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无处长生 > 正文
李绩则篇·章节一·樱
作者:坟坟七扣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1-05-21 17:28:22 全文阅读

李绩则是一名逃犯。

现在是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的晚上七点,渐浓的夜色遮盖住了燥热的春风,随处可见的复式楼盘带着破败的气息在这片大地上生长着,亦如此时的李绩则,风中残烛,仿佛随时可能倾塌。

此时他藏身在小区最边角的洋房内,身子微微颤抖,半倚在墙角,额头隐隐见汗,牙关紧闭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往细处看,李绩则的右手艰难的支撑在地面,左臂肘关节出正不断往外冒血,染红了大片洁白的地砖。他中了枪伤,无论如何他的左手肯定是保不住了,但他犯下的事情,不仅要他的手,还要他的命。

李绩则杀人了。

准确的说,从李绩则的视角来看,人是被他杀了。

现如今,李绩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的主角,不过与其说他犯了连环凶杀案,不如说在今天下午四点七分到四点十分这段时间内,他持刀行凶导致四个人死亡,一切发生的都很突然,在李绩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这三分钟内,他顺理成章的从一名合法公民转变成了杀人狂魔。

案发后,李绩则在现场逗留了五分钟,路人的尖叫震醒了还在发懵的他,他心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怎么会有人的声音这么刺耳,随即一阵不温不燥的暖风吹过他的头顶,几片散开的落樱缓缓地从他面前经过,真是极美的画面。不对!随即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别人眼里犯了滔天的大罪。李绩则一向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他迅速整理自己的思绪,首先最重要的是,人不是他杀的!他回忆几分钟前的画面,四个人直直地冲向他手里的刀,就像电影里的活死人一样......

刀!他瞬间想起这些人冲向自己之前,一个女人步伐轻盈地朝自己走来,那是个长得极美的女人,声音也很好听,对自己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李绩则完全没有仔细听,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那个女人的脸上,他从来没见过这般好看的女子,他竟一时呆在原地,她走的时候对李绩则笑了笑,那个笑容,李绩则这辈子也忘不了,像樱花绽开的瞬间,又像山涧的清泉,难以言喻的美。

真是惊心动魄的美貌啊......李绩则直到此刻还在想着那个如樱花一般的女人。当他呆滞的视线转到眼前的地面,他看到四具尸体聚在他前方不足半米的地方,手脚整齐地断掉,四个人心脏处都有锐器击伤的创口,周围以一米为半径的地面被血液浸透,呈现出触目惊心的红色,现在的景象用血流成河的修罗场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好在他的冷静让他恢复了一丝理智,他马上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下没有人会相信自己不是凶手,他必须迅速逃离现场,然后搜集证据为自己辩解,博一线生机,于是李绩则在两个目击者的惊恐的眼神下,畏罪潜逃,驾驶车辆扬长而去。

但就算李绩则再怎么冷静,此刻的他多少也有些六神无主,于是在驶向自己住处,过小区安检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那把刀还躺在副驾上面,自己身上也带着浓浓的血渍,而此时打开车窗准备接受询问的他已经被保安看到了他可怖的模样。李绩则的小区是高档的住宅区,配有专门的特警巡逻,这个时候消息差不多已经散播开了,小区特警应该已经接收到了消息。在保安的急喝声中,李绩则迅速踩死离合,挂倒挡,打方向盘,动作一气呵成,掉转车头猛踩油门,又开着他的白色LADA NIVA反向逃离,特警此时听到动静,急匆匆闻声赶来,询问保安后确定李绩则就是一个小时前那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逃犯,迅速驾驶不远处的摩托车往保安指引的方向追去。

一个半小时后李绩则被追击了。

在他的左侧靠后是一辆闪烁着蓝红警戒灯的警备车,右侧靠后也是同样的一辆警备车,车身后百多米处还能透过反射镜看到一辆警备车若隐若现,眼看着他们和自己的距离越来愈近,李绩则却异常的冷静,“还有一百米。”他在心中默念,忽然之间,一辆摩托车从旁边的小道抄到了他的车身前面,李绩则被彻底包围了!

“到了。”

此时的李绩则嘴角却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在前面特警凶狠的目光注视下,完成了一次极为漂亮的急转弯,车身迅速绕过大幅度转向,轮胎与地面都激起了呲呲的声音,仔细看还有微弱的火花在闪烁,几乎是贴着特警摩托的车身转了过去。

然而就在李绩则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砰!砰!砰!”

由于距离不足二十米,三声枪响对李绩则来说简直是震耳欲聋。

“该死!”

李绩则在心中咒骂自己的运气,他中弹了,左臂肘关节被尖锐的子弹摧枯拉朽的嵌入,不多时大量的血液带着热气流了出来,几秒钟之后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左手无力的坠下方向盘。李绩则强忍着疼痛单手继续保持方向,这一个漂亮的漂移过道无疑是救了李绩则一命,LADA NIVA在当时来说是越野底子极好的车型,尽管是承载式车身设计,它罕见的双叉臂结构辅以带螺旋弹簧的整体桥后悬,给他提供了非常扎实的小盘,凭借占有优势的车型李绩则在这条熟悉的郊外小路上可以迅速甩开警备车们一段距离,唯一的麻烦就是开着摩托的特警,但他拔枪收枪点火起步一系列操作,虽然给李绩则造成了手臂的重伤,却也拖延了追赶自己的时间。这一小段时间足够他拉出一段距离,而这份以左手为代价换来的宝贵时间,能让李绩则多出他们足够的时间抢先进入不远处的林子。

李绩则开车进入林子后,放缓速度,在一片最为错综复杂的林带停了下来。他迅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包住左手止血,将身份证手机钱包和那把带血的短刀带上,轻车熟路地往林子西边跑去......

两分钟后。

“报告,凶手将车弃在此处,现场无血迹留下,这片林地形势过于复杂,我们无法确认他往哪个方向逃离。”

摩托车特警率先到达李绩则弃车的地方,不敢轻易行动,万一跟错了方向,可没有人向警备车队指引形势,这无疑又给了李绩则更多的时间脱身。

“放警犬搜!”

一只凶神恶煞的大型犬从一辆警备车后座跑出,识别李绩则车内的血腥味后,开始了搜寻。

几分钟后,警犬停在一处隐蔽的丛林前面,几个特警扒开灌木,里面却是带着血迹的衣服碎片包着石头静静地停在那里......

不得不说,李绩则真的很有犯罪的天赋,他足够冷静也对自己够狠,在逃亡的过程中,他不停转动包扎手臂的衣服,在难以想象的疼痛中确保血迹能浸染外套的大部分,接着迅速用牙齿配合右手的刀将衣服撕开一部分,捡起小石子缠绕其上,随机往远处丢去。在林子里逃亡的十几分钟里,这样的石头加衣服组合有不下十个。他并不急于迅速拉开距离,而是轻巧地在林子各处留下痕迹,以防警方确认他逃离的方向。

最终他的这些举动成功地将警方在林子里拖住了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而他则在弃车三十分钟后出了林子,马不停蹄地跑向了自己以前居住的一处废旧小区,这样几乎半废不废的小区根本没有保安,物业因为从中已经完全无法盈利,全天几乎都不工作,理所当然的也没有人盘查,并且不久之前这片地皮已经被确定了作为政府拆修的地方,七点的旧小区,路上也没什么行人,于是他十分顺利地进入了自己的旧宅,从钱包掏出钥匙迅速开门关门,紧接着就是开头的那一幕了......

“应该不会追来了。”

李绩则自言自语,但他仍然没有放松警惕,警方最多短时间内不会到达,但这片小区是离林子最近的几个住宅区之一,搜查这里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他必须在这之前处理好自己的伤势。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三月的地下水冰冰凉凉,淋在左臂的时候仿佛灼热的刺痛感也随之轻微的有所降低。冲洗完血渍,他走向自己的卧室,他记得床头柜里面放置有急救地医药箱,打开柜子却没有见到。

“我记错了?”李绩则认为应该是自己记忆出现了偏差,于是翻箱倒柜地到处找寻,最终却还是一无所获,李绩则瘫坐在地面,无奈地叹口气,脑子疯狂运转思考着对策......

“需要帮忙吗?”

突兀至极,宛若荒凉的坟场上生出摇摆不定的幽火。

慵懒好听的女声带着一丝莫名的熟悉在静寂的房间里响起。

李绩则瞬间瞳孔急剧收缩,惊出满身冷汗!随即悄悄握紧了带血的短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