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西游引厄传 > 正文
第三章 顺风快递
作者:冲冲冲冲  |  字数:2382  |  更新时间:2021-06-18 22:07:06 全文阅读

且说有为青年马走日这边,短短一晚上就遇到的鬼就顶上了正常灵异小说里几十章的量 ,此时的他感到眼前一红,紧接着就是刺眼的光亮,还有一股带着清凉味道的海风扑面而来。

多久没到过海边了,马走日被强烈的日光晒得睁不开眼,从晚上到白天的瞬间过渡让他及其的不适应,脸上是咸涩的海风,身上却烘烤着赤白色的日光,一边热一边凉,有股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现在肯定是在海边,因为海的味道我知道。马走日这样想着,他感觉此时一阵飘飘然,仿佛升仙了一般浮在半空中,眼睛慢慢的能够接受刺目的阳光,用余光可以看到一轮太阳代替了之前看到的诡异红色眼球,高悬在天空之上,仿佛牢牢地印在幕布中央,让人一阵心安。

自己大概已经是被三只鬼给分尸了吧,马走日这样想着,两只在后面爆菊,还有一只千眼蜈蚣在前面看着自己,自己一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没理由不死。

大概是在梦里吧,马走日转念又想到了无辜的司机师傅,紧接着就是内个陌生的刑警周正惨白的脸孔从他的脑海中划过,然后就是一幕幕的往昔,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走马灯了吧。

马走日感觉尤其的放松,蔚蓝色的巨大幕布轻柔的包裹着他,周遭的感觉让他想到了度假的阳光海滩,一切都是软绵绵的,连空气也是,自己这辈子也没人看渡过假,这可能就是将死之人的待遇了吧。

正在打算慢慢享受日光浴的马某人突然感到阳光被什么东西遮挡了一下,黑影映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感到一阵的不爽。

我都是快死的人了,晒个日光浴都不行吗,怎么这一晚上遇到的都是些抠门鬼。

正在感慨人生短暂转瞬即逝的马走日眯起眼睛想看看这不是某只鸟挡住了阳光,如果是的话自己说不定还能飞上去摸上两把,这辈子还没撸过鸟呢。

可是事与愿违啊,多年后的马走日睡不着觉的时候回想起此时此刻就是一阵咬牙切齿。

黑影靠近他的速度很快,好像是从高楼下坠落的炮弹一样,直挺挺的就朝着正在摆姿势的马走日砸了过来。

马走日的念头还停留在死前的幻觉里呢,慢慢悠悠的眯起眼睛一瞅,那黑色的东西越来越近,直到就连有些近视的马走日都能看到他那张被憋死的冤种大脸。

马走日瞬间麻了,欲哭无泪,欲语还休,这位鬼兄要是能评鬼界优秀劳模的话他一定是第一名,翻山越海跨越空间的追杀自己。

咱俩上辈子是不是有啥误会啊,熟悉的窒息感再次拥抱了马走日,黑色僵硬的躯体化作一道流星越离越近。

喂!三点几了!追追追!追卵啊追!饮茶先啊!

马走日面朝他又骂了几句,一个翻身,心想自己都马上投胎的人了,可不能活活憋死,既然是在我的梦里,甩开他还不是轻轻松松。

但是在转过身来的下一刻,马走日负隅抵抗一整晚的排泄系统瞬间失去联系了,黑的黄的砸了楼上的憋死鬼一脸。

整个世界顿时都失去色彩了,什么阳光沙滩海岸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什么将死之人的梦还有走马灯,都是假的,自己此时正深处高空,凛冽的风开始舔食面孔,下面就是碧波荡漾的一大片望不到头的海水,海水中央屹立着一片怪石嶙峋的岛屿,高空中的马走日一览无余,此时的他正冲着岛屿上占据六成的尖锐山峰直奔而去。

就这样吧,结束吧,赶紧毁灭吧,我真的累了,后面的窒息鬼很快的摸了上来,沾满不明物体的双手又掐住了马走日的脖子,此时马走日就算想偏离航线扎进海里也动弹不得,那鬼好像掐住人以后就能让人无法移动。

就这样,湛蓝的高空中,马走日,窒息鬼,还有一堆黄的排泄物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直线,像是一把剪刀裁开精致的绸缎,一人一鬼接着在高空中表演他们的爱情故事。

岛屿上,那片陡峭的山峰中,最高的顶点之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立了一块金色的液态物体,随着这液态物体的诞生,本来鸟不拉屎了无人烟,就连树都没多少的主峰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

奇怪的是,所有的鬼在被这团金色液体吸引而来的时候,每当有鬼经历千辛万险,翻山越岭步履蹒跚最终碰到它的本体时,就立刻停住,紧接着就像是敲门鬼和窒息鬼在门口僵持的场景一样。

随着时间的逝去,各种鬼物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从与它触碰的地方开始,变得逐渐石化,像是在灵异表面渡了一层白色的石头,又像是某种类似钙化的化学反应,白色的物体迎着太阳光散发出五颜六色扭曲的光芒,像是某些奇异的石头,只不过有的鬼变化快,有的鬼被侵蚀的慢一些,只有个别极少数周围围着黑暗的鬼能通过瞬移一类的手段逃过一劫 其他的鬼到最后都逃不出被完全钙化身体封死在原地的命运。

但是飞蛾扑火的灵异却越来越多,这团金色的液化物体像是蜘蛛网一样粘住了周遭所有被他吸引而来的鬼,很快就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了一圈厚实但布满小的孔隙的钙化鬼墙,像是某些古代浮雕艺术品一样,上面充斥着密密麻麻奇形怪状的鬼物,不知道它到底封印了多少那种东西,迎着太阳光发出炫目的七色光,让人胆寒。

可毕竟会飞的鬼是少数,从远处看这东西已经俨然成了一块白色的发光大石头,像是某些稀有矿石,可是顶端却还留有一片大的空洞未曾封住,近些天已经有灵异踩着被钙化的鬼慢慢攀登上去然后再被封印住,所以也已经开始慢慢的封顶了,石头的空隙中隐约能听到沉闷而单调的心跳声,里面不知在孕育什么样的恐怖。

可能是数月,可以能是快要几年的时光过去,这块石头在荒山的最顶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直到有一个晴朗的上午,天空中一道美丽的流星向它划过,带着淡淡的臭味。

如果马走日不是被掐着脖子,一定要对着石头喊一句

顺风快递!

数秒后马走日和他的好朋友就砸在了这颗千辛万苦成型的石头上,幸运的是其还没完全封顶,马走日倒霉了一晚上,终于走了次狗屎运,顺利的砸进了金黄色的液体中,多亏了窒息鬼半空中掐住了它,不然他自己到处改变航线现在就已经不用鬼动手而且得用盆和勺子来收集他了。因为他不是鬼,那东西对他无可奈何,只能任由马走日进图其中,不过我们的敬业鬼就不一样了,马走日是进去了,但是它却稳如老狗的停在了金黄色液体上,手还死死地掐着马走日的脖子,两个人就这样以一种尴尬的姿势共同存活了下来。但诡异的是他一点也不能下降与移动,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手也开始慢慢的一点点被钙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