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4章 少执戈
作者:采诗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21-12-02 17:48:08 全文阅读

那位负剑少女眼睁睁望着江望舒与子丑二人越走越远,轻声叹气。

龙且问道:“少执戈怕了?”

负剑少女咬牙点头,哀叹道:“龙将军,你说父亲会不会责罚我?”

龙且点头。

负剑少女忽然生出悔意,埋怨道:“早知道,我就不听城主爷爷的了。”

龙且故意恫吓道:“少执戈,江侯知晓你偷走军令擅自带人出来,勃然大怒。路上江侯说,把你抓回去关小黑屋,还说关一个月呢。”

“龙将军,那你不给我求求情?”负剑少女埋怨道。

“我求情了,江侯也给我一点面子,说少关你……”龙且竖起一根手指,故意不说。

负剑少女急切询问:“只关一天?”

“少关一天。”龙且摊开手,一脸无奈,表示自己已经尽力。

负剑少女脸色复杂,似乎在思忖对策,偏偏又没有好对策。

一位武卒问道:“少执戈,我们还找不找子修?”

负剑少女本就心烦意乱,刚摆手否决,又眼睛一亮,下令道:“找,只要找到子修,城主爷爷自然会替我说情。”

龙且目光古怪,道:“少执戈,我倒是抓到一个虞人斥候,自称子修。”

负剑少女半信半疑道:“带我去看看。”

子修挣扎许久,无人搭理自己,索性坐在地上假寐,刚酝酿足够困意又被人推搡醒。子修睁眼,眼前又是龙且那张自大面孔,他瞪眼与龙且对视,一脸不屑。

龙且往左退两步,道:“少执戈,就是这个,你来盘问盘问,说不定他晓得子修下落。”

负剑少年持剑逼近,子修满脸惊恐,这女人,莫非要杀了自己?

好在她只是挑落布团,又大胆窥视,看得子修浑身不自在。

子修索性也和负剑少女对视,忽然觉得眼熟,搜索记忆,终于想起,惊呼道:“是你!”

“是你!”少女异口同声。

龙且脸色古怪,问道:“少执戈认得这人?”

负剑少女退后一步,戒备道:“祸害。”

龙且一脸狐疑,问道:“祸害?”

负剑少女冷笑道:“前年我们自由之城接纳一批流民,那批流民不少人患病,我奉命去草木部落求药,这祸害自称是草木子徒弟,给我开了药方,结果那些流民还是死了。”

子修脸一红,辩解道:“不怪我,我开的药没问题。”

负剑少女呵斥道:“祸害,那批流民被你害死是事实。”

子修叹息道:“我开的药是治阳虚的,我服用多年,没毒。他们是自己患病死的,不赖我。”

“胡乱开药,活人都得被你医死,庸医。”负剑少女柳眉含怒,提剑便要刺子修。

龙且一枪拦住,劝道:“少执戈,使不得。”

子修手一摊,继续辩解:“草木子都说那是疠疾,无药可治,让你驱逐他们。你不听,非要纠缠,我没办法,只能开药。说起来我还是你们自由之城的救命恩人,你记不记得我让你把他们送到山上采晨露?实际是隔绝人烟,否则恐怕满城人都得死完。”

负剑少女脸色犹豫,显然有些信服,并非信任子修,而是信任草木子。

疠疾,一传十,十传百,能防不能治。

事实也如此,自由之城疠疾横行不止一次,每每爆发,务必隔离患病人员,少则死数十人,多则死数千人,惨不忍睹。

负剑少女放下剑,子修稍稍安心。去年初春他回华胥时曾绕路去自由之城,在城门外一里地被这位女将拦截,只得作罢。听龙且称呼,这少女地位不低,少执戈,莫非和江侯有关系?

负剑少女依旧有敌意,与子修想看两厌恶,一脸厌恶问道:“听说你自称子修?”

子修点头,不悦道:“你们城主是我祖父。”

“好笑,”负剑少女一脸不信,嗤笑道,“我听说子修是华胥帝子。”

子修惊讶道:“这都被你发现了,那我不装了,我,华胥帝子。”

负剑少女讥讽道:“祸害,你是真傻还得假傻,堂堂华胥帝子会在草木部落当个学徒?”

子修耐心解释道:“这是帝子的考察,不光学医,种地、放羊、经商,都得学。”

负剑少女问身边龙且:“龙将军,你信不信?”

龙且横竖打量子修,摇头。

负剑少女又问周围武卒:“这祸害说自己是华胥帝子,各位信不信?”

“不信。”众人附和道。

子修手一摊,表示无奈。你问,我答,你又不信,那干脆别问啊,我也懒得回答。

负剑少女沉吟片刻,做主道:“祸害,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

这回轮到子修不解,就这样放自己走了?

龙且也不解,阻拦道:“少执戈,此人必定是虞人斥候,干脆杀了算了。”

负剑少女打趣道:“龙将军放心,这祸害不是虞人,他两年前还是草木部落学徒,想必被逐出来了,又冒充华胥帝子坑蒙拐骗。还好我慧眼识祸害,没让这祸害进城。”

子修万般无奈,干脆死乞白赖不走,等祖父来给自己一个清白。

只是……负剑少女似乎很不待见子修,命人将他绑在马上,目送绿耳往西奔驰。

龙且望着一人一马,叹息道:“可惜了。”

负剑少女面露疑惑,表示询问。

龙且说道:“那匹马,真不错。”

“再好,能有父亲的惊鸿好?”负剑少女表示不屑。

龙且无奈道:“又不是我的。”

负剑少女笑道:“我听城主爷爷说,相山戎人打算送我们一批军马……”

龙且两眼放光,正色道:“少执戈,请务必带上我。”

负剑少女诽谤道:“龙将军,是不是你向我父亲告的状?”

龙且摇头不迭,道:“少执戈,我不是那种人。”

负剑少女鄙夷道:“除了你,还有谁?龙将军,你这人真是,坏事全躲着,好事想占完。才告我状,就想着占便宜?那批军马,别想了。”

龙且一脸失落,负剑少女又说道:“相戎人可不会平白无故送我们军马,所以没谈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