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无处长生 > 正文
章节二十二·冻死的流浪汉
作者:坟坟七扣  |  字数:1889  |  更新时间:2021-06-17 01:08:12 全文阅读

章节二十二·冻死的流浪汉

  “d级任务:摄政公园盗贼,目标生物:索洛,神族超凡生物,意外觉醒神族血脉的流浪汉。生命阶级三级于摄政街周围偷窃,伤人,现不明踪迹。接取要求:三阶以上生命阶级。”

  “审判团团员:落。已接取任务数:1 已接取任务:摄政街暴徒”

  子夜时分,摄政公园。

  黑发少年抓住宽大的黑色斗篷,遮住半张脸,缓缓地走向摄政公园中心的祈愿池,凌乱的黑发在风中被吹散,遮住了少年凌冽的黑色瞳眸,时不时还有猩红之色一闪而过。

  洛孤鸣接下了‘摄政公园盗贼’的任务。

  精致的,秀丽的,婉约的摄政公园隐没在凌晨的夜色里,显得诡异而宁静。

  凌晨的伦敦埋藏在雾蒙蒙的水汽中,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往来的行人。

  洛孤鸣就站在墙檐的阴影里,等待着什么。

  祈愿池的泉眼忽然开始冒水,水面开始四分五裂。

  不,不是水面,仔细望去泉眼周围已经开始结冰,冰面开始碎裂继而沉入水底。

  一只只闪着透明光泽的小型人影开始往祈愿池外面钻,小冰人咿咿呀呀地冲了出来,嘴里在咀嚼着不知名的语言。

  一阵风起,泉眼雕塑上多出了一道纤细的黑影。

  “去,偷光他们!”

  黑影发出桀桀桀的阴沉笑声,似霸道的匪盗一般猖獗。

  小冰人们开始往各个方向冲去,速度奇快。

  玻璃碎裂的刺耳声音传来,橱窗已经被击破。

  闪烁着纸醉金迷之色的珠宝项链被小冰人们抗在肩上,已经得手的小冰人们开始往回跑,黑色纤细的人影看着小冰人们有条不紊的偷窃行径,发出满意的低沉笑声。

  一只小冰人毕恭毕敬地单膝下跪,小巧的透明手臂弯曲成直角,奉上了价值不菲的财宝。

  他走上前去,暴露了他的面容。

  那是一位瘦小的英国男人,也是洛孤鸣此行的目标——索洛。

  “都是我的!摄政街的所有财富都是我的!”

  他嘴角张出巨大的弧度,周围忽然有碎冰集结成一个透明护罩,索洛猖獗的笑声被封闭在周围,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才能听到他的笑声。

  比如洛孤鸣。

  咔嚓——

  索洛透明的碎冰护罩忽然被击碎,索洛正拿着一串翡翠项链欣赏,上面镶嵌着金边和玛瑙,透出让人沉醉的色泽。

  少年的拳头径直打向了索洛的面首,洛孤鸣于阴影之中暴起出手。

  索洛被击中,鲜血淋漓,飘洒在夜空之中,又落到摄政街的青石板砖之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红色。

  “嗯?”

  洛孤鸣疑惑地望向这个挣扎着站起来的英国流浪汉。

  他的右眼眶已经被彻底击碎了,鲜血涓涓地往外涌动。

  可是他还能站起来。

  洛孤鸣是四阶巅峰的肉身,又是暴起偷袭,对方只是三阶生命,若是能在这样的攻击之中存活下来,那便只有一种可能。

  他的肉身强度很高。

  “你完了。”

  索洛目光阴挚地盯着洛孤鸣。

  “言灵·寒泉”

  祈愿池的水呼啸着冲出,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转化成冻结的冰块,继而又化作锥形。

  数量极多的冰锥冲来,带着凌冽的杀机。

  洛孤鸣嘴角撇出不屑的弧度。

  “言灵·食戟之灵。”

  漫天的冰锥被停止在空中,不能攻向洛孤鸣哪怕一寸的距离。

  这是洛孤鸣坚持冥想第十一天发现的。

  他的言灵变强了。

  四天前,growne plaza酒店的服务人员不慎将水洒向洛孤鸣,少年当时没来由地心神一动,言灵脱口而出。

  洒向洛孤鸣的水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最终被定格在了空中颤颤巍巍地抖动着。

  他的言灵控制范围变广了。

  目标已经不再是仅仅局限于金属性质的武器,现在已经囊括了元素的攻击。

  索洛却并不气馁,虽然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生命气息很磅礴,甚至在他之上。

  但是他强大的地方并不是言灵,而是战斗。

  “破灭十三刃·第四斩击。”

  索洛周围的天地能量忽然变得暴躁,洛孤鸣甚至能感受到那种能量流动的感觉。

  四道灰色光芒向洛孤鸣袭来,索洛也在同时欺身而上。

  洛孤鸣面色一沉。

  这是战技。

  古老的,珍贵的攻击法门,瑞谢尔教授和他说过,战技的价值远在一个普通修罗家族之上,只有真正高贵的修罗家族才有可能拥有战技。

  难怪面前这位瘦小的英国流浪汉能抗住他全力爆发的一击,修炼战技的话,身体素质的提升会非常的明显且迅速。

  至少与《麦格学院基础淬体法》这样的流通货相比,效果好的不只是一星半点。

  这是机缘。

  洛孤鸣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哪怕是战技,哪怕周围的能量波动已经达到了四阶灵压,哪怕洛孤鸣还甚至被这四道灰色光芒尽数击中。

  然而这却依旧只能在洛孤鸣的皮肤上留下四道浅浅的白色划痕。

  他的肉身强度太高了,索洛根本无法破开洛孤鸣的防御。

  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索洛倒在了血泊之中。

  伦敦的街道开始泛起亮光,从地平线的那头透射出白色的光线。

  林立的哥特式建筑有如海市蜃楼,当清晨的微风吹拂过境,空中的晨曦碎影便轻易地被阻断,紧接着支离破碎地落在地面形成了一点点晃动的光斑。

  多么脆弱啊,脆弱的就像早起忙碌的伦敦居民的生命一样。

  有人来到了摄政街。

  刺耳的尖叫划过了还未彻底明亮的伦敦上空。

  今夜,又有一名英国流浪汉冻死在摄政公园的街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