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三 风起云涌(下)
第一二八章 圣手回春,叶落沉香
作者:悭墨  |  字数:2497  |  更新时间:2021-10-05 10:09:35 全文阅读

  黛青山,位于戎城以东,南面湖光山色,碧水如镜;北面山清水秀,烟波浩渺。两水间浮光掠影,郁郁山青,肃穆千载。朝阳为之增色,雨露为之润泽,此地钟灵毓秀,自然是人杰地灵。

  云州墨门独居一方,隐匿黛青山谷底,门中能人无数,巧如机关堂,奇如木合堂,正如明法堂,强如演武堂,也算是人才辈出了。

  那一日,机关堂堂主司空破,重归墨门,带来一个惊天的消息,云中君赵无极和大将军封千仞,欲合谋篡夺黔王之位,舵主忧思难解,本以兼爱非攻天下尚同的思想,来劝说各国国主,不起事端,几年来黔国做到了,百姓幸甚,无想到云中君不甘屈才,大将军又生不逢时,才有了这场巨大的阴谋。

  想要阻止这场关乎万千百姓性命的阴谋,作为舵主的封百仞,又是大将军之长兄,因此劝说罢手之举,他是当仁不让,也是不二人选。

  这一日,封百仞早早的就离开了墨门,亲自登门拜访大将军,只是带了两名随从。

  留在墨门的夏天、清竹、水莲仙以及古剑门众位弟子,暂时等待舵主的消息,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且说,云州墨门的木合堂,就在夏天来时路上惊门峡内侧的不远处,那是一片谷地,谷中长满了奇花异草,有的是天然生长在此处,有的是从他处移植而来,还有的是木合堂能人将多种草木之胚融合而成的异合植株,当真是奇哉妙哉,好在此处温润潮湿,十分适合草木之生长,那一株株花草长势惊人,堂中之人皆视之为珍宝。

  妙手小医仙,一来到墨门,就孤身前往木合堂,她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研究那些药草,对于司空破前辈和魔门所面临的大事,身为女子不能参与,也不想参与,更何况她并非墨门中人。

  此刻妙逸仙正在和好友南笙玑梦谈论紫阳烮心毒的破解之法,这南笙玑梦正是新任木合堂堂主,来云州不过两年,看着年纪不大,但来历不小,好在妙逸仙与她十分投缘,南笙一族原本就对草木要籍与药性理论的研究十分透彻,这一次妙逸仙无论如何也要破解魔心散的毒性,以完成恩师药老的遗愿。

  南笙玑梦道:“逸仙妹妹,你这么着急要破解这魔心散,可是为了什么?”

  妙逸仙微微苦笑道:“哎,什么都瞒不过姐姐,之前跟姐姐提到过,这魔心散是害死师傅的毒药,为了给他老人家完成遗愿,我才费尽心思地想调制出真正的解药,可是这魔心散的确是天下奇毒,就连我师傅医圣的名号都破解不了,更何况我这个小丫头呢?”

  “所以,你着急研制魔心散解药,是另有其意咯?”

  “正是,师傅当初中毒是为了救人,他不惜以身试毒,最终毒火攻心,疯癫而死。”

  妙逸仙每每谈到这件事,哀怨中似乎还带有一丝感叹,只见她摇摇头继续道:“哎,其实师傅他老人家差一点就成功了,那个被救之人,紫阳烮心毒性后来已经被制止住了,没有继续扩散下去,只是没想到恩师试完毒后意识混乱,并不知情,否则以他的才能,定能彻底破解此毒。”

  “哦,没想到个中还有这等隐情……”

  南笙玑梦皱了皱眉头,还有一些不解之处,便问道:“逸仙妹妹说的那个人是谁呢?”

  妙逸仙叹道:“嗯,这件事说来话长,只是……”

  “妹妹若有难言之隐,确也不必勉强,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其实小医仙原本无意隐瞒此事,然则南笙玑梦也算是自己的知心好友,既如此便道明真相罢了。

  “玑梦姐姐,并非妹妹刻意隐瞒,各种缘由涉及到师傅的名誉,所以不敢多言。”

  “放心好了,呵呵,我会替你保密的。”南笙玑梦露出鬼魅的微笑,平日里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她,竟也有一丝好奇之心。

  妙逸仙这才放心地娓娓道来,原来他的师傅第五药医圣老人,年长的时候竟然喜欢上了一位貌美娇小的女子,而这位女子恰是魔门中人,他曾多次在他有难之时帮她疗伤,是有救命之恩的,那女子倒也明理,虽是魔道之人,却对医圣格外感恩,不曾想女子的妩媚风流,让多年孤独的医圣感情上无法自拨,但鉴于年龄差距和正邪不两力的关系,始终没有越雷池半步,多年以后那女子被魔教的同门陷害,惨遭毒手,中毒之后找到医圣老人替他解毒,然而第五药用尽了各种办法,终究是差了一着,先人一步撒手人寰,而那位魔门女子至今还躺在病床上,只有呼吸却没有醒来,当真是一段令人唏嘘的情缘。

  听完妙逸仙的讲述,南笙玑梦不但没有很诧异,反而是感动万分,讲道理,一位声名显赫的医圣老人在世俗的礼法下,跟魔门的年轻女子痴情一片,是难以让人接受的,但是所谓的礼法不外乎人之常情,那医圣老人至情至性,以生命为代价挽救喜欢女子的性命,又岂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医者,济世救人是人之常情,为情试得毒药更是人之真情。

  或许,对于这位南笙家的大小姐来说,那些礼法亦不过是狗屁猪拉,她外表看起来冷酷,但内心是渴望真情的。

  “药老前辈真情之人,玑梦敬仰不已,他所爱之人还可以被救活么?”

  妙逸仙道:“是的,她就在药草庐,已经昏迷多年了,最近我观察到她体内的毒性似乎又有暴发的迹象,因此我这才急于寻找破解之法。”

  “如此说来,我算是明白了,这样吧,你带我去见见她可好?”

  南笙玑梦对于医圣药老的这段真挚之情十分感动,提出要见躺下了几年的魔门女子,一是出于好奇之心,二是看看有无解救之法。

  对于姐姐的心思,妙逸仙自然是懂得,当下便道:“如此甚好,那玑梦姐姐,我们这就动身吧。”

  原本作为木合堂的堂主,南笙玑梦也是要等舵主封百仞的消息的,只不过依她的性子,对于朝堂之事也并无关心之举,于是便和妙逸仙悄悄地离开了墨门。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小医仙的药草庐。

  这草庐从外面看起来不大,不过三两间茅草屋,还有一间院子,这草屋也好,院子也罢,都是用来照顾病人的,往日里以小医仙的名号,也不乏一些江湖中人来寻医问药,人来人往的,妙逸仙自然是不能将她师傅所喜欢的魔门女子留在这里,因此南笙玑梦最终被带到药草庐后方不远处一个隐秘的房间,那是一间小木屋,屋子也不大,但是里面很干净,看来是小医仙常常过来打扫过,而唯一的一张木板床上面确实趟着一位惊艳的女子。

  “她叫叶沉香,师傅在的时候我都喊她叶姐姐。”

  南笙玑梦仔细观察了一下,躺在床上如同植物人一般的女子,单看其面貌长相,五官精致甜美,樱桃小口,眉毛细长,确实是个可人儿,只是趟了多年,身上略显浮肿,肤色有些苍白。

  “沉香……叶……沉香……”南笙玑梦喃喃地道:“倒是个好听的名字,生来便是与医圣前辈有缘啊,可不知是哪一魔门弟子?”

  妙逸仙哑然道并不知情,师傅的事情,她向来不敢多问,更何况是较为禁忌的一件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