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一 风起云涌(上)
第二章 黔王大驾,礼法何在
作者:悭墨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21-07-02 09:50:48 全文阅读

这时从大殿之外大步踏进一人,此人声如洪钟,人未到声先至,来到大殿上直奔金銮,冲着长公主喊道:“我大周是没人了吗,何时轮到一个女子在金銮殿上发话。”

  众人立刻都安静了下来,只见此人身材极为魁梧,腰间佩剑,面向新君,也不下跪行礼,面红耳赤,怒意十分明显。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殿上喧哗。”子龙也被吓住了,不敢言语,只有长公主呵斥了一声。

  “寡人,黔王也,公主殿下不是应该在后殿待着吗?”来人自报名号,看来的确是一方国主,要不然谁敢佩剑上殿,且不行下跪之礼。

  “原来是黔王大驾,按照我大周礼仪,黔王应该叩拜新君才是。”长公主斩钉截铁地道。

  黔王毫不惧色,大声道:“公主殿下带着女侍上殿,如此羞辱群臣也就罢了,还定什么年号龙兴,竟不知新皇名讳,这是要天下之人耻笑我大周的天子吗?”

  长公主面对黔王咄咄逼人之势,毕竟是女流之辈,一时竟答不上话来,于是对女侍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那个叫阿沅的赶紧下去。

  女侍步入后殿之后,黔王的怒意尚未消去,追问道:“敢问公主殿下,二皇子为何不见?”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又开始议论纷纷,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疑惑,按祖制今日坐在金銮殿上的理应是那二皇子才对,但是今天没有人看见二皇子,更别说登基了。

  黔王在大殿之上咄咄逼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二皇子温厚儒雅,颇有诸葛之风。黔王乃一介武夫,唯独对二皇子赏识有加,也算是妄念之交。如今二皇子突然不见踪迹,却偏偏是在先帝崩殂之际,不得不令人产生怀疑。

  长公主没想到的是黔王会在大殿之上责难于她,若是一般的臣子,定然不敢如此无礼,偏偏是一方诸侯的国主,当下有点下不来台,因为她也不知道她那二皇兄究竟去了哪里。

  “黔王,皇兄去了哪里,本宫也不知情。父皇刚刚驾鹤西去,那北牧仍对我朝虎视眈眈,整个幽州都处于危难之中,国不可一日无君,新皇登基,也是我皇室一脉,想必二皇兄也是能够理解的,黔王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长公主牙尖嘴利,意思是此乃家事,有功夫操心这个还不如想想如何去攻打北牧。

  黔王没想到碰了个钉子,心想还能被这黄毛丫头给镇住不成,于是喝道:“那…即便是三皇子登基,又关你公主何事?新皇陛下接见群臣,受我等一拜,公主乃是女子之身,理当回避。”

  “陛下年少,尚不能处理朝政,本宫身为大周长公主,代为处理,又有何不可?”长公主也不是吓大的,面对黔王也是毫不退让。

  黔王本就是个急性子,只气得直瞪双眼,大喝一声:“你这是强词夺理!即便是辅政,也是由这些三朝元老们担待,又怎能轮到你一个黄毛丫头来管事儿?”一边骂着一边指向一旁的大臣们。

  长公主一听,顿时就脸红到耳根,这老家伙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好歹小时候也是被他抱过的,今日却是对她摄政意见极大,心想这是我皇室的家事,你管得那么宽做甚。

  “黔王,本宫念你是一国之主,不与你计较,你且退下吧。”

  就在争论激烈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你们别吵啦……”

  说话的不是别人,却是坐在龙椅上早就憋不住的新任皇帝,子龙。

  众人愕然!只见小皇帝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捏着裤裆就往侧殿跑去,边跑边道:“我要尿…尿…快快…”

  尴尬的气氛立刻就起来了,就连垂足顿胸的黔王都不知道该怎么言语了,长公主更是差点儿没哭出来,不过眼睛却是已经湿润了,好在中间还有帘布的遮挡,大臣们是无法察觉到的。

  就在此时,群臣中终于站出一个人来,此人年过六旬,发白脸紫,体型微福,冲着黔王行了个礼后,道:“黔王息怒,长公主殿下也是为国分忧,我等这些老迈的臣子,亦是有心无力,只能给陛下出谋划策,具体事宜可以让长公主殿下代为操劳,待陛下日后长大成人,再主持朝政,你看可好?”

  黔王差点被这一番话给呛住了,眼瞅着这老头儿,没好气地道:“哦,林相国的意思是我唐唐大周国养了一帮废物,无法替皇帝分忧咯?真是岂有此理!相国大人乃三朝元老,竟对天子礼法视若无睹,还谈什么有心无力辅佐新帝,可叹我先皇英明神武,若不是尔等个个无能,怎会郁郁而终?哼!”

  说罢,黔王拂袖而去,林相国呆若木鸡,乖乖地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长公主听完也是一阵嗟叹,她的父皇的确是忧心忧国一生,力图中兴皇室,无奈鞠躬尽瘁,还是败于北牧,最后郁郁而终,自然是离不开这帮臣子的无能和六国对天子的藐视,她之所以摄政,目的之一也是想要打破这个困局,不走父皇的老路子。

  今日,皇帝祭天,长公主特意嘱咐子龙在奉天台吟唱《龙兴》赋,目的便是让天下人得知,如今的大周一定会在新皇的带领下重振雄风,收复失地,指日可待。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子龙回到了金銮殿,这滑稽的一幕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新皇登基,一般会有六国国主亲自前来贺礼参拜,然而今日只有黔王前来,非但没有贺礼,还大闹了一场,其他国主都是派遣使臣代为祝贺参拜,可见当今天子的威仪,在诸侯国面前不过尔尔。

  等各方诸侯参礼完毕,小皇帝终于开了尊口,道:“诸位大人,可知天下间有曰,四方神兽护佑神州,皆有通天的本领,若是能为我朝效力,还怕那北牧人不成,你们可知这些神兽都藏在哪里吗?”

  大殿之上文武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连长公主都愣住了,她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弟弟玩的是哪一出?本想开口呵斥住他,但先前黔王这么一闹,她也不敢再多言了,以免再惹非议。

  这时,台下有人回禀道:“陛下,神兽乃是传说中的故事,不可信呐。”

  “什么信不信,我……哦不,是朕早就翻遍了皇宫内的典籍,书上记载说神兽共有四位,分别镇守四方,东方有青龙,西方是冥虎,南方有朱雀,北方是玄武,他们都很厉害,是通灵的神兽,抬手间便可翻云覆雨,地动山摇,朕若是能看见他们就好了……”子龙眨了眨眼睛,抬头遐想,不知道这脑袋瓜子究竟要干什么。

  此言一出,大臣们都在想,这小皇帝才十岁左右,怎能翻遍皇宫典籍,不过他说的也未必是空穴来风,民间亦有传言,这四方神兽都是古老的仙灵,专门守护大地的,他们有的被世人当做神灵来祭拜,但是即便是皇宫内的藏书,也未必有真实的记载,因为从来就没有人真正的瞧见过。

  天子本就自带威仪,即便是小孩子,刚才那位答话的臣子也不再言语,默默归位。

  而后,从右侧队伍里走出一名武将,此人人高马大,长相魁梧,高声回道:“陛下,臣在北夷山修行的时候,曾听道长们说起,神兽跟一些古老的家族有关,他们一直隐匿在某个地方,只有当天下浩劫来临的时候才会出现。”

  子龙一听大喜,连忙道:“那将军知道这些跟神兽有关的家族都是谁吗?”

  “微臣并不知这些家族具体是谁,不过江湖传言,十几年前夏侯大名府的覆灭就跟神兽有关。”

  “夏侯……”子龙嘴里念叨着,似乎这个姓氏很耳熟。这时身后的长公主再也忍不住了,呵斥道:“好了!这些都是传言,江湖之事勿要在朝堂上议论,陛下也累了一天,该歇息了。”

  “喏!”

  百官群臣在皇帝回寝以后纷纷散朝而去,只剩下这金銮殿独有的华光溢彩,萦绕其中,仿佛岁月的痕迹不曾停留。

  子龙回到龙辰殿根本睡不着,他最近一直在打听跟神兽有关的事情,似乎其中还隐藏了一个秘密,既然现在得知跟夏侯家族有关,他便决定要去查个清楚,若这个世上真有神兽的话,定要寻到他们。

  日渐西斜,瑶华宫前,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殿下,一切按照您的旨意,均已布置妥当。”

  长公主子依正立于书房桌案前,一名侍从前来复命,今日瑶华宫一改往日气息,摒弃了一些玩物和香氛,整个宫殿立刻庄严肃穆了不少。

  “好,下去吧。”公主道。

  “是。”侍从轻轻离去,子依掂起桌案上的一幅字帖,正是那首《龙兴》辞。

  只见她细细端详上面的两句诗辞,口中兀自念道:

  “北有溟兮南陵光,西有泽兮东芩苍……莫非这世上真的有神兽?”

  子依半信半疑,以她多年在皇宫里的见识,未曾听闻天下间还有这等异兽,但今日在大殿之上,子龙询问神兽一事,似乎是江湖上亦有传言。

  子依沉思片刻,再看看手上的龙兴贴,她不禁开始怀疑这个年幼的弟弟身上可能藏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可又一想,子龙从小就跟着自己,如果真的有秘密,她怎会不知呢?还是找他当下问个详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