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一 风起云涌(上)
第五章 白袍少年,美酒佳人
作者:悭墨  |  字数:2826  |  更新时间:2021-07-02 09:50:55 全文阅读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转移到了客栈的大门,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瘦弱的身影,一高一矮,高的那名是女子,绿衣紫带,腰间一柄亮白色的佩剑,头戴斗笠垂绿纱,看不出真面目;矮的那名则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少年,身穿白色斗篷,手提一口黑剑,用灰布缠着,两眼清澈透明,炯炯有神。

  客栈的人像是定住了一样,目光所在,这两人好似来自天上,竟不染一丝风尘。

  在这大戈壁中,任谁来到此处不是灰头土脸便是衣衫褴褛,尤其是这几日外面正刮的魔鬼风,可不是闹着玩的,走上片刻便觉得肉痛。

  大伙儿正要打开那老板娘的藏酒,谁知突然又冒进来两个人,这下可有得乐了。

  只听那名少年开口道:“哇哦,姐姐,你看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好热闹啊。”一旁的女子没有答话,拉着少年找了一个角落安静地坐了下来。

  众人目光又回过头来,只见秋音抓住彪爷的胳膊推了一把,道:“我说彪爷,你就坐下品好吧。”说罢,小二开了酒瓶,高举过头道:“各位客官,这可是从西耶进来的葡萄美酒,今天我们二当家的说了,为了给咱大当家的贺寿,特意给大伙儿品尝一杯,见者有份,各位把酒杯可端好了,仅此一杯,错过可就没了。”

  客栈的小二绕着大厅走了一圈,给每个桌上的酒杯都倒上了一杯,只见这酒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不似酒客们喝的酒那般浓烈,但是看起来确实是难得的佳酿。

  刚刚进来的白袍少年名叫夏天,他的那桌儿也倒满了两杯,杯子不大,只见他看着杯里的酒,向那位姑娘道:“姐姐,这酒怎么是紫红色的,跟爷爷喝的似乎不一样啊。”

  “确实新奇,姐姐也未曾见过,小天不可轻易下酒……”话音未落,只见少年一咕噜,他面前的那杯早已是空了底儿,“你……”

  “好酒啊,别有滋味儿,姐姐要不你也尝一尝,这酒可是甜的。”夏天一脸回味无穷地道,顺手就把另外那杯甜酒端到他姐姐的嘴边,那姑娘无奈地只好撩起了纱布,小酌一口。

  “味道如何?”

  “额,确实是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喝不了酒的,剩下的你拿去喝吧。”姑娘又把酒杯推给了少年,夏天毫不客气地喝了个精光,还用舌头舔了舔嘴边,直看得他姐姐苦笑不得。

  此刻,众人也是一饮而尽,正在回味着,彪爷发了话:“秋当家的,您说的没错儿,这酒啊确实美味,就是少了点,要不要再给大伙儿开几瓶啊,我们祝大当家和二当家的,福寿延年,早…早生贵子!”

  彪爷一边搭着话,还不忘调侃调侃,这葡萄酒他也是第一次喝,虽然也跟着商队到过西耶境地,但这种酒只有贵族家里才有,普通的人根本没得喝,就算是贸易市场也是难得一见,没想到这家客栈里居然有,老板娘当真不简单啊。

  秋音立马啐了一口,道:“彪爷,再喝可就要付钱了,一杯十两银子,您要还是不要?”

  “额…这个,还是不要了,秋当家的就当我没说过,呵呵。”彪爷憨憨一笑,心想我这大老远的走一趟,赚的辛苦钱还不够喝你一杯的,于是不再搅和,乖乖地坐了下来,继续喝他的水酒。

  坐在角落里的夏天,忽然开口道:“姐姐,你的脸怎么红了?”只见那姑娘小脸通红,似二月桃花一般,更加清美动人了。

  夏天口中的这位姐姐名叫清竹,正是芳龄正茂的时候,一身绿衣更显少女的气质,喝酒之后竟有一丝妩媚,只是她这弟弟年纪还小,不懂人间春色。

  清竹也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心想这酒的后劲倒是不小,便道:“姐姐不胜酒力,你非要我喝,一会走不动路了,可怎么办…”

  “好办,我背你就是,你还没我的小黑重呢。”夏天大大咧咧的笑道,清竹一听也是心里美滋滋的,小脸更加的红润了。

  夏天喝完酒后,肚子早就咕噜噜的响了起来,于是问小二点了几斤牛肉,一只羔羊腿,一碗阳春面,又点了几盘小菜,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

  自从出了碧幽谷,都是一路啃的干粮,夏天还得扛着小黑一路奔波,肚子根本填不饱,这样已经持续好几天了,这会儿看到些好吃的,难免有些激动,一旁的清竹倒是规矩很多。

  这是夏天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出谷,不久前他的爷爷夏侯阳得到消息,并告知他南宫家有他母亲的消息,便决定让清竹带着夏天回铸剑山庄,一来可以寻找母亲的下落,二来可以借机历练一番。

  夏天一顿猛吃,清竹还是感觉有点晕晕乎乎的,吃得较慢。一刻钟之后,突然从旁边晃悠悠走过来一人,手里拿着酒杯道:“小姑娘这是要去哪啊?外边儿…额…可不太平,要不要本大爷来护送…护送你一程啊?”

  此人体格儿健壮,一身横肉,分明是喝了不少酒,过来找茬儿来了,两只眯缝的小眼睛一直打量着清竹,只看得口水直流。

  清竹没有答话,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夏天倒是开了口:“大叔,你喝醉了!”

  “没醉…没醉…嗝…”壮汉一边狡辩地道,还一边打着嗝儿。

  夏天刚刚涉世,不懂人心险恶,哈哈笑道:“大叔,你要是没醉,为啥走路这么晃悠啊,你看你裤子都打湿了。”

  清竹实在看不下去了,以前跟随大小姐的时候,若是遇到这样的人,公子定是二话不说便会将轻薄之徒扔出个十几丈,给他来个狗屎趴,看样子今天得自己动手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虹从眼前一闪而过,那名醉汉还未看清招式,剑已入了鞘,然后只觉得脸上一阵酸痛,用手一摸,已然多了两道血痕。

  壮汉立刻清醒了许多,扔掉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客栈里的人也都被吸引了过来,就连夏天都是目瞪口呆,他虽然知道是清竹出了快剑,但是没想到这么狠,这哪像平时对他百般温柔又体贴的姐姐。

  “哇呀呀…小丫头,竟敢弄伤洒家的脸,今日定要你死无…哦,不,让你做了我的压寨夫人,再好好折磨你。”壮汉分明是恼怒了,大喊一声:“弟兄们,把他们俩给我抓起来。”

  “是,老大。”旁边几人同时应了一声,看来这壮汉大小也是个头目,难怪敢如此无礼。

  几人欲要动手,另一边喝着酒的彪爷闪了过来,大吼一声:“住手!我说衮山刀,对方不过是两个孩子,何以至此?”

  “管你他娘的孩子不孩子的,都破了老子的相了,你闪开,小心我刀剑无眼。”说罢,抡起桌边的大刀就冲了过去,当真是急红了眼,彪爷都拦他不住。

  夏天此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人分明是要欺负姐姐,怎能让他胡来,于是右手抓起小黑,顺手就扔了过去。

  衮山刀未曾料到对方还敢反抗,只见一道黑影朝他迅速飞来,连忙举起钢刀挡在胸前,就在刀身和黑剑接触的一刹那,整个人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道震得往后飞起,黑剑凌空转了几圈,而后沉重的落下,直没入地面三分,一条灰色的纱布还紧紧地缠在上面,都看不见黑剑的锋芒。

  空气中还在回荡着刚才刀剑相碰震荡回旋的声音,只见那衮山刀已经倒在了墙角下,一动也不动,已然是晕了过去,旁边脱手的钢刀也变弯曲了不少。

  半晌过后,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来,把目光转向另一个角落,只见那个头发银白的少年正在虎吃,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夏天嫌吃饭不够利索,早已经摘掉了斗篷上的帽子,此刻就像是一头狼一样趴在那里,只顾自己吃东西,也没空理会这些人。

  一旁的清竹见被众人目视,略显尴尬,于是扯了扯小天的手臂,意思是停一停吧我的小少爷。

  夏天这才抹了抹嘴,看向周围,不由得眨了眨眼睛道:“我的姐姐,很厉害的,你们还是不要欺负她的好。”

  众人一听,心想这孩子当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刚才那一剑足足有千斤之力,衮山刀少说也有两百来斤,这都连人带刀撞飞出十几丈,看到那狼狈的模样就一阵肉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