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23章 大祸害
作者:采诗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21-11-18 09:19:20 全文阅读

子修赶往东郭家府邸,与草庐主人擦肩而过,两人相视两厌恶,各自无言。陪在两人身边的泰山龙象和宰予我则各自惊讶对方体格之壮硕。

知晓草庐主人离开后,子修堂皇进东郭家府邸,从舒礼口中得知六指卧床不起,赶去探望。

嘘寒问暖几句,子修道明来意,想讨要回那一册竹简。

六指进城时还翻阅那册竹简,知晓子修惦记,放在房里,等子修来取,偏偏无故失踪……

某一册竹简流经多人之手,最终传到虞伯手里,其上记载:

子修,华胥人。其父子兰,昔华胥帝子;其母少师蒹葭,华胥帝女。

初耕耘,从弘农,春遇旱,夏遇涝,秋遇蝗。

再放牧,从相父。一遇虎,二遇狼,三遇病。

又学医,从草木子,医牛死,医马死,医人死。

遂从商,从盈亏,遭贼窃,遭匪劫,遭兵祸。

乃学文,从子兰,学四艺,烤青竹,焚学宫。

虞伯端坐明堂上首,其下尽是庙堂柱臣。虞伯放下竹简,久久不能展眉,询问南宫断:“这是真是假?”

“真,”南宫断答道,“这册竹简是前朝史官太史叔所记载,交与子兰添了一笔,再转交子修,不巧被东郭大人家长孙得到,又传到东郭大人手里,再转给我。”

虞伯颇为震惊,道:“想不到子修身份如此高贵。”

其父子兰,乃是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和摄政君姜北臣两代帝君钦定的帝子,若非子兰那段风流韵事,恐怕有望成为华胥帝君。

恰好那段风流韵事的女主角,是本该南下和亲的老帝君少师美政之女。

如此,子修身份该何其高贵,难怪在南方王朝和北方联盟来去自如。

只是,后面记载,则让虞伯为难,耕耘、放牧、学医、经商、从文,无一不是笑柄。

谏言之臣西门半甲要过竹简细读一番,给出评价:“王上,此子履历骇人,是不祥之人。臣下以为,该遣送回华胥,以免遭致灾祸。”

献鼎之臣东郭五弦难得与西门半甲立场一致,倒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愤恨道:“王上,子修耕耘,师从少师弘农,此人是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兄弟,与诸越苗圣并称为天下农圣;子修放牧,师从司马相父,此人王上应当熟悉,上戎部落人,三代世袭牧正,为前朝天子养马,相马之术无人出其右;子修学医,师从草木子,此人乃是华胥神医,号称生死人,肉白骨;子修经商,师从少师盈亏,此人是少师弘农之子,富甲天下;至于学文,更加荒唐,当年华胥三位帝子,姬希圣是如今华胥帝君,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之子、姜北臣的得意门生少师华是华胥豢龙学宫主人,子兰则在夏邑学宫。”

虞伯脸色为难,耕耘、放牧、学医、经商他不清楚,但子修烧夏邑学宫、焚太史草堂是真。犹豫之间,虞伯询问股肱之臣南宫断主意:“南宫大人觉得留还是不留?”

南宫断自然知晓虞伯为难之处,留与不留,言外之意是虞西陲嫁与不嫁。虞伯既想认子修这个孙女婿好拉拢子兰补全庙堂执圭,又担忧如西门半甲和东郭五弦所言子修是个祸害,毕竟北方农圣少师弘农、擅相马的司马相父、神医草木子、富商巨贾少师盈亏、当初华胥三位帝子中的两位,哪一个不是名满天下,偏偏降不住这个祸害。

祸害,天大祸害。

南宫断对子修印象不深,当初与虞凫去华胥寻亲见过一面后,到现在才再次遇见,若非这册竹简的编纂者是为存正舍曲而死的前朝史官,他断断不敢相信。

南宫断也左右为难,一面是妻子虞凫,一面是最钦佩的子兰,他只好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态度:“王上,臣下与子修是姑侄,不好评判。”

虞伯也没为难南宫断,没得到最后分量的评判,虞伯心里有了抉择,正要给出决断时,虞耳谏言道:“父王,儿臣以为,父王君临天下是喜事,不妨喜上加喜,择良辰吉日促成西陲与子修的婚事。”

虞伯面露疑惑之色,虞耳解释道:“如今我虞人刚覆灭前朝,宜与华胥交好。”

虞伯恍然大悟,子修再是祸害,也是华胥贵胄,父族是华胥子氏,母族是华胥少师氏,在华胥四大贵族中占据半数。

虞耳再谏言:“父王,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子修履历不足以说明他是祸害。比方说我鱼龙师战无不胜,仰仗南宫大人擅运筹帷幄和儿臣擅陷阵冲杀,若是我与南宫大人换位,鱼龙师恐怕不堪一击。”

“好,择日为西陲和子修完婚。”虞耳一席肺腑之言终于彻底动摇虞伯心思。拉拢子修,便是拉拢子兰,且可以与华胥交好,两全其美;至于祸害,难不成堂堂王朝君王还降不住一个祸害?

虞耳笑道:“南宫大人说过,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耕耘、放牧、学医、经商,都是末流,未必入得了子修眼界;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当修习文韬武略,治国平天下。”

东郭五弦留意到子修往自家府邸赶去,面色不善,道:“少师华、子兰,一位是姜北臣亲自择定的豢龙学宫主人,一位是天下最有名君子,这两位都教不了,谁还能教?”

“我来教。我自幼好斗,论膂力不及泰山兄弟,但若是加持刀兵,无人能及;我义妹虞凫,精通武略,传授我排兵布阵策略。如此,我教子修习武,最为合适,”虞耳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成大器,便成大患,他陈述自己的见解,“诸位只看到表面,子修烧学宫、焚草堂不假,可我与子修照面时,听他谈天下地理风俗、人物史迹,言之侃侃,不是庸人。”

那被虞人庙堂称为祸害的少年,此刻将六指卧房翻了个底朝天,偏偏那册竹简无端消失。

六指劝道:“子修,不过是一册竹简,那么要紧?”

子修叹息一声,道:“丢人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