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22章 牛古力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1-17 09:09:33 全文阅读

告别南宫策,子修漫无目的闲逛,颇有感慨。感慨之余,想起先前在东郭府邸前光顾着和舒礼闲谈,忘了取回竹简一事,打算回去讨要。

那册竹简,是太史叔转交草庐主人,再交给自己的,关系重大。

走动不久,他察觉背后有人尾随了好一阵,起初没在意,以为是南宫策或是虞西陲派遣暗中保护自己的,顿时有些得意。

等身前也有三人拦路,子修才察觉不对劲,恐怕自己想多了。

身前三人,身后四人,为首者脸庞有一道疤痕,正是先前败在羊归手下的鱼龙师千夫长牛古力。

子修思前想后,与牛古力并无交集,若是较真,无非是刚才为羊归喝彩一番,这牛古力不至于心胸狭隘到为这点小事来打自己一顿出气吧?

难说,毕竟牛古力刚在羊归手下吃了亏,折了面子,恐怕憋着一肚子气。

显然来者不善,牛古力携六位下属前后拦截子修,虽说没有持兵器,但个个都是经历战火洗礼的武卒。

“原来是鱼龙师的翘楚,虞耳的爱将,久仰。”子修效仿羊归,先拿几句奉承话稳住牛古力,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企图。

牛古力先一怔,没料到子修认得自己,继而有些飘飘然,看来自己声名远扬了,笑道:“既然认得,那就好办了,我也不为难你,打一架。”

“打一架?”子修皱眉,打不过羊归拿自己撒气?

牛古力虎躯一震,道:“听说你勾搭了西陲统领?”

子修若有所思,原来是来找茬的。

也对,毕竟虞西陲美貌、身份和武力都称得上首屈一指,难免有爱慕者。

“其实,是她勾搭我的。”子修故作无奈道。

牛古力步步逼近,比子修个头稍高,体格则壮硕许多,满面怒容,道:“软蛋,你也配得上西陲统领?”

子修置之一笑:“憨憨,分明是她倒贴。”

“来角斗,你要是输了,滚远点。”牛古力显然不愿和子修逞口舌之利,一言不合便有动手迹象。

子修后退一步,道:“等等,憨憨,别动不动就跟发情公牛一样红着眼睛撒蹄子,得动动脑子。”

牛古力怒视子修,子修笑道:“你七个人,以多欺少,我打不过,可以跑,兴许能跑掉,你也出不了恶气,是不是?”

“真男人从不以多欺少,老子一个人和你打。”牛古力嚷道。

正中下怀,挨一个人打总比被群殴好,子修又道:“那好,你和我打,可你不知道我底细,未必打得过我。”

牛古力一脸鄙夷,讥讽道:“软蛋只会耍嘴皮子。”

“就算你打过我,吃亏的还是你,要是让虞西陲知道她未来夫君被打了,你觉得她帮我还是帮你?”子修泰然自若,与牛古力对峙。

牛古力怒气更深,道:“是真男人就别靠女人庇护,有本事和老子来一场真男人一对一角斗。”

“好,那我不靠女人庇护,牛古力,你可知晓我是虞王亲自挑选的孙女婿,我要是有点闪失,后果你未必承受得了。”

牛古力面色铁青,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软蛋。”

“憨憨,”子修确定动摇了牛古力决心,故意挑逗道,“我也不拿虞王压你,只是你不过是军中寻常武卒,若非十万虞人大军只余三万,你也当不上千夫长;我不同,身份高贵,不屑于和你动手。”

牛古力果然上当,怒道:“老子从伍一年,与戎骑一战,所部千夫长为戎骑所杀,军心涣散,老子一人搏杀一位戎骑千夫长,再生擒一人,虞耳大人亲自为我嘉奖,封为千夫长。老子脸上这道疤,是男人的象征,不像你这软蛋,脸蛋和娘们一样。”

子修摇头,目光落在近处营帐,笑道:“你要来一场真男人一对一角斗,我倒是可以满足你。”

牛古力没了耐心,怒道:“软蛋,还打不打?”

“出来吧,庖子,”子修吆喝一声,胜券在握,好笑道,“我在等帮手,你又在等什么?”

一位魁梧男子从营帐背后现身,子修笑容戛然而止,他早留意到有人躲在那里,只瞥到一眼,以为是宰予我,结果来人他并不认得。

糟糕,失算了,这壮汉也是牛古力的帮手,早知道狐假虎威恐吓他一番就算了,结果装得有些过头。

牛古力后退一步,如临大敌,恭恭敬敬双手交错放置肩头,行一个虞礼:“龙象大人。”

泰山徒之子,泰山龙象,号称虞人年轻一辈膂力第一人!

“牛古力,我来陪你打?”泰山龙象问道。

牛古力战战兢兢,道:“不敢。”

“滚,”泰山龙象喝退牛古力,朝子修报以善意一笑,“我听说西陲妹妹对你青睐又加,特地赶回来见识一番,果然读书多,不是我这等粗人能比的。”

原来是友非敌,子修放下心,有恃无恐叫住才走几步的牛古力:“憨憨,本来我打算和你来一场真男人一对一角斗的,只能等下次了。”

牛古力虎躯一震,悲愤离去。

“原来是表兄,”子修抖擞过威风,与泰山龙象热切打招呼,毕竟多了个便宜表兄,也不赖,问道,“表兄不在军营,去哪儿了?”

“你也不是外人,我就不瞒你了,”泰山龙象直言道,“王上早猜到你会被刁难,派遣我暗中保护你。我不擅长隐蔽,被你识破。”

子修皱眉,这恐怕不是保护,是监视吧,或许还不止泰山龙象一人。子修顿时一阵后怕,还好没有草率离去,否则打草惊蛇,再想逃离,难如登天。

虞王肯看中自己,别的不说,单单是眼前泰山龙象,就足够说明虞王是何等重视,无非是保证子兰能入虞人庙堂。

恐怕要让虞王失望了,莫说是要挟,就是自己当真和虞西陲结亲,草庐主人恐怕都不会看一眼。

子修不动声色掩饰不悦,问道:“所以刚才表兄藏在某个营帐内眼睁睁看着羊归被打得半死也不出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