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9章 负荆请罪
作者:采诗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21-12-05 18:18:52 全文阅读

一位青年,赤膊进城,背上背一捆荆条,引人侧目。

青年一路逢人便问,终于站在东郭家府邸前,见门口熙熙攘攘一堆人,有虞武卒,有戎骑,有华胥甲士,也有自由军。

那一队自由军望见青年,百夫长疑惑且恭敬问道:“龙将军,你这是……”

青年耸耸肩,苦笑一声迈进东郭家府邸,先望见院内一左一右两颗树,一颗桃树,一颗杏树,有些诧异。

分明是一方水土,怎么桃花逐枝怒放,杏树只有新叶?

东郭家的家丁在前引路,见青年不挪动,招呼道:“将军,这边。”

青年快步跟上,一入堂屋,见满堂人物并未诧异,单膝跪地道:“城主,龙且来了。”

姜获麟讶然一笑,赞叹道:“真时髦。”

子丑早留意到负荆青年,故意问道:“龙且,你不在军营,来这儿作甚?”

青年昂首挺胸,朗声道:“龙且得罪了少城主,来请罪。”

“起来吧,”姜获麟擅作主张,指着隔壁卧房,道,“那儿。”

龙且一只脚迈进卧房,听见有人口无遮拦道:“少城主,好大的威风。”

龙且收住脚,有听见有人说:“戎人,说话前过过脑子,那也是我们华胥帝子。”

龙且立在门口,朗声道:“少城主,龙且前来请罪。”

屋内一位少女怒视龙且,埋怨道:“大呼小叫的,表哥好不容易睡着。”

龙且讪笑退后,转身面对戎倥偬,道:“小子,少城主显然觉得我没诚意,抱歉了。”

姜获麟故意问道:“龙且,关戎人什么事?”

龙且冷声道:“看他不顺眼。”

戎倥偬拔刀相向,道:“怎么,想打架?”

姜获麟叹息道:“野蛮点也挺好,看不顺眼就打,不像我,看不顺眼一个人,偏偏没合适借口,想打也打不了。”

戎戍嘴一咧,呵斥道:“小辈,说谁野蛮呢?”

“下面有请野蛮人发言。”姜获麟轻笑一声,数龙且背上荆条数目。

戎戍坑哼一声,道:“本侯不和小辈一般见识。”

自由之城那位负剑少女噗嗤一笑,重复道:“下面有请野蛮人发言。”

那房内少女不悦道:“想打架出去打,别惊扰了表哥。”

龙且走到堂屋外,站在桃树下,抽一根荆条指着戎倥偬,道:“小子,出来。”

戎倥偬被戎戍拉住,满脸不服气,叫嚣道:“爷爷,你放开,我砍死他。”

自由之城那位负剑少女早看戎倥偬不顺眼,怂恿道:“龙且,打他。”

姜获麟又望向虞耳,笑道:“虞侯,戎人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女儿,不生气?”

虞耳装作没听见,偏偏姜获麟喋喋不休道:“虞侯当真不生气?”

“本侯不同小辈计较。”虞耳淡漠开口,口中小辈,既是戎倥偬,也是姜获麟。

这回,子丑没阻拦,甚至换了个坐姿,摆出一副看客姿态。

戎戍怒道:“子丑,要不要排开阵势厮杀一场?”

虞耳摆出一副劝客姿态,道:“诸位消消气,进城前约定过,不准同室操戈。”

“年轻人嘛,难免火气大,打打闹闹,不算事,虞人不是盛行角斗吗?一个道理,”姜获麟俨然摆出一副老资格模样,说道,“要是戎侯当真较真,那我华胥肯定要出面劝架,毕竟我们华胥一向爱好和平。”

“小辈,你在威胁我?”戎戍面色不善,一个小辈,拿华胥压他,何时受过这等气?

“谈不上威胁,我们华胥用兵,向来讲究师出有名,否则诸位也没机会坐在这里吃茶了,”姜获麟沉吟片刻,留意各方眼色,望向戎戍,道,“比如戎戍当真要对自由之城发兵,于情,子丑大人曾是我华胥帝君,也是帝子的祖父;于理,我华胥与自由之城有友好邦交。我倒是希望戎侯犯蠢,我们华胥也好名正言顺收回塞北。”

龙且依旧挑衅道:“小子,不会没种吧?也对,戎人一向没种,难怪被北狄打得退回塞南。”

戎倥偬哪里受得了这气,挣脱戎戍约束,跳到院内,一刀砍向龙且。

戎戍担忧孙儿年纪小吃亏,急忙劝阻。

子丑笑道:“戎侯怕不是输不起吧?”

戎戍脸色阴沉,不再言语。

两人缠斗一盏茶工夫,忽然齐齐分开,面容古怪。

那卧房窗户,有人蹲着看戏,一个少女扶着他,颇为无奈道:“表哥,你小心点,当心摔了。”

“小子,下次再打,”龙且冲到窗外,半跪在地,朝蹲在窗户上看戏的少年道,“少城主,龙且前来请罪。”

“打啊,怎么不打了?我看得正爽呢,”子修一脸遗憾,催促道,“龙且,你去打他一顿,我就不记仇了。”

堂屋众人脸色古怪,明明躺在床上摆出要死不活模样,怎么一听到打架就生龙活虎了?

“这么热闹呢?”子修讪笑一声,又痛苦哀嚎道,“哎哟,疼死我了,鱼书,快扶我躺下。”

龙且一脸耿直,问道:“少城主,真打吗?”

子修又趴回窗户,催促道:“打,我还能坚持一下。”

戎倥偬退回戎戍身侧,必然大怒,持刀指着子修骂道:“滚出来。”

子修无动于衷,倒是姜获麟挽起袖子,找负剑少女借剑,被拒绝后摸摸鼻子,赤手空拳出面,与戎倥偬对峙,说道:“戎人,我们华胥人讲究师出有名,你得罪了我们帝子,有名了。”

戎戍不悦道:“小辈,莫要欺人太甚。”

姜获麟轻笑道:“戎侯要是觉得怕孙子吃亏的话,让戎骑拉开架势,和我华胥甲士打一场也行。”

子修摆摆手,道:“各位不去明堂一争长短,来我这儿抖擞嘴皮子,合适吗?”

姜获麟扫视一眼满堂人物,又朝子修行一个华胥礼,毕恭毕敬道:“帝子有所不知,这些个大人物早上本想在明堂唇枪舌战,话不投机半句多,又不敢拉开架势厮杀一场,只好来帝子这儿作客,求帝子给他们做主,该如何瓜分这夏家天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