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一 风起云涌(上)
第一章 玄戈祭舞,子龙登基
作者:悭墨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1-07-02 09:50:42 全文阅读

周祚八百四十年,天武二十八年,周天子子渊皇帝驾崩。

  八百年前,皇甫氏问鼎中原,占据九州,国号大周,分封六国,沿袭至今。

  周天子携皇室居于中州,定都玄戈,位于少陉山以北,临沬河以南,一直以来国祚昌盛,帝国传承有四十五代。至天武帝子渊继位,六国逐渐强盛,皇室式微,天下间已然动荡不安,而中原沃土千里,被北牧人觊觎已久,王庭坐拥虎狼之师,数次挥兵南下,掳掠城池,烧杀抢夺,使得北方连年战火不断,民不聊生。

  天武二十七年夏,子渊力图振兴皇室,挽回天子之威,遂号令各方诸侯,挥军北上,欲举国之力歼灭王庭,无奈诸侯六国各自心怀鬼胎,名义上附和,暗地保留实力,至使在幽州蓟门关一战,大败于王庭,大皇子子羽战死疆场,皇帝因此一病不起,于第二年春薨逝。

  中州,皇城脚下。

  玄戈城还是往日一般的庄严神圣,这条由花岗岩铺成的长盛街直通宫廷大门,往日里南北的商客是络绎不绝,今日却是空荡如野,整条街鸦雀无声,安静的有些可怕,人们虽然已经得知那位神武的皇帝仙逝了,但是今天闭门不出的原因不是这个,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

  辰时已过,只见长盛街尾从皇城涌出两队铁甲骑兵,快马加鞭往南飞奔而去。随后不久,天子仪仗队浩浩荡荡徐徐而来。头前是一座十分豪华的銮驾,六匹高头大马齐头并进,后面拉着一顶四轮龙纹金舆,配上金丝华盖,俨然就是皇帝出行的龙辇。

  銮驾上端坐一人,由于华盖的遮挡,看不清其人面目,不过能看出其个子不高,体型偏瘦。

  紧跟其后是一驾凤銮,顶上是红色华盖,前方驾车的白马只有四匹,里面坐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

  看这阵势,皇室使用金色的車辇出宫,且文武百官随行,多半是要举办祭祀大礼。

  一个时辰后,新任天子携文武百官来到城南黎山奉天台,开始举行祭天。

  奉天台高约百丈,从黎山脚下上至天台,总共八百一十个台阶,每十个台阶设一小台,九十个台阶设一大台,此刻侍从们早就在上面铺好了红毯,待新天子登台祭拜。

  一切礼仪准备就绪,乐府齐鸣,天子率先行在中间,文官居左,武官居右,行九十阶,即三拜九叩。

  奉天台顶上立有九口青铜大鼎,代表的是天下九州,中间那口鼎尤为巨大,足有一丈之高,鼎身一条黄龙环绕,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天子登上鼎榻,焚香礼毕,允诺礼官即昭告天下:

  “周天有谕,朕将任之。昔九州未化,皇甫开之,圣祖分封,六国兴之,其命维新,其兴勃焉,鸿图百年,日富月昌。至明祖执鼎,平法度,亲黎庶,礼仪兴之,是以凤引九雏,天下太平。今朕秉上苍之意,弈世载德,重熙累绩,为百姓先,为天下先,泽被苍生。”

  礼官宣读诏书完毕,即曰:“奏九歌!”

  顷刻之间,天子百官随着礼乐奏起,高呼《九歌·国殇》赋: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强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九歌一起,响彻云霄,天子哭泣,百官流涕。要说天武帝在执政期间,前期政绩斐然,后来因痛失夏侯臂膀,大周内忧外患,导致战火重燃,无数将士血洒疆场,国殇悼念的是天武帝和为国捐躯的英勇战士,台下众人无不泪簌。

  《国殇》毕,《龙兴》起,天子吟,百官诵:

  “狂风起兮尘飞扬,战鼓鸣兮马嘶缰。”

  “雄狮吼兮赴沙场,男儿誓兮守故乡。”

  “御飞龙兮战四方,执太阿兮斩八荒。”

  “天雷助兮神兵将,妖魔除兮恶鬼藏。”

  “时不利兮锋不刃,臣不诺兮君不仁。”

  “山河悲兮天已怵,草木焚兮尔敢怒?”

  “北有溟兮南陵光,西有泽兮东芩苍。”

  “中守陈兮子命黄,天恩荡兮福未央。”

  “朕必兴兮当自强,龙有子兮万世昌。”

  九歌再起,不怒自威,天子执耳,百官俯首。龙兴歌唱得是皇室自得神佑,当今天子必有中兴之志,天下莫敢不从。

  龙兴赋一出,百官再叩首。

  正逢初一,天气转晴,初升的太阳照射在皇城,散去了一片迷雾,宫廷的华美再次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一位少年立于金銮殿之上,头戴十二冕旒黑绸镶金冠,负手而立,正抬头观望殿前偌大的一块牌匾,上面赫然书写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泽被苍生"。

  少年喃喃自语:“父皇,为什么是我……”

  一声叹息,剑眉微蹙,少年神情恍惚,似有无限烦忧。

  “龙儿,今天是你登基大典的日子,为何这般惆怅?”正当少年转身走下台阶的时候,从殿内侧门走来一位女子,观其模样,头戴凤冠霞帔,十分端庄秀丽,年纪轻轻,浑然不见稚气,举止优雅,落落大方。

  “姐姐,你怎么来啦?”少年反问道。

  “姐姐担心你错过时辰,特来看看你准备好了没有。”

  大周皇帝子渊驾崩,三皇子继位,这位发愁的少年便是那三皇子子龙,迎面走来的女子则是大周的长公主子依。

  子龙尚且年少,子依也是刚行弱冠之礼,对于新皇的登基,长公主一手操办,足见其精明之处。

  “姐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看这不是都准备好了吗?”子龙抬了抬衣袖,特意走了几步,让长公主好生观瞧。

  子依上前几步,拉着这位弟弟的手,道:“马上就要去参加祭天大礼,龙儿莫怕,你已经是我大周的皇帝陛下了,一定要有天子的威仪。”

  子龙今年才十岁,他自己都没想到这大周的帝位会落在他的头上,原本以为是大哥的,没想到去年大哥战死了,父皇快不行的时候,二哥又不见了,对于他来说,现在还没玩儿够呢,突然要抗这么重一担子,当真是一点儿心里准备都没有,于是嘟起嘴巴道:“姐姐,二哥到底去哪了,要是他在就好了,我就不用当这个皇帝了,真的好麻烦啊。”

  子依整理了一下小皇帝的衣冠,看着眼前这位天真无邪的弟弟,道:“天子之位,神圣无比,上可统领百官,下可教化黎民,怎么能说不当就不当呢,以后再也不要说这样的话了,知道吗,我们皇甫家的男儿可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怯懦,你要让百官敬重你怕你才行。”

  自从父皇仙逝,这位大周的长公主就再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先皇膝下有三子,大皇子随父出征北牧,却战死疆场,二皇子又在前不久神秘失踪,仅剩的这位三皇子又年少无知,皇室一脉已渐日薄西山,要当好大周的家,是为不易。

  子龙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对于眼前的这位姐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经常陪他玩耍的姐姐了,她就像母后一样处处管着自己,又像父皇一样言出必行,这种滋味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好受的。

  不多时,从殿外走来一位传话的内侍。

  “两位殿下,该启程了。”

  长公主陪同三皇子带着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来到黎山脚下,子龙要登奉天台,子依因是女子,按祖制是不能祭拜的,只能在山脚下观礼。

  子龙登台祭天,一切礼仪举止都是姐姐所教,他也明白这样的场合不能让人看出笑话来,便规规矩矩地参拜上天和领百官赋歌。

  等一切祭天礼仪都举行完毕,众人又回到了皇宫,子龙开始行登基大礼,等在龙椅上坐下来的那一刻,基本上就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昭告天下和百官见礼。

  承明殿上庄严肃穆,这座上千年的金銮殿,已经有上百位帝王像今天这样迎接新皇登基,文武群臣左右而立,依次面见新君,连台词都一般无二,大概的意思就是新君继位了,大周国祚定可延续百年,他们也可以跟随新君一起操办大周的家业了。

  子龙心想等你们说完,是不是就没我什么事儿了,从祭天回来他都要憋的不行了,有点内急,但是还有关键的一环没有完,只能先忍一忍了。

  当众官面见已毕,坐在皇帝身后一帘之隔的长公主发话了:“阿沅,念。”

  “喏!”被称为阿沅的侍官大声道:“大周八百四十年,新皇登基,定年号,龙兴!”

  侍官虽为女子,却是声音响亮,短短几个字,传遍金銮殿的每一个角落,显然是有一番修为的。但话音刚落,殿上便热闹了起来,文武百官纷纷交头接耳,似在议论新的年号。

  “哼,好一个龙兴!”

  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从殿外响起,听语气似乎来者不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