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三 幽谷篇
一 幽谷寄思
作者:悭墨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2021-08-12 08:09:36 全文阅读

  碧幽谷。

  在大西北边缘之地,有一处僻静之所,也不知是何缘由,此地常年绿草依依,草木皆盛,宛如一处世外桃源。

  谷底不大,方圆不过几里,地形略微狭窄,两边倒是山青水秀,绿树成荫。往北即是戈壁,往南崇山峻岭,似无通路。

  夜色清凉如水,明月高挂,山峦叠影,时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虫鸣,反而有些静的可怕。

  不远处的山谷之中,有几许灯火,透过微弱的灯光,能大致看清这是一座简陋的别院,院内坐落几间低矮的小木屋,院外左右两片茂密的小竹林,紫气氤氲,为整个幽谷增添几分静谧的色彩。

  穿过中间的哪条甬道,只见两道瘦弱的身影站立在院门之前,一大一小,小的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大的是位较为年轻的姑娘。

  “清竹姐姐,娘亲为什么还不回来?”

  小孩儿声音稚嫩且较为宏亮,眼睛目视前方,片刻未移,像是在等候亲人的归来。

  “大概是因为月亮还不够圆吧。”被称之为清竹的姑娘轻声叹道。

  “那是不是等月亮圆了,娘亲就回来了?”

  自从小孩儿的母亲出谷追寻父亲的踪迹,转眼又是一年,他的娘亲临走前对他说过,一年后她就会回来。

  如今一年的时间已到,小孩儿一个月前就在谷中静静地等待,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娘亲却始终没有回来,什么时候他才能跟父母团圆呢?

  “小天,夜深了,我们明天再等好不好?”清竹低头看着身边这位小少爷,有点不忍地道。

  小孩儿没有言语,转身离开,径直往里屋走去,剩下那位姑娘独自嗟叹。

  几天过后,小孩儿仍然没有等到他的想念之人。

  这天夜里,东院那间屋子里灯火微明,一女子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夜色下呈现一副精致的脸庞,正是那日门前的清竹姑娘,此时手里却多了一把白柄长剑,在月色下微微发亮。

  清竹步伐轻盈,很快便来到对面漆黑的房间,用手指敲了敲门,轻喊:“阳叔……”

  不多久,屋里亮了灯,随后传来一声:“小清啊,进来吧,小心外边着了凉。”听声音里面大概是一位老者。

  清竹进门而坐,沉重地道:“阳叔,自从一年前小姐去寻公子,至今杳无音信,我担心出了事,这几天一直心里慌得很,莫非真如小姐所说,公子这一劫若是过不了,她也回不来了吗?”

  这位老者头发略白,看年纪在五十上下,但似乎身体不是很好,小咳了几声,回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阳叔站起身来,继续说道:“璟炎他命中该有此劫,一切皆如道长所料,只怕已经是凶多吉少。”

  “那小姐她……”

  清竹哽咽的不敢继续往下说,如果连小姐都遭了难,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阳叔来回踱了几步,意味深长地道:“千浔与璟炎两人伉俪情深,如今璟炎遭难,她追寻而去,却又下落不明,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在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我们当务之急还是照顾好天儿。”

  清竹呆坐半晌,忽然起身掏出一个红色的锦囊,从里面抽出一封信,递与那位阳叔。

  “这是小姐一年前留下的信,嘱咐我一定要在一年后她没有回来之时交于阳叔,您看看小姐到底留下什么信息了。”

  阳叔接过信封,拆开一看,大吃一惊,有点难以置信,他看了看清竹,然后道:“小清,明天一早,带天儿来见我。”

  “是。”

  清竹并不知小姐留下什么话,看阳叔的表情,事情定然不简单,但也不敢多问。

  翌日清晨,小木屋内。

  屋里并不宽敞,上有一位老者,正襟危坐,便是那位阳叔。老者复姓夏侯,单名一个阳字,是碧幽谷的主人。

  不多时,清竹领着小天来到堂屋,只见这位少爷年纪不大,大概七八岁的年纪,长的是眉清目秀,但是皮肤略黑,一头乌黑的短发只有几分精神,一身青麻布衣的穿着,倒是衬不出他小少爷的身份,显得极为普通。

  “爷爷,孙儿给您请安!”

  小少爷彬彬有礼地作揖,夏侯阳是其父亲的三叔,平日里都称其为爷爷,但他取名为夏天,不用复姓,是其父亲特意嘱咐的。

  “天儿,过来爷爷身边,让爷爷瞧瞧,你这几天是不是又壮实了。”夏侯阳向小天摆手示意。

  夏天连忙上去身前,道:“爷爷,天儿不敢懈怠,每天坚持扎马步、打拳,还有清竹姐姐教我练剑,对了,我还给娘亲打理她最喜欢的花草盆栽。”

  夏侯阳笑道:“天儿长大了,你娘亲若是知道你的这份心意,一定很开心。”

  夏天连日里等他娘亲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却不见踪影,于是道:“爷爷,那娘亲为什么还不回来?她是不是还没有找到父亲?”

  “孩子啊,你父亲和娘亲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要耐心地等候他们。”

  夏侯阳不愿多说,安慰了下小家伙,起身拉起夏天便往外走,“天儿,爷爷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你娘亲送给你的东西。”

  “好的,爷爷。”

  夏天跟随着爷爷出了木屋,一行三人来到不远处的崖下。崖高不过十丈,却有水流从上而下飞入池中。

  这池水清澈见底,延展出一道小溪穿过木屋所到之处。池旁立有一碑,上书三个大字"碧水池"。

  碧水池除了水很清澈以外,也并无特别之处,一直以来都是爷孙几人的饮用之水。

  不知为何夏侯阳今日特地带着夏天来到此处。

  只见老人走到石碑前,忽然掏出一柄利刃,划破手掌,鲜血流出后,使出几分力道往石碑顶上拍去。

  清竹和夏天两人有点诧异,这老爷子的举动令人费解,但这其实不过是一种鲜血仪式,用来开启某个机关罢了。

  果不其然,鲜血流入石碑纹路的缝隙之中,一丝丝红光乍现,周围出现一阵低沉轰隆的声响,应该是不远处的机关门被打开了。

  夏侯阳目视前方的瀑布,踏步向前,边走边道:“瀑布后面有一道门,你们且随我来。”

  石碑机关精妙无比,不曾想此处还藏有一道暗门,也不知里面究竟藏有何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