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1章 刀伤草
作者:采诗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2-10 12:27:56 全文阅读

江望舒与龙且带自由军先行,留下江月婵带领两队马护送车队。

江月婵显然不乐意接下这个苦差事,并不称职,带领两队人马先行,在营地等候。

暮色里,两乘马车、一架牛车缓缓北上。

那两辆马车、一辆牛车,分作三方人。

身段修长的泰山蛮女和惹人爱的鱼书是虞人。

魁梧车夫宰予我和舒礼是夏人,确切说是夏邑学宫人。

姜获麟自然是华胥人。

子修则和三边都沾边。

姜获麟同鱼书换了马车,拿还使得上劲的左手驾车。

泰山蛮女则俨然以护卫身份,为鱼书驾车。

宰予我自然履行职责,驱使老黄牛慢悠悠吊在后面。

车队慢悠悠抵达宿营地,不出意料的话自由军已经吃过晚饭,子修倒也识趣,刻意和自由军营地隔开些距离,简单扎营。

宰予我和舒礼忙前忙后,准备晚饭,两位都是夏人老兵的遗孤,夏人,一向以勤劳著称。

鱼书缠着子修,问东问西,什么都好奇。那位泰山蛮女则寸步不离,连睡觉也搂着鱼书。

姜获麟掀开布条,检查伤势,朝正在生火的宰予我喊道:“大兄弟,你这草药还挺管用。”

宰予我咧开嘴一笑,早前乡里人有个小灾小病都是去杏花里找邓游医,后来邓游医撒手人寰,他那刚刚成年的儿子没能成为小邓游医,离开了杏花里。虽说十里八乡还是有行脚医者,夏邑更是有医药铺,价钱都不低。宰予我跟着老猎户,难免有小伤小病,那位老猎户辨识不少草药,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

好在治烫伤、跌伤、刀伤的草药,错不了。老猎户好饮酒,量小瘾大,时常跌跤。有回他吃了酒,同南山一个总角娃娃比试一步跳过花溪,摔断了腿。宰予我背着老猎户回南山那间徒有四壁的破落房子,爬到屋后边有颗老柏树上,折了一大把柏树枝,又去山上找一种刀伤草,一半包扎,一半熬药。

泰山蛮女一脸鄙夷,他不太待见这位华胥贵族少年,或者说不代价华胥人,虚伪。

鱼书好奇问道:“表哥,那位草木子名气大得很,被称为神医,你同他学过医术药理,怎么不会医术?”

“会啊,”姜获麟努努嘴,说道,“这刀伤草还是我家帝子吩咐宰予我去找的。”

宰予我虚伪点头。

鱼书半信半疑。

“我的伤,你能治不?”泰山蛮女笑吟吟问道。

子修尴尬摇头,怒视一眼姜获麟。

泰山蛮女又玩味道:“你知道我的伤口在哪?”

子修尴尬摇头,早前在临时营地,泰山蛮女大胆袒露半个身子喝退马丕,子修则看见一道狰狞伤疤,从左肩绵延到后背,触目惊心。

“那给你看看,”泰山蛮女当着众人面解开左半边衣裳,又留意到子修先低头,宰予我后低头,唯有姜获麟一脸呆滞,笑吟吟道,“好看不?”

姜获麟脸一红,慌忙转过身。

泰山蛮女嘴角咧开,说道:“大胆看,我也不掉块肉。”

姜获麟抬起头,小心看一眼。

“自虞凫姑姑来西陲,我们虞人女子,一向保守,”泰山蛮女望着姜获麟,笑吟吟道,“看了我的身子,我就是你的人了。”

姜获麟目光大胆,笑道:“好啊。”

泰山蛮女故作失落道:“可惜,有人比你早。”

子修笑而不语,是那位马丕嘛。等见到泰山蛮女审视目光,子修脸一僵。

姜获麟哀嚎道:“帝子啊,你有四个了,还和我抢,不活了。”

泰山蛮女扭头查看左肩伤疤,招呼道:“舒礼,把那个刀伤草给我一些。”

舒礼点头,分出一把刀伤草捣碎,敷在伤疤上,从左肩绵延到后背,敷了两次才敷完。

“谢谢。”泰山蛮女礼貌朝舒礼致谢,这位夏人姑娘做事细致,敷完草药,不忘拿麻布包扎好。

舒礼红着脸,又去端了两碗草药,姜获麟一碗,泰山蛮女一碗。

姜获麟苦着脸,端坐草药不喝,问道:“你这伤是戎人留的?”

泰山蛮女没接话。

姜获麟又说道:“戎人骑兵,携带两样武器,一样是夏王朝制式长戈,一样是仿照狄人狼刀打造的弯刀,称为戎刀。

戎刀厉害我没见识过,倒是见识过北狄狼骑的弯刀。”

鱼书点头道:“不错,当初三万戎骑冲阵,部分轻骑便是持戎刀,杀人如割麦。

我们狐豹师将近一万两千武卒,有半数死在戎人手里。十二位千夫长,有四位死在戎人手里。

西陲统领险些阵亡,是蛮女姐姐挡在她身前。那一柄弯刀,从蛮女姐姐左肩划到后背,又划到西陲统领腰腹。”

子修恍然大悟,当初在夏山误会虞西陲是那位病秧子,恐怕是虞西陲旧伤复发。

泰山蛮女举着碗,大概是怕烫,小口吹气;又怕苦,皱眉吞咽。

“我也怕苦。”姜获麟摇了摇手里药碗,一脸苦涩。

泰山蛮女一口喝干草药,语气平静,道:“再来一碗。”

“这么好喝?”姜获麟试探性喝一点,只打湿嘴唇,不甜,也不苦,松了口气。

喝完草药,姜获麟与子修说道:“帝子,你看你时常埋怨药苦,哪里苦。”

泰山蛮女拿余光窥视子修,问道:“你有病?”

姜获麟翻了个白眼,道:“我家帝子壮如牛犊。”

子修倒是诚恳回答:“从娘胎里落下的病根,早前在草木部落学医,也是为调养身体。草木子说我这个病,叫阳虚,受不得寒。当年我随子兰南下后,每隔几个月草木子总会托游商捎带草药,自幼喝羊奶,也喝草药。北方冬天冷,所以我每年在禾丰节后南下越冬,次年暖和后再回去。”

泰山蛮女奇怪问道:“那没见你喝药?”

“这不是你们打仗,游商来不了嘛,”姜获麟解释过后,又去牛车上翻翻拣拣,翻出一包草药,说道,“草木子有心,特地捎带来一包草药。”

子修满脸厌恶,道:“丢了。”

姜获麟连忙把草药抱在怀里,如同宝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