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品权臣 > 正文
第3章 别这么叫,咱们没那么熟
作者:屠日  |  字数:4619  |  更新时间:2021-11-15 10:20:36 全文阅读

邵有福共有三女两子,其中二女儿两年前嫁给了开封府一名姓金的推官。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当官的女婿,邵有福这两年变得越来越嚣张,对福庆楼的动作也从暗中转成了公开,甚至当着朋友的面放话说要让华耀祖跪在他面前求饶。

看到华耀祖不说话,尚进财得意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亲家早就已经让他二女婿把官府方面打点好了,不管你去那个衙门告也没用。所以你还是识相乖乖的把婚退了,这样还能留些脸面,否则到时由衙门强行逼着你解除婚约,那你这脸可就丢的更大了。”

“你们——欺人太甚!”

华耀祖气得青筋直冒,眼睛里血丝都出来了。

尚进财说道:“这世道就这样,强者为尊,邵家现在无论那方面都比你华家强的多,所以就是欺你,你也得忍着。”

“我华家可不是那么好欺的。”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华耀祖和尚进财扭头一看,华榉从外面走了进来。

“榉儿。”

华耀祖没想到儿子这个时候回来,走过去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去见你母亲吧,你正为你担心呢。”

转过年华榉就要参加科举考试,不想因为这事让他分心受到影响。

尚进财说道:“别啊,既然文山贤侄来了,那就正好当着他的面把事说清楚。”

华耀祖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事我们谈就行了,不用把他扯进来。”

尚进财阴阳怪气的说道:“跟你说不通,那我只好跟贤侄说了,我相信贤侄熟读圣贤书,一定是个明理的人。”

华耀祖知道这老小子没安好心,怒道:“姓尚的,你别太过——”

“爹,这件事让我来处理吧。”华榉说道。

“你!”

华榉笑了笑,说道:“刚才我在外面已经听到了。”

“榉儿,这事你别管,让爹来处理。”

“爹,这事既然跟我有关,那就让我来处理。”

华耀祖还想劝他,这时外面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五十上下的妇人,正是华榉的母亲郑氏。

“娘。”华榉走到她跟前喊道。

郑氏嗔怪道:“又一声不吭就跑出去,看一会娘不教训你。”

“儿子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华榉笑着说道。

郑氏对他这套早就已经熟悉,才不上他的当,说道:“每次都是承认的很好,过后照犯,这次娘可不再信你,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让你长长记性。”

华榉知道母亲虽然每次说要教训自己,但却从来没有动过真格的,所以也没害怕,嘻嘻笑了起来。

看到华榉只顾跟母亲说话,完全把退婚的事给忘一边了,尚进财说道:“哎哎哎,这还有事情没解决呢,我可没时间在这跟你们浪费,赶紧把事情解决了,我还得回去给我女儿准备明天出嫁的事呢。”

郑氏冷脸瞧了他一眼,说道:“尚进财,这是华家,还轮不到你在这耍威风。”

尚进财顺她的话说道:“那好啊,你们答应婚退,我马上就走,这辈子都不再踏进你们这一步。”

华榉说道:“没问题。顺子,拿纸笔来。”

“榉儿,你要做什么?”赵耀祖问道。

“写退婚文书。”

“不用你写,我这已经写好了,你签个字就行。”

尚进财从袖筒里取出一张纸打开递给华榉,华榉接过去看都没看,直接撕了成了碎片。

“你,你,你怎么撕了?”尚进财看着一地的碎纸说道。

华榉笑笑说道:“这个婚会退,但这退婚文书得我写,你签字。”

“什么,你来写?”

“对,我来写。”

“行,你写就你写。”

尚进财现在只想快点把婚退掉,谁写的退婚文书还不是一样。

顺子把笔墨拿来摆好,华榉走过去坐下,提笔沾墨后在纸上写了起来。

两三分钟后,他把笔放下,重新看了一遍,对尚进财说道:“来签字吧。”

尚进财走过去看了一下,立刻气的叫了起来:“你,你,你竟然说我纵容女儿不守妇道,私通邵仲昆,你这是胡说八道,这字我不签。”

华榉淡然一笑,说道:“你不签我不逼你,反正这个婚我是退定,你今天不签,明天我就让人沿街一直贴到邵家门口去。”

“你敢!”

尚进财青筋冒起,瞪着眼,咬着后槽牙,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说道。

华榉压就像没看到他的凶相一样,微笑说道:“邵伯父,年纪大了,别这么激动,小心一口气上来死掉。你死了不要紧,但别死在我家,我家现在正是走旺运的时候,可不想被你给破坏了。所以,麻烦你要气也好,要死也好,离开我家到外面去。”

“你,你,你——”

尚进财气的血都要喷出来,一张老脸都成了猪肝色,指着华榉说道:“黄口小儿,休逞口舌之利,你要真敢把这东西贴到街上去,邵家不会放过你的,你应该知道邵家二女儿嫁的是谁吧,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尚进财知道凭他压不住华榉,所以又像吓华耀祖一样把邵家那个推官女婿抬了出来。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推官吗?”

华榉慢慢站了起来,脸色也随之变冷,说道:“我告诉你,少在这里拿个屁大的芝麻官吓唬我,真把我惹火了我就让他丢官罢职。”

“什么,让他丢官罢职,凭你也配。”尚进财轻蔑的说道。

华榉也没多跟他废话,说道:“能不能你试试就知道。退婚文书在这里,你到是签还是不签?”

“不签。”

尚进财抓起退婚文书两下就撕碎。

华耀祖冲过去想斥责尚进财,华榉抬手制止了,对尚进财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不签的,那过后可就别怪我做的绝。”

说完冲着站在一旁的顺子说道:“送客。”

“请吧。”顺子走过去生硬的说道。

尚进财气得脸色发青,指着华榉说道:“竖子安敢如此无礼,我定要让你们华家在汴京无法立足。”

听到这句话,华榉眼中现出一股寒意,尚进财竟被吓的向后退了两步。

“谢谢让我改变了决定。”华榉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

华榉说道:“原本我还只是想让你丢丢脸就算了,不想对你赶尽杀绝,但是刚才你这句话让我明白,对你这种得势不饶人的小人来说,就不能有半点心软。”

“你想干什么?”

“用你刚才的话说,让你在汴京没有立足之地。”华榉一字一句说道。

尚进财气极而笑,说道:“黄口小儿说话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没有立足之地。”

说完用力甩了一下袖子,转身就走,华榉说道:“回去替我给邵有福带个话,我会让他跪在我爹面前磕头赔罪。”

哼!

尚进财怒哼一声就要出门,这时从外面匆忙跑进来一个仆人,一下跟尚进财撞了个满怀。

“主人,不好了,有一队官兵闯进来了。”仆人着急忙慌的说道。

华耀祖脸色瞬变,惶恐说道:“我并未做犯法之事,怎会有官兵找上门来?”

尚进财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道:“看来我没跟你华家结亲是对的,要不然也要跟着倒霉了。”

华榉冷笑道:“你高兴的太早了。”

尚进财瞪着他说道:“哼,死鸭子嘴硬,一会我看你怎么哭。”

“那你就瞪大眼睛看好了。”

华榉的话刚说完,就从外面涌进来了八个禁军,跟着一个手托圣旨的人走了进来,正是老贼杨戬。

华耀祖夫妻正惶恐不知所措,华榉已经走到杨戬面前,拱手道:“晚生见过太傅大人。”

“文山不必多礼,快接旨吧。”杨戬轻抬了下手说道。

“是。”

杨戬走到正前面,朗声说道:“华榉接旨。”

华榉一撩下摆跪下,跟着华耀祖夫妻以及屋里包括尚进财在内所有的人也都跪下。

没办法,这就是规矩,宣旨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得跪下。

“华榉救朕有功,特册封为永宁县男,赏地五百亩及府宅一处,钦此。”

圣旨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了当就是对华榉的封赏。

“华榉谢皇上赏赐,万岁,万岁,万万岁。”

华榉起身把圣旨接过去,对杨戬说道:“烦劳太尉亲自跑一趟,请稍作歇息喝杯茶再走。”

杨戬笑着说道:“本来官家是明天才下旨封赏的,是我跟他说已经让你在家等着,官家这才下了旨意。”

华榉明白这老贼是在向他表功,说道:“太傅大人对晚生的关照,晚生一定铭记于心,他日一定会报答。”

杨戬没有意会到华榉说的“报答”另有含义,以为华榉是真心感激他,笑道:“你能领会老夫的心意,老夫甚感欣慰。好了,老夫还要回宫去复旨,就不坐了。按惯例接受圣封后得去宫中谢恩,不过今日已晚,你就不用去了。明日你在家等着,我会派人来带你入宫谢恩,到时会一并把赐给你的地和宅子给你。”

皇帝赏赐人田地、宅子,并不会立刻就表明是那块地、那座宅子,而是得由户部官员来划拨,因此需要时间来办理。

今夜天色已晚,不可能让户部连夜给他划拨,所以只有等明天。

“有劳太傅费心了。”华榉说道。

“好,那老夫就告辞了。”

华榉一直把杨戬关到大门外,看着杨戬离开后才回去。

“榉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好端端的皇上为何要封赏于你。”

华榉一回来,华耀祖夫妻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华榉没有立刻说明,而是走到站在一旁,脸色极度难看的尚进财面前,把手里的圣旨托在他眼前,戏谑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你,你,你——”

尚进财此时气焰全无,连说话都结巴了。

没办法,以前大家身份一样都是商人,甚至他因为有了一个女婿做官的亲家,还觉得比华榉了不起。

但现在华榉被封为永宁县男,已经是有爵位的人,身份别说比他这个商人比不了,就是他亲家邵友福那个做推官的女婿都比不了,那还硬气的起来。

“贤侄——”

“别这么叫,咱们没那么熟。”

赵榉往回走了几步,转身笑着说道:“你不是要回去给你女儿准备婚嫁的事吗,还在这里站着干嘛,赶紧回去准备吧。”

“对啊,你刚才不就是要走吗,怎么还赖在这里,走,走,走。”

儿子被封爵,华耀祖的腰板也硬了,连攘带推的把尚进财往外赶。

尚进财抓住门方说道:“华兄,别这样,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华耀祖看到他的样子都烦,那还会好好跟说,用力把他推到院子里,挥手喝斥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滚,滚出去。”

“华兄,我错了,不该出尔反尔悔婚,你原谅我吧。”

尚进财已经没有了刚才盛气凌人之势,站在华耀祖面前低声下气道歉。

华耀祖已经看透了他是什么人,那还会原谅他,摆手说道:“走,走,走,我什么也不想听,赶紧从我家里滚出去。”

尚进财慌忙跪下说道:“华兄,我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吧。这,这都是邵有福逼我的,他说如果不把女儿嫁给他儿子,他就让他女婿把我酒坊弄垮,我实在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你放心,我马上就去他家把亲退了,咱们两家还按原来约定好的给两个孩子举行婚礼。”

华耀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不要脸,刚才还威逼着退婚,没想到这才一转脸的功夫就又想让女儿嫁过来,也真亏他说的出口。

“尚进财啊尚进财,你也算是个人,狗都比你要脸。滚,滚,赶紧给我滚。”赵华耀祖一刻也不想再看到这个无耻的人。

“华兄,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一次吧,我保证以后绝不再干这种事了,求你了。”尚进财抱着华耀祖的腿哭求道。

华耀祖被弄烦了,对周围的仆人说道:“把他给我拖出去。”

四个仆人过来抓住尚进财拖着往外走,这时华榉出现在华耀祖身边,说道:“等一下。”

仆人停了下来,华榉看了顺子一眼,顺子拿着一个托盘走到尚进财面前,尚进财往托盘里看了一下,有一张退婚文书,还有砚台和笔。

这张退婚文书是华榉刚刚才写的。

虽然他刚才威胁说会把退婚书满城张贴,但现在他已经是有爵位的人,这事如果闹的太大,对他的名声也会有影响。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让尚进财现在签下退婚文书为好。

“签了它。”

这次华榉不再跟他啰嗦,直接用的是命令的语气。

“贤侄,求求你原谅我一次吧,以后我绝不再做对不起你们华家的事,求求你了。”尚进财又是磕头又是作揖。

华榉双手背在身后走到他面前,俯视着他说道:“你现在签了,我可以网开一面,放过你。否则,我不仅让你无法在汴京立足,还要让你倾家荡产。”

尚进财看着华榉冷酷的眼神,知道他不是在吓唬他,最终还是把字签了。

“听着,从现在起,我华家与你尚家再无任何瓜葛,如果我听到你在外面胡编乱造诬蔑我华家,我绝不放过你,听到了吗?”华榉警告道。

“不,不敢,不敢。”尚进财畏懦应道。

他现在只求华榉能不报复他就已经谢天谢地,那里还敢去造谣编他。

“顺子,送他出去。”

顺子和另外四个仆人把尚进财“送”出门,随后重重把门关上。

看着紧闭的华府大门,尚进财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他贪财失义把女儿改许邵家,如今他就是堂堂县男的岳父,谁还敢瞧不起他。

可是现在——

唉!

尚进财看了一下手里的退婚文书,搭了着脑袋,沮丧的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