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失语者的呐喊 > 正文
第一卷第一章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2021-05-27 07:43:57 全文阅读

夏季的雨夜,磅礴的雨疯狂地往麦田里灌,王九江愤怒地向天空嘶吼着,双拳似要将这幕布一般的黑夜捶破,可惜十八年来未曾开口的他,似乎已经丧失了语言功能,只能发出一声声极度压抑的“啊”.......

  “1859年,黎曼被选为柏林科学院通信院士,并且向柏林科学院提交了一篇题为“论小于给定数值的素数个数“的论文,这篇论文主要探究的便是素数的分布,黎曼观察到,素数的频率紧密相关于一个精心构造的所谓黎曼zeta函数ζ()的性态。黎曼假设断言,方程ζ(s)=0的所有有意义的解都在一条直线上.......”张小满扶了扶眼镜,看着下面瞬间头大如牛的学生们哑然失笑,大学的数学,绕不开的积分方程,绕不开的黎曼函数,如果那个人能像自己一样,在数学上的成就绝对比自己更加斐然,不像自己,为了一个不等式证明论文忙活了一整年,那时候那个人永远霸居着第一名的宝座,像阴影一样笼罩在班上每一个人的心头。

  “张小满,下午放学一起走啊?”王九江转过头问道。

  “不得跟你一起走。”

  “为啥子?”

  “我又不是瓜的,不跟走到一起我还可以高高兴兴跟人家说我数学今天考了满分,跟你走到一起,我一个考满分都只能是第二名,你倒是扬眉吐气,就你凶,附加题都是满分。”

  “那你为啥子不做附加题喃?”

  “我........滚!”

  张小满提起书包埋头就往外走,一下狠狠撞到一个人肩膀上,定睛一看,原来是班上“匪头子”李庆。

李庆跟张小满家是邻居,算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李庆的妈妈和张小满的还是从同一个地方嫁到格子村的老乡,所以两家的关系历来比较好,只是李庆读书像不带脑子一样,倒是打架在村上出了名,经常跟高年级的“匪头子”过招,张小满甚至给李庆出过几次主意教训来欺负班上同学的高年级生,不过后来因为张小满家里不让跟李庆来往,才渐渐疏远了。

  见撞自己的是张小满,李庆扬了扬眉道:“学习好走路也要长点眼嘛,一天天目中无人是不是,撞到我还好说,遇到其他人你怕是今天走不脱了。”

  张小满啐了一口揉了揉发痛的肩膀,哼哼唧唧道:“一天天就晓得打架,脑壳子里头长得都是肌肉。”

  李庆不以为意道:“快爬,不要影响老子办正事。”

  张小满看了一眼还在座位上的王九江,一下想到了李庆说的“正事”是什么,想说点什么,看到李庆眯起眼睛,只好咽了下去,低着头走了。

  今天发成绩单,重要的是,格子村小学虽然是乡村小学,但是为了激发学生的竞争意识,每次考完试对学生都有奖金,第一名10元,第二名5元,在90年代的农村,已经是不少钱了。因为每一次都是第二名,张小满已经拿了几年的5元奖,同学取得外号都叫张五元,张小满也不讨厌,至少比他爸给他取的“张小满”好,他爸图方便,因为是小满那天出生,所以直接就叫张小满了,不像张五元,一听就有钱。

  张小满是第二名,第一名自然是王九江,李庆打王九江奖金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张小满想到这个,自然是溜之大吉,心里直庆幸“还好不是自己”,自己就5块钱,还要给他爸4块,自己就只能用一块钱,不走快点,这一块钱都保不住。

  李庆看到张小满跑的像兔子一样,呸了一声,“老子要你的钱不如直接找我妈要,你个龟儿子转眼就跑到我妈跟前告状。”

 搬了一个凳子坐到王九江旁边,笑呵呵道:“九江,你看我平时对你好不好,这个兄弟今天几个想吃点烧烤,你看你刚刚拿了那么多钱,嘿嘿.....”

  王九江瞬间像触电一样,缩着脖子道:“李庆,我等下还要去镇上初中接我姐姐,你晓得,我爸才把腿摔断,这个钱还要给他医病的。”

  李庆哼了一声,“你老汉那个腿都瘸了,还医啥,你们屋里也是造了孽,你妈是个疯子,你爸是个瘸子,你姐是个哑巴,就你还像个人,喊你请客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今天不请客你走不脱”。

  王九江红着眼,双拳狠狠在裤包里握着,指甲掐着肉慢慢淌出了血,盯着黑板上方的时钟,李庆眯着眼也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时钟.......

  第二天上课,张小满看到前面座位是空的,就问旁边的余兮:“王九江咋没有来喃?”

  余兮瞟了一周,小声道:“你还不晓得啊?”

  “啥子?”

  “你看看李庆在不在?”

  张小满看向李庆的座位,也是空的,不过李庆经常逃学,所以没有一下联想到一起,经余兮这一说,惊了一跳,“到底爪子了?”

  “王九江他姐姐出事了。”

“安?”

  “说的是昨天找了一晚上,没有找到,今天早上麦田里头才找到,听说拿了一把剪刀自杀,白裙子都染红了,好吓人!”

  “安!那关李庆啥子事?”

  “听说王九江昨天要去接他姐姐,李庆不让他走,这才出的事,今天早上他们都在派出所问话呢。”

  张小满想到昨天下午的场景,额头顿时冒出冷汗,胡乱翻着课桌上的书,根本无心看进去。突然,看见李庆从门口低着头走进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看到李庆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张小满小心翼翼坐过去问道:“咋回事?”

  李庆双眼无神道:“好像他姐是被人欺负了,才自杀的。”

  “跟你莫关系?”

  “跟老子没半毛钱的关系,我只是想吃顿烧烤。”

  “你都回来了,王九江喃?”

  “他.....恐怕回不来了.....”

“咋?”

  “疯了,今天早上看到他姐姐就疯了,一直在那唱。”

  “唱啥子?”

  “打铁歌!”

  张小满咽了一下口水,悄悄坐回去,盯着黑板上那个滴答滴答的时钟,想起那首从小唱的“打铁歌”:

  张打铁,

  李打铁

  打把剪刀送姐姐

  姐姐留我歇,我不歇,

  我要回家割燕麦

  燕麦里面有条蛇,

  把我耳朵咬出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