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品权臣 > 正文
第1章 我救人的时候不要说话
作者:屠日  |  字数:4120  |  更新时间:2022-04-07 09:00:20 全文阅读

大宋。

政和七年,腊月最后一天。

入夜。

汴京城,大街两旁挂满了灯笼,街上人潮涌动,甚是热闹。

“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

华榉站在福庆酒楼窗前看着外面,念出了一句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诗句。

十二年前,本为名牌理工大学应届毕业生的他,因见义勇为被歹徒连砍了十几刀,等再醒过来时,已经成了这福庆酒楼东家华耀祖只有六岁的儿子华榉。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对这个没电,没有手机,没网络的落后时代非常不适,但经过这十年时间,他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的身份以及这里的一切。

“文山。”

一声叫喊打断了华榉的思绪,他转身一看,原来是三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书生。

这三人是他在青阳书院的同窗,一个叫张澈,字张世风。一个叫齐鸿,字子邺。还一个叫刘范,字通达。

“世风,子邺,通达,真巧。”华榉笑着迎了过去。

张澈说道:“我们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什么事?”华榉问道。

齐鸿神秘的笑道:“好事。”

“什么好事?”

张澈笑着说道:“我们是来叫你一起去李师师家的。”

李师师。

行首里的翘楚,烟花中的魁首,被称为花魁中的花魁,汴京城里连三岁孩子都知道她。

张澈、齐鸿、刘范虽然年纪不大,但却都已经有在风月场厮混的经验,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邀上几个好友同去吟诗作词,赏风弄月。

以前他们曾来叫过华榉,但都被华榉给推辞了,虽然在这个时代男人出那种地方是很平常的事,但他还是不喜欢。

“怎么,你们也想去见见那位花魁娘子!”华榉笑了起来。

齐鸿也不掩饰对李师师仰慕,说道:“那可是花魁娘子,那个男人不想见。”

话倒是说的一点不错,汴京城只要是正常年龄段的男人,没有不想见李师师的,坊间传闻连当今官家都是她的仰慕者,经常会微服前去与她厮会。

华榉说道:“听说每天想见李师师的人多的能从东街头排到东街头,你们去能见到?”

“去碰碰运气嘛,万一要是运气好能见到呢。”张澈说道。

“那有那么好的运气让你们碰。”

齐鸿说道:“你可别这么说,没准今晚我们还真有这个运气呢。”

华榉不想跟他争辩,笑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小弟就祝你们心想事成,能一睹花魁娘子的风采。”

“怎么,你不跟我去?”

“我们可是专门来找你一起去的。”

华榉摇了摇手,说道:“我可不去,我娘让我早点回去,回去晚了她会担心的。”

齐鸿说道:“又不是叫你在她家过夜,就是去见见她是否如传闻中说的那样艺色无双,再说也不一定能见到。”

张澈也说道:“要是去别家我们也就不叫你了,但这李师师可不同,据说才情过人,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夸赞的,你要不见见真的太可惜了。”

华榉还是不去,但齐鸿三人铁了心非要他同去,连拉带拽的将他给拖走了。

“你们别拽我,我自己走行了吧。”见实在躲不了,华榉也妥协了。

李师师的家在汴京有名的花月街上,四人来到门前,见大门是关着的,华榉说道:“瞧瞧,我说别来你们非不信,怎么样。”

张澈叹了口气,意兴阑珊的说道:“只好下次再来了,走吧。”

四个人正准备离开,突然门开了,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小丫环送三个中年男子从里面出来。

“吴员外,张员外,李员外,你们慢走,有空再来啊。”老妇人满面笑容的对三个中年男子说道。

“好好好。”三个中年男子挥手说道,随后离开。

张澈、齐鸿、刘范三人一看机会来了,赶紧跑过去围着那个老妇人又是陪笑,又是说好话的。

华榉看到三人为了见一个烟花女子,居然连读书的身份也不顾,着实感到好笑。

这老妇人就是李师师的妈妈,人都叫他李妈妈,至于是不是真的是李师师的母亲,那就不知道了。

“文山快来,妈妈答应让我们见见花魁娘子了。”张澈冲华榉喊道。

李妈妈开始不同意让张澈他们进去,但在齐鸿拿出五十两银子后,终于答应让他们进去见见李师师。

五十两银子就见一面,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花魁。

张澈见华榉站在原地没动,走过来把他生拽了过去。

进到里面,李妈妈把他们领到二楼花堂,这里是李师师专门见客说话的地方。

“几位公子稍坐,我去叫女儿出来。”

李妈妈让丫环给他们上茶,自己去了李师师的房间。

华榉打量了一下堂中的布局和摆设,除了墙上有名人字画、几盆兰草以及帘子后面的一张琴桌和古琴外,什么也没有,简单、静雅,完全不像是烟花场所,更像是文人的书房。

时间不大,李妈妈掀开帘子,一位年约二十三、四岁,貌若桃李,眼似秋水,身段妖娆的女子走了出来。

“不愧是名满京师的第一花魁,果然艳色无双,难怪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的想见她。”华榉心里说道。

李师师走到堂中微微福了一礼,声如丝乐般说道:“师师见过四位公子。”

张澈、齐鸿、刘范见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激动的不得了,赶紧站起来还礼道:“见过花魁娘子。”

大家落座,李师师打量了一下华榉四人,问道:“请问四位公子尊姓。 ”

“小生姓齐名鸿,字子邺,青阳书院的学生,明年准备参加科举。”

“小生张澈,字世风,也是青阳书院的学生,明年也要参加科举。”

“小生刘范,字通达,与他们是同窗,明年也要参加科举。”

李师师的话才刚一落,齐鸿、张澈、刘范三人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一切告诉了她。

李师师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朝华榉看了一下,说道:“这位公子为何不报姓名?”

华榉淡然一笑,说道:“小生并非什么名人,就是说了娘子也未必记得住,不说也罢。”

李师师虽然名满汴京,仰慕者无数,但这里面却没有华榉,今天如果不是张澈三人硬拉他来,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踏足这里。

这倒不是因为李师师是烟花女子歧视她,只是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没必要有过多交集。

况且他知道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来,而且能到这里来的非富即贵,像他们这种小书生哪里会被她放在心上,即使把名字告诉她,转过身也会忘掉的,如此还不如不说。

李师师见过很多的年轻公子,每一个都对她趋之若鹜,只要她想知道的无所不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她如此淡漠,不由为之一怔。

就在这时,丫环匆匆走进来说道:“娘子,官家来了。”

李师师和李妈妈脸色顿时一变,因为之前徽宗没有说过今天要来,这要是让他撞见华榉等人,那就麻烦了。

“快,赶紧送四位公子从前门离开。”李师师说道。

徽宗为了能来跟李师师私会,特意让人修了一条秘道直通李师师家的后门,所以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是走的后门。

“来不及了,官家已经进屋了。”丫环说道。

正说到这里,就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李师师吓坏了,连忙让李妈妈把华榉他们带到别的房间藏起来。

李妈妈把华榉四人带到李师师卧室隔壁的一间房,叮嘱道:“你们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声,否则性命难保。”

齐鸿三人连忙点头,李妈妈把门关上走了。

过了没一会,就听有男女说笑着从门口路过进了李师师的房间。

齐鸿、刘范、张澈当然知道跟李师师进房的里谁,吓的浑身颤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华榉倒是挺沉着的,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一起,转动大拇指玩。

不久,房间里传来了响声,华榉四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发笑。

大概过了不到五、六分钟,就听隔壁李师师突然惊慌大叫:“不好了,官家出事了,快来人啊。”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房门被猛力踹开,多人涌进隔壁房间。

一个声音很尖的男子喊了几声官家没反应,随后气极败坏说道:“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抓起来。”

隔壁房间传来李师师、丫环和李妈妈惊恐的叫声。

“坏了,要出事,赶紧跑。”华榉说道

皇帝死在这个地方,为了掩盖他的真实死因,外面那些人肯定会把这里所有的人灭口,再不走等他们搜到这里来就走不了。

“往那跑啊,门外全是侍卫。”齐鸿打着哭腔说道。

华榉看了一下窗户,说道:“跳窗。”

“跳窗,这里可是二楼,我怕。”刘范说道。

华榉说道:“要么跳窗,要么被杀,你自己选一个。”

“我——”

还没有等刘范做出选择,房门“哐”的一声被踹开,一队穿着便衣的侍卫出现在门口。

“这里藏着四个人。”便衣侍卫说道。

进来几个人不由分说的就把华榉他们四人给拽到隔壁房间。

华榉往床上先看了一下,只见一个三十六、七岁,长得挺俊俏的男子,光着身体,紧闭双眼躺在床上,此时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床前。

一个年近六旬,身高七尺,长相文静,眼神阴毒的男子,浑身散发着戾气站在那里看着众人。

这个人就是每次陪徽宗来跟李师师私会的太傅杨戬。

杨师师穿着贴身的裹衣,跟李妈妈和丫环一起被押跪在床前左侧,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搁了一把刀。

“太傅,我们在隔壁房间抓到四个人。”侍卫说道。

杨戬看了一下华榉四人,问杨师师:“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藏于隔壁房中?”

杨师师不敢再有隐瞒,说道:“他们是青阳书院的学生,仰慕奴家之名而来,因为官家突然到来,不敢让他们惊了官家的驾,这才把他们藏于隔壁房中。”

“胡说。”

杨戬怒斥道:“他们分明就是你们勾结的刺客,官家就是你们合谋害死的。”

害死官家,这个罪名可太大了,凌迟处死,满门抄斩都有余。

“冤枉,奴家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害官家,请太傅大人明察。”李师师被杨戬扣的这个罪名吓坏了,连说话都带着颤音。

杨戬本来就是在为自己找替罪羊,要不然他回去无法交代,所以根本不听李师师解释,说道:“分明就是你们合谋害死了官家,还想狡辩,本太傅岂会受你们的骗。来人,把他们全给我砍了。”

听到砍了这两个字,张澈,齐鸿,刘范顿时全都吓的双腿发软,倒下昏死过去。

那些侍卫举刀刚要砍,华榉突然大声说道:“慢着,官家还没死,我能将他救活。”

“慢动手。”

杨戬急忙伸手喊道,随后走到华榉面前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认为我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华榉说道。

杨戬回头看了一下昏迷不醒的徽宗,略微想了一下,说道:“好,本太傅就信你一次,如果你真的把官家救活,要什么本太傅都给你,但要是救不活官家,本太傅就把你全家都杀了。”

听到杨戬竟然拿家人威胁自己,华榉心里生起一股杀意,真想立刻杀了这大奸贼,但想起师父让他十年不许出手的嘱咐,最后还是把怒火压了下去。

杨戬闪身让开,华榉走到床前给官家检查了一下,发现他是服用了过量的助兴药才导致变成这样的。

“怎么样,官家还有救吗?”杨戬在他身后问道。

“我救人的时候不要说话。”华榉语气很生硬说道。

杨戬刚想发怒,但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官家,随即又把火气压了下去。

华榉从随身携带的小荷包里取出一个比手指稍粗,长约三寸的小瓷筒,打开盖子,里面装着十几根银针。

华榉从里面取出银针,扎在徽宗的太冲,太溪,曲池穴等穴位上,然后又用手在他的几个要穴上推拿按摩。

过了大约两三分钟,徽宗的脸色恢复正常。

华榉继续给他又推拿了几分钟,徽宗像被憋了很久似的长吁了一口气,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屠日
作者的话

本书以水浒时空为背景,以水浒人物为主要角色,切不可与正史相联。 喜欢的读者收藏支持一下,你们的支持是写作的动力,谢谢。 11月1日前,每天一章,11月1日起每天两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