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93章 家园
作者:采诗  |  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1-12-12 16:11:03 全文阅读

自由之城城门有一块巨石,由当年那位华胥中年和叛国贼子合力镌刻四句话,象征城邑建立的初衷。

为自由而战,为平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家园而战。

龙且在前引路,虽说遭到长老会裁决,仍旧一脸豪气,介绍道:“想必自由之城的历史你们也该知道,就不提了。单说这座城邑,由老城主、江侯和曲正长老选定方案,在流火山地筑成这座雄伟城邑。

自由之城有九层之高,每层形如半个车轮,自下往上次第垒起,层层叠叠。各层之间有石梯连接,各有九阶。”

进入城门,龙且指着右手侧说道:“靠近城门这边是马厩和仓库,屯军备物资;更远处是城民的羊圈和牛圈。当然,许多时候牛羊也养在城外围栏,只有打仗时才赶回城里。”

沿着阶梯往上,进入第二层,龙且说道:“这二三层都是自由军的军营,每层一百间,每间能住一队武卒;合计两百间,合计能住两万人。余下一万,由一位万夫长领衔戍守黎明要塞,每月轮换一次。当然,有时候也有例外,比如这回江侯戍守黎明要塞,得有半年。”

略过第三层,进入第四层,龙且说道:“从第四层往上到第八层,主要是民居,合计四万余城民。

城民构成复杂,最初只有追随江侯的镇北军旧部家属,后来老城主带来华胥人和部分东夷人,再之后第二批东夷流民涌入,另外前不久还有一批夏人流民暂且安置在城外。

这五层除了民居,还有酒肆、摊铺、客舍、陶窑、铜匠铺等。”

众人皆是赞叹,如同天空之城。

一路上有不少人认得龙且,与他打招呼,姜获麟笑问道:“看来你人缘不错嘛。”

龙且一脸傲气,道:“这就是我们战斗的理由。”

进入第九层,不算宽敞,倒也不小,中间有一座建筑,只有四根支柱和房顶。

姜获麟抢先说道:“这是仿照我们华胥古老明堂样式,里面颇有讲究。房顶代表帝君,象征帝君如同房顶一样庇护脚下的土地;四根柱子代表德老,上承帝君,下接庶民;四面无墙则是表示帝君和德老与庶民没有隔阂。”

龙且点头道:“不错,这座明堂正是老城主亲自督工落成,城主和各位长老议事时,任何人都可以旁听。”

站在九层上,东方浣衣河、西方流火山地、南方塞南和北方塞北尽收眼底。

好一座雄伟城邑,屹立浣衣河畔,依托流火山地,阻绝狄人狼骑,守护身后家园。

如果不是昨夜同今早的遭遇,子修对自由之城的评价还更高。

龙且先走到西边,那条瀑布从城邑边缘倾泻而下,龙且指着流火山地,说道:“流火山地有不少矿脉,留守城邑的武卒则负责开采铜矿,冶炼兵器。

另外,也在流火山地开辟出零星土地,种植荞麦和麦子,增加粮食收成。”

龙且再走到北方,说道:“塞北是我们的牧场,牧户除了放牧自家牲畜,也得放牧军马和充当粮草的羊群。

我们自由之城马匹不算多,老城主带去那一万骑兵,其中七千马匹还是找相戎借的。

往北八十里有一条峡谷,形如残月,成为残月峡谷。峡谷长二十里,尽头有座要塞,便是黎明要塞,是我自由之城北方的屏障,一旦北狄人越过残月峡谷,便畅通无阻,所以每月都要由一位万夫长换防、戍守。”

龙且再面朝东方,指着浣衣河说道:“浣衣河是我们唯一的水源,也提供河鱼……”

鱼书无礼打断道:“那,怎么不准打渔?”

龙且耐心解释:“以前不禁渔,家家户户都去打渔,浣衣河一度无鱼可捞。所以老城主与各位长老商议后下了禁渔令,每年春夏禁渔,只有秋收过后可以捕鱼,且规定渔网细密,不至于让鱼虾绝户。”

鱼书若有所思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没办法,自由之城什么都缺,穷啊,”龙且面朝南方,说道,“浣衣河平分塞南塞北,两岸水土天差地别,塞北少乔木,多草场,多山丘,五谷难生长。

据说以前自由之城的粮食全靠华胥供给,后来同华胥交恶,只好在塞北和流火山地开辟田地种植耐干旱的麦子的荞麦。

后来那位夏天子少鼎不知为何善心大发,迁离塞南百里之地部落,由自由之城接管。

当时江侯率武卒和城民在塞南开垦土地,种植黍、稷和麻,自此我们自由之城才算是勉强做到不必挨饿。”

几人皆是唏嘘,自由之城属实不容易。

泰山蛮女问道:“怎么和华胥交恶的?”

龙且望向姜获麟,姜获麟摸摸鼻子,辩解道:“别看我,我那时候才几岁。”

龙且解释道:“自由之城的前身流火要塞,还是姜获麟的祖父向华胥借的地,当初华胥本该收回,由老城主出面,将这块地借给江侯,老城主则代表华胥,管理自由之城。

我们自由之城和华胥联盟,全靠老城主联络,每年开采的铜矿石,大半进贡给华胥联盟,华胥联盟则送给自由之城粮食。”

鱼书瞪着姜获麟,鄙夷道:“我就说华胥怎么会那么好心,白送人家地,还白送粮食。”

姜获麟一脸无辜。

龙且微微笑,继续解释道:“本来老城主是代表华胥掌管自由之城的,每年自然会拿自由之城的铜矿换华胥的粮食。结果老城主有了归属感,开始顾家了,觉得拿自家铜矿换粮食不划算,索性亲自去华胥联系商贾,讨价还价。

华胥占惯了我们自由之城的便宜,自然不愿意,老城主又不吃亏,于是和华胥交恶了。”

鱼书笑吟吟道:“外祖父还真有意思。”

泰山蛮女询问道:“那华胥不收回这块地?”

“自然想啊,”龙且感慨道,“多亏老城主,他拿自家地换了自由之城和塞北这百里之地。”

子修不忿道:“他倒是大方,说我是败家子,他才是真正的败家子。本来我子氏族有一百六十里封地,被他败了一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