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好凶猛 > 第一卷 楚山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置县之议
作者:更俗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06-19 16:54:02 全文阅读

在攻破跳虎滩贼寨后,淮源乡营主力主要就是捉俘以及打捞溺亡死尸。

这个工作,可要比徐怀率众杀入贼寨之中辛苦多了。

上千俘兵比上千头猪能跑,将他们逮住之后,还要押回淮源囚禁,各个方面的工作都不能马虎,都是邓珪、徐武江他们亲自带人负责。

而徐怀午后留在跳虎滩备战,以防贼寇主力反扑过来。

他到这会儿才再次跟徐武江他们碰上头,也不清楚邓珪对接下来的作战有什么打算。

郑屠他婆娘这时候切些甜瓜,叫周盼儿、周薇二女端过来分给众人解渴。

徐怀坐到台阶上,拿起一块甜瓜啃起来。

王萱提着裙裾蹲徐怀身边,也没有大家小姐的样子;乳娘翟娘子直使眼色,她也径是不理。

徐武江说道:“贼军主力没有反扑过来,溃兵以及从军寨外围西逃的贼军,都往黄桥寨方向集结,那里地势险要,口子很窄,我们也没有摸清楚那里的底细,很难再猛打强攻……”

“狗日的!”这时候唐盘走进来,恨恨的一拳打在院墙上,震得泥灰飞落。

攻陷跳虎滩贼营后,最好的预期结果就是第一时间将贼军主力从十八里坞及淮渎旧寨一线吸引过来。

白涧河西岸地形开阔,看似更方便贼军主力兵马展开,但这也是最容易进行凿穿作战的战场,徐怀有信心用一千能战之兵,将数倍于己、还是乌合之众的寇兵杀得连娘都不认得。

为此,徐怀他们午后都克制着没有急于进入白涧河西岸,而是将主要精力用于捉俘上。

倘若不能将贼军主力吸引到西岸来,更多就指望贼军惊慌失措,将兵马都收缩到淮渎旧寨去。

那样的话,淮源乡营就能将贼军封堵在北岭西段的一隅之内;贼军心思慌乱,而唐氏在十八里坞看到外有强援,也能坚定守寨的意志,后续剿平匪乱都是顺理成章之事。

眼前可以说是大家最不希望接受的结果:贼军经历跳虎滩大溃,竟然还没有慌阵脚,还能清醒的在走马道西段口子最小的黄桥寨集结兵马,以确保黄桥寨往西到玉山驿、淮渎旧寨、磨盘岭都有足够的纵深。

这意味着贼军极可能不会放弃强攻十八里坞。

唐盘、唐青、唐夏等人的亲眷、家人都在十八里坞,他们出身贫寒,没有多少供抢劫的财物,但他们数人在淮源乡营也名声鹊起,难保贼军在攻陷十八里坞后,不将他们的家人捉出来进行报复。

“已安排人提前进入十八里坞报信,即便十八里坞不守,唐文仲也会想办法尽力保全你们的家人;而跳虎滩之败,即便没能将贼军主力吸引出来,对他们的震动也必不会小,对十八里坞应不能造成什么威胁了!”徐武江安慰唐盘说道。

徐武江又跟徐怀说及午后他们所大体商议的后续战事部署:

“……白涧河东岸的都保以及有些名望的耆户长,这时候差不多都陆续赶过来了。虽说乡议还没有正式召开,但到街市的人都基本上或明面上或私下里表示愿意出钱出兵。王老相公以为收复西岸诸寨,用巡检司步卒各带一两队乡兵去守各个节寨就可以了。我们这边,兵马还是要集中起来使用,非但不能拆散开来,还要继续从各家送来的乡兵寨勇里挑选武勇精壮加强,最终去寻贼军主力决战——邓郎君也觉得王老相公所言在理。而预料到贼军攻打十八里坞的决心不会太强,唐家应能守住十八里坞,我们在西岸可以徐徐图之……”

各都保(里正)、耆户长基本都是有诸大姓宗族的族长及富民豪绅兼任。

跳虎滩大胜可以说是将白涧河以东的局势彻底扭转过来,左右的大姓宗族见风使舵的本事也是一流,邓珪振臂而呼,当然是应者云集。

白涧河以东有丁口七万有余,丁壮三万有余,以三丁抽一秋训的标准,最多可以征超过一万人数的乡兵。

而匪患爆发近两个月以来,白涧河以东区域,受祸害的程度实要比西岸轻微得多。

歇马山潘成虎所部、老鸦潭郭君判、双龙寨周添等部贼众,都是白涧河以东的山寨势力,但因种种缘故这次都没能闹出什么气候。

即便他们从白涧河东岸也招揽上千底层青壮落草为寇,但起事以来主要被吸引在淮源外围,并没能对分散岭山之间的村寨、坞堡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

白涧河以西,情况就严重多了。

跳虎滩大胜之后,东岸人心士气大振,而大姓宗族这时候都积极跑出来争功,打通与东面信阳等地的联络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钱粮跟人马都是不会再缺了。

以往召集乡兵,都将以及更底层的兵目等基本上都是各大姓宗族推荐。

巡检司即便属意更好的人选,也都会征求大姓豪绅的意见;巡检司武卒受大姓宗族的控制,也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现象。

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了。

之前大姓宗逃归各家坞堡,有过错在先,内部分裂也严重,邓珪现在携大胜之威,又得淮源乡营、巡检司武卒以及被困街市的两千多民众全力支持,可以说是掌握生杀予夺之权。

他现在要求各家将族兵寨勇照人头比例交出来,不得插手乡营的编排,还怕有谁会敢吱吱唔唔说什么?

听徐武江说过他们午后商议的下一步部署,徐怀说道:“我便知道有王老相公在幕后,大大小小的事务都会安排妥当,勿需我多虑……”

初获大捷,人心躁动,乡营扩编也没有几天——徐四虎、徐心庵、殷鹏、唐盘、苏老常、仲和等带兵之人,也就这时候赶过来听卢雄说过此仗的得失,闲扯几句,都各回营房,与手下兵卒厮混到一起去。

夕阳晚照,很快院子里就剩下徐怀、徐武江、王禀、卢雄、徐武坤等人;郑屠则赶去后厨给众人准备暮食。

见徐怀站在院子里,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泥地上所画的跳虎滩营寨简图,王禀背着手走过来,问道:

“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接下来的作战安排有什么不妥?”

“贼军往黄桥寨集结,看来他们还是要打一打十八里坞的,十八里坞未必能守住,但这也无碍大局了。陈子箫、仲长卿、高祥忠他们得势的时间太短,成不了气候……”徐怀说道。

徐怀更倾向认为十八里坞凶多吉少,但刚才在唐盘他们面前没有说,说了也没有意义。

潘成虎之前在玉皇岭就被打得大溃,手下嫡系尽丧,而郭君判、周添又是桐柏山里的小势力,他们胁裹新寇看似有两千众,实在是没有威胁。

而陈子箫、仲长卿、高祥忠三部贼军实力却要强一截,至少徐怀还不想在做进一步的准备之前就去强攻地形狭窄、逼仄的黄桥寨。

当然,即便十八里坞失陷,徐怀也不觉得贼军还能得势多久,东岸这边的人心已经回来了,后续补足更多的人马、钱粮,剿平匪乱只是时间问题,他却是担忧别的事情,也如实告诉王禀:

“王相你与邓珪如此安排没有什么不妥,我刚才却是在想别的事情。”

“想什么事情?”徐武江走过来好奇的问道,难以想象现在还有什么事,能叫徐怀岔开心神。

“你们有没有想过桐柏山置县之事?”

“桐柏山要不要置县,朝臣议之,我们哪有资格想东想西啊?只怕现在王老相公说话也不管用了吧!”徐武坤坐一旁的台阶上,瓮声说道。

“正常来说,置县建城,我们是没有资格议论的,”徐怀说道,“但倘若淮源已经因为御匪需要,先建成城池呢?”

“……”听徐怀这么说,徐武江、徐武坤却是一愣。

历朝历代以来,桐柏山里有置过县,也有时期废县并入泌阳,也曾有时期废县并入信阳管辖,置或不置以及怎么置,都不能一而概之。

前朝末年,唐邓随颖光等地受战乱影响,人口锐减,桐柏山当时避难的人群还算是多的,但大越立国之后,朝廷有意将桐柏山里的人丁往外迁,才刻意没有置县。

桐柏山丁口最低时不到三万,但经过八九代人繁衍,此时已有十三四万丁口,远远超过当世一个普通县域的丁口,占地又广,近年来桐柏山置县之事也是屡次被提及。

这些,徐武江、徐武坤他们都是知道的,而屡次都无疾而终,相当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置县之后城池修建的开支哪里出。

而倘若城池借剿匪已先建成,其实就相当去除掉桐柏山置县极大的一个碍障,甚至可以说到时候不置县反倒说不过去了。

“你还是担忧联兵不成,会酿成滔天大祸?”王禀皱着眉头,问徐怀。

“什么联兵、什么滔天大祸?”徐武江、徐武坤听得一头雾水,都不知道徐怀这时候建议在淮源建城以推动桐柏山置县,王禀怎么却扯到联兵及滔天大祸上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