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三 风起云涌(下)
第一五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者:悭墨  |  字数:2570  |  更新时间:2021-10-28 10:07:58 全文阅读

  黔王哀声道:“吾弟无极,你为何要偏信这等谣言,你究竟是受了谁的蛊惑?”

  云中君闵然道:“王兄,我原本以为那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言,但是你看这座神殿,还有这神圣的祭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荒唐,这里明明是个邪恶的地方,令人毛骨悚然,哪里来的神圣,更加没有神明!”

  “荒唐?呵呵……那就让臣弟来给你展示一下吧,来之上古的神灵,将会成为我的奴仆,与我一同带领黔国走向中原的霸主……”

  “你……”愤怒的黔王再也无话可说,没想到这次出来狩猎,却给他那么大一个惊吓,曾经的兄弟,如今真的要你死我活了么?

  但见那云中君手持天残青羽玦,缓慢而高傲地走向祭祀的高台…… 

  远古的祭坛,虽然处在一个无比空旷的山洞之内,但是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云中君的下一个神秘的举动。

  不消片刻,这位黔国的大君子,已经登上了神秘的祭坛,祭坛的中央立有一块大型的圆形石柱,如莲花托顶一般,中间显露出一个凹槽。

  这座祭坛看起来平平无奇,也许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看不出其雕琢的痕迹,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在中央圆形石柱周围三尺之内,竟有一道无色之墙。

  云中君靠近莲花柱之时十分谨慎,他伸出左手试探性地往前触摸,果然在手掌离石柱三尺之时,发生了奇怪的一幕,那空气似乎被激起了一阵涟漪,顿时显露出浅蓝色的光芒,远看就像是一道结界,不可逾越的结界。

  云中君大笑一声道:“王兄,看到没有,古人诚不我欺啊,哈哈……”

  “哼,不过是一道结界罢了。”黔王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还真的希望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但是他心里总感觉到哪里不舒服一样。

  但见那云中君双手持玉,玉玦上微微散发的光芒和结界融为一体,竟顺利地进入了结界,他高兴地触摸到中间的台柱,表情无比的激动。

  目光划过,那是一个圆形的凹槽,有如碗口之大,内部却雕刻了一只精致的鸟状石纹。

  云中君将手中的两块玉玦高高举起,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才发现原来这两块玉本来就是一体的,而且其形状及其像鸟,跟凹槽内的刻纹十分相像,只是被玉中的灵力强行分开了,成为了两块不完整的玉玦,一块名为天残,只有鸟的头部和颈部,其色为蓝;一块名为青羽,只有鸟的身体和翅膀,其色为绿。

  于是将两块玉玦依次摆放至石台的凹槽之中,那石纹和玉玦上的刻痕完美契合,随即便听见几声清脆的响声,从耳边啪啪响起,原来是石台周围的那道无色之墙,瞬间显示出浅蓝色的气壁,须臾之间便碎裂于无形。

  无色墙被破除之后不久,高台的四周,于两道圆环之间的石座竟然凹陷了下去,形成一个足有三尺来深,七尺来宽的巨大环形陷坑。

  云中君喜出望外,自以为这天残青羽玦,印证了那个十分古老的传说,解开了这道无形的封印,随后又亲自跳进了陷坑,但是无论他在里面寻找什么,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因为陷坑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祭祀的图纹。

  于是很快他就失望了,除了五色墙被破坏掉,多了一道陷坑,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

  祭坛静得可怕,片刻之后,云中君悻悻地回到台上,高声大喊:“封印解除了,魔灵呢?我的仆从呢……封大将军……你不是说有上古的仆从么?它……怎么没有出现……”

  就在这时,一直在台下守望者的大将军,封千仞快步走上了高台,看着失落的云中君,面无表情地道:“让我来试试……”

  说罢,他一挥手,祭坛周围的带甲士兵,纷纷使用长枪扎向面前手无寸铁的黔王亲兵……

  一声声惨烈的哀号此起彼伏,瞬间响彻整个山洞。

  黔王大吃一惊,喝道:“给我住手……你们这些黔国的叛徒……给寡人住手……”

  可是无论他怎么喊,那些军兵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大王,也许是在哀号的惨叫声中听不到,又或许是只有大将军才能够对他们发号施令。

  “嗨,封千仞,寡人命你住手!”黔王再次大喝一声,想要上前阻拦大将军,却被云中君的几位壮士门客给拦住了。

  很快,上百名黔王的亲兵大黔的男儿,纷纷毙命,他们赤裸裸地被冷漠的士兵们推进了陷坑,鲜红的血液流淌在陷坑之中,映红一片。

  此刻的祭坛,笼罩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山洞之中……

  这一幕让在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大将军的残暴之举就连云中君都始料未及,他还呆呆地问了一句:“将军,你这是何意?”

  大将军并未理会,云中君原以为那些毙掉的亲兵,是用来威胁黔王和祭拜远古的神灵,没想到竟然都被封千仞给杀了。

  而此刻藏在高处通风口的公主和几位侠士,顺着风就能闻到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差点儿呕吐出来。

  舞阳公主怒目而视,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就要往下冲去,却还是被无名给拦住,这个时候下去只会添堵,他们连黔王的话都不听,还会听她一个公主的吗?

  大将军封千仞转身看向台下的黔王,眼神中仍然带有一丝尊敬,道:“大王,这些勇士都是为了我黔国的千秋基业而献身,您无须替他们惋惜,他们是光荣的,我会替他们每一个人立上石碑,享受万人的敬仰……”

  “我呸!”黔王赵无忌大骂怒道,“封千仞,寡人那么信任你,封你为黔国的大将军,你竟然和他们一起密谋造反,还残害那么多无辜,寡人可真是瞎了眼啊。”

  封千仞哈哈大笑,没有任何言语来解释刚才突然发生的一切,而是责问道:“大王,是您太懦弱了,当年我也是听闻大王年轻的时候,跟随夏侯的战神,同样是勇冠三军,这才欣然当了兵。可是从那以后,您太让我失望了,我堂堂黔国男儿,就只能当一只缩头乌龟,人家打过来了,还要去跟他们谈判啊,和解啊,那是懦夫所为!”

  未等黔王言语,封千仞迅速咬破自己的右手中指,狠狠地按在了天残青羽玦之上。

  随后便狂笑不止,道:“我尊敬的大王,还有你,愚蠢的云中君啊,你们根本不知道上古妖灵的力量是何其的强大,无论我这个所谓的天才大将军如何苦练,也得不到那种力量,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那样的力量也是可以掌控的,这天残玦和青羽玦原本就是这毒龙殿的至宝,想不到今日竟然合二为一,重现天日,哈哈哈,可真是天助我也,我封千仞必定会成为无人能敌的天下至尊,我大黔也必然会击败其它各国,成为六国的霸主……”

  黔王目视大将军丧心病狂的举动,又听他一番豪言壮语,回想过去十几年,他听取封千仞的大哥墨门所秉持的兼爱非攻思想,一直不主张用兵,导致今天这个局面,万没想到的是,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封千仞,他们都是自己最得力的干将,也是最亲近之人,居然会萌生这样的武力征服的想法,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

  而云中君早已瘫痪在地上,这一刻,他所看到的大将军,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大将军,他所计划的一切,也不是如他所期望的那样,眼中一阵茫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