姜获麟这回没替姜北臣辩解,也诽谤道:“就是,我好歹还见过他几面,小鱼可见都没见过他。”

“但愿如此,不然我也没法给姑姑一个交代。”子修叹息一声,虞凫特地让鱼书跟着自己无非是远离斗争,结果被姜北臣拐去。以姜北臣的性子,他未必多在乎一个不随自己姓的外孙女,倒是看重鱼书的天资聪颖。

此番来塞北,是为两件事。第一件是给江月婵两份礼物。千里雪和绿耳都被射中,千里雪还好,没伤及要害,经过草木子亲手治疗已经痊愈;绿耳则当场殒命。

或许这是一种暗示。

千里雪固然是良马,不过另一件礼物想必江月婵更感兴趣。

至于心思嘛,有当纳彩礼的意思。两样礼物,她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第二件事,是祭拜老兵甲。

或者说是第五。

之前和云上鹰逐杀,老兵甲气绝而亡,重创云上鹰,否则纵然子修在泰山蛮女帮助下杀死云歌,也没办法直面云上鹰。

车队抵达熟悉的山丘,连一向跳脱的姜获麟也脸色沉重。

自诩在华胥年轻一辈中射术第一,可真正在逐杀之中,面对天下第一的云上鹰,他实在没用。若非老兵甲老当益壮,以一己之力重创云上鹰,恐怕几人都得折损在此。

子修跳下车,搀扶着老车夫,朝无名山丘走去。他脑海里不断闪过当日细节,历历在目。

他忽然觉得冒失,明明还有一年,怎么急着来找云上鹰?

是仗着有姜获麟和泰山蛮女,占尽人数优势?

还是因为曲正专门准备的两把弩?尤其是那把三丈内杀人于无形的袖弩?

都不是。

他相信老兵甲是第五,并非是老兵甲和恶狼搏杀的老当益壮,而是一种奇妙的直觉。

如同在西塞山见到独臂老舟子,本能想起为夏天子少鼎划舟的老亓官。

他们在不经意的时间、地点出现,本身就带着某种使命感。正如同老车夫隐姓埋名,载着自己北上回华胥,始终没有提到半句关于身世的话语,却又监守自己的使命。

老车夫抱着一坛酒,是草木部落纯正的百草酿,绝非华胥游商带去各地的假酒。

山丘上有三座坟茔,其中两座一上一下,另一座稍远一些,孤零零。

老车夫注视相近的两座坟茔,各自有令牌,一座是云上鹰之墓,一座是云歌之墓。两座坟前都有肉食,余温尚存。

最后,老车夫朝孤坟走去,孤坟前也摆着肉食,显然出自同一人之手。

子修站在山丘往南眺望,那里有两个黑点。

子修难免想起云朵,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为哥哥和叔叔收尸,也不忘给自己抹药,还说了一句让他心神颤栗的话。

路过我家的时候,可以来坐坐。

她说的时候,语气平静,如同和一位有点头之交的有人寒暄。

老车夫立在孤坟前,揭开百草酿封盖,一半倾洒在坟头,另一半灌进喉咙,哀声道:“老五,四哥看你来了。”

老车夫又跪坐在坟头,目光惆怅,道:“老五啊,咱们兄弟五个说好的同生死,共患难。偏偏大哥先走一步,留下我们兄弟四个。我们不能死,我们还要看着天下五岳摆着五鼎,才有脸去见大哥啊。老五,你就这样走了,也不和四哥打声招呼,你看,这是你最喜欢喝的百草酿,还有……”

舒礼抱着食盒递给老车夫,这份菜品她学了很久,材料、火候,都与寻常饮食有些区别,很是讲究。

来之前,老舟子在华胥河临水垂钓,一连钓了八尾鱼,有一半是鲈鱼,不过都不大,一直到第九尾,大鲈鱼。

鲜鱼配莼菜,华胥头等美食,往往只有禾丰节才能享口福。

莼羹鲈脍。老车夫打开食盒,颤颤巍巍取出一个陶碗,摆在坟前,哭诉道:“老五啊,还有你最爱吃的莼羹鲈脍,你多少吃一口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