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风水大相士 > 第一卷
第1章 杠上了
作者:了无忧  |  字数:3391  |  更新时间:2021-10-18 09:29:53 全文阅读

江城,八月。

城南一条老街上,一座很小的无名道观,香火正旺。

旁边紧挨着一个两层老房子,花格棱的门窗,楼下开着一个不大的门,上面一个木头门匾,写着“平安香烛店”。

木头牌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半边儿漆黑,像被火烧过似的。

两边儿很多小门面,做什么都有,吃得最多。

香烛店门口的躺椅上,躺着一个眉目清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白色体恤、两条白杠的黑色运动短裤、人字拖。

手边儿小板凳上一个紫砂茶壶。

他一边儿扇着大蒲扇,一边儿笑着和过来过去的街坊打招呼。

“刘大哥,今天休息啊?晚上遛弯别往西边儿走啊!”

“哎呦,吴大妈,您这买的又是烤鸭、又是排骨的,晚上家里有客人?记得别让客人喝白酒,要是喝了,晚上就留人家一宿!”

“杨大伯,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昨天跟您说不要出门您没听啊!您看看,是不是见血了?没事儿没事儿,见血就过去了!”

年轻人笑得和善,和邻居相处的很愉快,旁边道馆里走出来一个老妇人,到了近前说道:“方驰啊!我跟你订的金元宝好了没有啊?”

方驰麻溜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好了好了!我给您拿去!”

老妇人跟着方驰进了香烛店,看着方驰从柜台后面拎出来一提溜金元宝,笑了,“我跟你说啊,这么多年了,就属你这金元宝叠的最好了!今天就烧给我家老头子去!”

方驰笑道:“段奶奶,晚上十点前就赶紧回家啊!”

“记住了,记住了!”老太太笑着,拎着金元宝离开了。

方驰顺手给旁边一个香炉上了三炷香,不料其中一根刚插进去就灭了。

方驰眨眨眼,换了一根香,嘀咕道:“知道了,知道了!有麻烦要上门了!”

这回,香点燃了,三炷香烟笔直朝上。

“方驰!有人找!”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

方驰答应了一声:“来了!”

他还没出门,门外就走进来三个人,一个老头,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敢问,这里是不是有位方子白方大师?”老头儿客气地问道。

老头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进门后只是打量了一下周围,没说话,安静地站在老头身后。

年轻女孩子却满脸嫌弃,掏出纸巾擦着额头的汗。

方驰只是一搭眼,就看出来三人的面相。

老人印堂晦暗,时日无多之相。

男子三十多岁,亲人宫发暗,仆役宫明亮,应该是老人的手下或者雇佣之类的。

那个姑娘穿的很时髦,一身儿炸街的装扮,应该是喜欢泡夜店的。

模样长得不错,不过可惜了,眼梢上挑,眉毛疏松,子女宫不济,明显婚姻不顺畅,后半生孤独之相。

“是啊!”方驰回道。

“不知能否请出来一见,在下有事相求!”老人的姿态放的很低。

“那儿呢!”方驰顺手一指。

几个人往那边一看,一个木头牌位,上面写着“师方子白之灵位”,前面还有一个火烧云的香炉,正燃着香。

“死了?爷爷,人都死了,真晦气,我们还是走吧!”女子不耐烦地说道。

方驰没吭声,低头自顾自地叠元宝。

老头儿也没料到他要找的人会不在了,一时之间有些怔然。

“敢问,小兄弟是方大师的什么人啊?”过了一会儿,老头儿问方驰,用语还是十分客气。

“他是我师父!”方驰答道,抬头往上看了眼,又垂下眼。

香烛店房顶正中间挂着一个黑色的灯笼,一般人注意不到,而黑灯笼旁边,还挂着一个铜铃铛。

方驰师傅说过,只有和方驰有因果纠葛的人到了,那个铃铛才会响。

这次,没响。

也就是说,来的人只是客人,而不是和他有因果纠葛的人。

所以,方驰依旧低着头叠元宝,没想继续和对方多说什么。

“哦,不知,方大师的本事,小兄弟会上几分,我这有件要紧的事情……”老人的话才说一半,就被女子打断了。

“爷爷!您真是病急乱投医,您说这里有个大师能帮忙,结果人死了,你又想找他徒弟!本来这事儿就不靠谱,现在谁还信这些东西,全都是迷信骗人的,怎么说您都不听,您也不看看,他这个年纪能懂什么?真是的!”

老人面露尴尬之色,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男子,男子也低声劝道:“要不,我陪您再去一趟青云观吧!”

“……也好!”老人见方驰不冷不热的样子,也有些失望,“告辞了!”

方驰嗤笑一声,真是贪得无厌,命数到了,该去阴间报道投胎就去,还妄想要逆天改命?

老人虽然一生富贵,但可能是以前做过什么亏心事,晚年病痛折磨难以忍受,又放不下身家性命,就琢磨起歪门邪道来了,简直是痴人说梦。

像方驰和他师傅这样的人,在外行嘴里就是个算命的,或者叫风水先生的。

但是,在内行人里,却被人称为大相士。

有人会说,相士就相士呗,还分什么大小啊!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面的隐秘。

江湖上,给人看相、卜卦、看看风水什么的,一般都叫相士,也有人叫阴阳先生或者风水师的。

而大相士,别看只多了一个字,那可就是天壤之别了,他们除了一般相士会的这些以外,他们还有一种本领,那就是逆天改命。

从方驰师傅还在的时候,方驰也跟着认识了几个可堪称为大相士的人,比如说,城外青云观的老道士,青云道长,还有万隆寺的住持,虚尘大师等等。

只是方子白和他们两位都不太一样,他这一脉是集佛道儒三家之所长的方外之人,独成一派。

外面自称可以帮人逆天改命的,基本上不是骗子就是邪士,最后花钱改命的人,落得天谴,不得好死。

想是这位老人以前和方子白打过交道,或者有朋友受过恩惠,才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

但是,方驰才不会管这些,他们这行有三不看三不收。

就是阳寿将尽者、大祸临身不可避者、再无好运者,不看或者看了不收钱。

民间一些人找了算命先生,最怕听到不收钱的话。

老头儿就属于第一种。

方驰嗤笑一声,还是算了吧!

不料,方驰这一声嗤笑,却被女子听到了,她停下脚步回过头,面容不善地质问道:“你笑谁呢?”

方驰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忽然就发现女子山根处一道阴影,这是横祸之相,要是在古代,那就是五马分尸的面相。

可刚刚明明还没有的!

方驰仔细一看,原来是女子的头发飘到了前面,在山根处留下了一根。

也就是说,这个女子今天会遇到横祸,但没有性命之忧。

被她质问,方驰又是一笑,玩味儿地看着女子,又看向老头儿。

老头儿正转身等着,额头名堂的晦暗之色,已经漆黑,这是乌云盖顶,命不过这两天了。

“来了就是有缘,老人家,我送您一句话,尽快回去还来得及准备后事!”方驰跟老头儿说道,根本就没理那个女的。

老头神色一动,“多谢了!”他回头示意年轻男子给钱,男子刚想要掏钱,却被方驰拒绝了。

“一句话就当送的,算了!”方驰说道,老头儿的脸色一白。

“你什么意思?”女子不乐意了,“说得好像真的似的,不就是想多骗俩钱吗?”

方驰又是嗤笑一声,瞥了女子一眼,“听不听随你!”

说完后,他坐回到了柜台后面,继续叠元宝去了,把那个女子给噎的脸都涨红了。

“你一个搞殡葬的,嘴巴怎么那么臭!”女人提高了嗓门,这就是要吵架的架势了。

旁边邻居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看了过来。

老人沉下脸,“阿丽,闭嘴!别胡说!”

“爷爷!他明摆着就是忽悠人骗钱的,他是骗子!”

方驰都被她气乐了,他没说过不要钱,要给钱的是老头儿。

“错!”方驰说道,“我这里是做死人生意的,你说的殡葬服务是做活人生意的!”

“切!不都一样吗?看吧,爷爷,他满嘴跑火车,也就骗骗您这样的老年人!”

方驰放下手里的金元宝,走到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女子,“我这里都是给死人准备的,殡葬服务搞得都是给活人看的,懂?”

说完,他还不算完,直接跟老头说道:“听我的,赶紧回家准备后事,还来得及,不听的话……”方驰话没说完,笑了一下。

老头儿脸色又白了几分,连连点头,又连连摇头,不知道是失望还是觉得时日无多遗憾,转身示意男人走。

但是,那个女子完全被方驰的话激怒了,一脚踢翻了门口的躺椅,“让你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

方驰笑了,看了看越围越多的邻居,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信!哎,胡哥,给我蒸笼包子!”

“好嘞!”对面小笼包店的大哥,拿着手里的擀面杖回去了。

“你……”女子真的气坏了,就想要冲进店里。

方驰堵在门口,冷冷地看向女子,“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女子看着方驰的眼神,居然打了个冷战,可这明明是大夏天。

方驰也不看门口三个人,直接走到了对面小店儿吃包子去了。

女子还想要冲上去,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扭头看着店里那些香烛纸钱、纸人纸马,就好像活了似的,眼睛齐齐盯着她看着。

“啊!”女子吓得差点坐地上,“有,有,有……”

“唉!”老头实在是拿这个任性的孙女没有办法,抬抬手,让男人把她扶起来,往老街外面走去。

邻居见了一个个讥笑出声。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不开眼的,谁不知道方驰的嘴是开过光的!”

“就是!”

走出去十来米后,女子之前那种感觉消失了,忽然就怒从中来,回头对着坐在小店里的方驰喊道:“看我不把你的店砸了,大骗子!你给我等着!”

“方驰,那女的跟你杠上了!”包子店大哥跟方驰说笑道。

【大家好,我又来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上本书完结后休息了一段时间,希望没让大家等急了! 别看书名一字之差,故事完全不同! 走吧,跟着无忧一起,再去体验一下不一样的人物经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